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79 黑暗来袭2
    黑暗好似拥有生命一般,不断朝木屋靠近,很长时间都没有变化的光亮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就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突然降临的黑暗无法令人愉悦起来,抬头仰望天际时,也看不到星空,因为,光线的衰退并非是夜晚带来的。夜晚的黑并不纯粹,因为光线其实仍旧存在,但是,包围了木屋的黑暗却是望不见底。这种黑暗的侵袭有一股莫名的深入人心的力量,迫使我们在它抵达木屋之前,点燃了从地下室带出来的煤油灯。

    留在客厅中的幸存者点燃煤油灯的时候,那昏黄的,微弱的光,却让她们第一次浮现安心的表情。此时,还留在客厅中的幸存者只剩下了三名女性——崔蒂、格雷格娅和艾克娜,另外男性幸存者——小汉姆、老汉姆和诺夫斯基坚决地跑到了楼上,锉刀最初的杀鸡警猴也没有让他们改变主意。不过,虽然他们违反了锉刀的命令,但锉刀似乎并不准备拿他们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他们会改变主意的。”锉刀说:“不改变主意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已经死了。”顿了顿,又对我说:“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不是吗?既然他们连威胁都不怕,固执要坚持自己的想法,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干涉他们的想法呢?”她的这番话就像是在开脱,因为她本来可以禁锢那三人,然后凭借我们的力量,让所有人都活下去——至少,比他们自己乱来的几率更大,但其实我并不怎么在意。

    正如锉刀自己说的,她已经给了他们选择。而他们也的确凭借自己的意志作出了选择——他们明明知道雇佣兵们的强大,但是连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都不害怕,那还有什么必要去阻止他们呢?也许他们真的觉得,和我们分开来更好,但是我知道,锉刀他们绝对不会再去帮助他们了。

    “所以。这里的三人才是最有可能是命运之子的人?”我扫过围坐在煤油灯旁的崔蒂、格雷格娅和艾克娜。

    “先不提什么命运之子了,我们连那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都不清楚。”锉刀对坐在她身旁的我和咲夜问道:“你们觉得敌人会以什么形式发起攻击?”

    “无非就是借助黑暗的掩饰。”我说。

    “不,我是说,敌人是一拥而上,还是偷偷进来?”锉刀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在手指间翻来覆去,她自然不会真的为这个问题而苦恼。

    “不知道。”我说,“不过,我想。起码不会是全部的敌人都能靠子弹消灭。”

    “幻觉吗?还是幽灵?恶魔?”锉刀不屑地勾了勾嘴角:“操纵这一切的家伙,不可能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但是,到现在还玩这一套,证明他们还不确定我们的能量……你说席森神父到底和什么人联手了?”

    “五十一区就在拉斯维加斯。”我说:“格雷格娅说的。”

    锉刀的表情认真了一点,说:“那么,这一次我们说不定会碰到走火他们。但是,席森神父也好。走火他们也好,不会对我们出手。这是政府方面的一次测试。看来他们有一个大计划,需要我们联手去完成。对政府方面来说,我们的出现大概原本是在计划之外的吧,不过,对席森神父他们来说就不一定了。”

    “即便对我们的认知不多,所以需要确认一下。但是,席森神父他们作为样板就站在他们面前,所以,测试的规格不会太低。”我接着她的话说:“以席森神父,不。席森神父太强了,所以,如果走火他们也在的话,应该是以走火为标准,他们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将我们放在标准以下。”

    “所以,对我们的战斗力的初步评估,是一个比走火稍逊一筹的二级魔纹使者的锉刀,加上一个接近二级魔纹使者的力量的高川先生,两个上不了台面的灰石强化者,还有两个普通雇佣兵,其余都是普通人。”锉刀的目光落在咲夜身上,“如果接下来的战斗烈度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她耸耸肩,那没有说完的话,我是深有同感的——简直就是闹剧。

    如果所有的幸存者都听从命令,所有人都能安全活下去的可能性几乎到达百分之九十九,即便现在,那些幸存者有点分道扬镳的意思,但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强制性进行保护的话,这个可能性也不会跌下百分之九十。正面的实体攻击,对我们的损伤是最低的,最有可能造成伤亡几率的攻击来自于精神方面——幸存者们的精神状态普遍极差。

    所以,敌人的攻击方式已经显而易见了——一定会有幻觉之类,针对精神方面的攻击,夹杂一部分实体的敌人,通过虚实交错的方式,让既定烈度下的攻击力发挥到最大。这同样也是比较全面的实力测试方式,对测试方的损耗不会太大,在这个简陋的人造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几乎完全是就地取材的办法。

