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7 第一场
    锉刀说出以赌赛决定魔法少女们从红衣女郎那里夺走的东西后,没有直接说下面的话,而是一一从魔法少女们的脸上看过去,最后落在丘比身上。因为,实在太明显了,这支队伍没有一个代表整支队伍的意向的人。丘比不是人类,但最有可能做出最终决定的,就只有它了。因为,它才是赋予这些人魔法少女力量的核心。

    “丘比?”锉刀平静地说:“我们是同盟关系,所以也不想伤了双方的感情。东西由我们保管,和交给荣格都是一样的。接收赌约,能者为上,对大家都是件好事。”

    “盟友?”这次连其他魔法少女们都露出意外的表情,因为锉刀等人咄咄逼人的态度,完全让她们感受不到盟友的味道。

    “哎呀呀,高川先生怎么说呢?”丘比转头朝我看来。魔法少女小圆、晓美和学姐都对我投来复杂的目光,毕竟,我们可是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打过交道的,也十分清楚我的实力。我不知道她们对我的感官到底如何,但是,上一次的交锋,她们可是落在下风的。

    “我同意锉刀的意见。”我十分明确地说,然后示意咲夜将包围诸人的灰丝解除,魔法少女们顿时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态。四面八方都被封堵的状况,明显对她们形成了很大的压力。

    “……好吧,既然高川先生也这么说了。”丘比这么说道,它的表情总是一成不变,也无法从那宝石一样的眼睛里看出它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在这个时候,它还是妥协了,虽然小圆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晓美和学姐拉住,只能忧心忡忡地闭上了嘴巴。

    “那么,怎么赌呢?”丘比歪着头,用天真的声音问道。

    “比力气吧。”半机械男人说到,他看向体格比他还要高大的摔角手。说:“你们也有对自己的力气有自信的成员,我们也一样。”

    “哦哦!没错!比力气!”身穿魔法少女制服的肌肉男高兴都说:“这个我真的很拿手,既然你们提议打赌,那么比什么应该由我们决定吧?还是说,你们没有自信?”

    “没问题。”锉刀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丘比从嘴巴里吐出一根项链,对我们说:“我会将这个事情跟荣格报告。”

    “随你。”锉刀耸耸肩说,她和我眼神交汇,我在看到项链的第一眼就肯定了。这是在境界线中看到的那根玛丽亚的项链。在这个宽广得不知道有多大,而内部构造也不分明的基地中找到那处不起眼的房间,仅仅是碰运气的话几率小得近乎零,丘比和荣格显然拥有其他途径获得了相关的情报。而且,他们的动作比其他人更快。能够抢在五十一区、走火等人和末日真理教这些更具备地利与人和优势的势力前,的确是让人意外的事情,甚至让人觉得,其中会否有这些势力的放任。

    在围绕五十一区藏匿的精神统合装置发起的明争暗斗中。情势尚未彻底明朗,虽然基本上可以确定所有势力都锁定了同一个目标。但是,并不能保证这个目标就是他们唯一要达成的,最重要的目的。而受限于情报网,我们就算猜测敌人有可能在暗中筹划一些事情,却无法理清他们的每一个步骤。

    尽管如此,和精神统合装置密切相关的道具已经到手。却是个不争的事实。正因为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的联合在情报和人手上落于下风,所以,才必须掌握这个关键的道具,无论它是否真的会产生作用,但如果连这件道具都不在手中。那可真才是两眼一抹黑。况且,既然这条项链在境界线中出现过,是“江”挖掘出来的秘密,而且也的确被红衣女郎“玛丽亚”看重,那应该不会毫无用处才对。

    “好了,别废话那么多,我们比三次,可以任意从队伍里选人。第一场我先来,你们呢?”魔法少女打扮的肌肉男十分自信地催促到,他用力跺了跺地面,曲起的臂弯上,鼓起的肌肉几乎要将魔法少女制服那蓬松的蕾丝袖边撑破了。魔法少女制服穿在小圆这些高中女生身上英姿飒爽,但是,毕竟仍旧是华丽的少女风格,轻飘飘的裙子比膝盖还短了十公分,穿在魔法少女队伍新人中,那个三四十岁的妇女身上犹显得过份,那么穿在这个体格魁梧健壮的肌肉男身上,简直让人无法直视。同样的,金毛狗被当作女性打扮得华丽招摇在正常社会中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富有军人气息的半机械男穿着,就显得格格不入。

    如果不是这些人身上有我们想要的东西,否则我们这支队伍超过半数的人会扭头就走吧。

    魔法少女队的这些新人的打扮,放在穿着千奇百怪的神秘组织中,也着实别树一帜,令人精神崩溃,真不知道是不是丘比的恶趣味,还是它真的没办法改变魔法少女的服装——会否魔法少女制服才是魔法少女的正体?这个神秘职业的力量源头,就是这身行头?

