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83 闯入黑暗
    灌入木屋中的狂风越来越猛烈,在几波爆炸的冲击结束后稍微收敛的火势宛如浇了油一样猛涨起来。不停驳裂下坠的木料和杂物让所有人都明白,这座唯一的住所即将崩塌。失去灯光的抵抗,黑暗一下子就推进到正门的门线处,只要踏出一步就会彻底莫入那深不见低的黑暗中,大约是熊熊的火光减缓了这片黑暗的脚步,但是,只要抬起头来,就看到在火焰的边缘处同样出现了被黑暗吞噬的迹象。在连锁判定中,那紧贴着墙面的一片仍旧是在燃烧着,然而只用肉眼和视网膜屏幕观察的话,燃烧的现象,那火光、炙热和颜色,正一点点成为黑暗的一部分。

    我相信,如果有人闯入那一片黑暗中,同样会被那其实并未熄灭的火焰点燃——火焰没有消失,只是看不见了,黑暗本身就是一个消弥了认知线索的可怕陷阱,对于这里的大部分人来说,根本就无法从视觉和热度察觉的陷阱。

    黑暗生物仍旧不停在滋生,在我的认知中只是一种幻觉的它们,在某种意义上拥有无穷无尽的数量和形态,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却是极其可怕的现实。这些既是幻觉,又等同于存在的怪物的诞生和骚动,让黑暗好似海水一样波动起来,即便只是用肉眼也能直觉观测这种波动,这些波动仿佛反馈着这些黑暗生物的疯狂,让目视到这一现象的人心生恐惧,感觉它们随时都会有一大波冲进来,以让人绝望的数量优势把在场的所有人吞噬。

    是的,如果无法看穿它们的幻觉本质,无法将它们真的看作是幻觉,无法利用自己所拥有的“神秘”区分幻觉和现实的话。那种绝望的想法会在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成为现实。然后,在连锁判定的视野中,崔蒂等人就会出现明明没有敌人攻击,自己的身体却被撕得粉碎的景象吧。

    不仅是崔蒂这些幸存者,就连雇佣兵清洁工、契卡,乃至于身为灰石强化者的摔角手、灰狐和快枪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危机。被黑暗彻底吞噬的屋外让人不想踏出一补。即便是随时都会在大火中崩塌的木屋,也给人比黑暗中更安全的感觉——尽管这绝对是一种错觉,大火对屋内这些普通人的威胁,实际上不比黑暗要小,尤其在这些火焰将会被黑暗同化的情况下。

    在二楼的爆炸开始后,被咲夜的茧救下的艾克娜,似乎尚未能恐惧的刺激中恢复过来,虽然没有像老汉姆一样被袭入木屋中的怪物袭击,却带着一脸茫然的表情。一步步靠近被黑暗吞噬的火焰所在的地方,她似乎下意识避开头顶上的焚烧物体,以及老汉姆所在的位置,也许觉得离开那些可见的威胁越远越好,但是,如果她继续退后,就会成为在黑暗中燃烧的火焰的祭品。

    目前为止,仍旧只有老汉姆受到了从屋外黑暗中诞生的怪物的袭击。更多的怪物在蠢蠢欲动,但仍旧藏匿在看不到的地方。有一股力量让它们暂且无法全部在崔蒂等人面前现身。还未从之前的伤害中恢复过来的老汉姆已经陷入绝境,随时都会被如海带般不断膨胀的阴影怪物拖出窗外。所有人都相信,一旦他被拖出去,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崔蒂、小汉姆、灰狐和快枪不断尝试用手中的武器打断这些阴影怪物的举动,老汉姆也在不断挣扎,这些海带一样的阴影怪物缠在他身上。但似乎除此之外,并没有造成额外的伤害。

    和预想的一样,崔蒂和小汉姆手中那些在地下室弄到的老式枪械对这些怪物具备相当的威胁性,当子弹打在它们身上时,总会有触手断裂。只是无法彻底杀死它们。灰狐和快枪使用的武器,也经过普适性的神秘化调制,尽管,这种普适性也代表着效果微弱,但在这个时候看来,也并非完全没有效果。然而,即便受到这些具备一定神秘性和针对性的武器的打压,但所有关注这场战斗的人都可以清晰感觉到,这些阴影怪物的确还在变得强大,尽管这个过程有些缓慢,如果没有四人的抵抗,它绝对会在短短的时间里成长为更加可怕的东西。但是,如果目前的情况继续持续下去的话,战斗失败仍旧会成为定局——无论怎么看,没有进一步的帮助,老汉姆会被它们杀死已经成为定局。

    “煤油灯!”小汉姆喊道:“快点燃煤油灯!”他的声音在哗然大作的狂风中摇摇欲坠。

    “头儿!”灰狐也沉声喊道,“这样下去不行。”

    “高川先生!”崔蒂也叫起来:“快动手吧。”

