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65 加油站
    车辆一路,再次出现熄火的征兆,迫不得已之下,我们又休整了一小会。此时为下午四时左右,原本明媚的天气,在冲击的影响下变得格外阴霾,空气中存在一些肉眼看不见的东西,让天空好似蒙上了一层纱布,我的义体和被灰色物质整体包裹起来的咲夜没有受到直接影响,但是其他雇佣兵们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到身体的不适——从呼吸开始,仿佛有一股烧炭般粗糙又炎热的东西从呼吸道,乃至于皮肤的毛孔中钻进体内,身为二级魔纹使者的锉刀感觉还好一些,清洁工和契卡这样的普通人,立刻就出现类似上火发炎的迹象,直至现在都没好一点。不过,也并非没有好消息,“辐射开始消退了。”我盯着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对大家说到。体质位于这支队伍中流的灰石强化者灰狐和快枪确认了这一点,他们之前还在流鼻血,不得不穿上拥有一定抗辐射能力的斗篷,现在已经可以脱下来了。

    说实在的,虽然将头脸身体都用那种斗篷罩住时,那种诡秘得仿佛神秘高手登场的气质让人觉得很酷,但是雇佣兵们却觉得动作无法放开,对自己的战斗力影响很大,甚至让他们有一种气闷的感觉。脱下斗篷后,两人一副迫不及待摆脱霉气的申请将斗篷扔回车箱里,欢快地吹了声口哨,说着“真男人不戴套”之类充满颜色的笑话。女雇佣兵们一点都不介意,反而用更露骨的说法反嘲了几句。自从见识过纳粹的力量之后,车队如此轻松的气氛还是第一次,这些长年在战场上讨生活的人,其承受压力和自我调节的能力比一般人想象的更强。

    我知道,这些战士在心理精神方面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不过,他们的这些问题大都是出现在没有压力的和平环境中,反而在严酷的作战环境中会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心理精神方面的问题,我自然也是有的。而且,似乎并不会让我在身处战斗环境的情况下有所帮助,如果没有协助性物品,例如脑硬体的帮忙,像我这样的人。在承受力方面大概是比不过他们的吧。

    当然。这种想法仅仅是假设而已,脑硬体是切实存在于我体内的东西,我和过去的高川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几乎无法想象。自己没有义体和脑硬体的情况到底是怎样。对我来说,这两种东西都是构架如今的我所必不可少的要素。上一个高川的话,就算没有义体,失去脑硬体,对他来说。自己仍旧正常,因为他原本就没这样的东西。但是对我来说,没有脑硬体和义体的自己,就不是正常的自己,因为,这些东西是伴随着我诞生,对我而言,是理所当然的东西——正如一个身体健康的正常人,会用“失去肢体或内脏的自己”作为跟另一个强壮健康的人进行对比的参照物吗?

    “出发了!”锉刀检查发动机后。一边将车盖压下,一边发号施令,所有人都钻进车子里,她才拍了拍裤腿,将一副墨镜戴上。钻进我和咲夜所在的越野车的驾驶室中。我们从斜坡上掉下来的位置并不是土路的起始点,这条人为开辟出来的道路,在和我们前往的方向相反的另一边,同样是蜿蜒到视野之外。如果没有地图的话,是想象不了。它竟然直通山外,路的尽头和荒野公路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百米。此时摆在我们面前的前路,是一条上坡道,五十米后就钻进山壁的另一侧,根据地图数据上的比例,只要过了山壁的另一端,离进入隧道前那个标志性的加油站就不远了。

    真难理解,如果没有那处异常带的话,是否还会有人在特地在这种荒郊野外的地方修建一栋临湖别墅,还特地配上一个加油站。初次了解的时候或许不太感觉到,但是,真正琢磨一下,就会发觉,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在这种地方会有加油站和一栋古旧的别墅木屋,本就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情——简直和恐怖片中必要的背景一样。

    “说不定在加油站工作的人——哈,如果真的有人的话。”灰狐的声音带着电流杂音从对讲机中传来,“也许会是个长相丑陋恐怖的家伙。”

    其他雇佣兵们都发出会意的笑声,不过,我却觉得这个笑话有点冷,咲夜也没有发笑,在灰色变身的状态下,她简直失去了正常人的气息,那张代替了脸部的罗夏墨迹面具,越是盯着瞧就越是让人头皮发麻。锉刀宛如不经意瞥了她一眼,原本如春风般的笑意立刻僵硬起来,似乎再也不觉得灰狐的话有多好笑了。

    “说不定就是那样。”锉刀自言自语般咕哝起来。我倒是对这话有些赞同,和“神秘”扯上关系的家伙,总会不自觉说出一些自己和他人看来如同笑话,但最终却会应验的玩笑来——这同样是也一种直觉的体现,而且,从某个角度印证了,意识和感觉形态的力量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有多么深刻。