    就算有脑硬体压抑着情绪,让我可以平静地直面这些魔法少女新人,但还是忍不住生出这些恶意的揣测。

    正因为身穿魔法少女制服的肌肉男对人类心理的冲击太大,在他呼声落下后的半晌,通道中一片令人窒息的死寂。锉刀的目光落在灰狐身上,但他“恰好”在搀扶清洁工从地上站起来,一副十分忙碌的正经表情。然后是快枪快速后退一步,站在了摔角手身后,突然用力推了她一把。

    “摔角手是我们这里力量最大的人之一吧。”快枪说着,被摔角手用力一瞪,立刻左右他顾,轻轻吹着口哨。

    “行,就摔角手好了。”锉刀点点头,尽管魔法少女打扮的肌肉男对她也造成过视觉冲击,但脸色早已经淡定下来。

    “头儿。别这样,我不想和变态握手呀。”摔角手苦着脸,但还是走了上来。

    “我不是变态。”魔法少女肌肉男听到摔角手的话,顿时瞪大了眼睛,“我只是喜欢轻飘飘的服装而已,在成为魔法少女之前可是时尚女装以及女生校服领域的顶尖设计师。女装对我而言就是艺术。是兴趣,也是命运,你永远都不明白,我为了踏足这个领域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心血。”说罢,他用蔑视的眼神瞥着摔角手,又加了一句:“像你这样一辈子都无法穿上如此华丽飘逸的女装的女人,当然不可能理解吾辈的理想,因为你连尝试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摔角手面对这个家伙的滔滔其词,连一点生气的**都没有。眼神懒散地放在一旁,根本就不正视他。“虽然听起来很厉害,但也只是一个变态而已,我一点都不想理解。既然你要比力气,就赶紧说说怎么比吧。”她提不起劲对说到,比起先前对魔法少女小圆的咄咄逼人简直判若两人。

    “掰手腕怎样?最简单不过了。”魔法少女肌肉男也毫不客气地说:“虽然你拥有女人的生理和性征,但是,在我的眼中。你连女人这种美妙生物的一根腿毛都谈不上,别以为可以仗着少了一根棒子。多了两坨肉我就会让着你。”这般说着,他撑起胸膛,大块的胸肌仿佛要撑破制服胸口般波动起来,“我的胸膛可比你那两团脂肪宽广可靠多了。”

    “我可以撕了这个家伙吗?”摔角手没有搭话,却向其他的魔法少女说到。真正符合“魔法少女”这个印象的三名高中女神都尴尬地僵笑着,说不出话来。

    摔角手没有继续逼迫三名女高中生。曲起手臂对魔法少女肌肉男说:“来吧,光会耍嘴皮子可没用——”顿了顿,她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如果你输了,下一次再和我耍嘴皮子。我会把你的卵泡子都捏出来!”

    “嘿嘿,那么,如果你输了,下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大声说我不是女人三次,如何?”魔法少女肌肉男拍了拍自己坚硬得仿佛磐石般的肱二头肌说到。

    摔角手只是冷笑一声,没有接话,不过,雇佣兵那边已经私下嘀咕起来了:“摔角手生气了。”

    “被人说成这样,会生气是理所当然的吧。”

    “你觉得谁会赢?那个变态的力量模式似乎也是身体强化方面的。”

    “摔角手。”清洁工毫不犹豫地说:“那个变态的肌肉练错了,无论形状还是类型都不对。”

    “如果是正常情况,这样的判断是没错了,但是,神秘本来就是超常规的东西,很多时候,它的作用和外形没有关系。所以,依靠经验和正常的知识去判断拥有神秘性的物事,可是会吃大亏的。”灰狐这么说,但脸上并没有担忧的神色,反而十分轻松平静。

    灰狐没有说错,在视网膜屏幕中呈现的单纯**强度数据的比较上,魔法少女肌肉男的综合数值比摔角手差了一筹。摔角手也是体格健美,身材高大,甚至比魔法少女肌肉男还微微高出一些,不过,她身上的肌肉就像是豹子一样,充满了流线形的美感,在数据上达到了一个完美的比例。无论谁看到她,都会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力量的存在,但是,却并没有扭曲她身为女性的身材曲线。她的脸型轮廓不算是绝顶之美,但也在中上的程度,而她的身材曲线则达到了一个黄金比例,只能用惹火来形容。

    不过,神秘和异常,总会带来超出理论数值的力量。

    “那你觉得那个变态会获胜?”清洁工反问。

    “不,摔角手会赢,因为她可是我们的同伴呢。”快枪淡淡地微笑着。

    摔角手和魔法少女肌肉男的右手彼此握住,双脚同样岔开微蹲,以便更好地发力,拥有更佳的平衡性。掰腕子是如此简单,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作弊的地方。魔法少女小圆显得十分紧张,大气也不敢喘地盯着两人,晓美和学姐都皱着眉头,似乎在为自己无法做点什么而感到苦恼。金毛狗旺旺叫了几声,很有灵性,而妇女则轻轻摸着它的头。看上去沉默又平静,但是,真正平静的,应该是那个充满军人气息的半机械体男子,那只机械眼好似点亮了激光一般,凝聚着深邃的红色。

