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78 黑暗来袭
    我知道,咲夜是不一样的,她所存在的意义,她至于我在这个世界,以及在现实中的意思,和其他站在我面前的人有本质上的差别。我知道她与众不同,从各种角度都能证明这种与众不同,但是,单纯就这个世界的存在形态而言,人类的她和崔蒂、格雷格娅等幸存者一样,只是一个普通女孩而已。虽然我能历数她到底和我,不,应该说,和上一个高川一起渡过了多么不平凡的时光,对上一个高川,即便在他没能知道现实的时候,咲夜这个女性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尽管如此,我仍旧必须强调一点,在带上超级桃乐丝留下来的面具之前,咲夜是地地道道的普通人,就算具备耳语者成员所特有的强烈直觉,即便不排除和现实中的“咲夜”的关联,她的能力、思维、身体乃至于灵魂,绝对只能划分在普通人的层次。这个世界的咲夜,在理论上是现实中“咲夜”人格意识的碎片,更进一步说,仅仅是散落在整个末日幻境构架中的人格资讯碎片在这个世界的映射产物,并在这个世界补完,让她作为一个完整人格存在于这个世界。

    现实中的“咲夜”和现实中的“高川”都是被选为实验体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但是两人的状态却有极大的区别。一个是人格意识破碎,甚至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从现实的躯壳中拉了出去,投入到末日幻境中,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咲夜。另一个则是在现实躯壳中,当旧的人格资讯死亡之后,新的人格资讯立刻诞生,宛如新陈代谢一般。而这种更新换代虽然在多数时候,同样是在末日幻境中进行的,但是,和末日幻境的联系,却绝对没有咲夜那么紧密——高川的人格意识资讯,并没有实质上脱离**。

    就某种意义上。现实中的“咲夜”除了**没有lcl化之外,就人格意识资讯的状态来说,和那些lcl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更加接近。作为个体进行描述的话,已经无法再用身体的数量来衡量,基本上,只能用人格意识本身来衡量。

    现实“咲夜”的人格意识碎裂了多少份,末日幻境就存在多少个咲夜,而这些咲夜,似乎不会在同一个世界环境中同时出现多个。她们就像是藏在末日幻境构架的底层,每当表层的世界环境发生变动,才会有一个进行上浮,担任更具体的“咲夜”的角色。

    理论上,八景和咲夜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这种猜想并不完善,我不知道有多少和事实相符,不过,假设这是事实的一部分。那么,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的作用就可以得到解释——我需要人格保存装置收集末日幻境中每一个咲夜。每一个八景的人格意识资讯,然后借助精神统合装置,将她们各自的繁多的人格意识资讯统合起来,之后再送回现实中她们的身体。

    所以,在获取了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并对这个世界的咲夜和八景进行处理之后。破坏这个世界,让构架底层中的其它咲夜和八景上浮,就成为了必要。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就像是一个足够坚固的容器,让保存其中的人格意识资讯不会遭到损毁。然而。问题在于,我需要收集多少个咲夜和八景?如何保证可以收集全?所以,以穿越世界线的方式进行旅行就成为必然。

    末日幻境的世界已经重建过许多次,无法肯定,在世界重建的时候,过去已经存在,但没有被收集的咲夜和八景是否还存在,没有随着世界的格式化而消失。所以,单纯的破坏和再生,不可能找到所有的咲夜和八景,唯有回溯式的世界线移动,恢复已经消失的那些世界,才能让成功的可能性增加——命运石之门对现时的我的意义也在于此。

    当然,计划的每一个步骤彼此之间的联系,其实比现在所能想到的更加繁杂,但是,有一点可以相信,只要这项由最初高川发起,由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不断补完的,基于未能证实,犹如哲学和科学幻想的理论,至今才成形的计划真的成功执行了,我们有机会拯救自己和彼此——如果我们出错了,或者,计划基于的理论是谬论,或者,在某个关键点是错误的,那么一切皆休。

    计划要成功,局限不仅来自于世界构架理论是否正确,同样在于现实中的咲夜和八景,与末日幻境中的咲夜和八景,两者之间的关系所涉及的理论是否正确。她们看似密切相关,但在具体的末日幻境世界中却仍旧有相当大的差别。每一个咲夜之间有差别,每一个八景之间有差别,咲夜和八景所扮演的角色和存在性同样有差别。

