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68 重逢2
    我们终于抵达湖边的木屋,然而迎接我们的却是老熟人,女保安崔蒂——在席森神父的求援邮件中,他提到过,在统治局中相识的崔蒂和格雷格娅都和他在一起,然而,在我和锉刀抵达拉斯维加斯之后,他们彻底失去音信。我们曾经猜想他们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困境,并试图找出他们的位置,期间更被卷入拉斯维加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

    在某种程度上,拉斯维加斯目前面临的灾难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因我而起。虽然不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纳粹也是存在的——我对这一点稍稍有些迟疑——纳粹降临正常世界也就成了迟早的事情。

    然而,由我导致的异化右江事件,似乎给了纳粹很大的刺激,让我觉得,这些家伙是追着纺垂体机器出来的——反过来说,如果我没有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右江就不会被异化,纳粹们灰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它们也许需要修整,徐徐图谋一段时间,才会从瓦尔普吉斯之夜中跑出来。当然,可以想象,让它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让它们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执行它们的计划,当它们出现在正常世界的时候,危害性理所当然会更大。

    问题就在这里,我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事件中,除了导致异化右江的生成之外,在整个纺垂体机器和精神统合装置的做成中都处于无关紧要的位置,无论我出现与否。发生在魔法少女和龙傲天等人,乃至于其他受害者身上的故事仍旧会按照既定的轨迹发生。虽然一度救下五月玲子和玛丽,给魔法少女、龙傲天和哥特少女等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最终结果还是回到了它原本的轨道上——尤其在纳粹出现之后,整个事件都是被幕后操作的感觉极为强烈。

    唯一超出纳粹们剧本的,可能就是异化右江的出现所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而右江的异化,毫无疑问正是我体内的“江”所造成的。这一系列连锁造成的后果,我需要负上极大的责任,尤其在纳粹出现在拉斯维加斯之后造成的破坏,在事实上都和我的行动存在密切的关系。

    席森神父虽然一直都没有出现。但料想他的失踪和瓦尔普吉斯之夜,以及纳粹们存在某种联系。当我意识到自己破坏了纳粹的计划,导致拉斯维加斯的惨况之后,就对这次前来拉斯维加斯的最初目的不抱什么希望了。我的出现,导致右江的异化,异化右江的行为,导致纳粹的异动,纳粹的行动,摧毁了拉斯维加斯。如果说,这一系列变化。不会对席森神父等人造成任何影响,那一定是上帝在开玩笑。

    我曾经这么想,如果自己没有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纳粹的计划如期进行,拉斯维加斯没有陷入战火,也许在几天之后,可以收到席森神父的消息。而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后产生的一系列变化,导致拉斯维加斯陷落,即便并非就是坏事。但是,我们也因此被迫撤离拉斯维加斯,更在爆炸冲击的影响中失去了和外地的联络,我从来都没想过,反而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关于席森神父的线索。

    席森神父的同伴,曾经和我们有过短暂接触的崔蒂,竟然会出现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这是否意味着席森神父也在这个地方?他们为什么停留在此处?从先前留意到的痕迹,可以得出他们已经来了一段时间的结论,和我和锉刀抵达拉斯维加斯的时间段是相符的,这是偶然还是必然?他们为什么没有脱离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给我和锉刀一些音信?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正常坐标距离拉斯维加斯是如此之近……有太多的疑问想要询问对方,反而让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而且,崔蒂看我们的眼神有些奇怪,虽然仍旧认出了我,但是在统治局里一同冒险的交情,似乎已经记不得了,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崔蒂将手指插进头发里梳了梳,对我说:“说实话,我不记得你们了,不过席森神父给我们看过一些资料,里面有你们的样子。他说过,可以相信你们。”

    “我们可是过命的交情,虽然你不记得了。”锉刀耸耸肩,用略微夸张的语气说到。不过,虽然言辞并不全然属实,但严格就统治局里的经历来说,高川和面前这位黑人女性的确是“过命”的交情。当时死了那么多战士,崔蒂和格雷格娅却成功活着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必须感谢上一个高川和行使了骇客手段的超级桃乐丝。

    对我来说,上一个高川的遭遇已经全部化作冰冷的数据,我本人对崔蒂的了解,也是资料层面上的,可以说,和她本人对“高川”的了解一样。我能了解她此时所面对的,仿佛“熟悉的陌生人”这样的感觉,也许是这种体谅让她产生了某些错觉——崔蒂给了我一个温和的眼神,说:“抱歉,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我相信席森神父,还有这位高川先生,所以也会相信你,锉刀女士。”