    然而,我和锉刀仍旧在等待,没有我的吩咐,咲夜也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之前救助艾克娜大概是她判断对方已经彻底没有自保的可能性,但是,对于我们三人来说,要扭转当前的局势,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工夫。而且,当前的局势虽然对其他人来说十分糟糕,但也没有糟糕到绝望的地步,希望就在已经取回煤油灯的格雷格娅、诺夫斯基、清洁工、契卡和摔角手五人身上,他们必须想办法点燃煤油灯——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可以破解当前局面的方法。而我和锉刀希望他们能自己做到这一点,当前他们所碰到的危险,在“神秘”的世界里,不过是小场面而已,如果他们无法通过自己的力量点燃煤油灯,我想,锉刀是会很失望的。

    我和锉刀只是默默地站在这片杂乱的场景中,没有得到我们的回答,正勉力对峙阴影怪物的四人都不由得咬起牙关。灰狐和快枪身为资深者,以及锉刀的下属,应该可以理解锉刀的用意吧,但是对于崔蒂和小汉姆来说,我们或许就像是落井下石的人一样吧,尽管就算老汉姆被怪物拖走,也并不是什么无法饶恕的事情,但是。明明有力量结束一切,却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我们,即便是理解为什么这么做,也有足够的理由去怨恨,何况也有人并不了解我们不出手的原因。

    而这种在濒临绝境时产生的想法,本身也是对他们的考验之一。不止是我们耳语者在考察新人。锉刀也是一样,她的这只队伍是在回归统治局后重新拉起来的,和她拥有默契,经历过生死考验的队友,全都已经在统治局中死光了。灰狐、快枪和摔角手是资深的灰石强化者没错,但有能力并不代表他们不需要考验,对于雇佣兵队伍来说,能力十分重要,但要真正成为一支队伍。能力并不是唯一重要的。

    灰狐和快枪并没有因为寻求支援失败而产生太多的情绪,至少,在脸上没有写出来,毕竟对于灰石强化者的他们来说,此时所面对的怪物,根本就没将目标放在他们自己身上,哪怕目标就是他们,他们也有足够的本事逃脱——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阴影怪物就能捕杀他们。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锉刀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她根本就不在意老汉姆的死活。而拯救老汉姆也并非是一项任务,仅仅是一次考验而已。

    “嘿!回答我,你们在搞什么鬼!”最先沉不住气的小汉姆喊起来,“你们打算眼睁睁看着老汉姆被这些怪物杀掉吗?”

    “高川先生!”崔蒂终于也再一次叫到:“你不能什么都不做。”

    “你错了,崔蒂。”我回答到:“我当然不会什么都不做,只是。还没有到要做点什么的时候。”

    “你说什么?”崔蒂百忙中用眼角瞥了我一眼,而在我再次出声前,格雷格娅已经给出答案。一片昏黄的光亮在不远的地方膨胀起来。煤油灯被点燃了,狂风还在呼呼地刮着,但格雷格娅却成功阻止它吹灭这夺脆弱的火苗。她用纸片修补了煤油灯破裂的防风罩,尽管在防风照破裂之前,也难以抵挡大作的无孔不入的狂风,但是,在用纸片进行修饰后,尽管亮度稍微有些降低,但的确不再担心被狂风吹灭。

    格雷格娅提着散发着光亮的煤油灯冲向崔蒂他们,比起崔蒂等人手中的枪械,果然还是煤油灯的光芒对这些黑暗和黑暗生物拥有更强大的威慑力,在进入光亮范围的一刻,海带一般的阴影怪物立刻松弛下来,那种即便被子弹射中,打断,也仍旧在缓缓变得强大的感觉消失了,它好似被针扎了一下,敏感地软了下来,趁这个机会,崔蒂、小汉姆、灰狐和快枪加快了开枪的节奏。

    紧随格雷格娅之后,诺夫斯基、清洁工、契卡和摔角手四人也陆续点燃了自己手中的煤油灯。诺夫斯基看了老汉姆那边一眼,选择了艾克娜的方向,位于灯光中的他,似乎能够看穿藏匿在艾克娜身后那片黑暗中的危险。三名雇佣兵们则一致去增援自己的同伴,四盏灯光的迅速接近让阴影怪物彻底放弃了捕捉老汉姆。它松开所有的触手后,以眨眼之间,就如被光驱走的影子一样,从原路缩回窗口处的黑暗中。紧跟在它的退缩之后,从已经彻底毁掉的窗口处,灯光开始驱散窗外的黑暗——也许是因为经过防风改造后,灯光的亮度削弱了许多,所以窗外黑暗退后的距离明显没有之前那么远了,大概只在五米左右,而一旦格雷格娅提着灯后退,这片黑暗就会再度填补上来。

    另一边,诺夫斯基在艾克娜退到黑暗中前抓住了她,似乎是光亮安抚了这个女人的内心,她的表情在被诺夫斯基抓住手后,逐渐平静下来。

    “该死的,你们总算来了。”小汉姆擦了一下额头,走上前将半个脑袋的头发都被烧焦的老汉姆拉起来,老头儿大腿处的枪伤还没好,就又经受了这般不幸的灾难,如果不是小汉姆支着他的半个身体,他根本就不可能站起来——剧烈的运动让他清醒了一些,但也更加疲惫,脸色苍白得像个死人,但仍旧挣扎着和其他人汇合。

