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86 异类
    诺夫斯基将老汉姆放在地上,加快脚步离开了两三米。在正常的环境中,呕吐并不会让人如此忌惮,但每个人都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充满了秘密,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任何异状都不能用常理视之。老汉姆呕吐出的深紫色秽物若要说预兆着更严重的变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我和锉刀之外,其他人都纷纷退开。

    锉刀来到老汉姆身边蹲下来,大声喊了几次他的名字,不过老汉姆明显神志不清,根本无法回答。锉刀翻开他的眼皮观察了一下,又用手掌贴着他的身体四处滑动,老汉姆的身体突然震了一下,好似裝了弹簧一样,顿时仰了一下上半身,动作是如此突然,以至于我和锉刀身后的其他人纷纷如杯弓蛇影般紧张起来。不过,坏事没有立刻发生,老汉姆似乎在这次反射之后用尽了全部的气力,再次栽倒后就再没半点动静。

    “死了?”身后有人轻声说。

    “还有呼吸。”锉刀回答。

    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老汉姆的身体数据有些奇怪,他的生理活动十分紊乱,但却逐渐趋向一个能够让身体重新活动起来的平衡——这种平衡和正常人是截然不同的,有什么无法直接观测到的东西在他的身体里构成了新的桥梁。不用再研究下去了,根据以往的经验,老汉姆这个人肯定已经被某种“神秘”侵蚀了,说不定作为“老汉姆”的资讯已经全部被改写,而且,正在他体内活动,让这具躯壳重新恢复活动能力的“神秘”,已经不是黑暗所产生的幻觉。而是对我而言也确有其物的东西。只是,我暂时无法确认,这玩意到底是通过什么途径进入,或诞生于老汉姆体内的。是在他受伤之后?还是在黑暗降临之前?是本来就具备实体,还是幻觉本身通过神秘力量和老汉姆的**结合而获得实体?

    如果想象得严重一点,很可能幸存者们都会在某个时刻发生同样的变化。隐患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埋下,老汉姆只是先走一步而已。我没有将这样的想法说出来,那只会让本就拥有大量负面情绪的幸存者们进一步恶化,说不定反而成为催化类似老汉姆这种异变的动力。

    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发生在老汉姆身上的异变,有些类似于“病毒”和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关系。我想看看老汉姆在恢复过来后,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变化。他是否还保有智力?是否还保有老汉姆的记忆资讯?

    “你觉得怎样?”锉刀问我。

    “他很快就会苏醒了。”我说:“不过,我不确定他是否还会是他。”

    我这有些绕口的说法。锉刀却立刻就理解了。她立刻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她的动作让其他人再次向后退了一步,老汉姆马上就处于灯光边缘了。浓密而沸腾的黑暗与老汉姆的身体不过一线之隔,但是那些可以略微抗拒灯光的怪物们并没有伸手将他拖入黑暗中,沿着这个现象往深处想的话,多少可以得出老汉姆在苏醒后就会成为敌人的结论。幸存者中有人立刻想到了这一点,将枪口对准了老汉姆的胸膛。

    “他没事吧?”虽然从气氛就能明白情况不怎么样。但崔蒂还是确认到。

    “不可能没事吧?”锉刀轻飘飘地用反问做回答,顿了顿。说:“先看看他到底会变得怎样。”

    没有让我们久等,老汉姆的身体在数个呼吸后剧烈抽搐起来,原本平躺的身体卷曲佝偻得像只被晒干的虾子,好似体内的肌肉和经络都被抽紧了,让人看到就觉得十分痛苦。这种抽搐大概持续了十秒左右,却让人在设身处地去猜想他的痛苦时。觉得好似过了好几个小时。这样都可以活下来吗?幸存者们的额头不由得渗出冷汗,诺夫斯基擦了一下额头,但就在这个时候,老汉姆的身体突然平展,重新安静下来。诺夫斯基擦汗的动作凝固在额头上,在只有风声的黑暗中,能听到一阵阵的心跳声和呼吸声是如此沉重。

    “他有呼吸了。”格雷格娅打破沉默说,老汉姆的胸膛明显起伏,但她的描述其实并不正确,老汉姆即便在最安静的时候,也仍旧是有呼吸的。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提议接下来该怎么办。要说上去将老汉姆扶起来,在不明白情况的现在,大致是没人愿意去做了。

    我一直站在最前方,观测着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变化,但是,在没有进一步接触的情况下,现有的数据无法揭开老汉姆异状的秘密。在锉刀行动之前,我率先来到老汉姆身旁将他搀扶起来,我相信在这里除了我以外没有更适宜和老汉姆近距离接触的人了,因为我的身体与众不同,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在归纳后得出结论,老汉姆虽然已经变得和正常人不一样,但身体强度仍旧和原来的老汉姆没什么区别——不,还是有一些区别的,他的身体自愈能力比普通人要强上许多。当我撕开老汉姆腿部伤口的绷带时,立刻看到那处模糊的血肉正在缩小,不过,于其说是肉芽增殖,不如说是一种近似肉色的物质正在填充伤口。