    “那么,席森神父呢?还有格雷格娅,现在也和你在一起吗?”我问。

    “格雷格娅在这里,还有其他一些人……”崔蒂顿了顿,说:“不过,席森神父将我们带来这里就离开了,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离开了多长时间?”锉刀追问到。

    “两天左右,这里一直都是白天,一开始觉得挺奇怪的,但是,和席森神父在一起时,见过了太多奇怪的东西。”崔蒂耸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他说这里很安全,也许你们会找到这里,让我们在这里等着。谢天谢地。你们总算是来了,虽然在这里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是这里的气氛太古怪了,唯一了解情况的席森神父又没有给我们半点解释,大家最近都有些烦躁。你们刚抵达的时候,我们就察觉了,不过,一开始没有想起你们的相貌,所以都藏了起来……这里很古怪,大家都是普通人。虽然席森神父说这里足够安全,但大家还是有些害怕。”

    崔蒂絮絮叨叨说了许多,但和席森神父相关的却没有多少,从她的神情、动作和言语中可以清晰感觉到,她已经承受了极大的压力,直到此时才释放出来。我和锉刀都没有打断她,直到她自己再无可说。崔蒂对我们露出歉意的笑容,这是她开门之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抱歉。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其实。如果她还对统治局有所印象的话,此时的表现铁定不会这么糟糕。和席森神父在一起的日子,绝对不会平稳,她势必遭遇了许多对她来说难以想象的事情。我能理解,当“神秘”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就以一种凶猛的势头扑来,绝对会令人头晕脑转,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陌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会落入怎样的深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期待与众不同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崔蒂显然就是一个例子,她一点都不兴奋,激动之后是更加明显的疲惫。

    我觉得她此时的状态,甚至不如当初和一群大学生进入统治局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她的身边只有一个席森神父吧。我这么猜想,和席森神父一起行动的,似乎都是像崔蒂。不,应该说,是比崔蒂和格雷格娅更加平凡的普通人——崔蒂和格雷格娅至少还进入过统治局,尽管不知道。她们到底是如何误入那种地方的,席森神父在离开统治局后,又重新和她们两人联系起来,让人感到其中似乎隐藏着更深刻的含义。

    对于席森神父到底打着怎样的主意,又经历了何种故事,我觉得还是问格雷格娅更好。从上一个高川的记忆数据来看,格雷格娅比崔蒂更加适应不同寻常的变化,她本人似乎也对多种形态的“与众不同”抱有强烈的期待——希望接触神秘,希望在之后改变自己的生活,对于正常世界的普通人来说,简直可以用“做梦”的贬义来形容,但是,对于“神秘”真的存在的这个世界,却是接触“神秘”的极好心态。

    就拿耳语者的成员来说,包括咲夜在内,虽然大家最初不是被八景强制拉入社团的,就是带着一种可有可无的游戏式的心态,但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大概都隐藏着和格雷格娅类似的想法吧——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普通呢?为什么自己就要那么平凡呢?所有的成功和失败,都是一些无聊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发生在自己身上?哪怕不是好事也好。

    在心理学的一些戏谑式的通俗说法中,这种表现,也被称为“中二病”,而且,对于已经成年的大学生来说,还存在这种“中二病”简直是难以置信的幼稚——也许,对于生活在正常社会中的普通人来说,的确如此,然而,这个世界并不正常,因此,普通人的认知反而是错误的,片面的,“中二病”患者反而才是站在世界发展的潮流上。

    是的,这是由病人构建的悖逆现实的世界,按照常识生活的人,才是最不可能适应这个世界的。因此,像格雷格娅这般“做梦”的幼稚家伙,比看起来更为成熟的崔蒂更适合与我们交谈——因为,格雷格娅虽然还不是同类,但却已经接近了。

    “我可以理解,那么,如果你不觉得我们是敌人的话,可以让我们进去了吗?”锉刀说。

    崔蒂再一次打量了锉刀,最终还是点点头,将身体让开,露出入门的空间。锉刀不以为意,朝身后诸人使了个眼色,带头走进木屋中。我、咲夜和崔蒂三人是最后才进去的,进门就是客厅,相当宽敞,摆设古旧,但是颜色却有一种时光的温暖,正对面的墙壁上有石砌的壁炉,但没有在使用,壁炉上方是鹿头,在右手边的墙上还有飞镖靶和狼头装饰,古朴而覆盖着野兽皮毛的沙发上已经有人了。两个年轻人,一个男性,一个女性,女性也是熟人,正是曾经说过想要加入耳语者的格雷格娅。

