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9 激战
    在没有足够情报的情况下,目标虽然早已经确定,但是计划过程却不断在变动,不能以全员齐整的状态继续行动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红衣女郎“玛丽亚”是十分独特的存在,她出现于瓦尔普吉斯之夜,出现于境界线中,自然也有可能存在于正常世界的这个基地里。我们并非没有考虑过,夺取项链后会遭到她无休止的袭扰,不过这个时间因为丘比一等魔法少女的行为而来得太早了一些。

    红衣女郎的能力十分棘手,对除了锉刀之外的雇佣兵来说,周旋下去都是一件十分勉强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通过和其他神秘组织的碰撞磨练新人,获取情报,都是十分不现实的行为。只要项链还在我的手中一天,想必红衣女郎就不会放弃在暗中的窥视和突如其来的袭杀,与其因为雇佣兵的无力而拖延行动的步伐,还不如让锉刀小队和荣格汇合,即便和我们耳语者分开之后,锉刀小队的实力大大下降,情报能力更加缺乏,几乎已经失去和荣格公平合作的资格,境况必将变得十分被动,连带着身为同盟的我们耳语者也会变得被动起来。

    不过,只要项链还在我们耳语者手中,只要荣格还需要帮手去对付那些尚未完全走上台面的敌人,锉刀小队就仍有翻身的机会。我和咲夜在外游走,也会对所有想要掌控大局的人形成一定的牵制。

    在精神统合装置被确定之前,没有任何情况是不可以扭转的,但是,所有的试探和攻击都是相对默契的,除非彻底明确自己的立场,否则无法直接放在台面上。所有在这个过程中继续的力量。都是为了在达成最终目标的一刻爆发出来。

    锉刀在处理这种复杂又暗潮汹涌的情况上,只会比我们这些刚涉入神秘世界不久,还位于较为和平的亚洲地区的神秘组织更有经验,我所能想到的,她自然不可能想不到。她同意了我的意见,去和荣格汇合。而且丝毫没有逗留的意思。目送雇佣兵们沿着魔法少女们离开的方向离去,我再次按照既定路线,锁定坐标,打开“门”后与咲夜一跃而入。

    “门”后没有埋伏,也没有异状,通道中一片阴沉沉的死寂,只有淡蓝色的光芒在空气中静静飘浮。不久前,魔法少女们在这里与红衣女郎发生战斗,但是我和咲夜亲临现场后。却没有发现战斗留下的痕迹,就像是被什么力量洗刷了一遍。我和咲夜向前奔驰了一阵,红衣女郎没有出现,也许,想不通过“门”,直接进行位置的闪现抵达我们身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她也没有如我这般直接开启“门”的权限——尽管。玛丽亚过去是五十一区基地的成员,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改变了存在形态,而五十一区基地的构造和权限配置,也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假设红衣女郎“玛丽亚”仍旧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这个基地里穿行,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她一直都被五十一区控制,五十一区赋予她足够的权限;二是,她一直掌握着五十一区的根权限。而这两种可能成为现实的几率都很小。

    我和咲夜没有丝毫停留,不断沿着通道迅速向前奔驰,寻找可以开启第四扇“门”的位置。这个时间并不长。没有任何人或怪东西打扰我们,尽管,在这条死寂得让人心悸的通道中,让人产生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什么怪东西的感觉,越是平静,就越是让人不安,不过,我没有受到这种情绪的干扰,在脑硬体的作用下,也不可能被干扰,同样的,也不觉得咲夜会受到干扰。

    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一直都十分冷静,甚至让人觉得冷漠。被面具遮住的脸,也不会表露出任何情绪。

    当第四个坐标再度亮起后,我和咲夜毫不犹豫地再次开启“门”,抵达了玛丽亚的房间所在的通道。我们刚走出通道,便有爆炸在不远处产生,强劲的气浪呈现白雾状,一下子就将我们两人吞没。不过,这些白雾并没有任何伤害力,只是阻碍了肉眼视野,冲击波的力量也没有达到可以伤害我们两人的程度。

    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大量的人形被奇形怪状的东西抓住,发出惨叫声,枪炮的声音络绎不绝,但人形们的境遇岌岌可危。当某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朝我们扑上来的时候,咲夜身上的灰丝便四周激射而去,不少怪东西就这么被贯穿,一些还在反抗,一些试图退却,从各自不同的表现,完全可以判断出它们并非相同的物种。它们的身体形状不一样,存在形态也并非完全是实体物质,防守和反击的方式更大不相同。一种看上去也是人形,但轮廓让人可以肯定绝非人类的东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直接呈现在其它被连锁判定覆盖的地方,简直就像是红衣女郎的闪现。

