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73 壳内
    虽然艾克娜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但她的描述充满了主观和感性,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她说谎了,在视网膜屏幕的观测中,她的身体数据也和说谎者不符。只是,我们这里也不是法院,她所说的一切无法成为呈堂证供,要知道,有太多的“神秘”会误导人的五官,就算亲眼看到也不一定是真实。

    不过,没有目击证人,我利用连锁判定,也只看到了她开枪的一幕,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疑问还得找到另一个当事人才能确定。我向格雷格娅使了个颜色,她立刻意会了,走过去将艾克娜抱住,用女性的身份细声安慰对方,我已经通过视网膜屏幕和连锁判定采集到的数据确认,她的身体还是普通人,皮肤上也没有类似魔纹和刺青之类特殊的印记。

    不过,那个艾迪的确值得怀疑,是不是被什么怪东西附身了。根据留在房间中的所有幸存者的供词,艾迪虽然身体强壮,但并不足以做到撞碎被木条封死的窗口这样的事情。我调查了一下碎裂在窗口周围的木块,这些木板不是用机器量产的,从外观细节来看,全部都是手工制作,厚薄大小不一,大一点的厚度足有五公分,薄一点的也有两厘米。窗口框架更是塞了一些金属条,而现在这些金属部件都已经扭曲了。

    这些幸存者都是普通人,虽然见识了不少神秘诡异的物事,在大逃杀中学会了一些战斗和极限生存的知识,但在崔蒂口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异于常人的地方,在素质上也无法和真正的精锐军人相比。他们能够活到这里,大部分依赖于席森神父的强大。以及或许在暗中帮忙,引导命运之子计划进行的其他人。

    简而言之,他们认知中的艾迪,包括他们自己,是不可能撞碎这扇窗口逃跑的,而且。如果真的是一场误会,对方为什么要逃跑呢?这些理解和推断,在侧面证实了一些令人担忧的观点——这个地方已经不再安全了,危险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悄悄渗透了幸存者团队。大逃杀的残酷,并没有让这些境遇相同的幸存者们结成太过深厚的友谊,在逃亡的过程中,也并非全部都是精心诚意的合作,即便呆在木屋里的这几天平静的日子里。就算聚在一起打牌,也默认在一些情况下,让崔蒂担任发言人和协调者的角色,但出了格雷格娅和崔蒂之外,没有人完全消除彼此之间的隔阂。

    无论是看起来性情比较温和的诺夫斯基,还是更为成熟的小汉姆,以及性格强硬,给人直来直往感觉的老汉姆。和除了外貌之外,其他方面都最为平庸的成熟妇人艾克娜。都从来没有真的对他人推心置腹。当他们聚集在这个房间时,通过对众人的观察和交谈,我已经非常确定了,这不是一支完全意义上的队伍。对于展现出异常之处的艾迪,诸人就算嘴里不说,但谈及他的时候。眼神的戒备和敌意已经变得浓郁起来,我相信,下一次看到他,这些人第一个想法就是干掉他。

    其实,就算艾迪真的出现异常。也绝非是百分之百的坏事,不过,这些幸存者有十分强烈的草木皆兵的心态。他们抗拒几乎所有新出现的东西,认为自己碰到的物事,只要有点不正常,都决然不是好事,即便看起来正常,也只是隐藏得很好。他们会害怕强大的,或是貌似强大的东西,但似乎并不准备就此妥协。一直将自己摆在弱势地位的艾克娜夫人,在视网膜屏幕观测到的细节中,其实也并不是那么柔弱。

    在这支队伍中活动,需要考虑太多的事情,这大概也是他们更愿意自己呆在房间里的原因之一。将自己隔离在一个密闭的环境里,能够让自己获得更多的安全感,尽量不接触来历不明,或者自己觉得不正常的物事,免得被拖进麻烦中。但是,如果确认麻烦已经来了,就会用最直接的方法还击——虽然最近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让我更为理解自己的心理描绘和推断方式的局限性,以及风险性。但是,我还是觉得,关于这些幸存者心理思维模式的推断是**不离十。

    我并对除了崔蒂和格雷格娅的其他人,没有太多的想法,无论对方是不是所谓的“命运之子”,其实对我来说,对耳语者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根据已有的情报推断,命运之子计划是必然的产物,而且其功用和影响力,大抵不会超过欧美范围,甚至不会超过美利坚这个国家,从引导整个末日幻境世界变迁的“剧本”角度来说,这些所谓的“命运之子”也没有能力扭转未来的趋势。

