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1 精英巫师
    “魔纹使者,第二等级。”锉刀凝神地自言自语,这是她判断对手强大程度的等级标准,过去的我也是使用这个标准。不过,在多变多样的“神秘”中,这个标准的局限性太大了,所以我才以个人的见识制定了新的标准。

    纸、并、强、凶、狂、神、论外——在我所使用的这个等级标准中,凭借巨大金属圆柱体的一击,这名伏击我们的敌人足以列入“狂”级的范畴。

    我们所处的空间十分宽阔,是一条比之前经过的通道更加巨大的新通道,给人一种“主干道”的感觉。通道中的照明并非之前通道中只有迷幻蓝光的水平,更像是火山深处灼热的岩浆,明晃的深红色有一种沸腾的感觉,当然,仅仅是光和颜色给人的感觉,它实质是冷光。仿佛警报一般,给人深刻印象,充分诠释着“危险”这个词汇意义的红光,在宽度将近一百米的通道中旋转着。

    一进入这条通道就遭遇攻击是在预料之中的状况,毕竟,抵达此处的“门”,是由对方早就准备好的。和契卡和清洁工一样可以听到“声音”的生物,包括人类在内,会进入此“门”,但从数量的推断上来看,这条通道应该不是单纯的围剿陷阱,即便遭到攻击,也应该是“筛选”的行为。

    所有被“声音”吸引进入此处的存在,在被“筛选”之后,就会前往下一个地方,而没有通过“筛选”的,大概会死在这里吧?

    在我的感觉中,我们所遭遇到的攻击,就是这样的意义。尽管,这条通道的表面十分干净。并没有尸体和血迹的存在。但也说不定,在战斗结束后,痕迹就立刻被清理干净了,对于“神秘”来说,毁尸灭迹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敌人正大张旗鼓地站在距离我们一百米外的地方,被主动扯回去的巨大金属圆柱体在“咔呛”一声后。锁入了明显就是发射器的物体中——它看起来很简陋,样式也是十分死板的等边立方体,但是,体积是如此巨大,正对我们的截面处,四个足以容纳巨大金属圆柱体的“孔洞”足以让人切身体会到那股沉重的压迫感。

    它意味着,即便只有这个截面是发射端,也能快速射出四个金属圆柱体。

    “超质量炮——我是这么称呼它的。”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的魁梧男人,如此对我们说到。

    他的脸上带着风格极为眼熟的面罩。遮住脸面的面具是一张病态般白净又冰冷的面孔,在眼廓的下方有三点水滴状的图案。他的整个脑袋大部分都包裹在这个面罩中,只有头顶左右两侧的红发裸露出来。不过,同样是头戴面具的人,比起外形的奇特诡异,他却不如咲夜的灰烬使者形态,至少,这个男人除了脑袋之外。其他部位的服饰都很正常——上身没有穿衣服,裸露出厚实的胸膛和肌肉。下身穿着一条肥大的工装裤和皮革靴子。

    尽管没有披上灰色的斗篷,但是,这个样式无比眼熟的面罩风格,让我们第一时间猜到了这个家伙的身份——一名末日真理教的巫师。

    “末日真理教?”锉刀凝声问道。尽管对方的面孔藏匿在面罩之下,但是从面具眼部的空洞中,仍旧可以感觉到那咄咄逼人的针锋。

    “没错。老子在这里等你们这些家伙好久了。”魁梧男人的声音十分粗犷,“只有小喽罗才能从这儿过去。嘿,你们不是小喽罗吧?”

    “你也是巫师?”灰狐显得有些错愕,虽然从面罩的样式来看,的确是末日真理教巫师的风格。但是,其他装束和能力显现和经常遇到的那些巫师不太一样。

    “哦,老子知道你想问什么。”魁梧男人仍旧是那副如伫立山巅的姿态,用俯瞰般的眼神扫视过我们每一个人,说:“那些平庸之辈岂可与老子相提并论?老子超强力的,如果你们不懂什么叫做超强力,至少也明白什么叫做精英吧?没错,你们走运了,老子就是千年不出一个的超强力精英巫师。这个大宝贝——”他用力拍了拍身旁的立方体发射器,充满豪气地说:“就是老子最自傲的法术具现,是老子独有的招数唷。你们真是走运了,可以看到老子如何发飙。”

    他的说话用词和语气都不太正常,与其说是高傲狂妄什么的,还不如说,让人觉得他精神有毛病,活生生地扮演着一个从小说或漫画中走出来的角色。不过,那个立方体发射器的力量的确不容置疑。而且,自称的“超强力精英巫师”这个名头,也不让人觉得是夸大其词,只是——