    我无法说清这些差别到底有哪些,我也不具备详细解释这些区别的理论知识,以及理解这些理论的能力,这些理论实在太复杂了,简直让人难以想象,那些不可思议的概念,竟然才是物事最本质的模样。

    这些的确存在,难以想象,让人头晕脑胀也无法弄明白的东西,在现实中以最尖端的科学猜想的形态出现,连最优秀的科学家也无法弄明白——它们彻底超出“高川”的认知,是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才有能力关注的。对于我来来说,无法从本质上去建立一个理论体系,去认知自己碰到的咲夜和八景,所以我只能选择表面而肤浅的认知,将她们当作一个普通的女孩看待。

    是的,在咲夜得到超级桃乐丝的面具之前,在她如此长时间地处于“灰烬使者”的变身之前,即便在这个时候,这种“普通女孩”的认知,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所以,我应该很担心她——我不确定,因为脑硬体一直在压抑我的感性,距离最近一次明确感受到感性的波动,明明没有经过太长的时间。却让我觉得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我很难对这种状态,以及导致我进入这种状态的一切产生愤慨,失去实质性的感觉,让我无法对自己的情感准确测定,但我仍旧从自己的思绪和义体细微活动中觉得,自己一定是在担心咲夜的。

    我觉得她会和其他幸存者一样。在这一成不变,压抑,丧失了时间感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变得和其他幸存者一样烦躁。但是,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在代入“灰烬使者”这么酷的角色后,咲夜的本质似乎产生了改变,我不太清楚,上一个高川给我留下的印象中,她也同样安静。有耐心,但是,和现在的感觉有些不同——灰色的她,让人感觉就像是一个冷静而强大的怪物——和我一样。我不知道这个感觉是否真实,也不清楚自己是否期待这是真实,她没有陷入负面的精神状态中,按理来说是好事,但我真的不确定。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通过某些手段。暗中藏在这个世界,辅助我执行计划的物事。效用自然是强大的,但这种强大同样会造成使用者的异常。

    在确认咲夜没有如先前担心的那样,心理和精神受到创伤之后,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又在担心,她受到了那张面具的影响,就如同我受到脑硬体的影响一样——脑硬体作为我这个高川的一部分。就像是人的四肢和内脏一样,是必不可少的器官,但是,对咲夜来说并非如此,面具更像是一个插件。不,我想,也许它更像是肿瘤,而这很可能就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

    在我看向她的时候,她也似乎感觉到了,同时转头和我相对,整张脸只拥有淡淡的五官轮廓,变换着罗夏墨迹图案,越是盯着,就越是显得迷幻诡异,明明觉得是对视着,却充满失真感,因为,那张脸上根本不存在眼睛。我注意到了一件事,自从她变成这幅模样后,没有人和她对视超过三秒钟,就连锉刀也没有,那些幸存者更是刻意不去关注她的存在——他们知道,自己身边坐着这么一个人,但是,也许是感到恐惧的缘故,刻意忽视了。

    我盯着这个非常识的咲夜有些出神,直到她出声问道:“怎么了?阿川。”

    “为什么不解开面具呢?阿夜。”我终于将这句话问出口了。

    “……”她沉默了半晌,说:“我在害怕。”

    “害怕什么?”我追问到。

    “不知道,但是,这样穿着的时候,感觉很安心。”咲夜说。

    “我记得你当初不怎么喜欢变成这样,觉得很丢人。”我想起她第一次变身的样子,那时距离现在,也仅仅一周的时间。她对这个灰色形态的态度,变化得相当之大。我不太理解,虽然愿意相信她的选择,脑硬体也在压制情绪,但我想,自己一定是在担心吧。

    “现在没关系了。”咲夜的话,有些断断续续,“我能,看到,一些东西……”她的声音渐渐变弱,几乎都听不清了,“变成……这样……我能感受……有什么……在世界的尽头……”

    我无法理解她的话,也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她的话中最完整又充满意义的词汇,就是“世界的尽头”。我无法确定,她到底是在指什么,我一度猜想,是不是借助面具的力量,让她进一步感觉到了“现实”的存在,如果真是这样,“现实”又是以怎样的姿态展现在她面前?目前来看,即便她本人,也无法理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但她似乎试图去弄明白——这又是一件足以让我担忧的情况。

    因为,无法理解,就无法做出正确的应对,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应对。我不知道,究竟在咲夜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而这对她而言是好还是坏。

