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89 湖底基地
    黑烟之脸的出现为我们判断从艾迪开始的一系列异变提供了不少证据,先不论艾克娜和艾迪当初前往湖边码头的原因,两人之中的某一个在这里被黑烟之脸寄生侵蚀,我们觉得应该是艾迪,身为当事人的艾克娜大概也有所察觉吧。于是,当我们抵达木屋后,在艾迪和艾克娜身上发生的变故就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因为某些缘故,被黑烟之脸寄生侵蚀的艾迪和艾克娜产生矛盾,那便是我们看到的艾迪在艾克娜房间中的那一幕。艾迪逃至湖边码头后死亡,尸体特征就是毫无外伤的溺水而死,但问题是,黑烟之脸到底是如何转移到艾克娜身上的。当然,如果假设最初被寄生的不是艾迪,而是艾克娜,也很难解释艾迪逃亡后的死像——艾迪死亡的时间段,其距离艾克娜所在的位置有相当一段距离,这是否意味着,黑烟之脸即便不寄生在人体中,也拥有横跨一定距离的能力?亦或者在这个转移的过程中,有人或者有什么东西成为了“中介”?

    在这支队伍里,我的侦测能力数一数二,然而我没有一直发动连锁判定覆盖整个木屋,所以无法否定,会有某些“神秘”在这个期间钻了空子。当然,其实我对这样的结果并不在意,即便如今幸存者只剩下三个。除了崔蒂和格雷格娅因为备受照顾而大幅度降低了危险之外,唯一的男性幸存者诺夫斯基能够活下来,只能说比其他人更幸运,当然,或许他自己也有一些小秘密,但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要确保其安全的。只是崔蒂和格雷格娅两人。我有时会想,如果是其他高川站在此时此地,而不是我这个脑硬体和义体化的使用者,“高川”会否竭尽全力,尝试去挽救所有人?即便这看起来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我尝试通过曾经存在的那些高川所留下的记忆资讯构建了模型,这个模型告诉我。他们会这么做,于是我觉得自己会感到高兴——尽管我没有实际性的情绪。

    在等待湖水干涸的过程中,诺夫斯基开始对崔蒂和格雷格娅表现出疏离的态度,他似乎在害怕艾克娜和小汉姆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除了诺夫斯基本人之外,我们耳语者和雇佣兵们对待崔蒂和格雷格娅两人的态度和过去没有什么变化,而崔蒂和格雷格娅两人,也不觉得有这样多疑多虑的必要。因此,原本还算是队伍一员的诺夫斯基。顿时被一股孤立的感觉包围了。他似乎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却无法遏制自己的心理情绪。

    自从第一次见到诺夫斯基开始,他的存在感就并不特别突出,在我的观测中,他的镇定程度虽然不是幸存者中最好的一个,但也并不是最差的一个。他很普通,普通的温和。普通的镇定,普通的想要做点什么。普通的想要突出自己,然后普通的失败了,在所有人都积累了大量负面情绪的时候,他的程度也是普通的,在遭遇危险的时候,他的恐惧感也是普通的——这种普通。作为比较的标准来自于正常社会,因此,完全可以认为,诺夫斯基在这个刻意营造的恐怖片异常环境中,在经历了大逃杀。被大量致命性的“神秘”包围的情况下,他“觉得和正常的生活没什么区别”。

    毫无疑问,这本就是最异常的地方,诺夫斯基当前对崔蒂和格雷格娅的顾忌,尽管在我们之中显得很突兀,但是,在我的判断基准中,他的心理情绪变化仍旧处于“普通”的水平。他之所以突兀,只是崔蒂和格雷格娅在经历了这些事件后,发生了一些变化,在状态上更加接近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所以,仍旧“普通”的诺夫斯基便被凸显出来。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我们这些常年和神秘打交道的人是独特的少数,但是,在此时此地,我们成为了多数,成为了寻常,而诺夫斯基成为了少数,而显得“异常”。

    诺夫斯基在如今的这支队伍里,是普通得异常的,而在我的记忆中,也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家伙。这不由得让我猜想,诺夫斯基会否就是“命运之子”。在异常成为多数派的时候,即便是异常中的异常,也很少会让我嗅到“命运般”的气味,而诺夫斯基这般几乎是仅此所见的存在,就像是黑夜中的火炬一样醒目。

    狂风吹拂,湖水涌动,煤油灯不停摇摆,在昏暗的光中,我一直注视着诺夫斯基,他有所察觉,因此有些坐立不安。“你也感觉到了?”锉刀突然在我耳边问道,而她问的正是以上我所考虑到的东西,于是点点头,反问到:“你曾经见过这样的人吗?”

