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4 境界行走8
    “意识中的物质”,这样的形容看起来自相矛盾,但放在整个末日幻境构架上,却不是多么难以理解的事情。这个世界里的“物质”并非原义,其根源更接近“被认知为物质”。“物质”和“非物质”,在这个世界,无论是正常世界,还是意识态的世界,界限都是极为暧昧的,而这也许正是统治局“灰粒子”神秘的关键所在,也是所有物质和非物质形态转换的秘密。

    但是,要去解析这个秘密,我是办不到的,因此,我无法将自己变成“非物质”,无视被判定为“物质”的火力网。就像现在,汉克小队的士兵们发射的子弹几乎笼罩了整个电梯空间,如果我要加入对红衣女郎的围攻,就不能对这些飞舞的子弹不会打在自己身上抱以希望。咲夜的灰丝可以做到,但是,这些士兵不行。我也无法如同红衣女郎那样,以一种非常态的存在方式穿梭于如此细密的火力网缝隙之中。

    没错,眼前这道红影般的红衣女郎很快,很灵活,和过去的她大不相同。但是,我的速度同样很快,而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会跟不上这道红影。但是,进入火力网中,依靠义体的强度,通过承受子弹的打击来激发伪速掠的加速能力,仍旧不是什么让人感觉轻松的行为。诚然,脑硬体抑制了我的情绪,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是死板的机械,眼前咲夜和汉克小队的联手与红衣女郎已经形成僵持,尽管的确落入下风,但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决定性的结果,这也是可以轻易判断出来的趋势。即便我加入其中,也无法彻底扭转这样的状况。

    快速而灵活的红影,同时具备闪现。依靠眼睛构造穿行通道等等非物质性能力,完全可以视为其对于意识态世界的强大适应性的证明。我一点都不怀疑,她比我这种临时的境界线行走者更有经验,更适应这种环境,如果想要留下她,没有“江”的帮助很难做到。

    问题就在这里。这个意识态的电梯空间,到底是谁制造出来的呢?排除“江”、我和咲夜以及汉克小队这些普通人,剩下可以怀疑的就只有那个丑陋男人和红衣女郎了。然而,无论是哪一个,都意味着我们没有地利之便。在敌人的主场中打败明显实力更占据优势的敌人,虽然并非不可能,但也如同奇迹一样稀少。

    无论是直觉、脑硬体推演和我的主观判断门,都让我无法全身心进行这场战斗。我站在电梯入口扣动左轮的扳机,连锁判定的力量。让我可以清晰锁定在火力网中疾驰的红影,准确判断射击路线和提前量,但这也仅仅是减缓了士兵们的压力。想要彻底遏止红影的侵袭,乃至于进行反击,根本就做不到。

    想要解决这场战斗,除了红衣女郎对僵持而毫无真正收获的场面感到不耐,就只有杀光汉克小队的所有人,清理出真正可以让我和咲夜全力以赴的场地。不过。我并不想这么做,我也不觉得自己有理由这么做。

    杀死包括汉克在内的所有士兵。一点都不困难,我也不会因为不久前才救下他们,因为他们是五十一区的士兵而迟疑。只是,我找不到这么做的理由而已,我是这么对自己说的,我们还不是敌人。

    尽管不太可能是朋友。但此时此刻,也并非敌人——即便这里只是意识的世界。

    我无法肯定,在这里死去,是否会在正常世界中死亡。不过,我能肯定。绝对不会好受。而这也是红衣女郎的神秘所带来的力量,宛如梦境杀人的力量。

    我的思维发散,不算认真地开着枪,目的只在于避免士兵们出现意外的死亡。每当我想得太多时,总会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那是不能简单说好或者说不好的感觉,只是让我有些抗拒,但我却不得不重复这样的状态。

    我不止一次觉得,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光反射在水波上形成的错觉,而自己就置身于水底,凝视着这片鳞鳞的湖光。

    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对我说话,我没听到,但我感觉得到。

    很快,某个变化打断了这样的感受,我一瞬间回过神来,才察觉和红衣女郎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我有些沉默,不想说话,那种失神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我之所以不喜欢这种感觉,已经不仅仅是因为它让我在战斗中走神,而是因为,自从进出了三次境界线,尤其在明确了核心意志之后,我似乎可以感觉到,每当我走神一次,凝聚的意志就会松散一些。即便,在走神时的想法,是在告诫自己必须坚强,意志必须坚定,但是,结果往往和想法是相反的。

    没错,就是那么矛盾,这种感觉让我感觉不到好坏,但是,直觉在告诉我,这是病情在恶化。

    在找回了“高川”的核心意志之后,我曾经觉得自己不会再失神了,但事实告诉我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因为——

