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99 破壳
    咲夜和锉刀不在房间里,我将毯子叠好放在沙发一角,看到茶几上有一些点心和剩下一半的啤酒,便就吃了起来。我打开镶嵌在墙壁上的电视,却发现所有的频道都在播放军队和政府的宣传片,以及一些政府军队官员的采访,完全没有正常的娱乐节目,不过频道的标志表明,这些电视平时也可以接收到外界的电台信号,只是现在根本没有信号,仔细想想大概也能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我们进入五十一区之前,整个拉斯维加斯的周边地区都被纳粹用特殊手段屏蔽了电子信号,看来直到现在,号称拥有世界上最高电子攻坚战水平的美利坚政府仍旧没能打破纳粹对本地区的信号封锁。

    比起进入境界线的遭遇,以及从少年高川幻象口中得知的情况,在五十一区的等待略为显得平淡起来。我当然不是在抱怨生活不够刺激,我的经历无论以什么角度来说,都显得太过刺激了,尽管我的情绪一直被脑硬体严格管理,但是这点认知还是有的。而且,如果有可能,我更愿意像现在这半晌间,平淡得有些乏味的生活,我不知道其他高川是不是有过同样的想法,不过,在偶尔的一瞬间,我的确这么想过,不过,很快就当作无意义的杂思抛到脑后了,因为,我不得不承认,在计划完成之前,自己的生活绝对会像在风暴中行船一样,一个浪尖风头后,紧接着就是另一个更大的浪尖风头。

    这半晌平静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时光,与其说是宝贵,不如所是虚幻。我不需要注意聆听,都能感受到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暗流的汹涌已经即将抵达一个临界值。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大事是单独而突然地发生的,换句话来说,就是看似偶然的一切都是必然,只是限于时间范围和情报多少,无法在第一时间看穿其中的必然联系罢了。我所遭遇的一系列变故,看似让人意想不到。措手不及,但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没有一个是没道理没来由的事情。当然,从结果反推起因和线索,总比从起因和线索推导出结果容易得多。

    即便是拥有脑硬体的我,此时对待在境界线中获知的结果,也只能放个马后炮而已。

    在境界线中恢复的身体状况直到醒来之后仍旧记忆犹新,即便脑硬体和义体化的存在感已经复原如初,罗列在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以及视网膜屏幕观测外物时的数据化系统,加上早已经熟悉的各种力量模式的尝试性启动,都在告诉我,自己已经恢复“正常”,我仍旧察觉到了,在境界线中的经历对自己的影响是多么深刻——尤其是当时的身体,和现在的身躯是一种映射产物截然不同,尽管无法说清楚具体不同之处的细节以及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但是,我仍旧直觉感到。即便当时的身体仍旧不是真正的“现实”,却比现在的这个由脑硬体驱动的义体化身躯更加接近某种本质。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做出平时自己根本就不会做的事情——就着别人喝剩的啤酒吃光了面包。当我察觉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在一种下意识的状态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先不提食物的种类和性质。其实现在的我并不需要正常人的食物,更不需要吃别人剩下的东西,而且,在这个房间中,也并非没有足够的食物。而迫使自己必须吃下这一份。

    这是脑硬体无法处理的问题,对这种行为的判断,它在理论到证例上罗列了足足五分钟都没有显示完毕的数据,最终得出“没必要,但有意义”这样暧昧的结论——也许我应该高兴,它没有因为得出这个暧昧的结论而死机。

    接下来,我仍旧做了一件“没必要,但有意义”的事情。我照了镜子,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肌体外观和眼睛,直到彻底从外表、数据和自我认知上取得统一后,才最终相信自己脱离了噩梦一样的境界线中——不,应该说,最终说服了自己,这个强大而能有所作为的自己,才是具备现实意义的存在。

    如果将这种思维放大到包括现实的范围中,其实很可笑,不是吗?实际上,经历过境界线后,也许我已经有些弄不懂,所谓的现实意义到底是什么了。现实应该是客观的,但是,末日幻境世界和境界线,似乎让以现实角度观测到的“客观性”变得狭隘起来。以至于现在,我对现实意义的要求,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偏向了需求性——不是因为现实的客观产生需求,而是因为自身的需求而承认其客观性。

    然而,需求在很大时候,其实是一种主观性的偏向。我明白,当自己产生如上的想法时,“现实”的界限,正在主观中变得模糊。现实、末日幻境和境界线,我在这三种环境中的状态、遭遇和认知的差异性太过巨大,而三种环境却偏偏并非截然毫无干系,更不像“做梦”和“醒来”的界限那么清晰。原本只有末日幻境和现实的话,我仍旧可以说服自己,将末日幻境当作虚拟实境,和“现实”区分开来,然而,境界线的存在,却将这条界限模糊了,它仿佛可以成为一个末日幻境和现实之间的灰色地带。

