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26 倒计时
    脑硬体一如既往有条不紊地运转,义体方面没有大碍,所有的数值都在正常范围内波动。视网膜屏幕中弹出一个又一个的观测窗口,咲夜和锉刀的脸近在眼前,都带有疑问和担忧的神情。不过,在脑硬体的控制下,我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只是在精神上有些疲倦,就像是睡眠质量不足,却被人硬生生唤醒过来的感觉。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明白自己已经回到正常世界中,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稳固真实——如果,仅仅是和境界线做比较的话。

    然而,以“现实”的角度来说,这个末日幻境的正常世界,本质上和境界线没有太大的不同,都是以意识构架出来的世界,不是吗?有声音在心中对我这么说着,我无法分辨,这是不是出自我本人的问题,不过,它出现得还真不是时候。我知道,如果自己深究这些问题,自己迟早会变成疯子,不,应该说,会让我的精神疾病变得更加严重。

    我禁止自己思考这些问题。将注意力转回眼前的咲夜和锉刀身上。在进入境界线之前,我要求她们跟我进行直连,不过,现在看来,直连的目的已经宣告失败。想要通过我进行中转进入那个意识的世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在境界线中出现的“咲夜”现象,很大程度不是因为咲夜与我直连所引起的。

    在两人将我唤醒的时候,直连的数据线已经被撤下来。咲夜和锉刀在我醒后念叨了一些事情,我没有注意,这一次脱离境界线后,那种后遗症般的错乱感觉有点强烈,也许。和我在境界线中太过深入,遭遇了太多事情,接收了太多信息有关。

    “你看起来像是做了噩梦。”锉刀说,“看起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无论是什么事情。你都最好先把这杯可可喝下去,它会让你好受一些。”

    咲夜将一杯热可可递到我的手中,我嗅着那股浓郁的香甜气息,身体关节好似涂了润滑油,终于变得利索起来。我的原生大脑还不怎么好使,但是脑硬体完好运作着,看,这就是有两颗大脑的好处,你可以让其中一个冷却一下。却并不妨碍你做更多的事情。

    我没有说话,锉刀和咲夜也没有催促,进入境界线获得线索,这是夺取精神统合装置计划的关键环节,她们并不十分了解,但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她们并不了解细节,我也不是十分了解,但是。涉及意识的行为都是危险的,这是她们对我的情况感到担忧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过。既然我已经醒来了,并且看起来,状态不是十分糟糕,那种弥漫在室内的紧张气氛稍微消退了一些。

    我看了一眼时钟,在境界线中度过了多长时间,无法判断。但从感觉上来说,是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不过,正常世界里的时间仅仅过去了半个小时。

    “我还好。”我喝了口热可可,理论上,这类饮品对我这具义体化的身躯没什么用。只是单纯地蓄积行动能量而已,但是,我却真的觉得让我的精神好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对咲夜和锉刀说:“我找到了一些线索。”

    “是吗?”锉刀并不是很惊喜,反而说:“其实,我对你抵达的那个地方更感兴趣。”

    我下意识摸了摸颈脖,但那里并没有项链。我这才反应过来,在境界线中发生的一切,仅仅是一种意识层面上的活跃而已。镶嵌有玛丽亚和亨利的照片的项链,是玛丽亚内心深处秘密的证明,它只是一种象征,我拿在手中,也无法带回正常世界里。

    所以,要说证据,我现在一个都拿不出来。只能口述我所找到的线索和猜测。

    “是吗?我觉得也是。”我对锉刀说的,对境界线感兴趣这种想法并不感到意外,不过,我要告诉她的是:“那里可不止有我一个人。”

    “嗯?”锉刀怔了怔,但很快就是意识到了,“是其它组织的成员吗?我就知道。有我们的熟人?”

    “那个叫做龙傲天的男人,他是意识能力方面的专家。”我慎重地说:“他是和席森神父、走火他们那一边的。”

    “也就是说,走火那边已经知道,我们可以做同样的事情,并且已经在做了?”锉刀的表情有点认真起来。

    “是的。不过,那边的环境比我们两人当初想象的还要恶劣,所以,我和他达成了合作共识。”我顿了顿,说:“只是意向上的共识而已。”

    “没有契约,甚至不是口头约定,我看不怎么保险。”锉刀耸耸肩膀,表示不怎么看好,“我们还是准备和走火他们正面过招的准备吧。”

    “是的,我一直都有心理准备。”我说:“我们在一起行动没多久,就在一次战斗中分散了,之后我找到了一些重要的线索,不过,龙傲天那边的情况如何,我并不清楚。”

    “他会死在里面吗?”

