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13 升格2
    “精神统合装置”这个称谓出自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末日幻境中的神秘组织对这个东西到底是如何认知,我不太清楚,但是,作为直接涉及末日幻境核心的超级系色对这个玩意的认知,绝对超乎所有神秘组织的想象,因为双方的角度和位置有着天壤之别。或许这个世界的神秘组织自认对“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估测已经足够高远,然而,无法从“现实”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的他们,绝对无法想象“精神统合装置”到底有何种威力。正如在我面前的锉刀,若我直接说出“精神统合装置”,在她单纯站在这个角度的视野来看,这个顾名可以思义的东西,最多也就局限于“精神统合”方面,是一种能够控制人类心灵的可怕物件,决然无法想象,它到底如何才能干涉这个世界的底层规则。

    单纯站在这个世界的角度所看到的“精神”,和从“现实”角度进行观测的“精神”,并不是完全是同一种东西,其代表的意义也截然不同。前者仅仅涉及了这个世界之人的内在,后者则是构成了这个世界的基石。而且,这个世界的人类,以“现实”的角度来看,更不是真正意义上完整的存在,仅仅是“现实”角度的一种映射产物而已,更像是一场梦中的幻化之物。诚然,理论上,通过对这些幻化之物的干涉,可以间接影响其精神本质,进而对相应的“现实”存在造成某种影响。但是,这个作为“人类补完计划”核心的想法,仍旧停留在理论上,通过对精神映射的干涉,反向影响精神。再影响本体的生理,这样的事情在整个“末日幻境”计划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实际的例子。

    即便是“高川”,也仅仅是通过“末日幻境”培养了无数的人格罢了,“现实”中的身体,仍旧无法扭转病变的悲惨下场。

    然而,“精神统合装置”即便也无法实践“人类补完计划”的核心理论。但是,仅仅对于末日幻境的世界来说,应该拥有某种决定性的力量。

    这是超级系色、超级桃乐丝和“江”都想要得到的东西,我不清楚“现实”中的安德医生等人是否知道这种东西于末日幻境中的存在,不过,如果他们知道了,并且分析出其意义,必然也会想方设法来夺取吧。不过,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安德医生他们到底会使用怎样的手段,在无法直接介入“末日幻境”的情况下,从“现实”的角度干涉“末日幻境”中的产物,那就是我无法想象的事情了。

    尽管无法想象,但我仍旧觉得,他们一定拥有某种方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其后果必然是,“现实”和“末日幻境”的界限将会进一步模糊,无论对于现实。还是对于末日幻境,无论对于病院、我们、“江”还是构成末日幻境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们。都将迎来变革性的影响吧。

    其连锁反应太过深远,让人无法看清那样的未来。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大概活不到那个时候吧。所以,即便未来真的会那么发展。也是下一个高川,甚至是下下一个高川所要面对的问题——不,在我死后,超级高川必然已经诞生,那个“高川”必然拥有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法。

    因为。他是所有“高川”梦想成为的真正的英雄高川。英雄,本来就是为解决他人无法解决的问题而存在的,不是吗?

    我作为在这个末日幻境中诞生的“高川”,一个清楚“现实”的存在,却从来都没有进入过“现实”,也很可能没有机会进入“现实”的高川。我能通过自己的力量影响和干涉的,仅仅是这个末日幻境中的人和事而已。

    我没有对锉刀说出“精神统合装置”这个名字,单纯为她解释了这个东西的性质和所能做到的事情,尽管,我对这个东西的力量也并非完全了解,十分中有九分属于推想和猜测,但已经足以让锉刀感到不可置信,并深深感到戒惧。她最终仍旧认同了我对这个东西的描述——

    “席森神父说过,在他们的计划完成之后,就能在真正意义上对抗末日真理教。”锉刀深深吸了一口香烟,说:“我觉得,如果五十一区隐藏的东西,真有如你所描述的力量,那么,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的目标必然可以达成。反过来说,既然连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认为自己是可以在计划完成后获得真正对抗末日真理教的力量,那么,他们必然已经确认过,的确有这个东西的存在。”这般自言自语般说着,锉刀不由得笑起来:“很好,果然到这里是正确的。高川,我很看好你的计划,我们要承受的危险,和收获比起来简直一文不值。”

    “但是,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夺取那件东西,却要拐那么大的圈子,帮助五十一区执行计划,再这个计划之上才执行自己的计划呢?”咲夜突然问道,“他们和五十一区的感情很好吗?”

