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21 留言
    通道并不是笔直的,途中出现不少岔道和门口,不过,比起将所有的道路和门内房间都检查一边,在远处响起的声音无疑更加吸引人。声音响起的地方不在视野内,也并不在这条通道内,如果沿着通道一直向前跑,就会发现怎么也无法接近那个地方。我根据声音的位置走过不少岔道,它们看似可以把我带到我想去的地方,但实际并非如此,这些道路在途中就会扭转方向,又或者是一条死路。我觉得自己好似在绕着声音传来之处打转,那声音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其中包括了枪声、撞击声、人声和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尖锐声音等等,这些声音混淆在一起,又经过长距离的反射震荡,传到我这里,已经变得一团乱麻。

    要彻底分辨出这些声音到底含有哪些成份,我觉得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里的确有人存在。

    尽管如此,我所在的地方,似乎没有直接通往声音来处的道路。在疾跑,甚至使用速掠超能疾驰了十多分钟后,我再一次失去了和恶犬战斗时的位置,但也没有抵达声音来处。那个声音渐渐散去了……

    我停下脚步,无奈地转身望了一下空荡荡的四周。这个境界线实在太大了,简直就像是迷宫一样,想必正常世界里的基地构造也是如此,虽然想要快点找到精神统合装置,但是没有更多线索的话,就只能根据自己的感觉选择前进的方向,然而,在这个时候,我对于该往哪走没有丝毫感觉——在这之前。我都是追寻着那些似人非人的诡异存在,追逐着仿佛巧合般出现在身边的异常。

    如今,只剩下最彻底的一个人时,我感到目及之处的这片空荡,是如此的冰冷。它原先也是这样的,但是。只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一种感受性的巨变。让人不禁去想,自己会不会就此孤零零地在这个世界徘徊,也许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但是直到死亡都找不到真正的出路。

    我甩甩头,将这种逐渐变得清晰的感觉扔出脑海。我知道,我就是知道,即便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总会发生一些事情。让我再一次获得前进的线索。

    我呼出一口气,突然发现,这口气在喷出嘴巴之后就变成了一团白雾。我的灵魂仍旧在灼烧,但是,温度似乎下降了?这么一想,似乎就真的变成了事实,我的身体因为突然到来的寒冷生出了鸡皮疙瘩。

    温度下降得很快,肌肤开始变得紧绷而僵硬。这种变化像是范围性的异常。当我一直向前走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两侧的墙壁上凝结了白霜。又过了一会,空气中便漂浮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我用力跺了跺脚,温度在这个时候终于不再下降了。

    我这一次进入境界线的时间,比起前两次有明显性的增强,而遭遇也更为丰富,不过。之前因为周围环境而产生的负面情绪,让我无法彻底将“回去”这个念头抹去。该怎么回到正常世界?我完全没有任何概念。我不是龙傲天那样的专家,也没有意识方面的“神秘”,只是一个被动的意识行走者而已。

    出入这个境界线,完全依靠的是“江”的力量。但问题在于,我并不能期望“江”会按照我说的去做。

    虽然,在龙傲天那里知晓了一些关于意识行走的情报,也获得了二级魔纹,或许都能称得上收获,但是,最关键的目标却在这个时候失去了线索。其实我也有些意外,在我想来,那些看似巧合中为我指引道路的异常,不应该那么快就消失,制造了这个境界线的“江”完全可以从五十一区的所有人的意识中,找到通往目的地的线索,并将之拼接并呈现出来,除非——

    被收集到的意识中,关于精神统合装置的线索,全都缺失了最关键的一部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话,境界线自然也不可能无中生有,不过,这种可能性我觉得不太高,总会有人知道那东西是什么,藏在什么地方,否则,就不会出现这么多打那东西主意的人。

    也许,这部分线索只有少数人知道,并藏在十分隐秘的意识深处,拥有某种屏蔽的力量,可以有效防止像龙傲天这样的意识行走者偷走秘密。这种可能性倒是很大,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只有龙傲天拥有意识方面的“神秘”,而保存并研究精神统合装置或装置碎片的五十一区,在精神意识屏障方面取得成果也并非不可想象——甚至,通过这种成果可以短时间内阻止“江”通过境界线的窥探,也不是什么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五十一区的地表实验场所呈现的“神秘”不值一提,其在计划中充当交易品的“神秘”,也没有让人交口称赞的地方,但是,地底基地的构造本身,无论是环状走廊,还是隐藏门,又或者休闲服务中心,的确是一种超乎外表水准的“神秘”,再加上五十一区的复杂背景,若说他们孱弱到会被聚集在这里的神秘组织随意侵入,毫无还手之力地被神秘组织人士夺走自己所有的成果,那才是让人发笑的臆想。