    “不,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锉刀说着,百无聊赖地伸了个懒腰,大声抱怨着:“好无聊啊,太无聊了。”又猛然朝码头前方大吼着:“席森神父!你给我滚出来!”

    她的话音刚落,湖水的流速,便如迎合一般急剧加速,即便只在微光照到的小小面积上,也最易让人直观感受到漩涡的状态。剧烈旋转的水流用力地拍打用木桩和木板搭建起来的码头桥台,强烈的震感无比清晰地从脚底传来。“啊,啊——”诺夫斯基干嚎起来,“这里要塌了!”他提着煤油灯,转身想要撤回陆面上,然而还没跑到我身旁,落脚处的木板霎时间凹断了,将他绊倒在桥面上。木板和木桩被击打,被碾压,被巨大的力量扭断,接连响起的声响宛如死神追命的脚步。小汉姆落入湖水中的一幕还近在眼前,诺夫斯基的脸色刷地一下苍白,他挣扎着喊道:“帮我一把!”本来已经和格雷格娅一起,主动向陆地后撤的崔蒂又跑回来,想要拉他一把,但在她伸出手的同时,一个巨大的裂缝将两者隔开。诺夫斯基所在的位置,连同桥头一同崩溃了。脚踝被木板卡住的诺夫斯基发出巨大的惊呼声,伴随大量的木块一起落入湖水中,打着旋,眨眼间就远离了我们。他紧紧抱住一个木桩,用牙齿咬着煤油灯,绕着圈往湖泊深处飘去。即便被黑暗吞没了,但在离开我的连锁判定范围之前,他并没有如同小汉姆那般很快就被湖水吞噬,煤油灯也没有熄灭。我觉得,也许他能逃过这一劫。

    崔蒂在诺夫斯基被卷走的一刻有些呆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她一转头就能看到站在近侧的我。我想,如果她立刻质问“如果我出手的话,诺夫斯基就会得救”这样的话也不足为奇。但是,她只是沉默一怔,便牵起我的手,往回跑的时候还在说:“快离开这里!”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她,我觉得自己在这种时候应该拥有某些复杂的情绪,但是,我确实什么情绪都没有,理性和计算也无法让我伪造出合适的表情。崔蒂没有回头。只是作势拉着我向前跑,很好。我也不希望她回头。此时仍旧站在码头桥面上的人只剩下我、咲夜、锉刀和崔蒂了,在被崔蒂牵着跑到咲夜和锉刀身旁后,我挣脱了她的手。在她惊讶地回过头来前,按住了她的后脑勺,说:“别转头,就这样到岸上去。”

    “你呢?”崔蒂挣扎了几下。当然不可能抵抗我的力量,只能就这么背对着我问道。

    “我要到湖底去。”我回答到,在她张嘴之前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这是只有我们这些专家才能做的事情。”

    “太可笑了!那之前还在这里等着又有什么意义呢?”崔蒂大声喊道,她的声音充满了别样的情绪。

    “诺夫斯基是命运之子。”我这么一说。崔蒂立刻闭上了嘴巴。我用力一推,示意她该离开了,但她却第一时间转过身来,盯着我说:“你确定?”

    “也许。”我并没有给出最为确定的答案,但是,我也不觉得自己应该解释更多,我的行为在大多数时候本就不可解释,因为,那都是些对这个世界的人而言十分糟糕的事情。我不想再跟崔蒂交谈下去,她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冷漠残忍的家伙,尽管我现在的确就是。脚下的半截桥面松动的迹象更明显了,我上前按住她的肩膀,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她推飞到岸边,随后退到咲夜和锉刀之间,抓住她们的手,她们也在第一时间将灰色丝线和数据线插入我颈后的数据接口中。

    在黑暗笼罩了肉眼视野的一刻,一如在引爆木屋时那般,我的连锁判定构造的视像图成为了我们三人唯一的视野。尽管,在这片汹涌澎湃的漩涡中,五十米的范围连十分之一的面积都无法囊括。下一刻,桥面彻底崩塌,我们三人向后跳起,借助狂风的力量落入湖水中,顺着水流的方向急速朝漩涡中心流淌。

    我的身体沉重,又没有人打算抓住木料,因此我们三人几乎不会浮到水面上,然而,即便潜在水中,我们也能在巨大的压力下停留足够长的时间。我不需要呼吸,咲夜和锉刀看起来也没有一点不适,她们的生理数据十分正常。“三个人都下来没有关系吗?”我还是在通讯频道中发送了这样的话。

    “我觉得没问题。”锉刀回答到:“直觉。”

