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27 开端
    在六小时即将正式执行的计划中,五十一区将会通过精神统合装置将聚集在这个基地中的神秘组织以空间跃迁的方式直接投放到纳粹们的飞艇中,直接从内部捣毁敌人的根据地,收刮战利品。从荣格那里得到的信息中,神秘组织的确被用来充当主力作战部队,五十一区既不打算从飞艇外部进行掩护攻击,也不会投入最强的兵力,仅仅派遣一百名普通人组成的精锐士兵配合神秘组织的行动。单纯以纳粹停留在拉斯维加斯上空的飞艇数量来说,聚集在这里的所有神秘组织应该是有能力独自完成这个任务的,也因为五十一区不打算在这个深入敌内的计划中投入太大,所以许诺各大神秘组织,在飞艇内所缴获的战利品都可以自行内部处理。

    这份作战计划和战后利益分配方式,基本上所有的神秘组织都已经接受。

    “那么,参与计划的神秘组织对战利品的内部分配方式呢?”我问到:“并不是一个神秘组织负责一艘飞艇吧?”

    “这就要看各自的胃口了。”锉刀说:“每一个神秘组织最多独自包揽一艘飞艇,如果觉得自己力有不逮,也可以和其他组织合作,不过,合作的分配方式由合作者自行商议。至于目标飞艇,则通过抽签决定,他们已经为那些飞艇编号了。”

    “听起来大家都对这次行动信心满满呢。”以上的信息所流露出的粗放感,的确不能让人省心,该说是对自己的能耐有信心,还是各怀鬼胎呢?但是,这个由五十一区提出来的计划,的确被所有人接受了。这意味着。在每个人心中,无论其他人有怎样的盘算,对自己而言,这样的计划方案是可以接受的,并且相信自己在这个计划中谋取到属于己方的利益——看起来有点像是多赢的方案,但是。也可以称之为态度暧昧的方案。

    没有明确的分配方式,也没有明确的搭档,计划本身也十分自由,五十一区所要做的,就是让我们进入飞艇之中,剩下的一切,全部交给我们这些神秘组织自行解决,包括能够从飞艇中获得的所有战利品。在情报不足的人眼中,这个计划最多只是五十一区所代表的国家政府打算空手套白狼。用还在敌人手中的好处,换取一个名面上的统领地位和战力支持。不过,对于拥有精神统合装置相关情报的人来说,五十一区的计划一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纳粹的飞艇中有一枚精神统合装置碎片和纺垂体机器,也许可以和五十一区藏匿的那枚精神统合装置拼成一块——我可以推断出这个可能性,其他人,例如走火、荣格、五十一区乃至于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们,不可能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而且。从已知的线索来看,这些将目标放在夺取精神统合装置上的组织。所有的计划其实都是为了让精神统合装置变得完整,然后得到它。

    除了精神统合装置之外,其他从敌人手中夺到的东西都可以让给他人,以掩饰自己的目标物。对于所有了解过精神统合装置到底是何种强大的东西的组织来说,拥有这样的想法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五十一区应该也不会例外。所以。“飞艇中所有的战利品都归负责进攻此飞艇的神秘组织内部分配”这句话,应该掺有水份。

    “神秘组织联盟呢?只有走火和荣格两方面吗?”我问道。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是这个情况没错。”锉刀说:“仍旧坚持中立的神秘组织有三个,他们大概也算是一个松散的联盟吧,因为他们很可能会进入同一艘飞艇。其余的神秘组织。不是已经投靠走火他们,就是站在了荣格这一边,在出现关键的分歧前,至少在真正攻陷飞艇之前不会撕毁盟约。”

    “也就是说,停留在拉斯维加斯的十八艘飞艇,有一艘会成为中立组织的目标,剩余十七艘会被走火和荣格两方面的人马瓜分。”我想了想,说:“这十八艘飞艇中,有一艘捕获了纺垂体机器。那才是最关键的目标,你说过目标将通过抽签分配,所以,如果不作弊的话,无论是走火他们,还是我们与荣格,都有将近一半的几率抽到那艘飞艇。你觉得,这个抽签会全凭运气吗?”

