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96 境界线
    我走在环形的走廊中,身旁没有其他人,钻入耳朵的声音十分嘈杂,但又有些像是耳鸣,每当我转头四顾的时候,强烈的晕眩感便会袭来,仿佛耳朵中的平衡器官已然受创,然而,这种晕眩又并非生硬的,冰冷的,别有一种飘忽感。正是这种飘忽感,以及身体陡然失去脑硬体和义体化的因素,让我觉得自己在做梦。我仍旧可以思考一些事情,但是,我无法认同,自己此时是清醒的。

    ——这里……这边……

    依稀有这样的思维在大脑中引导着我的行动,但是,我却觉得这并非是自己的思想,更像是别人的说话,以想法的形式呈现在我的大脑中,就像是一个可怕的骇客潜入了我的大脑深处。如果脑硬体还在的话,无论是谁在这么做,防火墙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发出警报吧。但是,我现在已经完全察觉不到脑硬体的存在了,不管这是梦还是现实,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家伙一定不多——

    “江”、超级系色、超级桃乐丝……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一深入思考,脑子就疼得不得了。抛开所有因素,我更相信是“江”在搞鬼,脑硬体和义体化的消失,意味着寄生在我体内的“江”直接从内部攻破了我的防线——不,确切地说,应该是突破了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在我体内的封印,重构了我的感知,让我经历这这般梦魇。事态似乎很糟糕,我不知道这个状态会持续多久,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其实没有太多选择。

    我并不清醒,我的思维在转动的时候,带给我巨大的痛苦。而且,这些想法就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冰,时而融化,时而凝结,随着既定的洋流朝某个方向流淌着……流淌着……主导着我的行动,我知道自己自从变成这样之后。就没有思考过,根据心中非自我的想法行动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我根本就无法朝这个方向思考。

    所有背离呼唤的想法都会不成立,无论是通过何种方式令其不成立,它就是不成立。而我无法扭转这个逻辑。

    我觉得自己好似童话中跟着吹笛人的笛声向前走的老鼠,这条似乎很不真切的走廊尽头,仿佛一直通向地狱。

    在时而清晰,时而迷蒙。时而近,时而远的视野变焦中,我看不清走廊确切的模样,那依稀是环状的走向,甚至会随着晕眩,扭曲成一条奇特的形状。我以为自己要走到被人叫醒——如果这只是一个梦,或者被人发现——如果我没有做梦,但事实告诉我。在那之前,我突然就抵达了走廊的尽头。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间就站在了走廊尽头。这毫无道理,好似我每一步,都跨越了极长的距离,可是,这或许可以成为“这是一场梦”这个判断的佐证。如果这一切,都是“江”在作祟。那么,它到底想要我做什么?我扶着墙壁,拖着疲弱的身体,抬起沉重的眼睛,巡视着走廊尽头的阀门——一个看起来很先进。风格上一如五十一区的大门,整条走廊的外表都是平滑的,更显得这扇线条坚硬的大门与众不同。在飘忽的视野中,照入了许多警告标语和图示,最显眼的红色,涂抹出占据了大门三分之一面积的“09”数字。很快,数字的红色在重力的作用下,如同饱满的鲜血,紧贴着大门表面滑落。

    不,我大概没有看错,那不是形容,而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的脚底传来滑腻的湿润感,这让我突然发现,自己没有穿鞋。新鲜的红色沿着门体轮廓流淌在地方,发出溪流般潺潺的声音,这个声音在所有看似嘈杂和耳鸣的声响中,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清晰。我嗅到了浓郁的香味,我的思维告诉自己,那是血的味道,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闻到过,如此馨如心扉的血液……等等,似乎是曾经闻到过的,但是——

    我想不起来。

    好似永无止境般流淌的血液,逐渐漫过我的脚背,这样诡异却熟悉的情状,足以让我相信,的确是“江”在起作用。我的脚步顿了顿,在明白这一点后,手掌已经贴上了大门,门很随意地,在触碰后就打开了,有光从门缝的那边钻过来,刺眼,让人难以呼吸,好似在直视太阳。

    下一刻,这如梦魇般,又无法肯定完全是梦境的场所化作无数的流光,朝我的身后飞逝而去。

    “找到了。”有声音在我耳边说,这一次,的确是清晰的声音,不是噪音,不是耳鸣,跟更不是浮现在心中的想法。

    谁在说话?找到了什么?我直觉说话者不是“江”,因为,那很明显是男性的声音,无比熟悉的声音。

    我认识这个说话人。在确认“找到了的物事”前,我的目光已经朝侧旁声音来处转去。不知何时,那个男人就站在我的身边,不,确切地说,是一个少年,年龄大约是高中生左右。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朝我看来。在对上视线的一瞬间,一个十分突然的想法浮现了——好似是我的想法,但真要说的话又不全是,这个想法的轮廓是这样的:

    “我做了一个梦,当我走上楼梯时,我看到一个看不见脸的人站在那里,却无法走到他的身边,我跟他说话,他却只是站在那里对我默默地笑。我想知道他是谁,所以今天又走上这个楼梯。今天他又站在那里,我希望他能对我说一句话,说什么都行。于是他说了:……”

    以上这样的想法,而我之所以认为,这不全是我的想法的原因,就在于,我其实是知道身边的这个少年就是高川的,在上一个高川保留下来的记忆资讯中,有他的存在——尽管,正如上面那样的想法所描述的那样,这个少年高川只是一个宛如“梦”和“碎片”般的存在。

    即便如此,在此时此刻。他的确就站在我的身边。

    我不由得呲了一下牙,按住痛苦的额头,自言自语地说:“果然是梦吗?”

    “……”少年高川盯着我,仿佛只是一尊影像,之前的说话,好似从未有过。就在我打算真的将他当作幻觉般的影像忽略掉时,他却再一次开口了:“小心,你被当成了鱼饵。”

    “什么?”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个幻象般的存在,真的在对我说话。我听得很清楚,但是,无法理解,他到底在暗示什么。

    这个少年高川凝视着我,不。更形象的说法应该是,这是一个做出凝视姿态的幻象,无论谁和他对上眼,都一定会觉得这个幻象在凝视着自己吧。不过,正因为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他仿佛是在对所有可能站在他面前的“高川”说话,就像是交代遗言的留影——他是过去的某个高川吗?是的。在上一个高川的记忆资讯中,如此确认过。而且。他并不在已经整合的那百分之六十资讯中。

    伴随着上一个高川的记忆资讯提取,一种强烈的情绪陡然扑面而来,我几乎在一眨眼间就被吞没了。上一个高川的记忆资讯,不,应该说,所有被整合的高川资讯。不应该是没有主观情绪的吗?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似乎这么说又不太对,但是,说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冲击,是绝对正确的。

    那是上一个高川对这个少年高川的主观认知所凝聚的情感,这种情感如此复杂。如此猛烈,携带了过量的信息,让我根本无法解析。

    我很痛苦,脑子仿佛要爆炸了。我再也坚持不住,半跪在这个少年高川幻象的面前,每当抬起目光和他对视,就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锋切过灵魂。

    “你,你到底是……什么?”我忍不住问道,我明白他是某一个高川,但是,在所有已经整合的高川资讯中,从来没有他这般,与其说强大,毋宁说诡异的存在。

    和具备脑硬体和义体化的我一样,不,比我异化得还要严重。这个少年高川幻象在生的时候,不,也许是在死了之后,变成了绝对不是人的某种东西,虽然在我的眼前,在上一个高川的记忆资讯中,只是幻象一般地呈现着,具体的情况我无法说明,也无法理解,但我敢用灵魂保证,这个家伙,绝对不正常!

    它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于是我又在痛苦中问道:“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我做了一件不知道是否正确的事。”少年高川幻象终于开口了,“就像你现在做的事一样。”

    “什么?”我不明白,我很讨厌这样没头没脑的话,它到底打算做什么?缺乏足够的情报,我对它一无所知。

    “我爱它,我相信它,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爱它,多么信任它。”少年高川幻象凝视着前方,对着某个人——此时此刻是我,说到:“我回到现实,虽然,直到现在我仍旧无法完全相信,那才是现实。我很痛苦,我希望能够做一些事情……”

    “然后,你做了?”我忍耐着折磨般的说话,接续这个话题。

    “是的,我做了。”少年高川幻象说。

    “但是,你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选择?”我问。

    “不,不是这个选择。”少年高川幻象说着,他的脸上由始至终都带着淡淡的微笑,那不是保持礼貌,或者应付人的笑容。我真不知道,它到底在笑什么。虽然是幻象,但它似乎可以听到我的话,回答我般,继续说到:“我失败了,不,我以为我失败了。然后,你是之后的第多少个高川?算了,这点根本无所谓,只要是高川,你就应该知道,我在活着的时候看到了什么,想要做什么。”

    “是的,现实……那是现实……”我在痛苦中喃喃自语,失去了脑硬体,我才真正明白,那个现实带来的到底是何种程度的痛苦。我开始觉得,自己的头痛、晕眩和所有的激烈的负面状态,其实正是从这个痛苦的来由中诞生的,而并非全是“江”在作祟。

    此时此刻,在我面前出现的这个少年高川,到底是什么来头?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本应是“江”的力量构成的异常中?啊,我想起来了,上一个高川的记忆资讯中,有这样的认知:这个少年高川,和“江”存在某种奇特的关系。好好想想,现在。他说他自己做了一件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事情——那到底是怎样的事情?是和“江”有关的事情?