    “那么,一直固守到他们放弃增加兵力为止吗?”我问。

    “为什么那么做?”锉刀倒是有些愕然,“别忘了,这对我们来说,根本算不上测试,但是对其他人来说,当作测试是最好不过了。我们不需要太主动,否则对菜鸟们来说,这场测试就没有意义了。”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我们不主动的话,他们的压力会直线上升,很可能会撑不过去。就算是我们,也没办法在神秘中完全掌控局势,即便这个神秘在现在看来多么弱小。”我谨慎得提醒到,毕竟,神秘的本质就是异常、变数和无法理解,虽然在目前的分析来说,我们似乎可以控制战斗事态,但实际上,在多变的神秘战场中,哪怕是一丝改变。都有可能立刻夺走一个人的性命,而让人头疼的是,神秘的变化是最无法捉摸的,谁也无法肯定,会不会突然间,就出现一根压垮骆驼的稻草。

    “主动出击。”锉刀盯着木屋外那无尽的黑暗。说:“我们在木屋里呆一阵,看看会有什么鬼东西出现,然后就去找操纵这一切的家伙。我们其实没有太多的时间跟他们磨蹭下去,谁知道那些纳粹们会在什么时候就找到我们。我可不觉得,这个简陋的异常带可以一直藏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我无话可说,锉刀的判断十分正确,我们已经停留在这里太长时间了,实际上,如果这场明显是测试性的异变出乎我们的推断。到来得晚一点,我和锉刀就会立刻放弃这个让菜鸟新兵们进一步体验神秘性战场的机会,直捣幕后黑手的本部。虽然我们还没有确定他们的具体位置,但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范围并不大,也太过简陋,根据进入前后获得的数据进行对比,他们藏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可能性很大,即便真的藏在正常世界。对这里所发生的一切进行遥控,也不可能离得太远。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拥有通往对方本部的通道的可能性同样很大。再加上,既然他们对我们有所期待,那就一定不会放弃和我们交涉的机会,所以,不管怎样,我们能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找到他们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黑暗终于来到木屋前十米的地方。在这十米的地带里,越往外,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就越是浓郁,但是,在靠近木屋更近的地方。仍旧能依稀看到一些物事——昏黄的煤油灯光从敞开的门窗渗了出去,仿佛保护膜一样,顽强地抵御着黑暗的侵蚀,在灯光消失之前,这些黑暗大概是过不来了。

    聚在煤油灯旁的崔蒂、格雷格娅和艾克娜三人,意识到这样的状况,表情都不由得放松了一些,但是,咲夜在我身边用那独特的低沉的声音说到:“来了!”她的话声刚落,一阵狂风突然吹进屋子,让煤油灯的火苗急剧颤抖的时候,她们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白。

    “该死的,这是什么风?”崔蒂猛然站起来,凝视着风来的方向,深深的黑暗中,看不到一丝动静,而这风突然出现,不待片刻,就突然消失了,完全没有增强减弱的过程,让人直觉就感到不对劲——这像是一个通知,一个警告,一个征兆。清洁工和契卡这两个常年生存在普通战场中的精英战士应该也有这样的感觉,两人的肩膀比所有人都要快地绷紧了,但是,在看到摔角手、灰狐和快枪都没有更多的表示时,都按耐下来,没有进行进一步的行动。当她们用目光征询锉刀的意见时,崔蒂已经走到窗边,抬起枪口就朝窗外扫了几枪,随后才松开固定窗扇的插栓。

    骤然响起的枪声让二楼有些骚动,但很快就又安静下来,这种安静让人毛骨悚然,木屋外也没有更多的动静。在所有人进一步动作前,又是一股毫无征兆的狂风吹来,从木屋外黑暗的深处传来一串“沙沙”的声音,既像是风吹树梢的声响,又像是什么异常之物蜿蜒蛇行发出的声响,伴随着狂风朝木屋袭来。

    “砰!”解开插栓的窗扇被用力关上。这自然不是崔蒂干的,应该是风,但在这般漂浮着诡异气氛的情况下,更给人一种是被某种无形神秘的力量关上的。艾克娜一脸受惊的苍白,在关窗声响起时,她猛地跳了起来,差一点就碰到了煤油灯。

    艾克娜直挺挺地,周身僵硬地盯着崔蒂将窗口紧闭,合上插栓,被煤油灯照出的影子拖长在墙壁上,轻轻地颤抖着。崔蒂的动作很麻利,但转过来是,脸色也十分苍白,显然她也被吓了一跳。

    “不关上所有的门窗吗?”她语气僵硬地对锉刀说,我觉得她此时也许在想,之前将所有的门窗都打开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不过,锉刀才是专家,所以,直到此时,她也没有将抱怨说出口。