    不需要太过深入去思考,只需要对其各自所涉及的定义范围,就能直观看到三者之间的联系。境界线是“接近末日症候群患者集体潜意识”的地方,末日幻境是由失去个性的lcl态末日症候群患者构架的世界,而末日幻境系统的物理构架在“现实”之中——或者,可以转化一下理解方式,并非是“末日幻境系统的物理构架在‘现实’之中”,而是“将末日幻境系统的物理构架所在之处被称为‘现实’”。

    于是,这个‘现实’的定义是不是变得暧昧起来了呢?这个定义中的“现实”,开始淡化其唯一客观性,而变成了一种和其他三种幻境区分开来的“标记”,从而变得“主观化”和“需求化”。

    我其实并没有真正去过“现实”。我对“现实”的认知,是从之前的各种高川的记忆资讯中继承下来的。而在我之前的高川,之所以产生那个病院环境就是“现实”的认知,正是那个环境所体现出来的物理性,逻辑性和根源性。然而,“病毒”本身却是一个暂时不存在严谨的物理性。也暂时不具备逻辑性的存在,它真正具备的,其实是最为根本的“根源性”。然而,这种起源性,也同样贯彻在末日幻境和境界线中,这让它在末日幻境和境界线中,都是“存在”的,那是一种比“映射”和“幻影”更加具备实际意义的存在性。

    如果说,存在和客观的定义密不可分。存在的就是客观的,就是现实的,那么,在承认了“病毒”在末日幻境和境界线的存在性后,是否可以认为末日幻境和境界线都是客观的现实呢?

    “病毒”,不,现在应该称为“江”了,其本身就是一种让“客观现实”这个词汇的定义变得狭隘暧昧的存在。也许我和它的接触太深了。受到的影响太过直接和强烈,但是感染之后的异化却因为各种缘故迟滞下来。所以才产生了现在这种概念性认知的失常。对于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来说,因为他们在感染后异化得太过彻底,甚至连个性都失去了,存在形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反而在对“现实”的定义和认知上更加分明——生存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的人们可不会认为除了这个世界之外还有现实,自己从出生到死亡的一辈子都在做梦。体验的仅仅是一个虚假的生命循环。

    我在脑硬体中保存了以上复杂的,如同草稿般凌乱的思索。这些思考在其他人看来,一定如同精神病人的呓语吧,但是,对我自身而言。却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因为,这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而并非由之前的高川所传承下来的,对自身和自身所在的世界的思考。我在这形如哲思的存档中,进一步确认了自我的独立性。

    虽然,我对“现实”的认知,的确因为这些思考而变得混乱,但我并不感到恐惧和慌张,并且,我确信这并非是脑硬体在起作用,即便没有脑硬体,我也并不为自己此时的混乱感到担忧和恐惧。因为,在从境界线归来之后,我便有一种感觉——自己不会活到回归现实的那一天了。

    这意味着,在这个在之前的高川记忆资讯中被判定为幻境的世界里,我所经历的一切,就是我的真实,我的全部,我在这个世界的统治局中诞生,并将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中死亡。以这个角度来说,我和锉刀他们的“世界性”差异已经变得十分微小。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我对“现实”的概念变得混乱又怎样呢?

    没错,就是这样,我要将这个世界当作真实。即便过去的高川们,都认为那一边才是真实,那也只是他们的想法,对我而言,那一边其实没有任何现实意义,因为,我所能做的事情,我真正知道的,可以触碰到的东西,都只在这个世界——无法真正去接触,只能从记忆资讯中获取情报的“现实”,有那么多片面的,可以辩驳的地方,凭什么我必须将它当成真实,而将自身由生到死都只能再此的世界当作是幻境呢?