    “一半一半吧。”锉刀点点头,但并不觉得奇怪,“他们应该知道五十一区这个存在的猫腻,但是,他们和政府力量的交情不错,而且这种交情应该还必须要持续下去,对于明面上仍旧属于国家政府机密机构的五十一区,自然不可能一上来都动用暴力。再就是,这应该是根据‘先知’的预言所布置出的计划。也就是说,既然‘先知’认为,这就是从各种角度而言,达成他们的目标的最好方法。”

    “先知……”咲夜顿了顿,低沉地,仿佛呢喃般说着:“我们也有先知呢。”

    “说的也是。”锉刀似乎来了兴趣,问咲夜到:“那么,你们的先知在我们来拉斯维加斯之前做了什么预言吗?”

    “没有。”咲夜断言道:“但我相信,如果她认为我们会死在这里,认为我们这次的行动没有意义,或者得不偿失的话。她一定会阻止我们。八景,可是我们为之自傲的先知呢。对吗?阿川。”

    “就是这样。”尽管,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咲夜现在说的这些可能性,但在她说出来的时候,我却毫不犹豫地就赞同了。因为,即便没有证据。我也觉得咲夜的信心没有任何错误。

    “看,既然先知都给了暗示,我们值得去冒这次险,不是吗?”锉刀摊开手,一副光棍的口吻说:“那么,就这么决定了。现在,我们先得弄明白,那个东西藏在这里的什么地方,然后。再弄清楚,怎样才能接近它。荣格那边有自己的办法,但是,正如高川说的那样,如果我们不打算为他打下手的话,就必须拥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就在锉刀兴高采烈地说着时,我打断了她的话,说:“事实上。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没有立刻动手,却要大费周章地进行一个大计划来达成目标的可能性还有一个。”

    “什么?”锉刀愕然。

    “有可能。藏在五十一区里的那个东西,并不是完整的。”我缓缓说道:“走火他们的先知所预言的,并非计划的可行性,而是必然性——也就是说,五十一区所执行的计划,会让五十一区中藏匿的那个东西变得完整。这样一来。就能解释很多问题。”

    锉刀沉思了半晌,神情凝重地点点头,说:“没错,的确有这样的可能性。虽然席森神父的解释,让我一度觉得走火他们的先知在预知能力上有些与众不同。但说真的,我还真没有看到有哪个先知可以通过预言改变既定结果的例子。先知的预言力量很奇妙,但是,他们所预言的,是必然会发生的结局,而预言本身和由预言产生的连锁反应,都将成为达成这个必然结果的因素。听起来,预言似乎没什么用,但是,关键在于,先知所预言到的结局在时间线上的位置——你看,一个先知预言到我的香烟会吸完——这是必然的事实,但是,另一个先知预言到我在吸完这根香烟后,不会将它扔进烟灰缸,而是放在桌子上……”

    这么说着,锉刀将烟头放在桌子上,一边继续说道:“那么,对于要拿走这个烟头的人来说,当然是后者的先知更有力量,因为,他的预言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抢先拿走烟头。”

    “但是,结果到底是不是这样,想要拿走烟头的人自己是无法肯定的,只是他觉得自己可以快人一步而已。以先知的角度而言,这有可能只是一种错觉。”咲夜接过锉刀的话,说道:“因为,如果先知得到了预言,那么,以先知的角度来说,不,应该说,以这个世界的角度来说,无论要拿走烟头的人怎么想,怎么选择,怎么做,他是否拿到烟头的结果,已经是在他行动之前就已经注定的必然,而他的想法,他的选择和他的行动,都会促使这个必然的达成。”

    “很了解嘛。”锉刀点点头,“我所知道的先知,就是这么回事。所以,高川所说的可能性,其实已经很接近真相了。那么,我们的计划……”她皱了皱眉头,“五十一区的计划,是要干掉拉斯维加斯上空的那些纳粹吗?”

