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28 进击
    契卡出现了异常的症状,我们判断这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干扰,诸如让人产生幻觉和幻听,更严重一点,会通过已经存在的心理创伤令人变得疯狂。神秘学中罗列了许多关于精神失常的案例,契卡对自己状态的描述,完全符合最经典的那几种。不过,正如契卡所说的那样,在这支队伍里拥有心理创伤的人不止她一个,对于他们这些雇佣兵来说,换上战场综合症是十分普遍的情况,她也不觉得自己是最严重的——虽然她这么认为,但事实不容否定,不管因为何种原因,她是基地区产生异动之后,我们队伍里最先出现异常症状的人。

    她此时的情况不算严重,但我和锉刀都知道,一旦在精神层面上出现毛病,这个毛病就很难消除掉,除非,引发症状的异常消失——然而,我们无法感知到,干扰契卡精神层面的源头在什么地方。这意味着,契卡必须自己顶住来自大脑中的,将会越来越强烈的幻觉。在这只队伍里,不存在对精神性神秘方面有特长的成员,没有人可以帮助她。即便是能够出入意识境界线的我也不例外,因为,出入境界线的能力,并不源自于我自己。

    虽然可以想象,契卡接下来的状态会越来越差,很可能无法在冲突中产生作用,反而会成为不稳定因素,但锉刀仍旧希望我们相信契卡。

    “我没有说不相信契卡。”我说:“只是,我必须再次提醒你们,必须注意精神方面的状态。要察觉自己的不正常,也许有点困难,但是,察觉他人的不正常却相对容易。既然契卡身上已经出现类似的情况。那么,我们就要小心点了,这可不是偶然。”

    “当然,这不是偶然。”锉刀点点头,对其他人说:“都给我提起精神来。”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大声应答。清洁工拍了拍契卡的肩膀。契卡看了我一眼,有些沉思,但那种尖锐的情绪已经明显回落了。在决定队伍的去向前,她对我们说:“那个声音,就像是回忆一样,突然从心底浮现的,很久很久以前的回忆。它仿佛在对我说,让我做点什么。”

    “你焦躁吗?”我问。

    “之前不觉得,但现在……有一点儿。”契卡说:“那个声音。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就会跳出来,但是,我试图去捕捉它的时候,它总是不见踪影。”

    “很明显的精神干扰现象。”我对锉刀说。她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说:“注意点,契卡,不要受到引诱,它和你真正的想法不同。你应该可以察觉到,也有能力作出判断。我们暂时无法解除这种情况。它可能会越来越眼严重,你要做好准备。如果有必要,随时向我们报告。”

    “这是很不好的现象,对吗?”契卡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为什么是我?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谈不上好或不好,在神秘的世界里。任何异常都有可能危机,但也有可能成为线索。”我走上前,凝视她的眼睛,说:“在意识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特殊的。在神秘的世界里。认识到自己的特殊,并不是一件坏事。”

    契卡沉默了一下,我再次对她说:“接下来,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我这么说着,看向锉刀,契卡也望了过去。锉刀没有丝毫犹豫地点点头,说:“契卡本来就是你看上的,不是吗?”

    “哦——是这样吗?”清洁工用轻佻的语气说:“是高川先生看上的女人。”这样的说话可不像是清洁工平时会做的行为。不过,正因为她的插科打混,让紧张不安的气氛逐渐松弛下来。

    在这支队伍里,即便是清洁工和契卡这样的新人,也经历过神秘事件的洗礼。大家多少都心理清楚,我们这支队伍的强处和弱点。只是物理层面的攻坚战,没有人会害怕退缩,但是面对精神心理层面上的攻击,也许除了锉刀之外,其他的雇佣兵都没有足够的把握。对于这些雇佣兵来说,契卡虽然只是新人,但在一定程度上,其精神心理状态完全可以视为大多数雇佣兵的典型,其他人并不认为自己比契卡特殊多少——既然契卡已经出现异状,那么下一个出现异状的很可能就是自己了。

    这么想的话,可以理解为什么锉刀如此大张旗鼓地表明自己的信任态度,她必须安抚这些队员,保证队伍的稳定性。越是在这种时候,越不能因为契卡的特殊,将她留下来,因为,这么做看起来就像是抛弃了队友,任其自生自灭——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这么觉得,但一定会有人这么认为。

    至少,认识到自己心理精神方面出了问题的契卡,一旦被独自留在房间里,不被允许和队伍一起行动,免不了生出排斥感。而这种排斥感,很难说不会在越来越严重的精神干扰中变成致命的毒素。