    境界线中陡然的平静,以及线索的缺失,在仔细分析之后,便不是再那么难以接受了。我不断转动思维,这有助于让我忽略充斥在通道中的寒冷。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上一次的激烈声响消失后,整个通道中,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回响。

    仍旧看不到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听不到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声音,也无法观测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异常现象。没有敌人,没有自己人,没有让人意外惊喜的遭遇,这里什么都没有。飘浮着白雾的世界,有的仅仅是寂寥而已。

    我再一次进入一处房间,原本以为它和过去进入的一样。像是时间凝固在主人消失的那一刻,但这一次,的确出现了一些让人在意的不同。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视野所及之处,景状和那些宿舍般的房间没有什么不同,主人应该是女性。这么判断并非这个房间充满了女性的味道,实际上,房间中的视觉元素在女人味上十分单薄,除了沙发上的女性情趣内裤和茶几上的女性杂志外,没有更多可以体现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个女性的元素。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我跨进门之后——

    我进入房间,然后,在门外观测到的景状。突然产生了一些微妙的不同。这种不同,大概是因为光线的突然黯淡带来的,也许是色调的突然深沉带来的,也许是空气中的味道变得不一样,也许是更多细微的,难以直接察觉到的地方,发生了变化。总之,尽管很难详尽描述。但是,的确让人深深感到。有一些事情发生了。

    如果,这也是一种异常,那可真让人欣喜。

    我顿住脚步,用整个身体感受这个房间的变化。不知不觉间,白雾已经存在于房间中。这个房间相当宽敞,还分出了好几个不同用途的隔间。例如寝室、厨房和卫生间,我没有实地勘察,但是在进入门后,大致可以从一些细节上初步分辨这些隔间。当然,无论是在我进入之前。还是进入之后,这个房间中都是没有人的,但又并非是荒废了许久,更像是主人暂时不在。这一点,和过去经过的那些房间没什么差别。

    不过,当白雾在视野中弥漫的时候——我无法观测到这些白雾升起的过程,似乎一眨眼间,它就出现了——厨房和卫生间的位置,传来了流水的声音,伴随着一些细碎的响动,让人觉得房间的主人就在里边。

    我掂了掂消防斧,放轻脚步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我很仔细地观察一路上的情况,但是,除了声音之外,没有更多的动静,直到我抵达卫生间的门前,那声音变成了马桶冲水声。我用力踹开卫生间的大门,却没有迎来任何尖叫和攻击,因为——

    里面除了已经被使用过的坐式马桶之外,什么都没有。水流潺潺进入马桶管道,但是,本应就在这里的什么人,并不存在于视野之中。

    血红色的大字写满了卫生间的墙壁:“我又一次看到他了,我感到恐惧,他已经死去,但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想他并非是真实存在的,但为什么我走进那里,总能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容颜?我知道,我不应该再进入那个地方,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进入那个地方。神啊,你就在那里吗?”

    这些字迹仿佛是刚刚才写上去的一样,颜料还没有干涸,不断沿着墙壁漫下来。那颜料是如此鲜红如血,但没有任何血腥味,我走上前用手指触碰它,它好似拥有生命一般,陡然一缩,紧接着,所有的字迹就乱做一团,再也分辨不出字形了。我觉得这个地方中又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异变的味道就像是臭味一样散播在空气中,越来越浓郁,让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当我正打算转过身离开卫生间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怦然关上,我的背后再一次泛起寒气——就像是有一个似有似无的意志在监视着我的行动,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并非是“江”在作祟。

    血红色的大字在我理解那句话的含义前,仿佛无数的蚯蚓般扭曲着,蒸发了。

    这些字句的消失,就像是一个信号,我有深刻的堕入陷阱的感觉,也许正如我之前猜测的,境界线这一段时间的死寂,并非是因为五十一区的人们对精神统合装置的相关情报的认知产生空白,而是因为这些情报碎片隐藏得太深。这些字的确是被“江”挖掘出来的线索,但是,我的接触却激发了这部分意识的安全保险。

    也许,让我感到不妥的,造成当前异变的,正是早已事先准备好的,对窥视这些线索的外来者的反击。

    我想着,那句充满了悲伤和恐惧的话,到底来自谁的意志呢?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吗?是在这个五十一区工作女性吗?是拥有极大权限的研究者或官员吗?她去到的地方,就是精神统合装置的放置点吗?

