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42 坏东西
    留在通道中的尸体不翼而飞,汉克小队的人对此习以为常。我仔细观察过,覆盖在地面和墙壁上的血迹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一直呆在这里,是不可能看到血迹消失的。但是,一个士兵对我说:“如果我们再进入房间,再出来,也许连血迹都没有了。我也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不过……你玩过网络游戏吗?下副本?没错,我觉得就是那么回事,当我们离开这里,不再关注这里,这里就会刷地一下重置成初始状态。”士兵跟我说了许多关于这个基地的怪事,汉克没有理会,因为那都是些在这里呆久了就能察觉到的细节,而且,对这些怪事的理解也多是士兵们的猜测。不过,能够轻松交谈也大概托了并肩作战过的缘故,士兵们对我们的态度没有最初那么严谨了。

    “真羡慕你们呀,我是说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如果能让我也有超能力的话,让我绕着这个基地裸奔一圈都没问题。”一个士兵开玩笑道,“你们是怎么获得这些能力的?天生的?那些科学家研究了许久,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我也不知道。”我说:“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去找一个像是猫和兔子的生物,它叫丘比,就藏在你们邀请来的组织中。它也许会让你获得一些能力,不过,你得做好穿上女装的准备。”

    “丘比?”汉克说:“我见过那东西,但我不觉得它是什么好东西。别碰它,士兵,根据我的经验,你拿了它的东西,一定会在什么时候付出你不愿意付出的东西。”

    “如果只是穿女装的话。我倒是想试试,哈哈。”士兵用玩笑的口吻说到。

    “不需要任何能力,只要你穿上女装,我保证没有一个怪物肯来袭击你。但它们看到你的时候,眼睛就已经瞎了,心脏也会停止跳动。”另一个士兵戏谑地说道。其他人的目光不时落在那个说男扮女装也没关系的士兵的身上,似乎在想象他女装打扮的样子,于是纷纷嗤笑起来。汉克小队的伤员不少,一度让队伍的气氛有些沉闷,不过,在玩笑过后,这种因为死亡压力而产生负重感正在渐渐散去。

    前途仍旧未卜,不过,士兵们被两次激战所打压的士气正在快速恢复。

    汉克在队伍最前方带路。很快就离开了这条通道,没有再遇到更多的敌人。随后,在汉克的带领下,我们又陆续经过几个岔道。然后,在一面墙壁前停下来,汉克在终端上点击数下,正准备进行下一个动作,昏暗又冰冷的通道陡然明亮起来。金属墙壁、地面和天花板上。那些散发蓝色光芒的回路纹理也迅速沿着一个方向退缩,很快就掠过我们身边。消失在前方看不到的转角后。

    我们所感受到的,看到的一切,似乎都在证明,基地已经恢复正常了,士兵们沉默了片刻,迅即发出兴高采烈的呼声。汉克却在这个时候泼了他们一头冷水:“战斗还没有结束。”一名士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终端。上面的信息大概应证了汉克的话,他不由得咕哝了一声:“该死的。”

    “怎么了?”我问道。

    “我们挺幸运。”汉克解释到:“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三支分队全灭了,却还有至少一半的怪物在各个通道中逃窜。”

    “你们到底养了多少怪物?”我问。

    “不知道,scp的编号以种类和特性来划分。但是编号数字没有固定的连续性,所以,不可能根据编号来推测怪物的数量”汉克耸耸肩膀,“据我所知,最大的编号是999,不过,单纯以种类和特性来说,没有这么多的怪物。”

    “你肯定?”我说。

    “当然,我十分肯定。”汉克说着,将手放在墙壁上,将“门”打开了。门后是一个允许十多人落脚的空间,在境界线中曾经去过类似的地方,不过,这里的面积可比境界线中见到的那个大得多。

    这是一台电梯,不过,已经有人在里面了。那是一个身穿服务员制服的男人,他身材瘦弱,虽然身上的制服笔笔挺,穿在他身上却显得十分空荡,仿佛无法被他的脊梁架起来。这是一个容貌十分丑陋的男人,初一看仿佛受过严重的烧伤,头发已经全没了,脸上也满是疙瘩,但仔细一看,那些疙瘩全是麻子一样的肉瘤。这般姿容一看到就令人泛起鸡皮疙瘩,完全不想与其同处在一个空间,依稀觉得他身上有什么传染性的疾病,每一秒过去,都会让自己被感染,变成他那副模样的几率大增。男人自己却完全没有自觉,用一副孤僻又阴森的眼神打量着我、咲夜和汉克小队诸人,让士兵们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我熟悉这个男人,在进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前,他在山谷外不远处的加油站工作,是那里唯一的员工。我、咲夜和锉刀小队对他没有任何好印象,在一种强烈的直觉反感驱使下,毫不客气地在他挑衅了我们之后将他杀害,焚毁了他的尸体并掩埋于地下。