    自从知道了这个末日环境的构架大概是什么样子后,我就对这个世界中所有的唯物理论报以怀疑的态度——诚然,很多平常的,如同常识一样的东西,似乎在正常情况下也都能用科学理论去解释,质能定律,牛顿力学这类的基础物理也在起作用,但是,这些看似正常的东西,是否只是一种感觉的假象呢?只是因为观测者本人,或者还要加上大部分人,大家都觉得它是这样运作的,所以它才是这样呢?因为觉得它符合定理,所以在验证的时候,它才符合定理呢?

    如果彻底排除过去所学过的,已经成为习惯的角度去观察这个世界,又会看到什么?如果构架这个世界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彻底失去常识,那么,这个世界又会变成怎样?对于这些基本上不可能存在的奇想,我有时会充满了兴趣。不过,说到彻底排除自己的常识和习惯,我自己是做不到的,也很难想像有人可以做到。所以,我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锉刀在瞥见咲夜那张诡异的面具之脸后。似乎也想到了关于“感觉即是存在”这类在“神秘”中常见的情况,所以笑意才会陡然凝固起来吧。

    车队沿着土路转过山壁,又前行了一百多米后,即将验证灰狐的笑话的加油站已经遥遥在望。一路上,除了山路的颠簸。以及来自拉斯维加斯的冲击之外。我们的行动可以说是一切顺利。不过,已经遭遇的和即将遭遇的异常让人无法完全放下心来,即便是先前的顺利,也似乎预示着某些麻烦正在接近自己。平静的山林、狭窄的土路和恍若已经废弃的加油站。在不安的感觉中扭曲它们原本的形状,而且还在不断加强这种不安的质感——加油站的模样在眼前放大时,对讲机中传来的呼吸声有些迟滞。

    加油站的外观相当简陋破旧,生锈的两个加油机伫立在距离土路五六米外的地方,这些锈迹和剥落的油漆。一眼看去就给人长时间缺乏维护的感觉,款式也是相当老旧的,足以让人怀疑它们是否还能工作,油箱里是否还有存量,质地是否可以供给现在的车辆使用。幸好,我们不是来加油的,仅仅是路过时查探一下是否真的有人迹——员工房就在加油机后方,两者之家有一圈歪歪斜斜的烂篱笆,似乎要围成一块菜地的样子。和城市中的正式加油站是完全不同的存在。那间房子也是木质的,墙角爬满泥巴和青苔,肮脏又破旧,从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凌乱的杂物,初步给人的感觉。不像是还有人居住在里面的样子。

    不过,我们还是下了车,提着枪械,一副警惕的架势朝房子走去。途中除了我、咲夜和锉刀之外的四人,分从两侧包抄。“你好!有人在吗?”锉刀中气十足地打招呼。回应她的是一阵让人无法放松的安静,就算无法用肉眼看到,不,应该说,有什么不容易被看到的东西藏在木屋中。带着这样的感觉,我们来到门边,锉刀又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应后,她侧过脸用目光对我示意了一下,我微微点头以做回应,咲夜已经朝窗户的方向走去,锉刀正准备用暴力将门打开,木屋的门便提前“砰”地一下,被一股力量从里面推开了。

    有人影在门口晃动了一下,在对方出声之前,锉刀已经将枪口对准了那家伙。“嗨!”那人出声了,不过,不像是被吓了一跳的语气,只是有些错愕,“你妈教你这样和人打招呼吗?”男人用教训的口吻说到,然后将大门彻底推开了,完全没有被枪口指着的慌张。这个男人看不出到底多少岁,因为他的形貌真的印证了灰狐的笑话,极为丑陋,像是被泼硫酸,皮肤烧毁之后,暴露在外的肌肉长出大量麻子一样细密的肉瘤,头发全都没有了,让人一眼看到,心脏就好似被用力挠了一下,不想再看第二眼。他的身高只比咲夜高一点,体型极为瘦弱,似乎没什么力气的样子,不过,那种旁若无人,被枪口指着也毫不在意,嘴巴不断嚼动什么的样子,却充满了普通人没有的痞气。

    “我说,你想用这吓唬人的玩意指着我到什么时候?”走出了房间的男人环视了一眼朝自己合围过来的雇佣兵们,将头转向锉刀,毫不犹豫地用手掌将枪口拨开了。

    “你是这里的负责人?”锉刀瞧了他两眼,将枪口垂下来,不过全身的肌肉完全没有放松的迹象。

    “这不明摆着的吗?”丑陋的男人亮了一下别在蓝色工装上的证件,“你觉得还有什么人会来这个鬼地方抢工作?”

