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3 眼眸中的红影
    从电梯的金属墙壁和士兵们的眼睛中看到的自己的样貌,让我想起了境界线中的自己——碧色右眼和红色的左眼,脸型轮廓也比正常状态下更加青涩,除了眼睛色泽的异常之外,此时的我更像是学生时代的我,也许是高中,也许是刚入大学,我自己也无法准确判定这个面相的时间段。当然,也并没有境界线中那般变得彻底,只是介乎于两者之间的形象。

    虽然周围的景色没有变化,电梯仍旧是电梯,电梯中的其他人,除了我之外,在外形上没有太过特别的变化,就连咲夜,也仍旧是那身灰烬使者的打扮。不过,我仍旧觉得,我们已经不在正常世界里了,这里不是境界线,但也一定是类似境界线的地方——某个意识态的世界里。

    不是境界线,那就应该不是“江”的力量在发挥作用。某个人,或者某种怪物,对我们使用了意识性的神秘力量,先不管这种行为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至少给我的感受是彻底恶意的。我对那个死而复生的男人的感官极为不好,也许不是他在耍手段,但我仍旧毫不迟疑地砍下了他的脑袋。直觉促使我这么做,而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加上主观感受和脑硬体的作用,我此时此刻半点愧疚的情绪都没有。

    既然他说能够为我们处理一些“不干净的坏东西”,那么,无论是他还是那个“坏东西”导致了这一切,都应该不会仅仅被在这个意识世界中被砍掉脑袋就会死亡。如果他当着士兵们的面重新复活,无论我现在做了怎样过激的行为,对汉克小队来说都不算过份,因为,他们对这个丑陋男人的感觉同样不舒服。

    如果他无法复活。没关系,对我来说,一个曾经被我杀死,却在之后死而复生的家伙彻底死掉也不是什么坏消息。

    不过,面对我的新形象,以及突如其来的斩首。汉克等人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将我当成敌人喝问到:“什么人?”

    汉克最先瞧出端倪,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高川先生?”

    “是的,是我。”我将刀刃上的血甩开。

    “真的是你?”汉克还是不怎么确信。

    “我知道自己的样子和之前有点不同,不过,咲夜可以为我证明。是吗?咲夜。”我对站在一旁的咲夜说。

    “是的。”咲夜只说了这么两个字。

    “好吧,高川先生。”被溅了一身血的汉克有些发怒地叫起来,脸色难看地盯着丑陋男人的无头尸体,重重地说:“我想你应该解释一下。而且,我也希望你有一个好的理由。我对这个家伙也没什么好印象,但这不是你砍掉他脑袋的理由!”

    “他是否真的死了还说不定。”我平静地看着汉克的眼睛,说:“上次他可是被我烧得灰飞烟灭,现在却什么事都没有般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相信他真的没有恶意,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另外,你真的肯定他真的被我砍掉了脑袋吗?”

    “什么意思?”汉克皱起眉头,对于我之前说的理由。他似乎不放在心上,相对而言。对我最后的那句反问更加在意。

    “我觉得我们不在原来的世界里了。”我说。

    “不在原来的世界?”汉克重复这一句,和士兵们打量着周围的变化,但他们明显看不出电梯中有哪些不同的地方。这或许并不仅仅是因为四周的环境真的惟妙惟肖,更多也在于仅仅靠战术手电筒的光亮,无法推敲这片空间的每一个细节。

    “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汉克觉得我的说话有点匪夷所思,虽然他是个善于控制自己情绪的稳重成年人。但是,太过激烈突然的变化,仍旧让他无法彻底掩饰自己的情绪。长期和怪物打交道的经历,让他无法断言我言过其实,他无法判断当前的情况。只能皱起眉头听我怎么说。

    “当然,做梦的人往往很少可以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我说。

    “你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昏迷了,现在只是在做梦?”汉克和士兵们面面相觑,怀疑的神色仍旧十分浓郁,“梦可没有这么清晰,这么真实。”汉克一边说着,一边拔出多用途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切了一道伤痕,感受着伴随血液涌出的疼痛。

    “比做梦好一点。”我点点头,说:“我怀疑这是一个由意识构成的空间,它也许不是很大,但是,比梦境更有真实感。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本来就是我们可以感受到的,并且相信它就是这个模样。这是由我们的认知构成的世界。”

    “听起来挺复杂,你确定是这样吗?高川先生。”汉克再三反问。

    “百分之八十是这样,汉克队长。”我平静地说。

    “那么,有什么危险吗?我觉得有点不太妙,如果真如你说的,我们都在意识的世界里,那么现实中的我们到底如何了呢?”汉克问的问题,也是士兵们想要知道的。

    “也许昏迷了。不过,意识世界的时间流动,和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不同步的。”我稍微用自己浅薄的境界行走经验解释了一下当前我们要面对的困境,“我们得想办法找到回去的路,否则还不知道要困在这里到什么时候。”