    既然她都说是直觉了,那大概就如她所料吧,毕竟,专家的直觉可是相当敏锐而正确的。在码头桥面坍塌的情况下,没有选择在岸上继续等待,而是选择直击漩涡中心,虽然和在发现漩涡的时候做出的决定不一样,有点朝令夕改的感觉,但在我的感觉中,却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或者说,这种改变,同样是由直觉决定的。如果一定要深究为什么这么做,原因自然有很多,也十分复杂,但是,遵循直觉和感觉行动,本就是在处理“神秘”的过程中,最有效率的做法。涉及“神秘”的物事总是会发生许多令人措手不及的变化,甚至是让人无法进行有效分析,无法直接观测到的变化,要将所有的问题都追根究底,一定错失时机——现在跳入湖水中,正是我们三人都感觉到的正确时机。

    我们没有追上早一步掉入湖水中的诺夫斯基。随着我们愈加靠近漩涡中心,水流的转速也不断加快。那股巨大的吸引力不久后就让我们觉得,自己等人汇通水流一起向下坠去,就像是冲马桶一样。但是,我的连锁判定却无法锁定这个通道的大小。我觉得,这股力量会直接将我们带到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主人处。而事实也验证了我的想法。

    视网膜屏幕中,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相关数据再次发生巨大的变动,具体之处无法一一说明,不过,只是形容的话,大概是“原本粗糙简陋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变得精致圆滑了一些”这样的感觉吧。关于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模型正在更新,这一次,它变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自然是粗糙的。另一部分正如形容的那般,两个部分的过度并不平滑,我们在被卷入漩涡中心的一刻度过了分割线,尽管两个部分的特点径渭分明,但是,仍旧可以确定,并不是两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而是刻意被装饰成两个不同的部分。粗糙简陋的上层。那种实验性质的感觉,或者说。本身就是一个巨大实验缸的感觉,在此时变得格外清晰。

    当吸引力和下坠的感觉霎时间消失的一刻,连锁判定观测到的东西不再是湖水,而是一个巨大的通道空间。光明也重新出现在我们的肉眼之中,明确的景象扑面而来,锉刀吹了一声口哨:“真是盛大的欢迎仪式。”

    我们此时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扁状通道之中。通道通体由黑铁色的合金构成,看不到铆钉,也没有一丝接合的缝隙,似乎是整体压模成型的,相对于这个通道的体积来说。这种想法相当惊人,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宽度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宽,虽然整体呈扁状,但天花板距离地板足有十多米的距离。合金墙壁本身就散发着柔和的冷光,照得眼见之处一片光明,即便如此,向前眺望,仍旧无法看到这条笔直通道的尽头,身后十米,就是一堵密合的阀门。而通道中也并非只有我们三人,诺夫斯基正抱着木头,呆愣愣地看着前方。

    在这个明显是人工造物的通道中,上百名武装到牙齿的士兵结成队列站在我们前方。这些士兵证明了我们最初的猜测,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由美利坚政府制造的,因为他们的装束上有着明显的美利坚军队标记,而这一身完全不透露出肌肤的黑色装备,充满了高科技的冲击感,仅仅肃静地站立着,就能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当然,虽然他们出现在这个神秘性质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但如此众多的数量,以及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本身所体现出现的神秘性,注定了这些士兵即便具备一些“神秘”要素,但并不能对我、咲夜和锉刀产生影响,即便他们具备人数上的优势,以及身为精锐的战斗素质,也无法动摇我们分毫。

    眼前这些上百名士兵以及他们所携带的轻重武器基数,对少数量的灰石强化者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但是,无论我还是锉刀要杀光他们,不过只是时间问题。他们与我们的差距,就如同没有特殊准备的二级魔纹使者与素体生命之间的差距一样巨大。

    不过,让锉刀吹口哨的可不是这些看起来十分强劲的士兵。在军人队列的最前方,还站着一排明显是主导者的人士。他们的打扮不如身后那些士兵们一致,大部分不是军人,但就战斗力而言,无疑是这个世界上份数强大的批次——虽然有不少是我不认识的家伙,但也并不缺少熟人,而我们来到拉斯维加斯的首要目标席森神父,就位列其中,并且就站位来看处于核心地位。

    站在最中间,最为醒目位置上的是一名军人——从肩章来看是位上将,这里唯一一个身穿军礼服的军人,年岁已经过六十,眉宇坚硬,虽然面相老态,但是个头、体格和精神,却犹如烈火一般雄壮,别在左胸的勋章几乎排到军装上衣的下摆,足以证明他在美利坚政府军方的地位。

    这个老而弥坚的将军,显然就是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真正负责人,而崔蒂她们这些幸存者所遭遇的一系列事件,他无疑身处于核心位置。而他站在这里,也足以证明幸存者们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这些人已经做好了迎接我们的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