    锉刀沉默了半晌,说:“走火他们的计划,是以先知的预知为骨架制定的。目标的分配方式也是由他们提出的,所以,我觉得他们不会作弊,因为,未来就站在他们那一边。如果没有意外,不,在先知的预言中,没有意外。目标飞艇一定会直接被走火的核心队伍抽到。走火他们与五十一区有合作计划,所以,五十一区没必要派遣自己方面的高端战力,只需要在我们进攻飞艇的同时,保护好自己的老巢,等待走火他们将纳粹那一边的精神统合装置碎片带回来就行了。只要五十一区的精神统合装置还保留在他们自己手中,走火他们就一定会回来合作。其他人,包括我们,在他们的计划中,作用应该是搅乱敌人视线,分散敌人火力。”

    锉刀的这种想法也不无道理,从一开始,知情者和不知情者的目标就不一致,在一些细节方面,走火和五十一区更拥有主场优势。他们并不担心不稳定因素,仅仅需要保证,不稳定因素不在基地内爆发。

    “计划开始后,大部分不稳定因素都会直接投入遥远的战场,所以,只要作战开始,五十一区需要防备的就剩下来自末日真理教一方。虽然末日真理教在很早之前就对五十一区进行渗透,但是,既然五十一区还掌握着精神统合装置,就代表末日真理教隐藏在五十一区的力量无法从正面上动摇政府方面对这个基地的掌控力。在神秘组织都投入作战之后,末日真理教即便从五十一区内部发动叛乱,成功的机会也不大。一旦针对纳粹的作战结束,走火他们带回了精神统合装置碎片,与五十一区的官方力量汇合。其他人就很难再插手了,如果不识大局,就会被直接清理掉。”在几个由脑硬体分析出来的推断中,这个推断的可能性是最高的。当然,至于事态的发展会不会如此顺利,在真正发生之前。是无法直接下结论的。至少,这种可能性现在看起来挺有理。

    “理论上如此。”锉刀点点头,说:“虽然仅仅是理论上的推测,但是,因为走火他们有先知的预言,所以,实际情况会和理论产生偏差的可能性也许很小。走火他们和五十一区的官方盟约,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不过,我们和荣格的盟约也有官方优势。不是吗?”我说:“至少,就算走火他们真的拿到了精神统合装置碎片,荣格的官方身份也有插足的理由。而且,我觉得,荣格这一边,其实也是五十一区的一张王牌。毕竟,清除了末日真理教的人之后,五十一区的身份就会彻底洗白。如果荣格真的代表了干净的国家部门,那么。他们就会天然成为一个体制内的成员,在后继计划中一同针对走火他们和其他神秘组织,也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情。”

    “走火他们应该也会想到这一点。如果要在和五十一区的盟约中占据上风,他们有必要排斥五十一区的其他助力,亦或者,在五十一区获得助力之前。直接撕毁盟约?”锉刀眯起眼睛,说:“他们会在攻击飞艇的同时对五十一区下手?然后在事后将责任推给末日真理教?”

    “有可能,在作战计划开始前后,他们也许不会下大力气干涉其他组织针对五十一区的行动,五十一区的混乱。有助于他们成为最后的黄雀。”我说。

    “似乎有点清晰了。”锉刀说:“看来我们想要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的话,就不能实际参与针对纳粹的进攻。一旦被投放到那些飞艇之中,无论是要夺取纳粹方面的精神统合装置,还是五十一区方面的精神统合装置,都会错失最好的时机。但是,五十一区和走火他们绝对不会让我们留下来。也许,荣格可以帮我们一把?如果末日真理教现在就发动进攻,而五十一区表现得毫无还手之力的话……”

    锉刀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中的光亮便闪烁了几下,迅速熄灭了。很难想象,在这个重要基地中会因为仅仅是疏漏就出现这样的状况,这明显是一个征兆,而且,不是五十一区针对我们的攻击,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性,是某个神秘组织终于按耐不住,对五十一区发起试探性的攻击,如果有可能,就会转变为真正的作战。

    “看来他们真如你所愿了。”我对锉刀说。

    锉刀率先快步朝门口走去,“末日真理教?”她也做了同样的猜测,不过,即便认为这个公敌的目标不是自己这些聚集在这个基地中的神秘组织,也没有放松警惕。在开门之前,她紧了紧系在腰后的掩饰临界兵器的布袋,然后将手枪抽了出来。

    “外面没有危险。”我说。在她隔着门探查外面的动静时,我已经利用连锁判定将五十米方圆内的环境扫描了一遍。走廊上没有人,不过,雇佣兵们已经准备好从房间里冲出来了。除了我们的自己人之外,在扫描范围内没有其他生命体的存在。

    锉刀点点头,实际上,这个房间的“门”并非是正常的大门,它在启动之前,和墙壁融为一体,不通过特殊能力,仅仅用耳朵去聆听,根本不可能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这一点和境界线中玛丽亚的房间是不一样的,我记得很清除,在那个房间产生异变之后,门的样式变成了普通的木门,而在当时,也许是注意力被更异常的状况分散,也许是意识受到某种干扰,对当时的一些异常仅仅是抱以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直到回归正常世界,通过回忆重现当时的场景,才察觉这些异常之处。