    “说不定。”锉刀用暧昧的语气道。

    “你们呢?什么来头?”丑陋男子冷眼将我们打量了一遍,“总之,不像是好人,不过,我也不在意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加油的话就自己动手,你们的运气好,我一个星期才来一趟。”

    “你不住在这儿?这个加油站是谁的?”锉刀问道。

    “当然不是我的,我只是负责管理而已,一个月只有一千元的工资,我还得到城里找一份正职工作。”丑陋男子冷嘲热讽般说着,将嘴巴里嚼动的东西吐在地上,带出一滩紫红色的唾液,“该死的,我还真不住在这个鬼地方。至于这个加油站的物主。哈,谁知道那家伙死到了哪里呢?反正在这种地方建的加油站就是个赔钱货。也许那个家伙都不记得了吧,不过,他没忘了把工资打到我的账上就好。”

    锉刀认真审视着这个丑陋的男人,其他人也向他投去利刃一样的目光。然而。这些充满了没有经历过战场,甚至说,没有经历过如这些雇佣兵们所面对过的那些残酷战斗的人绝对无法想象的压力,却完全没能压倒对方。我看得十分清楚。这个男人正如他表现出来的一样,眼神也好,生理的细微变化也好,完全没有任何波动——就像是他完全感觉不到那种压力,面对的不是战士的枪口。而是一群不知所谓的玩具。

    然而,正是这种无动于衷的态度,本身就是足以让人产生疑虑的异常,却又无法肯定,对方是不是真的缺心眼。恐怖片里总有这样的配角,去衬托主角的愚蠢,无论这个角色是正派还是反派,他的存在就是一种警告,这一点几乎所有看片子的观众都能意识到。但是主角却绝对意识不到,或者总会因为某些因素而将对方忽略,直到真相大明时才后悔莫及。按理来说,这种电影套路一般的角色活生生出现在眼前,已经是令人惊叹的事情。而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不会陷入和电影主角一样的愚蠢中,然而,当我们站在这个丑陋男人面前,亲身体验着和电影情节一样的发展时。却无法决然做到旁观者那样自以为的明智。

    无论如何猜测这个丑陋男人的真实身份,都无法肯定。他到底在即将展开的冒险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甚至,无法肯定,他真的会以重要配角的身份出场,而不是路人之类。的确,他这般仿佛充满了巧合,又似乎是一个必然的存在和态度让人生疑,但谁又能肯定,他真的会做出我们认为他会做的事情呢?

    根据感觉判断情况,这是面对“神秘”时经常依赖的行为方式,但是,在这个丑陋男人身上,“感觉”本身正变得暧昧,一切的异常,在发生之前,已经无法确定了。

    锉刀和我用视线交流着,是否要将他在这里打昏,甚至是击毙。丑陋男人则完全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走到加油机旁,将油枪取下来。对其他雇佣兵们喊道:“你们谁要加油?别磨磨蹭蹭的,我马上就要走了。”

    “你打算去哪?”清洁工问道。

    “去哪都行,你们也知道吧,拉斯维加斯的事情。啊,反正你们也就是从那边过来的吧。那可真是危险,我不觉得呆在这里会有什么好事。”丑陋男人絮絮叨叨地抱怨起来。

    “很遗憾,我们的油还是满的。”雇佣兵们在自身物资储备充足的情况下,当然不会接受外来的东西,谁知道那会不会是一个陷阱,“不过,你知道湖泊那边的别墅吗?”

    “别墅?过了隧道就看到了。”丑陋男人听到我们不加油,本就臭着一张脸,没好气却相当肯定地回答道。

    “你去过那边?”锉刀问。

    “去过几次,不过,基本上都看不到人。”丑陋男人说:“这个加油站本就是为去那边的人设置的。最后一次见到有人去那里,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这么说了几句,他的表情带上一丝冷笑,“我劝你们还是赶紧回去的好,那里可是鬼屋,过去的人,我还从没见到他们回来。当然,也许是我错过了,反正也没警察到这里过,至少我没被查证过。”

    “也就是说,那里已经荒废很久了?”契卡的确认只换来一句冷哼声。

    “屋主是什么人?”锉刀问。

    “谁知道,我可不关心这些,这年头有大把多吃饱了撑着的人在这种地方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丑陋男人带着不怀好意的阴笑,将油枪扔回挂架上,“如果想问那边的事情就别来找我了,我才不想参合,也没有你们想知道的。要买什么东西,到屋子里看看吧,也许有趁手的。”

    “地图,关于那一带的,以及这片山区的地图,我们要穿过这里,到达另一边。”锉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