    精神出现异常的人继续呆在队伍中,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但越是这样,就越是不能逃避。

    “还能联系上荣格吗?”我问。

    锉刀摇摇头,说:“信号全部被截断了。末日真理教已经渗透了五十一区,如果现在的问题是它们造成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能留给我们一条拥有照明的路线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在这里等到其他人把事情都解决掉?”清洁工挑挑眉头,她明显流露出不希望这么做的表情。虽然在地表的木屋处经历了一系列神秘因素的洗礼,身为连魔石强化者都不是的新人,也被当时的情况弄得十分狼狈,但这完全打击不了她的信心和兴趣。而这种性格和态度,正是锉刀选中她成为队员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到休闲设施服务中心去。”我说,“不过,准备好我们会被传送到其他地方的可能。”

    “传送?”灰狐有些意外。

    除了我、咲夜和锉刀三人之外,队伍里暂时没有其他人知道进入休闲设施服务中心到底是什么情况。之前按照席森神父所说的“休闲设施就在通道尽头的门后”这样的提示,结队寻找那个地方。但始终都没能找到——因为,肉眼所见的通道结构,和真实的通道结构是不一样的。

    “有些像是空间传送之类的力量。”我简略解释了一下,“至少,驻扎在这里的神秘组织成员,完全可以从他们所在的位置。直接进入服务中心。”

    “那些神秘组织的营地在什么地方?”快枪环视了一下空荡寂静,笼罩在微微蓝光中的环状通道,说:“我们看起来是独自占据一条通道,其他人也是这样吗?”

    “谁知道呢?也许就我们拥有特殊待遇也说不定,他们的眼光挺好,所以才会在我们抵达的时候,那么大张旗鼓地迎接我们。”无论谁听了摔角手说的这番话,都会觉得她是在讽刺什么。

    “得了,别废话了。”锉刀说:“再呆下去。油水都要被其他人搜刮完了。”

    “还不知道有没有油水呢。”摔角手撇撇嘴,她的态度和清洁工正好相反,觉得还是不要涉入这趟混水里比较好。当然,这并非是因为她对这不明不白的状况感到害怕,只是觉得,五十一区就算被入侵者打得狼狈,也一定是装出来的,即便不是装出来的。也仍旧拥有控制大局的能力,现在的局面反而会成为针对聚集在这个基地中的神秘组织的一个测试。

    “即便五十一区被末日真理教侵蚀。但它并不是彻底变成了末日真理教的巢穴。五十一区的政府背景仍旧处于主导力量,而且还和席森神父、走火他们达成了合作协议。我不觉得末日真理教潜伏在这个基地里的人可以翻出多大的浪花来,其他神秘组织不是和走火他们有一腿,就是人心不齐,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所以。无论他们多希望在混乱中混水摸鱼,都不太可能成功。如果我们在当前局面下太过深入,说不定会被过多关注,我可不希望刚进入基地时,一群人集体迎接我们的情况再次出现。当时真让人抹了一把冷汗。”摔角手口沫横飞地说了一大通话,才察觉没有人理会自己,不由得对我们叫起来,“喂喂——没有人觉得我的顾虑很必要吗?”

    “我们的任务已经下来了。”锉刀耸耸肩,转过头对摔角手说:“这个基地里的所有人都会是我们的敌人。所以,你的顾虑的确没必要。”

    摔角手扯了一个僵硬的笑容,说:“所有人都是敌人?头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在她得到回答之前,我已经再次锁定了离开这条环形通道的“门”。咲夜将手掌按在身边的墙壁上,那一片的光状回路纷纷重构,一个呼吸后,“门”的形状被勾勒出来了。

    “不是玩笑,所以,就算不能混水摸鱼,看看未来的敌人有什么本事也挺不错。”锉刀用一副轻松的口吻说着,率先踏入门中。她的身形一下子就不见了,紧接着是清洁工,她在进入之前,拍了拍摔角手的肩膀,似乎在安慰她一般。

    “好吧,好吧,谁叫你是头儿呢?谁叫你是雇主呢?”虽然摔角手一副发苦的用词,但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没有半点无奈、抗拒和被打击的样子。我不知道她自己是否清楚,但我的确看到了,她用力抿起来的嘴唇勾起一丝弧线,眼神也显得十分兴奋。

    在所有的雇佣兵都进门后,我和咲夜也鱼贯而入,抵达了真正的“环形通道的另一端”。也就是说,尽管看起来像是从原来的环形通道进入了另一个环形通道,但实际上,我们跨越那扇“门”前后,都是处在同一条环形通道中。说得更形象点,“门”只是让我们从“无限循环的通道中部”抵达“通道末端”而已。虽然很难解释其中的原理,但情况大致就是这么回事。