    锉刀将手按在墙壁上,光状回路迅速勾勒出大门的轮廓。在我们走出房间的同时,其他雇佣兵们也全神戒备着,从各自的房间鱼贯而出。他们的视线从我和咲夜的脸上转向锉刀,彼此视线交汇后。无声确认了各自的状况。

    “头儿,什么情况?”摔角手一脸严肃地问到。其他人看似随意地散在通道四周,但已经做好了防御敌人攻击的准备。

    “没事,应该不是找我们的麻烦。”锉刀的回答让紧张的气氛稍微平缓了一些,不过,雇佣兵们并没有解除警戒状态。通道的光已经熄灭了。虽然谈不上完全无法视物,但也格外阴暗,通道两端更是陷入一片沉沉的黑暗中,寂静又紧绷的气氛,让人觉得敌人随时会在自己松懈的一刻跳出来。

    “要戴上夜视镜吗?”快枪问。

    “不需要。”锉刀断然说:“五十一区不可能什么准备都没有。”正说着,一条条蓝光构成的回路沿着地面、墙壁和天花板,从通道深处快速穿行,直抵通道另一端的尽头。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整条通道就笼罩在一片朦胧的蓝光中。

    灰狐吹了声口哨。说:“欢迎来到未来世界。”他的形容十分形象,银灰色的金属墙壁上爬满了蓝色光芒的回路,这个景象一如科幻作品中描述的场景,不过,却是灾难类的科幻作品。

    “在这条通道里,真的只有我们吗?”契卡皱着眉头环顾四周,再一次问到。锉刀似乎觉得她的问题很突兀,于是对她说:“你感觉到了什么?”

    契卡甩甩头。说:“不,没什么。应该……”如此模糊的回答,让其他人都凝神看向她。契卡似乎自己没有察觉到,也许是因为某些缘故,让她下意识忽略了,但是,其他人可没有忘记。自己参与的是怎样的任务,面对的是何种对手,而在自己身处的战场,最重要的保命法则是什么——相信自己的感觉,任何异常的感觉。哪怕微小短暂得就如同错觉,也有可能带来致命的线索。

    这种神秘战场的常识,在契卡和清洁工这两名新手入队时,就已经反复普及过。尽管契卡不久前才加入小队,但已经经过数次“神秘”的战场洗礼,就算没有一次都没有遭遇过“神秘”,不了解神秘世界的诡异,她也不是那种喜欢忽视经验的战场新丁。每一个疏忽大意,怀疑前人经验的家伙,都会在战场上得到教训,而且,通常是致命的教训,这一点无论在哪种战场都是一样的。

    契卡,明显不正常。

    “契卡!”清洁工用拇指推出刀柄,一副随时会对自己的队友发起攻击的样子,其他呆在契卡身边的雇佣兵虽然没有这么敏感,但也在用警惕的目光凝视着契卡。

    契卡被清洁工冰冷地声音惊醒了,她再次皱了皱眉头,对锉刀点点头,示意自己完全没有问题:“我之前似乎听到了什么人的声音。”又问:“我刚才怎么了?”

    “你刚才有些恍惚。”清洁工回答了她的问题,“我不觉得那是正常的情况。”

    “恍惚?”契卡的表情终于恢复正常的严肃,“是的,这很不正常。那个声音……”

    “像是来自心底的呼唤?”我插口道。当契卡用惊愕的目光看过来时,我说:“我见过不少类似的病例。”

    “病例?”契卡的语气不怎么好。

    “精神病人经常出现这样的问题。”我说。

    “我没有精神病!”契卡的声音拔高了,就像是被触及了伤口,但很快又低落回去,“我的意思是,我只是有一点战场综合症,但这很正常,对于我们这类人来说。”

    “没错,有点心理上的小毛病,这很正常。”锉刀用肯定的语气回答,“我也有同样的问题,其他人也一样。不需要在这种小事上在意,关键是,不要让它成为扩大自己内心伤口的缺陷。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契卡。”在契卡回答之前,她转过头来对我说:“高川,你想说的不是这个问题吧?”

    “不,就是这个问题。”我毫不客气和锉刀对视着:“不要忘记,这个基地里藏着什么。精神统合装置,顾名思义,那就是涉及精神意识的东西。你觉得,有这样的危险品在,这个基地中不会出现精神意识方面的神秘的可能性有多大?在我们这支队伍里,有多少人真的可以不让自己已经存在的精神问题成为缺陷?”

    锉刀皱起眉头,对契卡说:“你觉得自己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契卡用发誓的语气说。

    “她说没问题。”锉刀仿佛在证明什么般,再次转过头来凝视着我的眼睛,认真地对我说:“我相信我的队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