    “可能性很小。正常环境下,他的战斗力不高。不过,在意识的世界中,他比我更有经验。”

    “那么,还有谁?”锉刀岔开了这个话题。

    “一个在拉斯维加斯打过交道的对手。”我思考了一下该如何描述红衣女郎,不过,她的情况真的实在太诡异了,只能斟酌着说:“也许是个幽灵。”

    “幽灵?”锉刀咀嚼着这个词汇,似乎有些明白我的意思了,“完全不可以合作的幽灵?”

    “她的身份和我得到的线索有直接关系。”我将自己在境界线中,在玛丽亚的房间找到的线索讲述了一遍,“我怀疑她曾经是五十一区专门研究那东西的研究员。”

    “的确有这个可能,不过,如果真是那么重要的身份,在普通的工作人员名单上可以找到她吗?她看起来也不可能和其它组织成为一路人,如果我们利用荣格他们的力量寻找她的正体,有可能会被他们察觉出我们的进度。”锉刀顿了顿。说:“要公开我们手中的线索吗?你觉得其他人,例如那个叫做龙傲天的家伙,是否已经取得同样重要的进展?”

    “我觉得,我找到的是第一手资料,现在属于我们的进度最快。那个意识世界有些特殊,对我来说。拥有一些地利上的优势。”我十分确定地回答到。

    锉刀倒是有些意外这种确定,她看了看我,又低头想了一会,说:“如果你打算在这里寻找那个玛丽亚的正体,不借助走火和荣格他们的势力,几乎不可能做到。而且,你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意识能力,走火他们对你的关注必然提升一个等级,一旦你行动起来。他们很快就会知道玛丽亚的存在,并从中推断出更多的事情。一旦走火他们知道了,荣格他们不知道的可能性很小。也就是说——”

    “我的每一个突兀异常的行为,都会让他们十分敏感。”我接着锉刀的话说。

    “是的,这和我们最初的计划不符。”锉刀说,她有些失望,因为,我们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的可能性。大部分维系在暗中行动的优势上,但是。我和龙傲天的碰面,让这个优势几乎消失殆尽了。正面对抗的话,毫无疑问,就算可以击败敌人,也会对自己造成极大的损失。的确,以我、咲夜和锉刀三人的力量。联合起来没必要惧怕走火和荣格他们,哪怕他们可以获得官方的支持,但是,我们队伍并非只有我们三人,其他雇佣兵在走火、荣格和五十一区官方力量的面前。就像是蚂蚁一样弱小。

    一旦对抗变成更直接更表面化的战斗,会给锉刀的小队带来灾难性的打击。锉刀当然不可能为了耳语者,就这么牺牲自己的队员,尽管,精神统合装置的诱惑力真的很大,但在真正得到并开发应用之前,那仅仅是一个想象中的肥肉而已。

    “我并不打算放弃。”我说:“不过,如果你不愿意继续后面的计划……”

    “没有用。”锉刀打断我的话,说:“也许,我可以选择站在哪一边,但是,绝对不可能选择站在场外。无论走火还是荣格他们,都不会愿意在这个关键点许可我和我的队伍变成局外人。我不可能因为要和他们正面对抗就撕毁我们之间的合作。雇佣兵就是这么一份职业,我们可以做最危险的工作,只要有足够的报酬。”锉刀顿了顿,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说:“我觉得值得,没关系,继续下去。虽然和他们正面交火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既然他们也还在寻找线索,也需要利用我们去完成五十一区的计划,那么,现在就动手将我们清除出局的几率不大。他们的底线没有那么浅薄。只要我们选择好出手的时机,仍旧可以减少压力。”

    既然锉刀都这么认真地表态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耸耸肩,安慰她说:“精神统合装置是十分异常的东西,既然有玛丽亚的例子,那么,放在五十一区的这个东西,危险性绝对超乎想象。如果五十一区真的打算利用精神统合装置,作为反攻纳粹的核心力量,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它的力量激活到最大,但我不觉得他们有能力管好那种力量。”

    “你觉得?”锉刀挑了挑眉头,“直觉?”

