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09 三巨头
    服务中心的酒吧存在监视系统被“观星者”以神秘的渠道入侵了,顿时引起负责酒吧安全的五十一区工作人员一片忙乱,尽管这种忙乱的情态并没有扩散到酒吧前台,但是在监视系统改换门庭后的数秒内,借助酒吧监视系统传递“观星者”,再从“观星者”中转到视网膜屏幕上的监视影像中,不少神秘组织的成员都表现出了若指掌的样子。

    他们从监视画面那边盯过来,尽管并不是真的看到了我们,但是个中意味都化作充满深意的眼神传递过来。说不定其中有一些人已经通过自己的“神秘”,看清楚了作为直接行动者的我们俩人,尽管视网膜屏幕并没有出现被“神秘”波及的警告,但是,无论“观星者”也好,连锁判定也好,都不可能百分百可以解析出所有神秘。

    在“观星者”自律入侵的时候,我没有阻止,也就做好了会在第一时间被察觉的准备。酒吧安全部门的反应并没有出乎意料,他们很快就意识到,有人在利用酒吧监视系统反过来监视他们的行动时,于是很快就做出了系统离线的决定,并开始备战动员,不过,在他们真正施以行动之前,已经有更高层的负责人制止了这些强烈的反应。

    无论是酒吧后台发生的事情,还是在这里做客的神秘组织成员的洞悉,都没有引发更进一步的骚乱。至少,在我们所抵达的地方,幽暗平缓的气氛并没有因我们的所作所为产生涟漪,为我们引路的女服务员甚至没有接到相关的信报。

    当我们站在一处包厢的门前时,从关闭的厢门后才传来熟悉的声音:“我们的交流不会被监视。”那人这般平缓细声,却足够清晰地说着。门也缓缓打开来,“那么,能否请你停止对监控系统的控制呢?高川先生。”

    其实,在接近这个包厢之前,我就已经通过连锁判定确认了这个包厢里的人们,确切说来。并不完全是人。那平板无波,让人昏昏欲睡的声线,果然是荣格在说话,除了他之外,还有奇异生物丘比和三名魔法少女。如果没有脑硬体的话,这些人和非人竟然会凑在一起,势必会让我生出惊奇的清晰吧。不过,当我和他们的目光一一对上时,脑硬体并没有让情绪泛溢出来。而我的平静。似乎也有点出乎对方的预料。

    “荣格先生,你是哪一方的代表?”我没有和他们寒暄的意思,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五十一区?席森神父?走火的组织?”这般说着,咲夜已经通过“观星者”直接造成监视系统物理层面的过载损坏,在监视影像逐片黑暗下来的时候,后台人员的惊呼声也传递到我们的信息终端里。

    虽然“观星者”是神秘性质的产物,但是,并不意味着它只能使用“神秘”的手段。为了适应复杂的作战情况。近江针对正常社会的信息科技系准备了一些通用程式。这些通用程式在以“神秘”的渠道入侵监视系统后,就会驻留在系统程式之中。在物理层面破坏监视系统便是这些程式的运作效果,并且,它本身在极大程度上可以保证自己驻留在设备底层,不会随着系统的格式化和重启而消失,即便酒吧后台中备有可以轻易替换的系统配件,要彻底清理那些系统病毒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足够我们将这次对话完成了。

    就算和面前这位荣格先生在统治局里有过一阵合作,不过,我其实对他一点都不熟悉。既不清楚他的来历,在过往的合作中,也没有彻底解析过他的能力。因为,我和他在当时并不是一个情况应对分组。比起席森神父和锉刀,他自然更加陌生,即便他说我们的交涉不会被监视,但是,谁知道到底会如何呢?我还是以自己的方式破坏了监视系统,虽然并不能从“神秘”的层面上保障交谈的保密性,但是,我其实也并不是很在乎,做出这样稍微有些过激的举动,只不过是类似下马威的行为而已。

    荣格之前的说话角度是以五十一区进行的,所以,我毫不客气地违背了他的意愿,暴力毁掉了五十一区的东西。荣格通过某种方式,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酒吧后台的情况,因为,他的表情虽然仍旧古板无波,但是眼神却产生了些微波动——如果不是通过视网膜屏幕的话,还是很难确认的。

    在他回话之前,我再次说到:“所以,你是五十一区的人?”