    这似乎本来就是末日症候群的特殊病人“高川”的一部分。

    除非病情被彻底治愈,人格分裂停止,重新变得和普通人一样,否则,似乎没有停止的可能。

    我无比深切地感受到存在于自我之中,根深蒂固的矛盾,我不想看到这些矛盾,但我本身仿佛就是由这些矛盾构成的。我想去彻底理解这些矛盾,让自己变得单纯,稳固而坚硬,却无法做到。我是如此愚顿,无法理清所有的思绪,而对这些矛盾的在意,也让我好似顺着一个深不可及的深渊一直滑落。

    “她走了?”在枪声彻底停息后,又过了半晌,一名士兵终于打破紧绷的气氛。

    就在三秒前,红衣女郎再次钻入了一名士兵的眼眸中。而这名士兵此时也被同伴们紧紧盯牢了,其本人更是全身僵硬,连动一下的想法都没有。但是,比起之前连贯而高速的攻击。三秒的间歇时间实在显得太长,从而让人生出它是否已经离开的想法。

    “她走了。”同样,在隔了半晌的沉默后,汉克作出肯定的回答。

    一直表现得十分坚韧的士兵们在得到临时长官的确定回答后,选择了相信他,然后全身的骨头都松了般软下来。他们的身上没少留下伤痕。原先在玛丽亚的房间就遭到重创的伤员更是雪上加霜,但好歹暂时没有一个人死亡,但是,依靠咲夜的帮助才能勉力支撑的防御已经消耗了他们太多的精力,以至于他们好似都快要爬不起来了。即便如此,汉克仍旧在第一时间催促他们站起来:“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那个怪物还在我们的眼睛里!”一名士兵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每个人都知道,但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被一个藏在自己同伴的身体里,如影随行。不知道何时就会突然发动袭击的敌人纠缠,而己方却没有任何能力彻底将其驱逐,甚至连抵抗都显得勉强,这种状况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极为恶劣的,甚至有些让人绝望。

    “我们不可能因为这样就停留在这里!”汉克明白士兵们的消极想法,但却完全不认同,“你们想被当成玩弄的猎物,一点一点地被这个怪物啃食。还是选择继续前进,找到可以帮助我们的人?这个怪物的确很可怕。但是,五十一区就完全对之束手无策吗?它有可能是scp,它被关押在这里可不是自愿进来的!”汉克愤怒的情绪满满变成冷却的熔岩,坚硬的脸廓线条让他此时拥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正是这种气质感染了士兵们,让他们相互扶持着重新站起来。汉克对他们说:“我们能够捕获它一次。就能捕获第二次。”尽管,他们也并不能确定对方就是scp,但是,汉克的说法和坚定的表情,让士兵们愿意相信。真相就是如此——五十一区有能力解决他们身上的麻烦,只要他们可以坚持下来。

    “没错,我可不想过老鼠一样的日子。”一名士兵说。

    “好吧,我也只是说说而已,要知道,它刚才钻入的可是我的眼睛。”另一名士兵发出磨牙声,“你知道吗?那简直就像是知道自己的体内有一个致命的肿瘤。你应该可以体谅一个绝症末期病人的痛苦。”

    “得了吧,这里谁的眼睛没有被它钻过!”又一名士兵不以为然。不过,他的话倒是让其他人都想来了,在这支临时构成的队伍里,的确有两个人没有受到红衣女郎的侵袭。士兵们的目光落在我和咲夜身上,这些目光无不带着复杂的神色。

    “咲夜女士的能力,应该可以在那个怪物出现的第一时间将它挡下来?”汉克用商量的口吻对咲夜说:“那些灰丝的作用很大,要不是没有你,我们之前绝对挡不住那个怪物的攻击,不知道您的能力一直使用的话,可以维持多长时间?”

    面对汉克的问题,咲夜只是将头朝我这儿转来。我点点头,她才说:“很长很长时间。”说罢,早已经知道汉克在打什么主意的她再次释放灰丝,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这个距离不算太广,但足够士兵们抱成团一起行动了。虽然这么做会让汉克小队本身失去侦查能力,但是,在特殊情况下反而更加安全。

    咲夜的灰丝,连飞舞在狭小空间中的子弹都能准确及时地挡下来,再没有比这更安全的保险了。

    “出发。”汉克说,在和士兵们对伸出援手的咲夜表示感激后,齐齐走出电梯。

    踏出电梯入口的一刻,环境带给我的感觉再一次发生变化,痛苦、晕眩和无处不在的生意好似潮水一样灌进我的体内,这熟悉的痛苦让我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境界线中。“江”已经插手了。骤然的负面压力让我不得不停下脚步适应了一下,直到找回点燃核心意志的感觉,让那燃烧和脉搏奔流的感觉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流转。在几次的境界线行走中,我所感受到的压力逐次降低,尽管当前的压力比起上一次轻微了一些,但仍旧让我觉得非常人可以承受。我对咲夜和汉克小队等人进入境界线后,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无法进行揣测。这种未知让我担忧,但除了让他们一起进入,我想不到任何脱离电梯空间的办法。