    “这个家伙就不会好好说话吗?”摔角手在一旁嘀咕着。

    “嘿,丑女人,别在背后说人坏话。”魁梧男人似乎听到了,瞪了一眼摔角手,“老子就是喜欢这么说话,不服气的话就来打一场,不过就算老子输了也还是老子,哈哈。”他大笑两声,立方体发射器的一个发射口周边的空气陡然扭曲起来,一发由巨大金属圆柱体充当炮弹的超质量炮已经脱膛而出。

    如果注意力真的被魁梧男人的语言分散的话,这一发炮弹足以让人手忙脚乱。不过,在这个队伍中的都不是普通人,即便没有超能,也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松懈过。炮口周边的空气扭曲是极为明显的征兆,在炮弹发射的同时,雇佣兵们已经左右躲开弹道——虽然是威力超群的超质量炮,但是,高速产生的弹道仍旧是直线。对于早有准备的雇佣兵们来说,躲开一发只会在直线上风驰电掣的炮弹,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不过,即便他们不躲开也没有问题,我和锉刀挡在队伍的最前方,既然出其不意的第一发炮弹可以接下来,那么,第二发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自然也不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魁梧男人不应该不明白这一点,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重复了上一次的攻击。

    炮弹的射速极快,但是,在这支队伍中能够及时阻挡攻击的人并不止我一个。另一个人不是锉刀,锉刀的静止超能在范围上有限制,出手的是咲夜。在炮弹席卷着气浪,在沉闷的轰鸣声中疾驰过一半距离时,一张由灰色丝线构成的巨网封锁在它的前方。

    视网膜屏幕如实地呈现了对抗过程的每一个细节,脑硬体的运作效率极高,大量的数据在窗口中滚动。我的身体已经向前疾驰而去。在前方,炮弹试图冲破灰网的封锁,但在巨大的弹性缓冲中,速度正迅速降低,它所携带的动能并没有一鼓作气撕开灰网。而我的疾驰路线就是炮弹和地面之间的狭隙。

    尽管在境界线中继承了少年高川幻象的二级魔纹和速掠超能,但是回归正常世界后,我仍旧只能使用伪速掠。不过,对于脑硬体来说,伪速掠反而是最合衬的,因为在运作机制上拥有惊人一致性。毕竟,伪速掠就是脑硬体和义体运作配合所产生的结果。

    受到炮弹那巨大的体积压迫,从前方扑面而来的空气流致密而紊乱。就算是灰石强化者那经过强化的体质。想要正面顶住这股庞大的压力前进,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在炮弹被灰网迅速削减动能的同时。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直接穿透网眼,如同拍岸的浪潮般涌来,一路上呈现出轨迹般的排气现象。不过,这些冲击波和气流看似拥有同一个目标,但是,这些力量并没有凝成一股。在视网膜屏幕中,被细化的力量矢量方向并不完全一致。

    的确,力量总体的方向是正面而来的,即便被细化了,也呈现出一种混乱的势态。但是,对于伪速掠这样的能力来说,只要力量不完全一致阻挡在行进路线上,就可以借用,转化为推动义体前进的动力。

    能够将多少力量转化为推动力,依赖于脑硬体的运算和义体的配合,很不巧,面前这股强劲的冲击波与澎湃气浪并没有超出两者的能力极限。我一头扎入迎面而来的压力中,速度顷刻间迅速拔高,如同箭矢般,在炮弹和灰网的僵持出现结果前,从炮弹和地面之间的缝隙一穿而过。

    魁梧男子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反应过来了,第二发超质量炮从立方体发射器中激射而出,他似乎一开始就打算通过击打前一枚炮弹的方式,正面突破前方所有的阻拦。如果他真的办到了,灰网被冲破自然是没有疑问的,两枚超质量弹相撞后应该还会产生进一步的变化,至少动量和路线上都会有所不同。在极高速度下的突然变向,足以对雇佣兵们产生威胁。

    不过他还是慢了一步。我钻出第一发炮弹的尾端,疾驰中伸手挡下第二发炮弹,巨大的冲力顿时将我的速度遏制下来,并向后推去,转眼间,我的背部就靠上了第一发炮弹的尾端。

    ——义体损伤度百分之十。

    第二发超质量弹的动能被彻底宣泄在脚下和背后,第一发炮弹终于突破灰网,但飞不了多远就砸在地上,往队伍所在的地方滑去,而我也将手头上的巨大金属圆柱体扔向后方。锉刀的静止超能足以禁锢这两发炮弹,不让眼前的对手将它们抽回去。

    现在,正对着我们的炮口,只剩下两枚超质量炮弹了。这种射击类装置,最危险的时候就是它还没有射出的时候,一旦没有了炮弹,威慑力就会大大降低。

    “你的法术就只有这种程度吗?”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再度开启为速掠朝这名精英巫师疾驰而去。

