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64 再上路
    因为纳粹的攻击,拉斯维加斯地区的信号遭到极为彻底的干扰,所有远距离通讯的手段都已经失效,车载的电子设备也尽皆烧毁。我们如同被孤立在森林中的遇难者,开始抢救自己的行动。失去卫星导航之后,想要从广袤的荒野、峡谷和山区中找到合适的道路几乎是不可能的,除了碰运气之外,我们也没有任何可以指导路线的超能。如果说方向是拉斯维加斯的话,回头就行了,但是谁知道拉斯维加斯此时到底是怎样的状态,车队里没有人想去亲自体验一下。

    理论上,离开拉斯维加斯只要压着相反的道路前进就好,沿着荒野上的公路前进同样是一个选择,然而,出于安全性,众人都不想在那么显眼的地方活动。穿越山林寻找出路的打算一开始就基于这一点,如今放在众人面前的较好选择只有一个,按照之前对这个丛林带深处的记忆,前往坐落湖泊边缘的异常地带。既然那是一处人为的异常,就应该意味着在那里可以得到一些帮助——不管有人无人都一样,再没有比返回拉斯维加斯,直面那些纳粹们更糟糕的情况了。当然,对方有可能不那么好商量,但是没关系,车队里没一个人是软脚虾。而且,基于拉斯维加斯的现状和纳粹的存在,那些家伙处于友好或中立立场的可能性更大。

    我们很快就扑灭了电子设备烧毁时产生的火势,雇佣兵们分头检查了四辆越野车的状况,契卡、锉刀、灰狐和清洁工进入驾驶室发动车子,其中两辆噗吭了几下,发动机运转起来,但是另外两辆却在不一会后就熄火了,之后陆续试了几次。其中一辆被“摔角手”用力踢了一下车头,勉强可以动起来,但另一台则彻底没戏了。“快枪”埋头在发动机处捣鼓了一阵,满脸的油灰。最后对它宣判了死刑:“把可以用的东西拆下来吧。”

    每辆越野车都经过特殊改造,虽然已经无法跑起来,但是上面的战斗物资却是不能浪费的东西。枪炮和子弹,工具和生活用品,一辆越野车载满的物资足以满足车队进行三天的高强度战斗。以及一个星期略微宽裕的生活需求——四辆越野车意味着在一般强度的作战中。可以让这支车队支撑一个月都不需要补给。

    尽管猜测在前方异常地带可以获得一些帮助的可能性很大,但是,谁又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帮助呢?我们最需要的是一张从人迹罕至之处横跨整个州的地图,我们有一个月的时间来进行这个计划。基本上,时间和物资都是极为宽裕的。

    我和咲夜也一起动手,将废弃掉的越野车中装载的物资搬运到其它三辆越野车上。在此期间,爆炸和震感不断从拉斯维加斯方面传来,就算看不到那边的场景。也能从波及此地的冲击中判断出飞艇群的攻击并没有停止,如同第一击那般强烈的攻击之后又来了两发,随后就是一些密集但威力较小的炮击,雇佣兵们甚至判断这些纳粹开始投入士兵进行地面攻坚。战斗的声音没有停息,就代表拉斯维加斯还没有彻底沦陷,也许地下避难所隐藏的防御力量真的起了作用,至少没有被前三次超乎想象的炮击中崩溃。不过,地面部队应该全军覆没了,战斗已经深入地下中。

    正如脑硬体最初的判断那样。拉斯维加斯地下避难所的战斗没有清晰朝我们这儿蔓延的迹象,无论是什么原因,都可以称得上是个好消息。

    “小型电子设备可以工作吗?”锉刀向其他人确认到,不过雇佣兵们给出的答案是连手机都不能运行了。没有烧毁得如同车载电子设备那么严重,不过基板也散发出阵阵焦臭味。在物资储备中有备用的基板,因为密封包装,所以还能使用,但是想要将原先存储的数据转移到新设备上已经做不到了。所有在冲击发生时运行的电子设备全都坏掉了。可糟糕的是,几乎所有可以运行的电子设备。在当时都已经开启。

    “我的‘观星者’没有问题。”灰色变身姿态的咲夜摆弄着近江特制的头盔状机器,重新戴到头上,“不过,联网方面也已经失效。连阿川的信号也接收不到。”锉刀朝我看过来,我耸耸肩,表示自己的脑硬体也是如此。其实,遭到冲击而损坏的设备,基本上都是正常世界的科技产物,锉刀本人取自统治局的内藏终端也仍旧在工作,只是无法进行无线接驳。

    “如果有专精修复的超能就好了。”灰狐说,“队伍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勉强足够,但是在辅助能力上存在多领域的欠缺。”