    “你到底在想什么?高川先生,锉刀队长!”崔蒂走到我们跟前诘问到。

    “就算没有我们,你们自己也做得不错,不是吗?”锉刀平静地微笑着,崔蒂反而哑口无言起来,只有小汉姆在旁边咕哝着:“如果你们帮忙。我们会更容易解决这些事情。”

    “但是,我们不可能永远都抱在一团取暖。”锉刀这么说到,然后朝自己的队员点点头,表扬到:“还可以,不过还可以做得更好。”

    “上帝保佑我们有时间去做得更好。”灰狐毫不客气地朝她翻了翻白眼。

    头顶上方的热浪变得更加剧烈了,整个二楼包括房顶都在之前几波的爆炸和持续不断的焚烧中被掏出一个大洞。黑暗一下子就洞口中挤了进来,感觉像是牙膏一样,充满了柔软的质感。这些黑暗对于火焰的吞噬进一步加速,崩塌的节奏正在加快。尽管已经化作废墟的木屋仍旧抱有一定的安全错觉,但每个人都知道是该离开的时候了,在持有五盏煤油灯的情况下,至少可以驱散一定范围的黑暗。没有商量,所有人都闷头朝正门外跑去。

    跑出木屋后,借助灯光的照明。大家聚集在越野车旁。尽管曾经被黑暗彻底吞没过,但在黑暗退去后,并没有在几辆越野车上发现被黑暗生物袭击的痕迹——这也许可以视为黑暗生物仅仅是幻觉的另一个作证。我们在远离木屋的同时,随着灯光的离去,黑暗也在快速吞噬着这栋即将毁灭的庇护所,我们亲眼目睹了,它在彻底燃烧崩塌之前,连同火焰一起。硬生生成为黑暗的一部分的过程。这让崔蒂他们对这片黑暗的力量更加顾忌,再一次检查煤油灯后。发觉里面的燃烧已经所剩无几,立刻有些紧张起来。

    “怎么会只有这么一点?”小汉姆皱着眉头说。

    “被爆炸掀飞后漏掉了。”诺夫斯基轻快地说,他将煤油灯提高了一些,灯光照得他的五官十分清晰,却同样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从表情来看。他本人倒并不是最紧张的一个。

    “可以坚持多久?”崔蒂问。

    “最少半个小时,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契卡举起自己手中的煤油灯示意,不过,她的煤油灯中的燃料却并不是最少的。

    “我的可坚持不到半个小时。”格雷格娅苦笑起来,“现在该去哪呢?继续呆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意义了。”她所说的也是这里的大部分人所想的事情。一旦煤油灯的燃料用完。至少普通人是无法活下去的,除非幕后黑手立时结束这场异变,否则,就是拿着针对性的武器也没办法抵抗这片无形无质的黑暗。

    每个人对接下来的行程或许都有不同的想法,不过,基本上都限于两种:一是离开这里,途径是进来的那条隧道,虽然不能保证它仍旧畅通,但在抵达之前,也不能肯定它就不畅通;二是和我们耳语者,以及锉刀小队一起,将通往幕后黑手藏身处的道路找出来,亦或是逼迫对方现身。当然,第二种看起来比第一种更难做到。对于我、咲夜和锉刀以外的人来说,无论决定如何,他们都需要煤油灯来支撑自己的行动,但对于幸存者们来说,最可能落到他们手中的煤油灯其实只有一盏,就是诺夫斯基的那一盏。另外,如果崔蒂决心和我们分道扬镳,或许会得到格雷格娅手中的那盏吧。

    随着燃烧木屋的最后一角被黑暗彻底吞噬,在一阵阵吹来的狂风中,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再次陷入没有生命之声的死寂。

    我们站在原地沉默了半晌,我和锉刀的意志都十分坚决,犹豫的只是幸存者们。不过,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幸存者中的小汉姆,他突然问道:“我记得你们在这里也做了一些手脚?”说罢,跺了跺脚示意。

    “想看烟花吗?”锉刀点点头,“当量比木屋第二层的还要大。不过,我不觉得你们可以看到。”原因大家都清楚,为了避免被误伤,在引爆的时候势必要躲得远点,然而这个躲避的距离,绝对超过灯光的范围。在这深邃又充满侵蚀性的黑暗中,除了煤油灯的灯光之外,也许没有其它光芒可以亮起来。

    其实在锉刀回答之前,大家早都清楚答案,这个对答不过只是一个打破凝重气氛的楔子而已。“你们知道那些人在什么地方?”老汉姆虚弱地抬起头,朝我和锉刀看来。我点点头,让咲夜拿出在隧道那一边的加油站处拿到的东西——那串明显有些异样的钥匙。

    “这不够。”老汉姆的目光落在那个样式有些独特,和其它钥匙截然不同的钥匙上,“你们不知道该在什么地方使用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