    “大概,也许,可能。”我说:“我只能说,在同一时间地点所产生的神秘,尤其是影响巨大的神秘事件,不可能只是偶然撞在一起。还记得那个被纳粹打捞的纺锤体机器吗?我曾经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看到过藏在里面的东西。我觉得,如果藏在五十一区的那件东西不完整,那么,可能已经落在纳粹手中的那件东西,也许就是另一部分。除此之外,我们也不能对五十一区掉以轻心,五十一区的背景中存在末日真理教的痕迹,而且,那件东西有可能是五十一区主动藏匿起来,主动研究,并获得了现在的所有成果的重要物品。所以,不能认为他们完全不了解自己隐藏起来的东西。”

    “所以,就算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在推动五十一区计划的背后暗藏祸心,但有可能,五十一区本身,也是故意借助他们的想法而行动?”锉刀捏了捏鼻梁,“真是太复杂了。几乎没有一个是完全不知情,百分之百会被坑死的。这样一来,完全就只能依仗自己的力量了。”

    “是的,必须做好,敌人是除了我们自己之外所有人的准备。”我平静地回答到。

    “那么,在五十一区的计划发动前。直接抢夺那个东西的做法还有必要吗?”锉刀说:“即便到手也不是完整的,我们仍旧需要进入纳粹的地盘,会变得腹背受敌。那样一来,还不如先执行五十一区的计划,静观其变。”

    “不,如果藏在五十一区里的那件东西不完整,我也没打算让它变得完整。”我的话让锉刀稍稍露出吃惊的表情,“至少,我不打算在其他人的地盘上。让它变得完整。”

    虽然锉刀一开始表现出吃惊的情绪,但很快就平静下来,她仔细想过了,从她的角度认可了我的打算——不在第一时间让这个能够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东西变得完整,从而让己方成为众矢之的。只要掌握了不完整的东西,已经足够让己方获得足够的力量和话语权,再通过交涉的方式,以核心的身份主导后继的行动。

    在锉刀看来。这是老成稳重的做法,也几乎是我们拿到那个东西之后。所要面临的压力最小的做法。

    不过,对我来说,不在这个时候将“精神统合装置”变得完整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为了应付“江”可能引起的各种意想不到的变化。

    如果完整的精神统合装置出现,“江”有可能会加大干涉力度,现在的我说不定会直接和“江”进行碰撞。结果大概会很糟糕。我不怕死亡,但我不想就什么都没能做到,就这么被“江”毫无意义地吃掉。所以,在没有做好准备之前,不完整的“精神统合装置”就像是一道安全保险。

    我不知道。如果“江”获得了精神统合装置,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而它又是否会直接成为这个世界的末日元凶。“剧本”的最终阶段,是这个世界迎来末日没错,但是,在“江”主导的末日后,咲夜和八景她们是否真的会被拯救,这是我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江”是不确定因素,所以,由不确定因素引导的未来,是不确定的未来——虽然,以“现实”的角度来说,未来一直是不确定的,但是,“江”的不确定性所导致的不确定未来,比超级高川计划可以完成的可能性更让人担忧。

    是的,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也十分赞同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看法和做法,作为不确定因素的“江”必须封印起来。我们必须得到“精神统合装置”,再通过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保存并重新整合咲夜、八景和玛索遗失在末日幻境中的人格碎片,这样一来,无论是末日幻境中的她们,无论是哪个周目的末日幻境中的她们,都会如“现实”中的她们一样被拯救。

    世界会迎来末日,“高川”无法拯救所有的人,但是,除了少年高川幻象之外,谁又能肯定,“江”这个人外之物,会拯救什么人呢?

    我的目标,从诞生之时就已经确定——夺取“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这是我必须完成的任务,是我诞生于此的使命,也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也许夺得这两件关键之物之后的事情,只能交由其它“高川”来完成,但是,唯有这个任务,这个使命,这个责任,是必须由我来完成的事情。

    我要成为这个世界的咲夜、八景、玛索,也许还有近江,如果有可能,还包括其他耳语者的成员,所有这些人的英雄。我要在这个世界的末日到来前,亲手为她们赢得在我认知中,她们可以获得拯救的机会。哪怕,最终拯救她们的已经不是现在的这个“我”。

    这是我作为这个世界所诞生的“高川”的决意。

    即便,对手是“江”这样的可怕存在,也无法再让我动摇。

    我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一遍又一遍地,将这个想法烙印在灵魂中。我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何等的困难,以及多大的失败几率,我也知道,自己将会在这个过程中死去。但是,正因为我即将死亡,所以,才有必要将我的一生,都浓缩在这个过程中,让它燃烧起来。

    身体也好、灵魂也好,人格也好,意志也好,我要将我所拥有的全部点燃。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说,我在这短暂的一生中,为了自己,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做了一点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