    “那样的能力可不是每一支队伍都拥有的。”锉刀说着,撕开一个手机基板的密封袋,取出里面的东西扔给“清洁工”,清洁工麻利地重新装配好手机,成功运行起来。冲击给周围环境的影响开始削弱,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不再进行剧烈波动,虽然对信号的影响还在,温度也稳定在四十度左右,但是,看起来如果拉斯维加斯城不再被纳粹使用类似前三发炮击的攻击的话,电子设备应该能撑上一段时间。我将这些情况告诉诸人,经过五分钟确认手机没有再一次罢工后,除了我、咲夜和锉刀之外的雇佣兵们都换上了新手机。

    然后就是从我的脑硬体中重新导入本地数据,这些数据无法通过卫星进行同步,不过,之前已经存储下来的仍旧可以使用,其中也有关于行动路线的部分数据,但是并不完整,因为这些数据具有一定的时效性,为了提高效率,当时并没有一股脑将所有的情报都登录下来。现在看来无疑是失策的。按照已经存储下来的本地数据,要按照原计划的行动路线穿越本州也并非不可能,只是大概会花上好几倍的时间。当然,这也只是说服自己的借口,相比起来就这么逃离拉斯维加斯,雇佣兵们还是决定前往不远处的异常地带一趟——也许会有危险,但是比起拉斯维加斯的纳粹来说,危险性高于城市之中的可能性微乎极微,却说不定会有些收获。

    雇佣兵虽然也有保守的一面,但是在在判断风险和收获的几率时。还是挺偏向冒险性质的,这从他们曾经试图介入拉斯维加斯之战的想法就能看出来。尽在眼前,而且自己很可能拿到的东西,却弃之不理,完全不符合这些人的做法——只是纳粹在拉斯维加斯城做的事情有些吓着了他们。以至于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借口来延长在拉斯维加斯停留的时间。

    我用数据线连接咲夜的观星者头盔。以及锉刀的体内终端接口,再由两人分别连接其他人的手机。数据传输量很大,手机的运行效率完全比不上我、咲夜和锉刀三人的设备,看着我和锉刀颈脖后的数据接口。其他雇佣兵们看起来有些羡慕。“是同一个类型的吗?直接安装在大脑里?”契卡有些好奇地问道,“看起来挺酷,就像科幻电影里演的那样。”她如此形容着我和锉刀的形象。

    “进入统治局的话,就有机会得到这种东西。”锉刀平静地扫了他们一眼。

    “不过,你得有命活着才行。”灰狐接过她的话头。吹了一声口哨,显然,他也是有统治局冒险经验的资深者。清洁工挑挑眉头,似乎对“统治局”这个词汇更上心了。“格斗场里的那些看门人……”她指的是藏在选手休息区门外的那些改造人,“都是统治局的技术?”

    “大概吧。”锉刀的回答有些暧昧:“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负责一个分队而已,总部可是有许多分队同时进行工作的。”

    “感觉上更像是更为高级的科技产品。”清洁工说:“无论是军用的还是民用的,市面上投放的产品总比研究室里的低上一个档次。我觉得除了你们使用的东西,和实验室里的高端货差距不大。所谓的超能。其实用那些藏起来的技术也能实现吧?”

    “表面上而已。”锉刀点点头,并不介意清洁工的疑惑,实际上,在正常世界使用统治局技术和超能时,所造成的现象。的确有一部分可以用正常世界的科技取代,“但只是一部分而已,两者在运作本质上存在很大的区别。‘神秘’和‘科技’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的现象和过程存在不确定性。后者却可以通过已知理论来解释和量化。”

    “不确定性?我听说量子理论就是研究这方面的。”契卡插口道。

    “也许吧,我可没你这么好学。对这方面不太了解,我只是一个战士而已。”锉刀笑了笑,“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外表相似,内在却截然不同的东西。当你遇到‘神秘’的时候,会有一种十分强烈的感觉——那种东西简直超现实。”

    “就像看到了天使下凡?”清洁工用意味深长的口吻说。

    锉刀转过视线,盯着她说:“就像看到了恶魔降临。”

    我没有插口这些雇佣兵的谈话,清洁工和契卡的疑惑,是每个新加入神秘世界的人几乎都会产生的,不过,只要遇到‘神秘’多了,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正如锉刀所说的那样,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时,就能察觉这绝对不是正常的物事,绝对不是正常世界科技的产物——异常就是异常,而做出“这是异常”这个判断的,是人的感觉。因为,以现实的角度来说,这些异常都是异变的映射,交织着末日症候群患者们的意志,而变得扭曲。

    因为是概念、意志和感觉这类非物质性的东西以现象的方式体现出来的结果,所以,和严格注重于物质规律的科技是拥有极大区别的,而这样的本质,只有“感觉”本身,才是最好的雷达。因此,面对“神秘”的人,必须相信自己的感觉,而并非是已知的常识理论。