    不过,这些东西无法和红衣女郎的战斗能力进行比较,在现身的一刻,就立刻被蓄势待发的灰丝贯穿、捆绑、撕毁。咲夜静立在我身边,任由大量的灰丝在白雾中穿插舞动,直到白雾渐渐消失后,才看清我们正在对付的怪东西到底是什么——像是人类,又像是野兽,仿佛将无数物种随机拼接而成,但不少部位带有清晰的人体构造风格的东西。

    白雾在激烈战斗形成的流风中迅速散去,所有试图攻击我和咲夜的怪物都在灰丝下死伤殆尽,但这并不代表它们就这么彻底消失了。尸体没有流血,而且,有不少怪物呈现流质形态,甚至是虚幻一样的存在,让人无法确定,它们的虚弱和匍匐究竟是假装,还是真的受到伤害。正在对抗这些怪物的并不只有我们,无论前方还是后方,都有五十一区的士兵和这些怪物交火,但是,整体而言。他们正在一步步退却,不少士兵被残忍地撕碎,或是诡异地倒下,被吃掉,被融化,亦或是像从来都没出现过般陡然消失——被不同的怪物杀死。下场也便是各式各样。同伴的不断死亡,以及怪物们的穿插分割,正在逐步侵蚀士兵们的防线。很明显,这些五十一区的士兵正落入下风,如果没人帮忙,全体死亡便是唯一的结果。在死亡的压力下,情绪变得疯狂的他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我和咲夜的存在,只是专注地盯着自己的对手,用手中的武器进行反击。

    “一人一边。”我对咲夜说。她点点头。迅即朝左手的方向冲去,而我也在第一时间发动伪速掠,去援救最近一处岌岌可危的士兵们。

    这些怪物光是看形态就能明白,绝对不是自然生成的,而其数量是如此之多,种类如此繁杂,也不太可能是敌人暗中运送进来的,凭借高度的繁殖能力成长到如今的规模。尽管。的确有一些怪物在其他怪物和人类的尸体中寄生,繁殖。在几个呼吸内就制造出诸多幼小的后裔。

    孕育成形时间越短的幼小怪物,其能力就越弱,士兵们应付起来并不困难,哪怕他们同时也在抵挡其他怪物。而强大的怪物后裔,则需要更多的成长时间,在它们成长起来之前。士兵们就会将其消灭。不断繁殖后裔的怪物,不是士兵们受到数量压迫的原因,只是这些怪物的基数本来就很大,而且种类繁多,在毫无阵型。只是肆意厮杀的混战中根本无法针对性进行反击,也没有足以一击定鼎的力量,这些士兵的战斗效率自然低下。他们全都是些普通人,没有如超质量炮这样威力巨大的武器,也没有超能魔法之类的神秘力量,能够坚持到现在,也只能说他们对付这些怪物的战斗经验足够丰富。

    我在怪物群中高速穿插,跳跃,借助士兵的身体、堆积的尸体、墙壁和天花板作为踏板,回避所有在连锁判定中观测到的攻击,用左轮手枪和刀刃进行反击。左轮手枪是远距离攻击武器,特殊子弹只要射出,在连锁判定的力量下,很少存在无法一击毙命的怪物,即便是没有实体形态的怪物,也不免受到伤害,随后被其他士兵打死,这些怪物外表狰狞,能力多样,比普通人强大许多,但是,并不比巫师更难对付。不过,一次上弹只能射出六发子弹的左轮击杀敌人的速度,并不比伪速掠配合刀刃近身劈砍的杀敌速度更快。

    依靠极大的速度差穿过怪物们之间的缝隙,随手挥起的刀刃,往往一击就能将敌人的躯体一刀两断。即便没有找到敌人的弱点,或是对方的生命力太过顽强,来回旋转,反复分割,分尸也是只用一两秒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大部分怪物都可以通过刀刃穿刺劈砍击杀,而少部分怪物则需要配置有s机关的左轮射杀,更少的一部分可以同时免疫我的两种攻击方式,但也会被压力骤减的士兵们通过针对性手段进行消除。

    残存的士兵们一度被打落到底的士气重新被振发起来。负责战斗组织的人不断发号施令,在反击的同时与被分割在近侧的战友回合,重新构建出防御体系。

    “燃烧弹准备,瞄准scp315。”

    “停止攻击scp202,转换目标,打击共存体203!”

    “喂,有谁知道这个家伙的编号?”