    如今,那种在和他见面时就拥有的异常感被证实了,原本应该死亡的男人,如今正站在我们眼前,一身电梯服务人员的打扮。汉克对他的感官也不好,他的眉头紧皱,但在士兵们用枪口瞄准这个男人的时候,阻止他们发动攻击:“是自己人。”他这么说,却无法改变士兵们那种本能的厌恶。

    男人怪笑一声,眼中那尖刻的嘲讽更加浓郁了,他仍旧如加油站那时,嘴里咀嚼着某种东西,当他张开嘴巴,就能清晰看到被紫红色的汁液染色的牙齿和舌头。他状若无人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虽然没有任何气味,但是那紫红色的唾液,无法不让人产生剧烈的反感。

    “队长?”一名士兵按耐不住,想要上前教训他一顿。

    “不要惹事生非!”汉克重重说了一句。然后用冰冷的语气对男人说:“不要挑衅我们,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队长,你认识这个家伙?”另一名士兵问道。

    “不认识。”汉克说,“不过,他是来迎接我们的。”

    “迎接?就这幅模样?”士兵冷笑一声,“我从来都没在这个基地见过这个家伙。他真的是我们的人吗?”这般说着,他环顾自己的同僚,但是没有一个人表示曾经见过这个男人。“队长,你确信他是自己人?”士兵再一次确认到。

    “是的,除非终端出错了。”汉克再次在自己的臂挂终端上确认了一下。

    “好吧,我可不想和他多呆。”士兵回答到。

    在汉克小队明确表示厌恶和怀疑的态度时,男人的脸色和眼神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仿佛他的情绪就剩下这些孤僻、尖锐和嘲讽。他只是咀嚼着嘴巴里的东西,目视汉克等人鱼贯进入电梯之中。最后只剩下我和咲夜。电梯中诸人的目光都落在我们两人身上,但我丝毫没有立刻进入的意思,咲夜也只是静静站在我身边。

    “怎么了?高川先生。”汉克虽然这么问,但似乎可以明白我们为什么不进来,“放心吧,这个家伙不是敌人。”

    “你记得我们?”我没有理会汉克,凝视着男人问道。

    在神秘学中,死者复生从来都不是什么有趣的现象。也不会带来好的结果。我十分确信,在加油站时。我们的确将这个男人杀死并烧成了灰烬。哪怕他对我们的行为真的完全没有负面想法,我都无法将如今站在我们面前的他视若无物。

    “你们认识?”汉克小队的诸人有些意外。

    “我曾经杀过他一次。”我这么一说,汉克小队顿时骚动起来,不少士兵再次举枪对准那个男人,做出防御姿态。

    “到底发生了什么鬼事情?”汉克抱怨地咒骂了一句。

    “是的,是的。没错,你们杀了我,现在幽灵来报仇了,嘿嘿。”男人终于阴笑着开口了,他的话让身边的士兵危机感大增。手指已经在枪械扳机上加力,但他话锋一转,又说:“别那么紧张,只是开个玩笑,看看我的影子,我可是还活着的。”士兵们垂下视线,的确,他是有影子的,不过,对我来说,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人类。

    “你是什么东西?”我问。

    “我当然是人啊,人类!”他的嘴巴拧起来,表情好似在抽搐,不过,我感觉不到他的敌意,就像是在加油站那时一样。没有敌意,但却有一种微妙的直觉,让人觉得应该在这里干掉他。当然,上一次的做法已经证明,用一般的武器杀死他并烧成灰烬,对他而言是无效的。

    “你是scp?”我猜测到。scp是五十一区对关押在自己基地中的那些怪物的称呼,如果怪物中有人形模样的,也不是什么令人吃惊的事情。尽管,在视网膜屏幕呈现的数据中,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是人类,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除了形容丑陋得让人做噩梦。

    “不,不,我就是人类。你听不懂吗?人类!”男人咆哮起来,不耐烦地对我说:“够了,你们两个进不进来?”

    尽管暂时无法判断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而且感觉也不太好,但他身上的确没有敌意,我最终还是选择进入电梯,咲夜在我身后亦步亦趋。“嘿嘿。”男人再次发出怪笑声,在我们进入之后按下了电梯的键钮。

    电梯迅速下降,速度很快。尽管男人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站在操作盘边,懒洋洋地咀嚼着口中物,但电梯里的人还是空出了他身边的一片空间。突然间,电梯里的照明变得不稳定,忽闪忽闪地让人不安。刚经历了两场恶战的士兵十分敏感,立刻展开防御姿势,不时用枪口瞄准那个男人,大概是觉得这种预兆是因他而生的。没有立刻发动攻击,仅仅是汉克制止了他们:“冷静!冷静!”