    超级高川计划,以及由这个计划展开的其他计划,都是依附“剧本”来运转的,“剧本”虽然残酷,但却符合计划的预期。如果“剧本”无法顺利展开,对计划就会产生近乎决定性的影响,我存在的意义,一是监测“剧本”的运转,二是在“剧本”顺利运转的情况下,完成进一步的计划细节,从而达成“剧本”预期外的目的——也就是计划所期望达到的目的。

    “剧本”必须完成,“剧本”的达成,是我们的计划达成的前置条件之一,无论支持近江的命运石之门计划,还是收集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和装置,都是细节处理的一部分。无论是否愿意承认,耳语者也只是为了妥善完成这些细节的工具而已。一旦确认,命运之子不会影响“剧本”运转方向,命运之子的诸位,对我而言就不再有任何重要意义。崔蒂和格雷格娅的特殊,仅仅在于,她们是耳语者的预备成员,仅此而已。

    耳语者是工具,工具的顺利运作,能让我更有效地执行计划,所以,为了维护工具。需要做一些看似多余的事情,包括针对在基地市出现的恶魔和相关神秘的处理,以及这一次来到拉斯维加斯,援助席森神父的目的,甚至于包括吸纳新成员,都是这样的意义。很理性。机械化,让我感到一种难以说出口的残酷,我想,虽然自己才诞生不久,但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咲夜、八景等耳语者成员,乃至于崔蒂、格雷格娅,以及相处时间不长的五月玲子和玛丽等人,一定都是有感情的吧,如果不是现实的存在。或者,这里就是现实,那么,自己一定会在许多时候做出全然相反的选择,去改变这个世界,无论遇到何种困境,也会更加快乐——说起快乐,我有点忘记。那是怎样的感觉了。

    在和他们结识、交往、争执和合作的一系列社会化活动中,我一定是快乐的。不想他们死去,希望拯救他们,让他们生活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然而,为了现实中的承诺,延续了无数个“高川”的梦想,都让我无法为他们这么做。即便。可以用另一个角度开解自己,这个世界灭亡了,他们死亡了,其实也不是真正的灭亡,真正的死亡。这里。不过是一群悲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用自己分裂的人格和意志构架出来的幻境而已,但是,这个理由,仍旧无法让我在目睹,乃至于亲自推动他们的灭亡时,感到半点释然。

    我和他们在一起时,越是快乐,越是喜欢他们,越是充满了梦想,越是聆听他们的愿望,看着他们为了生存奔走,那种潜伏在心灵深处的痛苦就越是深刻。我想,自己得感谢脑硬体,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它的存在,完全失去对情感的压制,自己到底会尝到何等的恐怖和痛苦——那一定就像是在地狱里一样。在偶尔出现脑硬体重启的时候,我总是刻意找一些压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么痛苦的事情。

    而每当察觉到这份痛苦,察觉到自己扮演的,是一个必不可少,但却相当滑稽的小丑角色,我就不由得羡慕那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这个世界活动的其他“高川”。我想,这种羡慕,其实也是掺杂着嫉妒的。因为,他们就算回到了现实,也从来没有像我一样,带着现实的情报回归这个世界,也大概没有像我这样,如此清晰地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东西。

    我总会为自己遭遇过的人做一些,其实自己并不必要去做的事情,在脑硬体的控制下,我有时会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做,那是以纯粹机械理性角度不会做出的行为,但是,即便在脑硬体运作良好的时候,我仍然去做了,虽然结果并不总是好的,但是,仔细想想,也许是受到了心灵深处这种越积越深的痛苦驱使吧。

    我只是诞生了一个月,但是,却拥有好几辈子的情报,却无法真正的彻底地将这些情报当成是自己——如此一个不完全,充满缺陷的临时产物而已。我羡慕、妒忌、痛苦,却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所以,必须通过脑硬体压抑这些身而为人的情感,让自己变得更不完整。

    突然间,思绪中断了,像是被什么冥冥中的力量强制地打断了。我好似一下子穿越了世界,这才察觉,自己又陷入了那可怕的癔症中。时间过去了多久?房间中十分安静,似乎没过多长时间,每个人都还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或直白或隐晦地,将视线放在我的身上。

    “那么,这件事就到这里吧。”我说,不过,对我而言,这句话其实和之前的对话接驳得不怎么紧密,就像是突然岔开话题一样,还有点干巴巴的。

    直到这个时候,老汉姆和小汉姆才将握枪的手送下来。两人盯着我,一时间没有言语。我对他们说:“到楼下认识一下吧,崔蒂在准备饭菜,也许你们可以帮手?”两个男人看向艾克娜,小汉姆耸耸肩,对我说:“你可以期待艾克娜,但不要期待我们。”