    我和咲夜都没有进入包厢,我们隔着门口对视和交谈,气氛显得十分僵硬。呆在一旁的女服务员似乎这才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呆在这里,连忙告辞后,加快脚步离开了。

    荣格显然对我突如其来的提问不太适应,我知道,自己的举止和行事风格,与上一个高川留给其他人,包括荣格、席森神父和锉刀等人的印象是不太一致的。就连席森神父和锉刀都表示意外和不习惯,荣格自然也是如此。我想,他或许对这次交谈做过一些模拟,认为自己可以控制节奏,但很显然,我的反应不在他的预估当中。

    对我来说,打破对方的固有印象,不按对方的常识行动,本来就是我此时所发生的变化所带来的一张好牌。而且,如果这张牌不尽快打出去,就会成为一张废牌,我不觉得自己在未来还会有这般彻底的变化,和我交往的人迟早会把握住我的新风格。

    行事风格的突然变化所带来的震慑只需要成功一次就足够了,只要一次,对方就有可能会举棋不定,觉得暂时无法猜透我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从而减少针对性的布置,或者导致布置的失误增加。当然,无法保证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也无法保证,效果会持续多久,不过。在我看来,能够在这次五十一区的行动中打掩护就足够了。

    在这个天时地利人和都缺乏的大场面中,几乎所有的同盟都略微显得有些不可靠了。尽管,我不觉得自己和咲夜的联手,在真正实力上落于下风,但是。如果只以耳语者的身份展开行动,气势上的确稍微有些削弱。在这种情况下,让对方觉得捉摸不透而警惕,总比落入对方的节奏更好。

    视网膜屏幕所观测到的来自荣格身体的微小反应,让我确定,自己的几次主动权的争夺,的确产生了意想之中的结果。

    无论是气氛的僵硬,还是荣格短暂的沉默,都是由这个结果引发的状况。我的目光转向对当前气氛有些不适应的三名魔法少女。和我对上眼时,魔法少女小圆显得十分紧张,露出干巴巴的笑容,然后说了一声:“你好。”另外两位比她显得成熟的魔法少女也不免受到影响,只是轻轻对朝我点头,以示打招呼。大概,在包厢中最自若的,就是那个自称“丘比”的奇异生物。

    它那张诡异的纯真笑脸。似乎永远都不会生出其他的表情,就像是一张生动的假面具。初次见到会觉得可爱,但相处久了就会有一种虚伪的感觉。这让我觉得,它的情绪反应其实是和我近似的——如果不是拥有某种机制遏制了情绪的产生,那就是它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情绪。这个懂得人类语言,也通晓人类习性的生物,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可以理解人类的存在。

    “不要那么紧张嘛。高川先生。”丘比带着和过去一成不变的笑脸,从魔法少女小圆的肩膀上跳到桌面上,对我说到:“我们没有恶意哟。而且,就算您故意做这样的事情,对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也没有任何帮助。”

    “是这样吗?荣格?”我没有理会丘比。它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着故作玄虚的话,似乎这就是它的“模式”。过去它应该没少“劝导”人类成为“魔法少女”,而这样的行为模式,的确有助于它和人类达成契约。

    当然,若说它欺骗了契约者,也并不是那么回事,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仍旧觉得,若是真的将“丘比”的话当作真相,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吃大亏。或许,也就只有天真的女高中生、女初中生,女小学生,才会忽略“丘比”本身的神秘和怪异,在还有回旋余地的情况下与其签订契约吧。拉斯维加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魔法少女晓美的表现多少可以成为我对“丘比”的这种认知的注解。

    “既然是高川先生的问题,我觉得还是说明白比较好。”荣格终于开口了,他的脸部肌肉像是僵死了一样,古板的表情和没有起伏的声音,让人觉得他好似岩石一样冷硬,“我的确来自政府机构,不过,不是五十一区的直线成员。五十一区和我所在的部门在过去互不统属,不过,因为五十一区这一次的动作有些大,所以我才会在这里……”

    “监督?”我问。

    “随你怎么想。”荣格终于有了表情,他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嘴角,“虽然我不喜欢政治,但是,基本上我都是在处理一些政治上的问题。”

    我在他说了这句话后,带着咲夜走进包厢中。我觉得可以相信荣格的话,既然是政治上的问题让他来到这里,那么,他所代表的,自然不完全是五十一区的利益,而他作为政府机构的人员,自然也不是代表神秘组织的利益。