    汉克点点头,表情凝重,但已经稳定下来,他说:“也就是说,有敌人袭击了我们,将我们带入意识的世界。他在这里为我们做了一个笼子,如果我们出不去,现实中的身体就是个活死人。这就是你的看法?高川先生。”

    “是的,这是我的推测。”我回答道:“而且,我们要面对的说不定不仅仅是笼子这么简单。”这个时候,有些士兵在尝试憋气,似乎想要通过这个方法唤醒自己,但他失败了,没过多久就因为缺氧涨红了脸。其中一名士兵说:“如果我们只是意识的存在,还需要呼吸吗?”

    “你的意识不需要,但身体仍旧需要。你的意识,并没有完全脱离身体,不是吗?”我对他说:“如果你觉得可以更加自由,无所不能。那肯定是错觉,除非你的意识完全脱离**而存在,就像是幽灵一样。”

    说到幽灵,士兵的瞳孔陡然睁大了,在眼瞳的反光中,一抹红色的身影迅速放大。“是那个家伙!”最先注意到这个变化的另外一名士兵大叫起来,但他的喊话还没有结束,那个红色的身影宛如从士兵的瞳孔中一跃而出,在我和咲夜。以及周围的其他人反应过来前,一刀将身旁的士兵从头到脚斩成两半,五脏六腑哗啦一下落在地上,和鲜血一切迸溅开来。

    意想不到的袭击方式彻底打了我们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那个红色的,看不清具体身形的身影,却能让电梯中的每一个人下意识知道,那就是一度被驱逐的“红衣女郎”。她会追上来。发动复仇般的攻击,并不是完全出乎意料的情况。只是,她的手段实在太过诡异,太迅捷,以至于当其他人反应过来,朝她射击的时候,她已经化身一匹红练。钻入另一名士兵的瞳孔中。

    “他妈的!该死!”汉克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却无能为力地咒骂。红衣女郎的行动模式,足以让他想象接下来自己等人要承受怎样的折磨了。红衣女郎在人们的身体中跃迁,和在无人的空间闪现所产生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现在,士兵们要面对的。是怀疑自己人所带来的麻烦。如果不能相信身边人的话,士兵的战斗力还能发挥出多少呢?

    没有打中红衣女郎的子弹全都射进了她之前寄身的那名士兵的身体里,原本还是生死与共的同僚,转眼间就被自己人打成了马蜂窝。尽管不是有意的,紧张造成的反射性行为,以及红衣女郎的诡异能力,造成了这起悲剧,但是,士兵们仍旧因为这次严重的失误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们的动摇和呆滞,很快就从他们的脸上浮现出来。

    红衣女郎没有再出现,汉克这才有了重新整队的机会,不过,潜伏在暗中的她,比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她更加令人感到恐惧。“镇定!镇定!”汉克喊道:“全都散开!靠在墙壁上,观察自己对面的人。”

    士兵们回过神来,赶紧照做,心理不够汉克稳定,也不够汉克机灵的他们大概也无法在同一时间想出更好的办法。背靠墙壁,至少不会被从身后偷袭,除非对方可以贯穿这种金属墙壁——即便这是意识世界,也不是可以轻易办到的事情,因为在正常世界里,他们对这种金属墙壁的异常坚固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而这种认知也将反馈到意识世界中。

    红衣女郎会从某个人的眼中钻出来,而这个过程只要有所准备,就不是完全无法把握住,只要稳住心神,士兵们就不会出现之前误伤同僚的失误。

    不过,在红衣女郎出现前,有人发现了另一件不寻常的事情:“那个男人不见了!”

    尽管没有人因为这话而眼神乱转,但是,大家很快就知道这个士兵到底在说什么——那个被斩首的丑陋男人,分离的尸体和脑袋不知何时已经不见踪影,就像是从都不存在一般。这样的异常不免让人联想出更多不好的答案。

    “队长,他真的是我们的人?”一名士兵大声质问到。

    “我说过了,在终端里,他的确是。”汉克十分冷静地回答到。

    “去他妈的终端,我们被黑了!”那名士兵仍旧大嗓门地喊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抑制心中快速蔓延的恐惧感。

    “激动无法救你的命!”汉克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对我说:“高川先生,你有什么办法吗?”