    “直觉。”我点点头,“我的直觉告诉我,很快就会发生一些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希望如此。”锉刀笑了笑。她似乎真的做好了接收最坏结果的打算,所以表情放松下来,我希望她真的如此。

    我为锉刀解释了自己在境界线中的际遇,口述的方式,并不能完全描述在那个意识世界的所见所闻,锉刀也为不能亲身体验感到遗憾,但是经过这一番梳理,我们对自己必将面临的处境有了更全面的认知。至少,锉刀认为,她的队伍已经做好了迎接麻烦的准备。

    龙傲天是否已经离开了境界线,是否有更多掌握意识神秘的人进入了境界线,而他们在境界线中的行动,是否会让这个五十一区的气氛变得更有火药味,这些问题的答案,暂时没有露出端倪。我从境界线归来的一个小时后。五十一区以官方的名义通过广播系统通知所有聚集在这里个基地里的神秘组织:“计划将在六个小时后开始。”

    没有作出配合决定的神秘组织,并不知道关于计划的更详细信息,甚至连计划的目标是针对纳粹,以及落入纳粹手中的精神统合装置这样的事情,也仅仅是通过自己手头的线索推断出来的猜想,至于细节如何。如果展开行动,则一无所知。正如现在的我们。

    我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是否还存在尚未表态的队伍,也不知道如果真有这样的队伍,他们的境遇会否如我们一般,被彻底地边缘化。但我知道,就算真的存在同样境遇的人,我们也不会是之中最糟糕的一个。因为,我们并非和荣格一方已经达成了合作意向。尽管,这个合作并不是那么稳固。

    锉刀从我这里拿走了和荣格联络的方式,并作为代表进行更进一步的情报交流。

    现在这种情况,无论要从哪一方手中获得更多的信息,都不再是单纯的信息交换可以达成的。我们十分明白,每一方联盟都不缺乏情报,他们需要的是立场的表态。甚至,只要做出表态。就可以免费获得大量的情报。他们并不在乎表态者是否会在将来出尔反尔,实际上。只要在这个时候,作出倾向性的表态,就已经无法改变立场,因为,就算想要改变立场,也不会得到另一方的任何支援和信任。他们也许会在某个时候挖角。但更可能的是不会浪费这个力气,他们如果需要间谍,需要背叛者给对手致命一击,也不会选择立场摇摆的人做这件事。

    非我既敌,这样界限分明的思维。很快就会堂而皇之地浮现于表面。想要通过暧昧的态度和不清晰的立场混水摸鱼,下场就是情报方面被彻底切断,被当作弃子和炮灰,或是在最终决战前,成为缓和各大势力矛盾的牺牲品。而且,因为各方都需要这样的牺牲品,所以,拉人入伙的劝说,基本上都会只进行一次。

    对于被聚集在五十一区的小型神秘组织来说,选择其实并不多。

    要准备的,早已经做好准备,要布置的,也已经布置完毕。在这种关系到未来力量格局的行动中,没有任何举动是随性而起,一切都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角逐,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了。只是,情报不足的参与者,才刚刚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我想,像我们耳语者与锉刀小队的联合队伍一样,之前并不知道五十一区的计划,却可以在短时间内弥补情报的不足,还拥有可以改变局势走向的力量的神秘组织,应该是十分稀少的。

    在锉刀代表我们这支队伍和荣格进行联系的时候,我和咲夜谈及更多关于境界线的话题,和锉刀一样,咲夜对没能亲身体验那个奇异的意识世界感到遗憾。不过,一直处于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她不太喜欢说话,大部分时间中,只是听我述说。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却觉得她似乎很享受这样宁静平和的时光,即便,这种宁静平和仅仅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假象。

    我谈及在境界线中看到的“咲夜”现象,她感兴趣的是,那个现象竟然是自己高中时代的模样。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呢?咲夜也不明白,但是——

    “如果我真的在高中时代就和阿川认识……”咲夜似乎在遐想那样的场景。

    过了一阵,锉刀结束和荣格的通讯,走过来对我和咲夜说:“确认了,的确是利用精神统合装置对拉斯维加斯的纳粹进行反攻的计划。六个小时后,五十一区会启动精神统合装置,以空间跃牵的方式,将我们直接投放到纳粹的飞艇中。”

    “直接从内部进攻吗?”我问到:“没有从外部击破那些飞艇的方法?”

    “也许有,也许没有,谁知道呢?就算有,他们也不打算使用。”锉刀说:“直接攻击内部,在他们的判断中,是最小程度减轻损伤,尽可能接收战利品的最佳办法。”

    “也就是说,他们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失败?”

    “应该说,对我们这些人来说,直接进入接舷战才是最合适的战斗方式。”锉刀撇了撇嘴角,“要从外部破坏那些飞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如果五十一区肯卖那么大的力气去敲开那些乌龟壳,打一场正面的攻坚战,也没必要让我们这些人来分享战果。”

    “五十一区会投入多少兵力?”我问。

    “一百人的精锐士兵。”锉刀顿了顿,补充道:“全都是普通人。他们说,精神统合装置无法传送大规模的部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