    当然,不能仅仅因为一些主观的理由,就否定过去的高川所传承下来的世界观,因为,虽然它看似可以辩驳的,但是,并不能彻底证伪。所以,为了保险,我仍旧必须执行既定的计划。但是,我盯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么想到:

    既然我将毁灭自己一生所在的世界,却又无法看到现实的变化,也无法确认,在由计划导致这个世界毁灭后,咲夜和八景她们是否真可以得救。那么,作为执行者,而并非最终结果的观测者的我,这个高川,生于此,并死于此,和自己认定的真实一起毁灭,其实也是个不错的下场吧。

    而当这样的想法升起的时候。即便在直觉中感觉到了自己的死期,却也不觉得有半点遗憾和抗拒了。甚至,当我想到自己将死在这个世界,将和其他人一样,以同样的结果迎来末日的时候,我感到了解脱。

    “是的。我将和你们一同死去,虽然,仅仅是我,这个高川,和你们一起死去。”我对镜子里的自己说:“但是,这才是真正属于我的真实。”

    在那么一瞬间,也许是眼花了,我似乎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变成了少年高川的幻象,但在眨眼之后。我还是原来的那样子——成年人的个头,失去了左眼,右眼像是假眼一样,散发着无机质的光泽,瞳孔中仿佛燃烧着碧色的火焰。

    虽然并不是以前从来没有中照过镜子,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受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着的。不是什么映射,不是什么幻影。不是什么为计划而诞生的机器,不是上一个高川的延续,而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一个名为“高川”的独立生命。

    身后传来动静,门打开了,咲夜、锉刀小队的人和席森神父鱼贯走进来。当我转身面对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动作都明显停顿了一下。除了咲夜之外。其他人脸上都显露出讶异和疑惑的表情,锉刀最先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高川。”

    “你是指什么?”我平静地反问到。

    “你看起来有些不一样……”锉刀的表情凝重起来,她似乎觉得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转头对席森神父说:“有可能吗?”这个问题在我听来有些没头没脑,但多少可以猜想其问题的核心在于锉刀将“不一样”视为了某种异常的入侵。

    “不。高川先生没事。”席森神父斩钉截铁地否定了锉刀的猜测,“他看起来比过去精神了,不是吗?”

    “说是精神……”锉刀还是有些犹豫,但不得不说,她的感觉真的十分敏锐,“似乎并不正确,不过,具体的我也谈不上来。”她顿了顿,说:“感觉上像是从画里了跑出来,变得……实在了。哈哈——”她似乎真的被自己的感觉逗笑了,其他人也觉得这是个好笑话,纷纷裂开嘴巴。

    “反正,是好消息吧?”席森神父只是这么微笑着,对我说。不过,我无法从他的态度中得知,他是否真的认为我的变化是一种好事。

    “是的,我想是的。”我这么回答的时候,其他人纷纷在房间中找了地方坐下来。看情况似乎要开个会,在我进入境界线的期间,他们似乎已经聚在一起一段事件了。

    “啊,我的啤酒和面包!”锉刀一脸惋惜和不可思议地将目光从茶几上转到我的脸上,“是你吃的?”

    “是的。”我点点头,没有任何借口和不好意思的感觉。也许这种平静的态度让锉刀无法将情绪宣泄出来,她张了张嘴巴,最终只是用力挠了挠头,一脸郁郁的表情将空罐和面包的包装袋扔进垃圾桶中。随后才说:“冰箱里不是有食物吗?”

    “是的。”我仍旧只是这句话,点点头。

    锉刀死死盯了我一小会,咕哝着说:“你真的是高川吗?我认识的那个高川?搞什么鬼,刚不见一会就变成一个怪人了。”

    我没有理会她,上前抓住咲夜的手,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一定也能感觉到我的变化吧。不过,和过去不一样的是,我不会再借故掩饰自己和上一个高川不同的地方。我希望能够在自己剩下的时间中,作为一个真实存在于此,独立于此的高川,来面对耳语者的大家。即便面对的是咲夜、八景和近江,我也不会解释,因为,语言已经无法阐述这种改变的因果。

    现在,我是真实存在的了。我就站在这里,不是上一个高川的延续,不是因为过去的高川的记忆资讯,不是单纯为了所谓的“现实”中的种种一切。尽管不可否认,那些因素是诞生了我,构成了我的重要因素,但它们已经不再是全部,也不再是最主要的。

    现在站在这里的我,和这里的咲夜、八景、近江、锉刀他们一样,是诞生于这个世界,并终将在这个死去的人格存在。我的一生,将会十分短暂,但是——

    “我就在这里,哪里都不会去。”我对这么对咲夜说到。

    也许没头没脑,让人难以理解,也许咲夜也是不明白这句话对我而言有着怎样的意义,但是,她仍旧回应了。

    仅仅是“嗯”的一声,就让我感到此生已经足够。

    to-be-continue……(未完待续。)

    ps:第599章,漫长的第九卷终于结束了。虽然就事件来说,还远远谈不上解决,但是,对于高川来说,却是一种过去的结束,一个新的开始。无论是少年高川,隙间高川,义体高川,还是其他存在过的高川,交错的螺旋即便偏离了最初的方向,但仍旧在上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