    “他不会有办法。”声音从电梯外传来,那种嘲讽又尖锐的语调,和几分钟前一模一样。那个丑陋的男人似乎又复活了,他就站在电梯门外,这般变化让士兵们再次思维打结。这时,门外的男人又说话了:“不过,我可以。我说过了,你们带来了一些不干净的坏东西。如果你肯付钱,我会帮你们处理好。否则,你们就等着自讨苦吃吧。”

    “你是什么东西!”一名士兵大叫起来。

    “我是人类!”门外的男人尖锐地叫起来,“不要让我说第三遍!我是人类!”

    “如果你真的可以让我们出去,那么,我答应支付一笔款项。你觉得多少合适?”汉克冷静地发问到。

    门外的男人发出好一阵得意洋洋的笑声。才说:“骗你们的,你们都是杀人凶手!我才不会管你们!不,也许你可以像狗一样哀求我,我就会考虑一下。”

    回答他的是一阵剧烈的枪声。我对准电梯门扣下左轮手枪的扳机,尽管,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被限制在这个电梯空间中,但是,我的举动仍旧让外面的人熄声了,因为。左轮的特质子弹真的打穿了电梯门。

    其实,无论是连锁判定竟然还有效用,还是左轮手枪的子弹可以打穿和金属墙壁一样材质的电梯大门,以境界线的标准来看,都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不过,谁叫这里不是境界线呢?我觉得“江”不会仍由我被困在这个地方,除非她不想我继续干活了。而我的尝试也很好地证明了这点猜测,这个意识的世界可没有境界线这么坚固。

    在没有任何离开线索的情况下。“江”会如何将我们拉出去呢?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我们从这个意识世界拉入境界线中。再将我们踢出去。电梯门外的世界是不是境界线,境界线是不是会侵蚀这个意识世界,我对这些问题完全无法作出肯定的回答,但是,直觉却毫无理由地告诉我,我们的处境一定会这么变化。

    “不管怎样。先离开电梯!”我对其他人说,汉克也没有其他好主意,于是让士兵们让开电梯门的位置,他准备使用大威力的武器,不过。我觉得还是保险一点,亲自施为比较好。不仅仅是因为大威力的武器会反伤我们,而且也因为,如果“江”要出手,不是我上的话,还能有谁更合适呢?况且,我也一点都不怕红衣女郎突然跳出来偷袭。

    在士兵们让出位置后,我急冲几步,一脚踹向电梯大门——一般而言,“门”可不是这种开法的,虽然同样叫做“门”,即便有“门”的外表,实际却是墙壁的一部分。但我们要面对的变化就是这么奇异微妙,电梯门被我一脚踹开,整个儿飞起来砸在对面的墙壁上,完全就像是正常世界的普通电梯的合金门。

    合金门被击飞的过程没有遇到明显的助力,门外的男人已经不在原地了。不过,就在我踹门的一刻,红衣女郎再度从一名士兵的眼眸中窜出来,电梯中一片枪声轰鸣,飞舞的灰丝将所有可能误伤士兵的子弹拦截下来,同时也在攻击红衣女郎,但是,失去了具体轮廓的红影是如此急迅,在飞舞的子弹和灰丝之间穿梭往来,肉眼完全无法锁定她的动作,而每一只注视红衣女郎的眼睛仿佛都成为了她往来的通路。

    闪过子弹,穿过灰丝,钻入眼睛,再从眼睛中窜出,红色的影子仿佛真的变成了影子,完全没有体积的束缚,再小的缝隙似乎也无法阻拦它的移动。仿佛分身幻影一样的刀光和飞驰在空气中的弹头不停碰撞,整个电梯好似变成了正在进行焊接工作的工房,火花在每一个角落闪烁,即便有灰丝的协防,也无法彻底防御每一次攻击,只能保证士兵的要害不受到致命的创伤。只是几个呼吸,士兵们的肌肤已经被切出好些伤痕,仿佛是风中藏着刀刃。

    “攻击!攻击!不要停下来!”汉克的脸上飞溅出血花,但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大声为同伴们鼓劲。

    虽然无法击中那条飞梭红影,也无法彻底阻挡它行进的路线,但是,密集的攻击至少可以让它多费上一些工夫来躲闪,从而降低了士兵们受到攻击的次数。咲夜和我始终直连在一起,囊括整个电梯空间的连锁判定对红影的锁定和观测,并任何肉眼视觉都要强力,配合脑硬体的轨迹预测,灰丝总能在士兵被击杀前将其救下。现在,已经没有士兵顾忌自己发射的子弹会射中自己人了,不仅仅是因为灰丝的防护,更因为,红衣女郎的攻势让他们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当我决定切入战局的时候,已经没有一名士兵身上是完好无损的。红影虽然快得看不清具体轮廓,但既然能被连锁判定观测到,那么,在这个意识世界中,它此时的状态应当被视为“物质”,因为,连锁判定仅对“运动的物质”有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