    崔蒂不知道锉刀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当前大家所受到的惊吓,其实有很大部分是锉刀放任的。崔蒂和格雷格娅无论在精神安定方面,还是接触神秘的程度,都是幸存者们中的佼佼者,但是。没来由的一阵风所造成的现象,仍旧让她们的表情不好,这多少证明了,她们对神秘是抱有极为强烈的恐惧感的,但是,要抵抗神秘的力量。处理神秘的事件,恐怖没有任何用处,她们应该警惕,但不应该恐惧。我对她们可以在今后置身事外,重新过上普通人生活的可能性不抱太大的期望,因为就算不愿意,她们也已经涉入得太深了,从统治局回来之后,如果不想继续过上非正常的生活。她们本来就应该放弃寻找自己失去的记忆。

    不管是否情愿,既然她们都注定要和神秘打交道,那么,越快摆脱对神秘的畏惧就越好,她们需要更多的如同亲临恐怖片一般的经历,直到习惯或麻木——大逃杀对于她们来说,已经犹如噩梦一般,但是。她们面对的不过是末日真理教制造的恐怖,对于神秘的世界来说。末日真理教并不是全部。

    “为什么不看看你关上的那扇窗的外边是什么情况呢?”对于崔蒂的质询,锉刀只是平淡地这么反问到。

    崔蒂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看了一眼窗户,但眼神飘忽,似乎锉刀的话让她对隔着窗观察外界有所顾忌。在她走上去前,格雷格娅率先走了过去。在窗前三步外停下,又缓缓向前迈了一步,两步,但是,似乎仍旧看不清外面的东西。便又将头凑到了玻璃上。昏黄的光照着她的背影,在玻璃上倒映着她的脸,火苗一晃,所有盯着格雷格娅的人都看到了,在玻璃窗上,她的倒影旁,陡然晃过一个轮廓——另一张脸,但绝对不是格雷格娅的。

    艾克娜发出尖叫声,格雷格娅似乎没有注意到那张诡异的脸,倒是被艾克娜的尖叫吓着了,蹭蹭蹭倒退了好几部,这才回过神来,脸色煞白地盯着艾克娜,大声质问到:“你在做什么?”

    “我,我,窗口,窗口……”艾克娜几乎喘不上气来地结巴说着。

    “刚才窗口上有什么东西。”崔蒂帮艾克娜回答到,快速走到窗边观察起来。

    “可我什么都没看到。”格雷格娅有些无法释然地说,瞪了一眼艾克娜,但又有些垂头丧气。

    “其他人都看到了。”崔蒂背着她说,紧接着又道:“没有任何变化,不,等等……”她似乎发现了什么,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黑暗……黑暗在接近?”说罢,猛然转过身,看向煤油灯,自言自语般说:“因为灯光透不出去?”

    “你想到了这一点?”我轻声问锉刀。

    锉刀诡异一笑,轻声回答:“瞎猫碰到死耗子。”跟我们呆在一块的咲夜紧跟着发出“噗哧”一声,我和锉刀都下意识将目光转向她。我想,她是被逗笑了吗?当然,灰色变身的状态下,咲夜会发笑,就连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不过,最先升起的想法,不是她的意外表现,而是——“你的笑点真低,咲夜女士。”锉刀一脸严肃地说道,随后,咲夜又忍不住发出了“噗哧”一声。

    我和锉刀面面相觑,还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笑的。正常的咲夜会觉得这些话很好笑吗?我追溯自己和上一个高川的记忆也找不到更多的例子。

    另一边,崔蒂还在等待我和锉刀的指示,不过,她当然得不到,因为目前的情况,其实是故意给她们的考验。她们必须自己想办法度过这一阵的异常,直到事情的发展,按照锉刀的计划进入下一个阶段。当然,我不会完全放任崔蒂和格雷格娅两人不理,至少,我会让她们活下来,在这个前提下,我希望她们并不知道这一点,从而获得更佳的体验。

    沙沙声又响起来了,崔蒂最终还是决定将所有的窗户都关起来,只留下大门,雇佣兵们再一次用目光请求锉刀的指示,锉刀仍旧没有表示,不过,在崔蒂、格雷格娅和艾克娜三人这么做之前,二楼已经传来了碰碰的关窗声。没想到,那三个男性幸存者在违抗锉刀的命令上楼之后,竟然没有提前将窗户关上。

    然后,在崔蒂三人关窗的时候,楼上传来枪声,紧接着是粗鲁的大骂,听声音就知道是老汉姆,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很快,就有快速的脚步声响起,踩着地板,闯进老汉姆的房间中,但随即就是一声紧张地叫喊:“是我!诺夫斯基!”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

    “蠢货!”小汉姆毫不客气的骂道。

    虽然可以想象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们并没有亲眼看到。因为不关心具体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一直没有开启连锁判定,实时对楼上的情况进行观测。

    “开始了吗?”锉刀把玩着手指上的硬币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