    “艾克娜?”我看向成熟妇人,她有些踯躅,但还是没有拒绝,率先离开房间,不一会就传来下楼的声音。我的目光落在老汉姆和小汉姆的脸上,两人没有做声,又过了两三秒,终于离开房间。当他们下楼的声音响起时,房间中仅剩的格雷格娅和诺夫斯基两人走到破碎的窗口,眺望了一下艾迪逃跑的方向。这个时候,雇佣兵们正从车辆上搬运物资,又或是用一些临时拼凑起来的工具,做一些看不懂,但觉得挺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木屋周围的草坪,已经架起明显和不明显的防御设施。还有一部分人在树林附近活动。锉刀坐在一辆越野车旁,正在调整一个大箱子状的电子仪器——在正常世界中,几乎所有的电子设备都被纳粹的攻击余波破坏了,但现在,他们似乎又依靠手头的工具和可用的零件制造了一些临时替代品。

    “他们在做什么?”诺夫斯基问道,“他们本来可以抓住艾迪的。”

    “他们是专家,我相信他们,你呢?”我没有回答,只是这么反问到。

    “……我不知道。”诺夫斯基沉默了片刻。说到,“他们和席森神父相比,哪个更厉害?”

    “席森神父可以歼灭除了锉刀之外的所有人。”我说。

    “但是,席森神父真的可能是敌人,不是吗?”诺夫斯基说。

    “不,我想你弄错了。”我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席森神父不会成为敌人,他只是有时不能成为朋友。这个世界上的人。并不是只有敌人和朋友这两种划分的。”

    诺夫斯基点点头,但从神情上。看不出他是否认同我的说法。他平时的表现虽然很温和,但其实是个很有主见,也相当固执己见的人。我没有理会他,带上格雷格娅下楼找锉刀。我多少能够猜出锉刀故意放走艾迪的初衷,但是一些具体的情况还是需要确认一下。

    路过雇佣兵身边的时候,他们友善地跟我打了招呼。告诉我那里已经做好了陷阱,如果是普通人,或是一般的士兵,很难看出他们在木屋和木屋周边动了什么手脚,不过视网膜屏幕对细节的观测能力十分强大。再通过脑硬体的运算,陷阱结构便以三维立体图像呈现在视网膜屏幕中。这些雇佣兵构筑的防线甚至连空中目标都能进行自动打击,因为他们在这短短的时间中重装了一些简陋的电子控制器,另外,如果有必要或者情况合适的话,木屋也在摧毁的范围内,整个木屋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当然,这一点是不能透露给那些幸存者知道的。

    在我们出来的时候,老汉姆正端着一张阴沉的脸注视着雇佣兵们的行动,留在客厅里的幸存者,和雇佣兵泾渭分明,没有半点主动打招呼的意思。不过,我想看似精干猎人的老汉姆可以瞧出雇佣兵的一些布置,但他似乎没有告诉其他人的意思。当我和格雷格娅走过他身边时,他也仍旧臭着一张脸,一声不吭。

    锉刀靠在越野车旁摆弄她那箱子一样的设备,从箱子顶端延伸出去的天线一共有三根,每根都有两米长,但似乎还不够,她开始用物资中的其它材料做出扇面,接驳到天线上,又将数据线对接这个箱子设备和脖子后的终端接口。

    “我们在那个家伙体内植入了微型定位仪。”锉刀在我来到她身边后解释道。

    “通过子弹打进他的体内?”我问:“容易挖出来吗?”

    “就看他的运气如何了,中弹的位置很讨巧,他一个人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也许他会想要找人帮忙。”锉刀微笑着说到,随即指着箱子屏幕上,一个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的光点说:“至少他现在还做不到。”屏幕上只有一条条的横线和竖线,连标准数据都没有,没有经验的人根本不知道,这简陋的图像到底能够说明什么。

    “我们手头的材料,可以制作那种微型定位仪?”我不太了解,觉得有些神奇,因为不久前,电子设备才刚刚在冲击中烧毁过,而能够通过子弹发射的微型定位仪,听起来是高科技含量很高的东西。

    “不是那么简单,在遭到冲击之后,灰狐就开始制作了,我们的运气很好。”锉刀只是这么回答到。

    不过,管它呢,到底是运气还是技术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锉刀的确在打算通过这个艾迪追踪有可能出现的敌人。逃跑的人自然是心中有所顾虑,就看这个有些不对劲的家伙,会给我们多少惊喜了。不管这个艾迪是不是真的想要侵犯艾克娜,他的举动和举动中展现出来的力量,显然不可能是无缘由的。最简单的猜测,就是有人在背后提供了一些支持,而他在事发之后,想要跑到神秘的支援者那边。也有可能他其实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是被当作了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实验品,但他一定是觉得,他的变化无法让其他人认可,才会在第一时间逃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