    她的气色十分红润,不像是疲劳奔波,忍耐着痛苦和惊吓,和我预想的一样,她看起来已经适应这种非常人可以承受的事件了。在另一边沙发上,年轻男性大约也是不到二十五岁的样子。神态有些疲惫,但并不认生,性格似乎也十分大胆,看到我们这些带着武器的陌生人,脸上没有半点紧张的表情,反而对我们微笑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这个年轻人比格雷格娅更有一种学生的味道,格雷格娅虽然是大学生,但在经历了那些事件后。开始具备我们这些人的味道,就像是圈养的家猪被放养到山林中。逐渐就变成了野猪一样。

    在两人面前的茶几上有散乱的扑克,显然之前一直在玩牌,从扑克牌的摆放,以及沙发对面的椅子可以判断,屋子里并不仅仅只有大厅中的这几个人。也许正如崔蒂说的那样,其他人这一阵担心受怕,对我们的到来主动退避三舍了,尽管,那些人都听过席森神父的交待。不过,对于一直带领他们的席森神父,也不是如何信任的。

    比起崔蒂看到我们时的表现,格雷格娅似乎对我更加熟悉——她就像是老友再见一般,和我打了个招呼,我记得她在统治局里用外物记录过当时的记忆。

    “看起来过得不错?格雷格娅。”我微笑着回应到。

    “还行。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逃命,但是跑啊跑啊就习惯了。”格雷格娅直起身子。从茶几上拿起一枚硬币,别有意味地对我们说:“要来试试运气吗?”其他人或许不明白,但是,我和锉刀却是第一次时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当初在统治局里,冒险者们可是很热衷玩这种游戏的。格雷格娅拿这话当问候,那种熟悉感便悄然滋生了。

    锉刀朝她伸出手,格雷格娅将硬币抛到她手中,清洁工在一旁对灰狐低声私语:“熟悉的朋友?”灰狐摇摇头,他也是进入过统治局的人,应该也知道抛硬币游戏,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个游戏对我们而言有着额外的意义,崔蒂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没有刻意去回想,只有格雷格娅开始表现出要走进我们的世界的意思,正是她的举动,让我们产生了同伴重逢的感觉。

    同类、同志、同伴,一向都是重要的,不管对方现在看起来,是多么的脆弱无力。

    “字还是面?”锉刀握拳对格雷格娅问道。女孩像只野猫般,从沙发上跳起来,兴奋地说:“字!”“ok。”锉刀爽朗一笑,将硬币高高弹起。我的目光落在格雷格娅身旁的年轻人身上,他在格雷格娅站出来后,注意力一直放在她身上,眼神闪动,似乎有些羡慕。我想,也许他喜欢上了格雷格娅,“他喜欢格雷格娅。”咲夜突然在我耳边说。

    硬币落在锉刀的手背上,锉刀掩住硬币的时候,手掌拍在手背上发出“啪”的一声。虽然不太了解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似乎都察觉到,两人的行为似乎存在某种意义,所以,就算是脸上带着疑惑,也没有打扰她们的意思。

    “阿川,她们在做什么?”咲夜低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抛硬币,一种在统治局确认自己运气好坏的方法。”我解释道,当然,对此时的那两人来说,这只是所有意义中的一种,不过,对于不了解统治局的人来说,却是一个常识普及。

    “有效吗?”契卡问。

    “大家都相信它有效。”我这么回答,这本来就是冒险者们自己对这种运气测量法的解释。

    清洁工发出此“嗤”的一声,在锉刀拿开手掌时,咕哝着:“原来连数据都没有收集过吗?”

    “相信数据,不如相信自己的运气。”锉刀在我回答之前,对格雷格娅说:“你的运气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格雷格娅接过“运气硬币”,目光转到我身上,“高川先生,按照当时的约定,我可以参与耳语者的考核了吧?”

    “如果你能活着和我们一起离开拉斯维加斯,就是耳语者的一员。”我慎重地对她说:“祝你好运。从现在开始,我,和我的助手……”我顿了顿,咲夜从我身后站出来,然后接着说到:“会一直注视你。”

    “请问……”也许是咲夜另类的装扮给了格雷格娅一些压力,她有些迟疑地问到:“这位……女考官……的名字是?”

    “灰烬使者,咲夜。”灰色和面具的人形低沉的声音在屋子中响起。

    3看綧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