    五十一区隐藏的秘密,让席森神父和走火所隶属的组织联合起来了,无论是五十一区还是后者的联合,其预估实力都让人充满压力,如果只有这两方面的人马,在最终冲突之前基本上都会保持均势平稳的发展,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浑水摸鱼无疑有些困难。不过,既然荣格以新的身份站出来了,那么,搅浑水的可能性便大幅度提高了。从国家机构的角度来说,政治问题,一向是让稳定变得不稳的大问题,而以走火所隶属组织的特性,以及他们所制定的计划层面,不可能彻底避免这种不稳定所产生的意外。

    我大概可以猜测荣格和我们见面的目的,而我们的碰面和交涉,也不可能彻底避开所有人的耳目。荣格的行动,避不开有心人的揣测。如果正如我们耳语者是最后一个抵达五十一区的神秘组织。于是,我们成为他进行“交谈”的最后一个神秘组织,那么,我几乎可以认为,混乱从这一刻开始了。

    “锉刀没来,没关系吗?”我问道。

    “没关系。你们是一起的,不是吗?”荣格平静地反问到。

    “暂时是这样。”我说。

    “雇佣兵们很少违背已经订好的合作条款。”荣格的话听起来,像是和锉刀他们打过不少交道,实际上,在统治局里合作过的两人也并没有表现得对彼此特别陌生,“你可以信任他们,高川先生。”他顿了顿,说道:“如果高川先生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直接切入正题吧?”

    我点点头。表示没有其他问题了。虽然有许多事情,荣格并没有详细说明,不过,他对自己身份的阐明,足以让人对这次交谈的性质产生一种暗示性的想法——虽然,这种暗示本身也许同样是一种陷阱,但是,在双方各有算计的情况下。进一步交涉的条件仍旧成立了。

    “根据我们的情报,末日真理教已经针对五十一区发动了一些布置。”荣格说:“我虽然不清楚席森神父为您承诺了什么。但是,即便他们没有做出承诺,在接下来将会发生的状况中,高川先生想要独善其身是完全不可能的。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不过,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以来。末日真理教并不缺乏对五十一区的渗透,毕竟,五十一区是唯一在官方正式泄漏出来的唯一神秘性质机构。换句话来说,五十一区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靶子,通过藏污纳垢来维持其存在意义和发展方式的地方。当末日真理教的注意力放在此处的时候。不仅会减少其他地方的压力,也会为五十一区带来一定的技术——以这个角度来说,五十一区当前所取得的成就,乃至于此时即将发动的计划,都有末日真理教的影响参与在其中。”

    “你是说,末日真理教会通过这次机会,将我们一网打尽?”我反问道到。荣格的描述可以解释一些情况,但是,如果他的话不是危言耸听,那么五十一区的存在意义将会变得十分复杂。复杂,意味着在混乱中会变得更加危险。

    “我不知道它们会怎么做。”荣格说:“它们在这半个世纪的时间中,发展得太快,对政府机构的侵蚀幅度很大。虽然有五十一区作为表面的掩护,但我们的针对性情报活动仍旧不可能太大。不过,他们一定会利用这次的状况搞出一些事情来。在我们得到的消息中,他们目的,不仅仅是五十一区中的某个被藏匿起来的重要成果,也和地面上的那些纳粹份子有关——”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用一种特别的口吻说到:“也许难以置信,或许您也知道,在前半个世纪中,末日真理教的核心迁移到美洲,正是因为纳粹们的活跃和逼迫。但是,从我们收集到的证据来判断,那些纳粹得到过末日真理教的帮助……甚至,他们曾经是末日真理教的一员。”

    纳粹是末日真理教的一员——这句话让我不由得抬起视线,和荣格对视,以确认他并不是在信口开河。我对末日真理教的认知,基本上都是从席森神父那儿听来的,席森神父的确曾经提起过,为了避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波及,末日真理教的总部从欧洲迁移到美洲,之后才开始了跃进式的发展。

    “纳粹,不,应该说,在当时,有一股在背后支持纳粹的力量,纳粹只是这股力量在进行某种活动时制造出的工具而已,它们通过纳粹的活跃获得了大量的好处,然后在二战结束后带着一部分纳粹消失了。有一些证据,虽然不全面,但是,似乎这股支持纳粹的力量,曾经是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也就是所谓的三巨头之一。”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在分裂了半个世纪之后,既然产生碰撞或再次合并?”这可真是个惊人的信息,如果情况真的会往这个方向发展的话,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联合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不,末日真理教于前半个世纪的分裂并不是幌子。”荣格十分肯定地说:“虽然不明白具体情况,但是,他们在理念和技术方面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也许,源头来自于三巨头自己的**。所以,这一次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们如果发生了碰撞,一定不会是善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