    我并不是因为轻蔑或恼怒而挑衅,我的情绪被脑硬体抑制,说出这番话,仅仅是为了干扰对方的心理而已。而且,它看起来奏效了。魁梧男人的身体顿了一下,放在正常时间里是极为短暂的变化,但在视网膜屏幕中却极为清晰。而这个时间,已经足以让我接近到距离他只有三步之遥的地方。我掷出两把短刃,随后转向侧边,绕至他的视野死角,拔出左轮手枪。在魁梧男人射出第三发超质量炮的同时,我抬枪。射击。

    不需要自觉去瞄准,在脑硬体的协助下,视网膜屏幕的准星始终锁定着这个魁梧的男人。

    我一口气打光了全部六发子弹。

    最先抵达这名精英巫师身前的是事先投掷而去的两把短刃,和我预想的一样,尽管这个男人的法术和一般的巫师不太一样,但那些寻常巫师会用的法术。他也一样拥有。多次在和巫师交手中出现的防护罩出现在他的身周,直接将三百六十度的方位锁死。被我全力投掷的短刃足以贯穿钢板,但和防护罩碰撞之后,只溅起一片火星——这种现象和我曾经交过手的巫师稍微有些不同,那些被称为正式巫师的家伙所使用的防护罩在抵挡攻击的时候,产生的是更为模糊化的涟漪,也许两者之间的不同在于这名精英巫师所使用的防护罩法术更加坚固。

    近江用统治局技术和材料制作的特制短刃没能建功在预期之中,从一开始,左轮手枪发射的特殊子弹才是真正的杀手锏。左轮手枪中的s机关是近江对临界数据对冲空间进行研究后制造出来的实验品。拥有直接涉及世界构造数据的力量,对于这个世界的“神秘”来说,这个s机关所产生的力量拥有通用性的干涉力。虽然不太稳定,干涉程度的上限也不高,但是,在这些日子的战斗中,已经完全可以确认,完全可以击破正式巫师的防御法术。

    至今为止。也尚未出现可以完美抵挡s机关加上特殊子弹这个组合的“神秘”——当然,这里的“神秘”。仅仅指人为施展的“神秘”。

    魁梧男人的视线应该跟不上我的速度。不过,早就升起防护罩的他看起来十分信任自己的防御能力。在短刃在防护罩上溅起火花的同时,他正不紧不慢地朝我这边转身。不过,在枪声响起的一刻,他的身体顿时歪了一下,被短刃打得浮现在空气中的防护罩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这个在没有遭到攻击的时候。完全无法用肉眼看到的防护罩简直就像是实质化了一般,即便出现裂纹也没有立刻崩溃。不过,在我的视网膜屏幕的缓速放映中,六发特制子弹只在接触防护罩的瞬间僵持了不到半秒的时候,随后就洞穿进去。尽管因为阻力的缘故,弹道发生偏移,但仍旧有四发擦过魁梧男人的身体。

    魁梧男人的个头健壮,但是,其体质仍旧无法让其规避已经接近到这个距离的子弹,一枚正中他肩头的子弹将他打得向后踉跄了一下。尽管不是什么致命伤,但是,被特制子弹贯穿的伤口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修复的。魁梧男人捂住肩膀,血液从伤口处渗出,不一会就染红了他的指缝。

    我在这期间已经推出转轮,抛去弹壳重新上弹。伪速掠的移动没有停止,我再一次进入他的视野死角。不过,魁梧男人已经醒悟过来,直接扑到正方体发射装置的边上,正好借助这个正方体挡住了我的视线。我觉得,这并非他看到了我的方位,仅仅是战斗本能的判断而已。

    装入左轮手枪的特制子弹并不是跳弹类型,而跳弹的威力大概也不足以贯穿重新修复的巫师护罩。我决定趁他藏在立方体发射器后方的机会,快速接近,依靠义体的力量摧毁这个威力极大的法术显现。

    不过,在我刚动身的时候,原本固定在原地不动的立方体发射器迅速转了一个角度,一处表面对上了我的方位。眨眼之间,原本光滑的表面上出现了发射口和已经上膛的超质量炮弹。下一秒,四发炮弹在轰鸣中同时射出。

    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和立方体发射器是如此接近,但超质量炮发射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闪入四发炮弹的间隙中,只得和其中一发炮弹硬碰硬——即便如此,我对自己的义体硬度仍旧有信心。

    事实也是如此,在挡住炮弹,被它推向后方同时,视网膜屏幕中弹出义体损伤数据——百分之九。

    之前抵挡炮弹时造成的义体损伤已经自行修复大半,加上此时的损伤度,仍旧没有超过百分之十五。

    不过,精英巫师的超质量炮也并不是依靠巨大动量直接撞击这么简单的武器。当另外三发炮弹从我身旁擦过之后,被我接住的这个巨大金属圆柱体突然从后端分解。

    在连锁判定的无死角视野中,另外抵达我身后的三发炮弹也在这一时刻分解了。

    不,不应该说分解,用分裂来形容或许更加合适。

    每一发金属圆柱体都分裂成四十枚导弹,总共一百六十枚导弹从前后方激射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