    像是清洁工和契卡这样游走于生命线上的雇佣兵,因为经历的生死瞬间太多,所以也存在用本能、直觉和感觉去感知事物的行为。然而,“神秘”的接触者,却比她们运用得更加频繁,也更加深入。

    雇佣兵们的话题不免也提到我和咲夜,尤其是进行灰色变身后,存在感极为异常的咲夜,可比我这种外表还是正常人的家伙更能引起对方的兴趣。不过,咲夜虽然也会回答她们的问题。但是,在一身灰色和奇异面罩的包裹下,完全让人感觉不到可以亲近的意思。咲夜本身也许对这些谈话并不感兴趣,但在可以看到她的表情的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让人产生这种冷酷感的。不过。我也不太确定,她此时给人的感觉,究竟是无法观测其正体而产生的错觉,还是因为变身的缘故。个性产生了改变,或是隐藏的一面暴露出来——在这之前,我也仅仅见过咲夜两次处于这种变身状态,而且,每一次的持续时间都相当短暂。

    现在的咲夜。和平时的咲夜比起来,有些诡异莫测的感觉。

    将数据传递给所有人花费了大约几分钟的时间,虽然手机也是军用品,但是在存储能力上也不显得异常强大,按照雇佣兵们的说法,最大的优点是稳定,当然,在这场拉斯维加斯之战中完全体现不出来,敌人攻击能力的强大是压倒性的。尽管之前我已经向众人提到要去湖泊边的异常地带。不过在进一步研究之前,冲击已经发生了。这次终于将目标确定下来,我们仍旧需要针对行动进行初步的磋商,其实,在那一边的情报几乎只有路线图的情况下。大多数可能面对的困难,都仅仅是经验上的假设。

    我们需要先找到一条人为开辟出来的土路,沿着它一直向东走,穿过一条人为开凿出来的隧道。就可以直达那片异常的地带。一路上有几个标志性的建筑,一个加油站。一间临湖木屋,湖泊面向木屋的一侧有简陋的码头,除了加油站位于进入隧道之前,可以视为确认,另外两者则不一定存在,也许仅仅是一种伪装的数据。不过,湖泊、木屋和码头,三者相加,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渡假别墅,只是在卫星照片中,它看起来已经被荒废了好一些时日。

    在脑硬体推断出来的数据中,一旦经过隧道——那是通过山涧,抵达另一端的唯一一条正常人可以行走的道路——就会彻底进入异常地带,而隧道本身也有可能已经位于异常之中。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入口边界,总是难以用准确的数据测定,哪怕是简陋得几乎现行的这个异常地带也是如此。

    既然隧道可能存在异常,那么,在进入隧道之后,危险性就会大大增加,而我们并不了解这条隧道的状态——它可能很黑,充满了致命的陷阱,也许在我们进入之后会塌方,说不定有人一直在监视,谁知道呢?我们的准备有三分之二是以隧道本身为考虑的,真正进入湖泊边的异常地带中心,反而没什么好顾虑的。

    反复检查了照明装置、武器、油料和发动机的情况后,我们再次坐上三辆越野车,朝土路所在的方向开去——它几乎就在我们的正前方,之前在脑硬体负责自动驾驶系统时,已经摆正了路线。

    手动驾驶越野车穿过丛林,感觉要比脑硬体接管自动驾驶系统时要糟糕得多,车队里可没有人能够完全观测路面,计算众多数据,然后频繁控制细节,走上一条最为平稳畅快的道路。我们随着车体东摇西摆,车子还不时擦过坚硬的木石,又从一处没有注意到的凹坑或突石中趟过去,即便是军用车辆,也总给人一种随时都会散架的感觉。

    好不容易看到前方的空隙,眼前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但是车子却是从一截十米高的土坡上俯冲下去。虽然已经知道路面情况是这样,但实际经历时,还是让人吃足了苦头,雇佣兵们也不由得一阵大呼小叫,直至坠在土路上,若非驾驶车辆的人经验丰富,差点就翻了个滚。车轮掀起的尘埃撒得空中一片阴沉,我们看了一下天空,不久前那种阳光明媚的天气仿佛就是个错觉。

    纳粹的巨炮轰击已经结束,拉斯维加斯方面的紫红色极光也已经消失,但是,视野仍旧蒙蒙的,仿佛被半透明的纱布掩了起来,太阳始终没能将它的力量尽情发散。如今的拉斯维加斯不仅酷热,而且,让人有一种日薄西山的颓废感。视网膜屏幕中的计时,不过才是下午四时左右。

    “在这里拍末日类电影一定很不错。”摔角手如此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