    “我必须承认,活着的我失败了。”少年高川幻象这么说到:“我看穿了‘高川’的成因,于是放弃了活着时获得的一切,希望之后的高川能够继承也许会带来希望的东西——”在这里,它顿了顿,说:“除了它。”

    它,又是它。我觉得,这个“它”才是这场谈话的关键。

    “它是‘江’?”我用确定的口吻反问到。

    “江,是我的灵魂。我的挚爱,我的生命。”少年高川幻象,用阐述着平淡事实的语气回答到,然而,正因为如此,才让我毛骨悚然。

    “你爱它?你确信?是那个‘江’?”我盯着他说:“你疯了!?”

    少年高川幻象没回答,只是自言自语般继续说到:“我在活着的时候,最终还是成为了失败者。我在死亡前。将遗产留下。然而,谁能想到呢?死亡之后。我却看到了成功的希望。”说到“成功”这个词语时,他有些不确信,那种犹豫的口吻谁都能听得出来,他迟疑地说:“也许,是成功的希望。”

    当少年高川幻象这么说的时候,联想起他之前所说的话。让我产生了极为不妙的预感。

    “你做了什么?”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我——”少年高川幻象顿了顿,神情第一次变得无比严肃:“释放了它。”

    “释放……它?”尽管痛苦让我感到虚脱,连思维能力似乎都在变得迟钝,但我在重复这句话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出现了,“你,释放了‘江’?是你,释放了‘江’?”如果我还有力气,此时一定是咆哮起来了吧?“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少年高川幻象那严肃的表情,重新变得平缓下来,又一次自言自语般说:“它说,它能实现我的愿望,它会实现我的愿望,它爱我——你知道的……”

    我听到这里,不假思索地就打断了他的话,是的,我知道,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我就是知道:“你爱它,你信任它。”我喃喃说着,一种荒谬的感觉浮上心头。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不,说错误,其实并不正确。所有的高川,有着相同的目的和愿望,即便面前这个不知道已经变成了什么鬼东西的少年高川幻象也一样。只是,我有些不知所措,达成目的和愿望的过程,突然在他那里变得不一样了。

    这和我记忆中的资讯不一样,这就像是无数个高川塑造了一条笔直的世界线,然而,本应在一条战壕中的某个高川突然跳了出去,虽然方向是相同的,但是,前进时的路线不一样了,更让人无措的是,这唯一的高川所选择的路线,导致了世界线开始分叉,甚至产生了偏移。

    我有许多话,想用吼叫的力量对这个少年高川幻象说,但是,张开了嘴巴,任何责问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失败了,你已经死了,为什么不就这样死去呢?”我只能在痛苦中,这么问他。

    “我死不了。”少年幻象高川给了我一个荒谬,但却让我直觉可以相信的答案,“‘江’吃掉了我的‘死’,但我,也并非活着。”

    “‘江’不止会吃掉你的‘死’,现在,未来,它会吃掉一切。”我只能沉沉地述说到。

    “它说过,它会实现我的愿望。”少年高川幻象说,“我信任它,但我不知道,这个选择是否正确——”

    “你在向我忏悔?”我凝声问道。

    “不,我并不后悔,只是不知道而已。”少年高川幻象一口否决了我的想法,“我在这里,只是为了告诉你,无论站在这里的,到底是哪一个哪一种高川,我想,我有责任告诉你这些事情。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做,在我活着的时候,我仅仅是我那个时代的高川而已,但是,不正常死亡的我,选择了自己的方法,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选择是否正确。但是,我相信它,我爱它……”

    “我不明白,高川爱的其实是真江,不是吗?”我这么说着,其实,我自己也不确定。在涉及‘江’与‘真江’的问题上,存在太多的暧昧,两者之间区分的界限,在真江死亡的一刻,就变得模糊了。

    “……”少年高川幻象沉默了半晌,缓缓对我说:“真江,也是‘江’的一部分,不是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