    锉刀的小队包括锉刀自己都是第一次来到“环形通道的另一端”,对于这条环形通道所表现出来的特性,纷纷表示好奇。“这可以说是空间科技吗?美国佬倒是挺有一手。”这样的说法其实并不准确,科技是了解原理,之后再实现其功能。但是,这条环形通道所展现的特性,并一定基于五十一区已经了解其构成原理的基础上,而以“现实”的角度来说,所谓的科学原理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并不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中。因为,构成这个世界的基础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意识,从这个角度来说,在这个末日幻境的世界里,“科技原理”的本质只是一种意识现象而已。

    正如我在境界线中,可以感受到重力的作用,但并不能说,重力真的在境界线中存在,一旦构成境界线的意识发生变动。重力现象随时都有可能失效。

    末日幻境,完全可以简单视为一个更广阔的,涉及意识范围更加表层,本质更加深邃的境界线。因此,完全可以推断,能够在末日幻境中制造出境界线的“江”,只要力量足够强大,便可以夺取整个末日幻境的控制权。

    也正因为“科学原理”本质上并不存在。“神秘”才有意义,才会大行其道。才会真正成为一种超凡的力量。

    以“现实”的角度来说,涉及意识的研究或许也可以归类为“科学”的范畴,但是,即便在“现实”,谁又能彻底掌握意识的秘密,谁又能彻底了解他人意识的变化?就连“现实”中。以一个更加客观的角度也无法捉摸清楚的问题,病院的安德医生等人制造出支持“末日幻境”的外设,也不过是一种偶然,他们至今都无法理解这些设备的运作原理——它就这么运转起来了,而且。运转得不错,虽然不知道原理,也无法再重新制造一个,但是,却可以利用它完成研究计划——这和“神秘”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现实”也无法理解,放在以意识为基础构成的世界里,更是无从触摸。我们的形态,我们的世界,就在这里,但我们却无法认识其本质,只能简而言之为“神秘”。

    一切都是“神秘”的力量在起作用。正如五十一区这如同幻境特效,如同空间科技的环形走廊。对我们这些以“神秘”概念为基点观测世界的人们来说,它必然是,也只能是“神秘”。

    五十一区做到的,仅仅是利用已经展现出来的“神秘”,这理所当然被视为是对“精神统合装置”进行了长年研究后所取得的成果——不了解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既然它能这样,所以,可以作为成果利用起来,这就是“神秘”的力量。反过来,如果它无效了,也无法理解它为什么失效,只能说,有其它针对性或更高级的“神秘”破坏了这种“神秘”。

    我们想要在这个被“神秘”笼罩的五十一区基地中前往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自然也只能使用“神秘”的力量。不需要彻底摧毁这里的“神秘”,只需要钻出一个口子就行了。尽管我们的“神秘”并不强大,从运用结果来看,也很难在五十一区的“神秘”中撕开裂缝,但是,没有关系,“江”自身的神秘性足以实现这个想法。

    我在境界线的第三次行走所承受的压力和痛苦,反馈回这个正常世界后,同样带来了相应的收获。

    不需要理解,是的,不要尝试去理解,那会让你发疯。只需要意识到,就可以了——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新的坐标如同星星一样,逐个浮现在环形通道的轮廓,以及一个更加巨大的扭曲模型上,环形通道的轮廓,不过是这个巨大扭曲模型的一部分而已。无论坐标的位置,还是扭曲模型都简直不合理至极——当你认真去看细节的时候,似乎一切都是通畅的,但是,一旦视野放大到一个范围,就会发现,它完全是堵塞的。

    我学会了不去理会这不合理的一切,仅仅是将自己的手按在通道尽头被锁死的金属大门上——它在上一次抵达这里的时候还是死胡同的墙壁,而不是一扇巨大的门。上一次前往门后世界的经验,告诉我,门后就是休闲设施的服务中心,而且,进入之后转身看,只会看到一堵墙壁,而不是这扇金属门的后背,甚至,通过“神秘”的作用,这些门,这些墙壁,完全可以变成其它的样式,例如一个微波炉,乃至于一个马桶。

    幸好,五十一区没有将这个渠道设置为“马桶”。

    视网膜屏幕中的一个坐标开始发光,并以一种更直观的影像移动到我的前方,和金属大门的轮廓合并在一起——于是,坐标开始生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