    士兵们低头查询自己手腕上的终端,或者根据他人的见识和经验处理那些用普通物理攻击无法造成伤害的奇异怪物。果然,这些怪物原本就囚禁在五十一区里,只是在这场动乱中被人刻意放了出来,制造混乱,但是并不能指望它们能够彻底摧毁五十一区,在过去的实验和观察中,五十一区明显已经掌握了一些针对性的要点。自此为止,士兵们出现重大伤亡,仅仅是因为单位区域的怪物数量太多,太过混杂,而士兵们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得到相关资料。出于保密原则和精力限制,一名士兵只负责一种或数种怪物大概已经是极限了吧。而负责处理这些怪物的士兵,应该属于五十一区所有部队中一个特殊的分队,人数先天有所限制,所以,面对大规模的怪物暴动。才在一时间落入下风。

    不过,我认为,即便我们这些外来者不出手,这支部队能够坚持到扭转局面的一刻也是必然的事情,他们本来就是为负责这样的情况而存在的,在总体人数所能发挥的战斗力上应该也有过精密的测定。尽管。在部分战斗区域中,不少士兵会出现全军覆没的惨状,正如我们最初离开环形通道时看到的那样,但大局来看,胜利仍旧是可以可期的。

    我反手斩下一个怪物的脑袋,以它的身体为盾牌,挡住来自另一方的触手鞭打,迅速从缝隙中钻出,一口气射光所有的子弹。将另外六只怪物打退。其中两只受了重伤,一只化作浓水,但还有三只仍有反抗之力。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我也没有任何犹豫,冲上前挥舞双刀,在它们反应过来前,将其中一只四分五裂,又一个鞭腿将另外一只踢到墙壁上。当我正准备解决剩下的一只时。一只体型狭长的怪物从侧后方撞来。

    这只怪物处于肉眼视野的死角,其速度也很快。如果没有连锁判定的话,也许会应付得有些狼狈。这种怪物在这个通道的怪物群中并不是独一个,它们的**强壮,速度完全由爆发性的肌肉力量生成,攻击方式就是直接撞向敌人,十分简单。但是因为速度很快,又往往选择一些难以防备的角度,仿佛寻求一击必杀的刺客,对士兵们造成了极大的杀伤。从亲身体验收集到的数据来判断,除非身体素质达到摔角手的程度。否则正面承受撞击必然会受到重伤。

    不过,对于身体、力量和速度彻底超越它,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的我来说,这种怪物反而是最容易解决的。我连闪躲的念头没有,直接抓住它那不知道是头部还是尾巴的尖端,承受的冲击力不值一提,随后便将其当作武器使劲朝四周的怪物抽打。当身边空出一片时,这只怪物已经遍体鳞伤,离死不远了。它所承受的伤害,不仅仅是物理层面的创伤,被它抽打的其它怪物,有不少是只要**触碰到,就会产生反射性伤害的种类,而且,伤害方式也不禁相同。

    怪物们多变而独特的能力,正如同大量的神秘和异常凑在一起,总会有一种神秘和异常产生效用,想要全部免疫是十分考验运气的事情。就算我的身体被义体化,也不敢把自己当作靶子,不管不顾地横冲硬闯,也不会在明显感觉异常的情况下,试图冲破这些怪物已经喷发的力量。

    我闪避,挥刀,射击,观测敌人的死角,记录它们的力量和行动规律,计算它们的死角和破绽,游走于缝隙中。我的身体强大又坚硬,但是,依靠速度进行高速运动战仍旧是我最拿手也是最喜欢的战术。

    遗憾的是,失去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制这件威力强大的临界兵器后,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配备大规模杀伤的武器了。一般的武器是无法应付神秘和异常的,近江的“行李箱”拥有针对神秘和异常的杀伤性力量,但它本质并非武器。想要通过s机关制造合格的武器,仍旧需要我这次拉斯维加斯之行,通过实验性s机关左轮收集到的数据进行验证和改良,无论如何,在这一次行动中都赶不上了。

    这些负责处理怪物的特殊部队的士兵们虽然都是普通人,但是其装备并不完全是常规武器,即便如此,这些装备同样并不普遍适用于神秘和异常的世界,仅仅是针对这些怪物有特效而已,否则他们并不需要如此频繁地更换装备。对我们这些直面神秘世界第一线的危险的人来说,无法普适性适用于神秘和异常的武器,在大部分时间中只是一种累赘。

    怪物的数量在我加入反击后快速减少,有不少怪物曾经在第二个坐标通道的怪物洪流中出现,不过,比起怪物洪流那种铺天盖地的气势,这条通道的怪物数量所产生的压力相对要小很多。如果真的是怪物洪流,这些士兵早就被吞没了,也不可能坚持到我和咲夜抵达。

    我已经可以分心观测这些士兵对怪物的处理,我所观测的一切,都会在回到耳语者总部后,成为近江进行研发的资料。我无法理解这些高深的理论知识,不过,我相信近江可以轻易破解这种程度的东西。毕竟,五十一区的技术,不可能超越统治局的技术。

    咲夜那边的战斗结束得更快,灰烬使者的灰丝在有效杀伤范围上要比我广得多。十多分钟后,战火彻底停歇,大部分幸存的士兵筋疲力尽地坐在地上,靠在墙壁上,甚至解开防毒面罩大口大口的呼气,完全不顾通道中的味道是何等难闻。

    现在,士兵数量只剩下三十二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