    造成她的异常的,也许并不仅仅是超级桃乐丝留下的面具,在离开耳语者总部前,我对她使用了人格保存装置,我不清楚,这个因素会否是造成她当前异常的因素之一,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从来没有一个高川,如我这般,在末日幻境中面临如此多。幅度如此之大的变数。

    我思考着,然后,在进一步失神前,将发散的思维停止,即便如此,视网膜屏幕中的计时也仿佛一瞬间就跳过了十位数。就在这个时候。清洁工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外面,有什么变了。”所有人立刻跳起来,我和锉刀走出门外,雇佣兵各自就位,幸存者们也来到窗口边,不需要清洁工再一次指出异变产生的地方。这次的异变相对于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来说是如此明显,一直保持明亮的远处,正在迅速阴沉下去。

    这种阴沉不是因为暴雨来临,也不是黑夜降临。更不是空气中腾起什么悬浮颗粒遮蔽了光线。它只是宛如有人在那片景物上泼了一大团黑墨,起初墨色还有些淡,但很快就变得浓郁,并不断向周边扩散。不一会,阴影层次也被这些浓重的墨色给遮掩了。我和锉刀快速跳上木屋顶上朝四周眺望,只见一圈明显的黑暗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将木屋包围了。在我的视网膜屏幕勾勒出来的全景图像中,明亮的面积正在不断以木屋为中心缩小。黑暗从外围部分吞噬着光的地盘。

    这种规模的异变让幸存者们有些不知所措,只用表面现象就能察觉出。这些黑暗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该怎么做才能停止黑暗的侵蚀呢?他们将目光转向我们,但我们也没有丝毫办法。“不是很好吗?”锉刀从屋顶上跳下来,轻松地面对盯着她的诸人说到。

    “不,你还不知道情况的严重性吗?”一直保持沉默的小汉姆沉重地回答道:“我们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大规模的异像。而且。你们看起来也无法做更多的事情,不是吗?”

    “你们害怕黑暗?”锉刀按着脖子扭了扭,说:“我还以为你们只厌恶光明。”

    “别给我们打马虎眼!”额头缠着绷带的老汉姆大声说:“我早说过,你们都是灾星!”

    “好吧,那么。你们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锉刀微笑着,摊开双手将问题抛了回去。

    老汉姆的脖子立刻涨得通红,但最终只是哼了一声,扭头走进屋子里,说:“我要回房间!我不相信你们,就算把我杀了,我也不相信你们了!我才不管你的什么命令!”有了他的带头,小汉姆也紧随其后,崔蒂和格雷格娅坚持留在客厅里,艾克娜和诺夫斯基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双方,一脸踌躇的表情。但在意识到锉刀没有阻止他们离群的意思后,诺夫斯基也上了楼,反而是艾克娜选择了留在客厅里,她说:“我会听你们的,你们不会抛弃我吧?”这么说的时候,她的目光却落在崔蒂和格雷格娅身上。

    在崔蒂和格雷格娅发话前,锉刀已经替她们回答了:“我们会尽全力。”艾克娜立刻露出松了一口气和感激的表情。异变是以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范围发生的,但要说超出预计,也没有那么严重,尽管我们暂时无法阻止异变,但是,这种异变本身并不存在攻击性,更像是进一步异常出现的前奏。

    “真的不会有危险吗?”崔蒂问到,她也立刻想明白了其中的缘故,但还是下意识确认到。

    “除非那些家伙打算将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毁灭,否则这种规模的异变不可能有太大的攻击性……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太简陋了。”我回答到:“而且,你们之中有命运之子,不是吗?”

    “那得活下来才算。”崔蒂的笑容轻松了一些。

    “只要他们对你们的态度是认真的,就不会使用一口气毁灭全部被考验者的力量。”锉刀淡定地说:“而且,席森神父就在这里。”

    “你说对了呢,高川先生。”格雷格娅在我身边轻声说:“果然是黑暗来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从黑暗中跳出许多怪物来?”

    “也许。”我说,“你现在的感觉怎样?”

    “我?”格雷格娅有些不明白,但还是说:“没什么感觉。”

    “如果黑暗靠近的时候,身体有什么不适,或者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记得大声喊。”我提醒道。

    格雷格娅似乎明白了什么,慎重地点点头,半晌后又问我:“我们被什么东西感染了吗?我就觉得自己一直都有些不对劲……”这么说着,她的目光落在有些坐立不安的艾克娜身上,“我觉得要是有什么会发生的话,她肯定是第一个。我会看紧她的。”

    她的言语让她看起来有点神经质,不过,至少比什么都不在乎要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