    我很清楚,至少在“江”所构造的境界线里,任何敌人都会失去地利之便。

    同样的,我也十分清楚自己在境界线的变化。现在的我已经彻底失去了连锁判定能力和脑硬体……不,似乎连锁判定并没有彻底失去,当我下意识启动连锁判定的时候,感应的范围正在扩张。我的手腕内侧传来一阵灼烧的痛楚,那里是仿佛刚烙印上去的二级魔纹,两枚菱形宛如翅膀一般。

    二级魔纹带来的,不仅仅是真正的速掠超能,而且还有比正常状态下更加清晰,巩固。有条理,并且范围更广,也更给人一种灵动感的连锁判定感应。和正常状态下,需要通过脑硬体来分析支撑的连锁判定不同,现在的连锁判定,给我一种崭新的体验,它带来的信息倒映在我的脑海中,没有脑硬体分析后的繁琐数据。似乎一团混沌,但是。我却能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任何东西。

    我惊讶地抬起视线,一片黑白色的光景正以我为中心向四周蔓延,我所站的这条通道,被这黑色和白色侵蚀了,掏空了,只剩下由线段构成的轮廓。不仅仅是死物。连人类也是如此,在我的身边,咲夜和汉克小队就像是仅仅由光和影构成的轮廓。以肉眼视觉的基准来说,他们是十分模糊的,仿佛无数极小的蠕动着的微粒构成了他们的身躯。然而,抛开外表的观测,却给我一种十分清晰的感觉——他们的身体好似全无遮掩。

    这个世界的时间似乎在变得缓慢,因为,咲夜他们的动作好似慢镜头一样。我呼吸,口鼻充满了灼热的气息,就像是全身的水分在燃烧中蒸发。而这一片黑白色的光景并没能维系太久,以咲夜他们的角度来说,更是短暂的时间,在我清晰感觉到身体虚弱和痛苦攀升时,黑白色的光景再一次以我为中心收缩。

    “阿川?”咲夜的声音让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我觉得好似刚从一场奇异的梦境中醒来,但是身体的虚弱告诉我,之前所看到的景象并非幻觉,更有一个仿佛直觉般的声音在对我述说——那才是真正的连锁判定。

    正如真正的速掠一样,真正的连锁判定,也是由魔纹带来的力量,但也并非是超能,如果要用某种词汇定义,也许称之为“才能”更加准确。超能是神秘,神秘不可理解,但才能不是,才能只是某种自身本来就具备的可以理解的能力被放大到极致——那是天才的力量,尽管它的极致让人难以置信,让人难以理解,但并非不可想象,不可解释,不可理解。

    这些关于魔纹使者才知晓的变化,甚至可以称之为“秘密”,在这一短短的时间内,变成了我的认知。我所知道的,唯一能够解释这种情况的答案,就只有“过去的高川资讯在发挥作用”这一个。而且,我几乎下意识相信,这些关于魔纹的知识和力量,全都来自于那个少年高川幻象。

    他正以一种独特的角度在影响着我,而我无法,也不能拒绝。

    “你们,没感觉有什么不妥吗?”我对咲夜和汉克小队的士兵们问道。

    “什么不妥?”汉克反问,他再一次皱起眉头,我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因为,在他的眼中,我的形象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年幼,仅仅有十六七岁吧,青涩的面容,瘦弱的身躯,苍白的脸色,就像是刚从重病室中逃出来的少年病人。如果没有电梯空间中的过渡,将现在的我和正常状态下的我对比,很难让人相信是同一个人吧。

    和龙傲天在境界线中相遇时,这样截然不同的我却被他认出来了,但我相信,这是他身为境界行走者的力量和经验在发挥作用。

    和我不一样,咲夜也好,汉克他们也好,在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在承受巨大压力的模样。他们和在电梯空间里没什么区别。

    这可真是区别待遇。

    “压力,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但你们似乎一点事儿都没有。”我说。

    “我不太明白,不过,我的确没有感觉到和之前有什么不同。”汉克这般说着,看向其他士兵,士兵们也纷纷表示同样如此,于是,汉克问到:“你的意思是,现在的环境和之前有所不同?”他环顾着通道,摇摇头,说:“很抱歉,我察觉不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