    我用手指按上去确认了,达成**自愈的并不是正常人类原有的血肉。它有一种湿嗒嗒的,黏腻的触感,而且充满了非凡的侵蚀性,即便是我这具用制造的义体

    我用手指按上去确认了,达成**自愈的并不是正常人类原有的血肉。它有一种湿嗒嗒的,黏腻的触感,而且充满了非凡的侵蚀性,即便是我这具用构造体制造的义体,也能感受到来自于这种崭新血肉的侵蚀力,尽管它并不能真正侵蚀构造体。就某些特性而言,这种东西和耳语者所在城市所面临的那只恶魔有些相似。

    变成了恶魔吗?我不由得这么想,但很快就按下了这样的想法,因为要让人变成恶魔并不是简单的事情,更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出现在如此简陋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尤其在事情涉及席森神父的情况下。

    “老汉姆。”我平静地喊了一声。

    老汉姆有了回应,像是刚睡醒一般,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但又像是被刺了一下般立刻闭上,之后又慢慢睁开。可是,我十分清楚地看到了。老汉姆的瞳孔紧缩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五官都绷紧了。我伸手过去,老汉姆立刻反射性向后一缩,慌张地摸上了身旁的枪袭。他的动作让一直关注他的幸存者们反应剧烈,小汉姆几乎要开枪了,但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是我,高川,听得到我的声音吗?”我平缓地说到。

    老汉姆张了张嘴。眼神有些涣散,而且充满了迷惑,并不像是失去神智和记忆,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他看着我的目光并不友好,但又满是疑惑,让我觉得他是不是认不得我了——只是认不出,而不是失忆,我是这么觉得的。

    “老汉姆?”我稍微大声了一下。老汉姆好似吓了一跳,举起枪口对准我的脑袋。一声枪响。小汉姆终于开枪了,但我的反应更快,伸手将打向老汉姆脑袋的子弹抓住。紧接着就是第二声枪响,这是来自于老汉姆的,但是,他看起来并非故意想要射杀我。只是被小汉姆的枪声吓着了,反射性扣下扳机。正如过去一样,这种威力的枪械根本擦不破我的皮,我没有闪躲,打在脑门的子弹直接就落在了地上。

    老汉姆更加惶恐了。发出嗬嗬的声音,拼命向后爬动,枪口对准了我却没有再扣下扳机,似乎已经意识到继续攻击只会浪费子弹,就这一点来说,现在的他也并非是没有智力的。我没有阻止他,盯着他将后背埋进了黑暗之中,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向后看了一眼,立刻向前挪了挪。明明已经接触黑暗了,却没有受到进一步的攻击,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发生在老汉姆身上的异状让他取得了在黑暗中行走的能力的可能性很高。只是他显然对黑暗的恐惧仍旧一如既往,并没有继续深入下去。他的目光从我的脸上扫过,然后落在我身后诸人的身上,他脸上的惶恐更加明显了,他依旧记得煤油灯,但从他的表情来看,煤油灯并没有带给他过去那般的好感觉。

    身后的人窃窃私语:“怎么回事?老汉姆不是变成了敌人吗?”“他还记得我们?”“我讨厌他的视线,就像是看怪物一样。”最后这句话描述得相当真切,也许老汉姆真的没有遗忘任何东西,也没有失去智慧,在人格上也没有发生巨大的偏差,只是,我们在他的眼中,并不是过去那些临时合作者的形象。而且,他似乎也听不懂我们的话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迷惘、疑惑和恐惧,复杂的情绪也同时证明,不管他看到的和听到的是何种不同,但他仍旧可以将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与过去的记忆联系起来,猜想我们的真实身份。

    “老汉姆?”我再次说了一声,“能听懂我的话吗?”