    没有人发号施令。但在某一刻,交手的两人同时发力,一股微旋的气流凭空从两人之间卷起,朝四周扩散开来,就像是他们的气势化作了实质一般。即便只是站在他们的身旁,身体的感受就已经在传达“力量膨胀”这样的概念。

    在短短一秒内,战况就陷入了白热化,魔法少女肌肉男的静脉从皮肤表层浮现出来,好似一条条蚯蚓。他的脸部肌肉有些扭曲,显得吃力而狰狞。他紧紧咬着牙关,好似要将所有的力量都封锁在肌肉中。与之相比,摔角手的脸色也相当凝重,但是,在外表上并没有出现如对手那般剧烈的变化,只是些微汗珠沿着她的肌肉轮廓滑落下来。

    又僵持了一秒,摔角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魔法少女肌肉男的手臂便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向外垂下,期间魔法少女肌肉男稳住了几下。但并没有改变这种趋势。直到魔法少女肌肉男的手臂歪斜到一半角度的时候,大家已经知道,这个男人快要输了,魔法少女小圆紧张地抓住了晓美的手,学姐也是一脸沉重。只有魔法少女肌肉男没有放弃,时而反击。但几次反复都没有改变不利的状况。他用尽全力,看上去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然后,空气中传来轻微的脆响。

    我知道,这是魔法少女肌肉男的骨骼正在受到超出强度的压力所发出的声音。他的臂骨快要碎了。我通过视网膜屏幕的透视图确认了这个判断,其他人也应该可以明白,魔法少女肌肉男已经输了。但是,在其他人提议结束比赛前,摔角手的嘴唇闪过一抹冷酷的笑容,眨眼间就手臂按了下去。

    魔法少女肌肉男的手臂一眨眼就扭曲了,骨头发出折断的声音,但是这还没完,摔角手猛然爆发的力量,让他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被重重按倒在地上,发出惊人的摔碰声。摔角搜抽手站起,左手捏住比赛用的右手手腕甩了甩,对躺在地上,手臂扭曲骨折的肌肉男说:“下次遇到我的时候记得绕道,我可是十分信守承诺的。”

    魔法少女肌肉男没有说话,痛苦让人五官挤在一起,身体也蜷缩起来,虽然他块头很大,但是承受痛苦的耐力,比锉刀这些真正身经百战的战士明显差了不少。只是断了一只手臂似乎就已经让他有点受不了——也许,他从来都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吧。然而,能够进入五十一区这个基地的都不是普通人,我曾经以为他在成为魔法少女之前,就已经是某个神秘组织的成员。所以,他会因为手臂折断而如此痛苦,让人觉得有些意外。不过,照他之前的说法,在成为魔法少女前只是个服装设计师,那他成为魔法少女,应该是丘比在离开瓦尔普吉斯之夜,进入五十一区这个时期之间发生的事情。

    这个男人,是丘比在拉斯维加斯城里临时找到的炮灰吗?我不禁这么想。他始终没有展现出自己身为魔法少女的魔法,不,也许已经施展了,魔法的实质就是强化他的身躯。只是,因为成为魔法少女的时间不久,才比摔角手弱上了一筹,但是,比起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小圆、晓美和学姐三人展现出的力量差得太多太多。

    “下一个是谁?”以压倒性的暴力摧毁了魔法少女肌肉男的摔角手用鹰视狼顾的眼神盯着魔法少女们,猛然用力一捏拳头,空气发出仿佛被压破般的声响。尽管只是灰石强化者,但是,在我所见过的强人中,没有一个在**力量上比她更强的存在。

    魔法少女小圆拉着那名妇女新人急匆匆跑向魔法少女肌肉男,妇女新人有些畏怯地看着摔角手,似乎有些不敢过去,摔角手对她们没有任何兴趣,直接走开了。肌肉男这个时候竟然痛得呜咽起来,转眼就从豪放嚣张的大汉变成了柔弱的娘娘腔,和他那一身强壮的肌肉形成强烈对比。不过,小圆和妇女都没有任何诧异,仿佛这才是他最真实的样子。

    这个时候,妇女的魔法也终于展现出来了,她掌握着治疗的能力。尽管魔法少女肌肉男伤筋动骨,但妇女的手掌放出的白光在他受伤的部位游走,半晌后骨骼就被拼合矫正,肌肉也迅速恢复正常的状态。十几秒后,他已经可以一瘸一拐地自己移动了。

    “每场比赛都必须换人。”魔法少女肌肉男重新站起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虽然雇佣兵们都齐齐看向他,但他却硬着脖子毫不偏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