    如果将我目前收集到的线索串联起来,再加以想象,我觉得大部分答案是肯定的。说不定,找到这番话的主人,就获得了直达终点的路线。不过,在那之前,我得离开这个房间——空气中,伴随那个似有似无的意志而诞生的异变味道。真的变成了一股臭味,仿佛腐烂的有机物,又像是烧焦的味道,让人忍不住作呕,但是,一旦开始反胃,却又觉得这种让人极为难过的感觉,正在孵化一种异常的美妙。

    是的,我感觉到了。这一点都不正常,就像是极端的什么在孵化着另一种极端的什么,再继续下去,会让自己发生一种反转性的异化。我不知道,反转之后到底会变成什么,但那一定不是自己希望变成的。

    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卫生间正在渗入毒气。

    我用力扭转门把手,但只有一种卡拉卡拉的声音。我用力拉它,门咣咣作响。似乎在我的发力下摇摇欲坠,但是,却也给我另一种感觉——它永远都会维持在这个摇摇欲坠的样子,却不会真的被破坏。我退后,用消防斧劈砍大门,效果还不错。门板被砸出一条缝来,我又沿着这条缝隙砍了好几下,终于在一阵脆响中,一大块木板彻底断裂,消防斧的头部嵌了出去。紧接着就是一阵哗啦的声响,一股力量从外面拦截了斧头。

    我拔回消防斧,定睛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横七纵八地系上了许多粗大的铁链,就像是给这扇门加了一道保险。我呼出一口白雾,温度似乎又降低了一些,从门板断裂的豁口处向外眺望,弥漫在屋子中的雾气似乎也变得更加浓郁了。不过,在破坏了房门之后,那股让人抓狂的臭味稍微稀释了一些。

    我正准备一鼓作气,先将这扇木门砸毁再说,但是,还没有劈几下,就听到了从外边传来的声响。似乎有人打开了房间正门,走了进来,这个家伙的步伐沉重,行动缓慢,而且拖着某种金属物件,每一步都发出咣啷咣啷的声音。我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友是敌,是不是被我的破坏惊动,所以才进入这个房间。现在的情况特殊,再怎么往坏处想都不会太过,狭小的环境,诡异的经历,一切因素似乎都在针对我所拥有的力量。尽管我不觉得自己会死在这个地方,但是,意识态的诡异变化,却不能轻松大意。

    我缓缓收起消防斧,悄无声息地贴在门边,甚至没有尝试利用门上的豁口去观察即将到来的家伙。龙傲天说过,不要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诡异的存在身上,要视它们为无物,不,确切地说,连看都不要看,不要主动和对方发生任何关系,不要对它们产生任何情绪和固有认知——在意识的世界里,你无法从表面去评价对方到底是什么,拥有怎样可怕的特性,因为,一切都源于意识,尤其在这个由多数人的意识勾连起来的境界线中,每个人的意识都在相互干扰,包括我们这种拥有主动性自我的意识存在。

    当然,我不可能彻底闭上眼睛,将自己当成是鸵鸟。我将视线垂在地上,默数着外面那个家伙的距离。从他发出的声音来判断,比较接近人类,是双足立于地面行走的,体格庞大沉重,手中拖着的物件,大概锁链,锁链拖在地上发出抖动碰撞的声音,但是,在锁链的末端,还系着某个粗重大块的物体。

    这个家伙更加接近了。这个房间明明有光线,但就像是黄昏一样,白雾的浓郁进一步削弱了光亮的程度,大片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当那个大家伙靠近的时候,它的影子先一步进入了卫生间。

    影子的轮廓十分清晰,那是一个人形,但又不是人类的怪物——影子的头部是山羊的头颅。

    更近了,影子的背后长着一双翅膀,尽管双足站立,却是反关节的腿形。

    这些清晰的形态,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更具体的形象,而且,是十分熟悉的形象——一只神秘学中经典的恶魔。

    不过,它的手中没有镰刀和三叉戟那类的冷兵器,仅仅是拖着锁链。也许,锁链后系着的沉重物品,就是它的武器。它步伐笨重,但并不意味着在战斗的时候也是如此。而且,它并非是寻常意义上的恶魔,应该是由某种意识幻化的产物,是一种保险,一种杀毒程序。不,也许,正是因为其本质是意识态,来源于人类对恶魔的认知,所以,更切合恶魔的真实面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