    “不要紧张,只是你们带来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男人一点都不惊慌,回头对诸人说:“要我帮忙吗?我对处理这些坏东西有点经验,不过。你们得付点什么。”他的大拇指和中指摩擦着,就像是在数钞票。看上去,他在暗示我们付钱让他帮忙,不过,汉克小队的人都没有理会,甚至不觉得他说要付出什么。指的是钞票。

    电梯照明的闪烁还在持续,每片刻,陡然熄灭,电梯也在这个时候猛然从高速下降陷入停止状态。巨大的反作用力让不少士兵打了个踉跄,在无法视物的黑暗中,他们的防御阵型被打乱了,但也因为如此,没有人感开枪,生恐造成误伤。

    虽然没有半点光线。但是连锁判定仍旧将周遭的情况反馈到我的脑海中。士兵们失去重心,可疑的男人也差一点儿就跌倒在地上。咲夜的灰丝宛如触手一样围绕在身边飞舞,但并没有攻击的力量,接触实物后就会弹开,似乎只是起一种侦测作用。一部分灰丝缠绕在我的颈脖上,下一刻就自行插入颈脖后的数据接口中,那些灰丝的摆动一下子变得更加有序起来。咲夜通过和我直连,同样观测到了四周的景象。

    电梯中响起短暂的骚乱。但很快就被汉克的厉声命令重新整合队伍。他及时打开战术手电,不少士兵也已经反应过来。不一会,手电的光亮就充斥在电梯之中。一名士兵快步上前,擒拿住可疑男人的胳膊,将他押起来,完全不理会他因为痛苦而发出的呻吟。这一次,汉克没有制止。而是对他的行为表示肯定。

    另一名士兵接替了可疑男人的位置,开始检查电梯的控制面板,但电梯停止,照明熄灭的原因无法从这里找到,也无法从里面进行修复。

    “真的没办法吗?”汉克再一次确认到。

    “没办法。队长,从这里来看,一切都是完好的,还在正常运作之中。”士兵表示无奈。

    “正常运作?”另一名士兵用自嘲的语气重复着。

    “是的。”负责检修的士兵十分肯定,“从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是这样没错。”

    “也就是说,现在是非常识状态?”汉克凝重地环顾四周,“有可以做到这种事情的scp吗?”

    “有!”一名士兵十分肯定地说:“我知道一个编号为101的scp,可以控制电子信息,它就像是一台有生命的电脑和网络。”

    “我不觉得现在的情况是控制中心的程式出错了。”负责检修的士兵说。

    “那么,你觉得是怎样?”汉克反问。

    “很抱歉,队长,我也不知道。”负责检修的士兵直白地回答:“只是感觉对不上来而已。”

    “啊!痛死我了!”被擒拿住的可疑男人尖锐地叫起来,“我说过了,你们带来了一些坏东西!”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名可疑男人的身上。汉克走到他身前,抓住他的头发,一脸冰冷地拉起他的脑袋,说道:“什么坏东西?”

    “反正就是坏东西,嘿嘿。”和汉克充满杀气的目光对上,一直呼痛的男人反而裂开了阴森森的笑容,仿佛之前痛苦的叫喊,都只是戏弄人的玩笑而已。他说:“我可以帮你们,你们觉得呢?”

    “你的任务是带我们抵达目的地。”汉克森然说:“将我们安全带到目的地!这是你的任务!这里可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

    “随你怎么说。”男人朝汉克的脚边吐了一口紫红色的唾沫,“没有好处的事情我可不干。”

    汉克和擒拿这个男人的士兵都怒意勃发,正准备给他点颜色看看,一道刀光斩断了这个可疑男人的脑袋,速度之快,谁都没能反应过来。无头的尸体喷出大量的鲜血,一下子就糊了站在尸体前方的汉克一身。汉克和士兵都有些呆滞,因为,这是我做的,而且,完全没有任何先兆,在这之前,他们并没有打算杀死这个可疑男子。我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形象,而在战术手电的光芒在这个电梯中亮起时,我就已经从金属墙壁上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和此时汉克和士兵眼中,是一模一样的——于是,我大约知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什么人?”士兵厉声问道,其他的士兵也回过神来,用枪指着我,但是,站在我身旁的咲夜,让他们变得有些迟疑。

    “高川先生?”汉克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是我。”我说。他们之所以有疑问,仅仅是因为我此时的模样和正常状态下不太相同。如今的我,拥有碧色右眼和红色的左眼,脸型轮廓也比正常状态下更加青涩,除了眼睛色泽的异常之外,此时的我更像是学生时代的我,也许是高中,也许是刚入大学,我自己也无法准确判定这个面相的时间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