    老汉姆张开嘴我,发出沙哑的声音,然而,没有人能够听懂他在说些什么。我想了想,用手指在地上写了几个字:“老汉姆,我是高川。”这一下,老汉姆真的明白了,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我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你的身体有了些问题。”我再次写道:“你能看到我们真正的样子,听懂我们的说话吗?”虽然心中对答案已经相当确信,但是在老汉姆同样用文字的方式印证之后,身后诸人仍旧发出各种情绪复杂的怪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汉姆好似抓住了一根稻草的落水者,潦草地在地上写道:“你们就像是怪物,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整个世界都变样了。”写罢,他用力揪住自己的头发,显得十分痛苦。

    “你生病了,老汉姆。”我平静地将所有的可能性归结于这样的说辞,也许,这般轻描淡写的方式能够让他好受一些。老汉姆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已经是不可能简单通过换位思考就能理解的了。我看不到他所看到的世界,无法体会他的痛苦。也无法解释导致他这种变化的具体原因,也没有能力让他恢复原状,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做不到。

    在验证只有通过写字才能进行沟通的一刻,我已经直觉明白了,老汉姆已经成为了异类。无论他现在和人类多么相似,但是。在感官的世界里已经失去了人类正常的成份。我不觉得在丢失了正常感官资讯的情况下,老汉姆还能正常融入人际关系中。

    “生病吗?”老汉姆歪歪扭扭地写着,最后一笔拖得很长,有一种灰心丧气的意思。他发出沙哑的,一听就不是人类语言的声音,尽管听不懂具体说些什么,但大概可以猜测只是一些无谓的嘟囔吧。对老汉姆的异状,我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也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接下来,是否要带上他一起离开,需要所有人做个决定。

    当站起身准备回到人群中时,老汉姆突然抓住我的脚,但又如触电般收回手。在我回望的时候,他无助、茫然又可怜地在地上写道:“我该怎么办?我还有救吗?救救我!”他痛苦地抬起目光,但我在他此时眼中的形象似乎是很恐怖的东西,让他产生了强烈的负面反应。

    我想对他说声抱歉。但是,最终还是写道:“如果我们可以找到幕后黑手的话。也许他们可以救你。”

    老汉姆的身体一下子松懈下来,笔直仰倒在地上,他捂住脸,发出不是人的声音,但却让人觉得他是在哭泣。说实话,他现在的身体状态虽然不正常。但在行动能力上,比之前的他更好,他的伤口已经在愈合,我能想象,在不超过十分钟的时间里。他就会活泼乱跳,甚至比以前的他还要强壮。然而,也正因为如此,带上他一起行动的可能性反而变小了,因为,他无法抑制因为感官变化而产生的负面情绪,也无法和其他人进行有效的沟通的,他已经变成了异类,和一个异类一起行动,尤其这个异类在不久前还是共同作战的同伴,还具备人形的时候,是极为危险的——至少,比我这个还能够和人类进行正常沟通的异类更加危险。

    “到底怎么回事?”在我回到人群中后,锉刀立刻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他被侵蚀了,感官资讯出现错误。现在,他看我们就像是看怪物一样。”我说:“虽然目前还可以通过文字的方式进行沟通,但是,他的异变还在持续,我觉得他很快就会彻底无法进行沟通了。”

    “侵蚀他的是什么东西?”诺夫斯基紧张地问道:“我们不会有事吧?”

    “不知道。”我看了他一眼,说:“也许找到幕后黑手,他们会作出合适的解释。不过,我的判断是,如果不想被牵连,最好不要和他一起行动。”

    “会感染吗?”小汉姆突然说,他的用词让其他人就是一怔,但很快就将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

    “不知道。”我说:“也许你们可以试试?”于是,其他人都不说话了,虽然我觉得即便不说得这么严重,也没有人会执意带上老汉姆,并非没有人会怜悯他,只是,在这种诡异的事态下,每个人都习惯了往自己的安全方向进行思考和判断。

    “就算带着他,我们也无法让他变得更好。”崔蒂说:“也许,我们可以给他留下一盏煤油灯?”

    “我拒绝。”小汉姆立刻说:“我们的人太多了,煤油灯连人手一个都不到。”

    “那你想怎么做呢?放任他不理?”崔蒂反问,她的问题涉及了道德问题,让小汉姆沉默下来,但这种沉默同样是一种无声的抗拒,即便不说出来,每个人也都明白,小汉姆绝对是宁愿让老汉姆被黑暗吞没。

    “锉刀队长,你怎么看?”崔蒂看向锉刀。

    “我的意思和小汉姆一样。”锉刀毫无压力地说。

    崔蒂便又将目光朝我投来,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之前的猜测说出来:“现在的老汉姆不需要担心黑暗了。”

    崔蒂的眉头皱起来,半信半疑地说:“真的吗?”

    “他已经变成了异类。”我这么说道。

    虽然表情仍旧有些纠结,但崔蒂已经无法说服其他人将一盏煤油灯留下,当然,要带上老汉姆一同离开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沉默地一个跟随一个向前走,提着煤油灯经过老汉姆身旁时,幸存者们都强迫自己不去看躺在地上,仿佛失去了灵魂般的老汉姆。崔蒂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能说出来。老汉姆并没有阻拦我们的离开,也没有责备我们的选择,即便他发狂,我们也不可能听懂。就这样,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灯光中,被黑暗彻底吞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