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40 搜索
    活着的士兵筋疲力尽,摘下防毒面具大口大口地呼吸,仿佛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的样子,其中一些人还出现抽搐现象,脸色发青,好似快要溺死了一般,旁边的人正在进行抢救,我觉得他们为了维持对他们而言高强度的战斗而注射了一些激素或兴奋剂之类的药物,如今战斗结束就出现了副作用。而战斗的结束也来得十分及时,再过一段时间,这些士兵必将崩溃,而幸存者的三十二名士兵,在休息后能够重新爬起来的,只剩下不到二十人,其余的士兵不是彻底昏迷就是已经了无生气。

    不过,比起他们在其他通道的同伴们,结局已经不算是最差的了。

    “高川先生,多谢你们的鼎力相助。”一名状态恢复得较快的士兵走上来,我不奇怪他为什么能一下子就叫出我的名字,视网膜屏幕弹出人物资料窗口,这名士兵曾经在我们刚抵达这个基地时,是迎接我们的那群士兵中的一员,而且,说不定在他们的终端中记录有我们这些人的相关信息。

    这些士兵的着装上没有明显的军衔标志,所以无从判断他是不是这支队伍的指挥官,不过,按照军队特有的士官制度,应该是这支部队残存士兵的最高军衔者。如果这支部队原来的最高长官死亡,那么,他现在应该拥有暂时指挥权。

    “你好。”我和他握了握手。

    “我是这支小队的临时代理指挥官,你可以叫我汉克。”士兵露齿一笑。

    “汉克,真名?”我问。

    “不,只是代号而已,哈哈。”汉克发动轻松的笑声,但是环顾周围血肉涂地的狼籍。表情不由得黯淡了几分,随后转眼看向走到我身边的咲夜,肌肉微微有些僵硬,一般人是察觉不出来的,不过,我的脑硬体、义体和视网膜屏幕的组合能够观测十分细微的变化。这种僵硬似乎是一种警惧的证明。也许咲夜的能力让他吃惊。比起我仍旧依靠超常身体素质和优质武器进行攻击的方式,咲夜的能力的确在表面上更加异常。

    “还有这位咲夜小姐,如果不是你们,我们可就没机会站在这里交谈了。”汉克诚挚地说。

    “这些怪物是什么东西?”我问,“你们为它们做了标号,scp,是五十一区的实验品?”

    “抱歉,这是军事机密。”汉克露出苦笑,“我只能说。它们是从外面找到后送进来的,你知道,这些怪物呆在外面总会弄出一些麻烦,而我们则负责看管这些麻烦。这是官方说法,你知道的。”

    “我明白了。”我点点头,不打算追问下去,虽然用暴力逼迫也许可以找到真相,但这些怪物没有这样的价值。而且,既然他明摆着用了“官方说法”这样的言辞。推测出来的答案也应该十分接近真相了。

    “这些东西是怎么跑出来的?”我又问到。

    “详细情况不清楚,但应该不是失误造成的。我们很清楚防御系统的严密,肯定有内奸从中做梗。不过,这并不重要,这些怪物很可能只是为了制造混乱,拖延时间而已。”汉克脸色凝重地说:“敌人的计划十分严密。蓄谋已久,所以才造成了这么严重的损失,现在这些怪物跑得到处都是,不仅仅是这条通道。你们来到这里之前,已经见到其他怪物了吧?它们的一些种类的繁育能力相当惊人。”

    “是的。和你们一样打扮的好几支队伍已经全军覆没了。”我说:“我们察觉到有人在控制这些怪物,追寻踪迹才来到这里。不过,我们也暂时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为自己等人的行为找了个借口,尽管,我不觉得可以骗得了谁,但是,没有借口和有一个相对合理的借口,在善后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我不觉得这一次可以直接突入最终地点,夺得精神统合装置,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仍旧要和五十一区打交道,直接将面子撕破可不是什么理想的处理方式。

    “愿他们安息。”汉克叹息着,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便对我们说:“我们没时间休息,必须前往下一个地点处理这些麻烦,你们要一起来吗?我觉得,现在也没有办法送你们回去,而且,我也希望你们可以帮助我们。你看到了,现在基地的一些功能正陷入瘫痪,而我们的战斗力并不充足。我会将你们的协助上报,相信上面会在事后支付给你们满意的报酬。你们的能力很强大,这些怪物对你们来说不堪一击,但是,我们这支队伍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他刚说罢,系在前臂上,宛如臂甲一样的终端闪烁起绿色的信号灯。

    “请稍等。”汉克歉意一笑,走到一旁处理终端资讯去了。

    “阿川,怎么样?”咲夜问,“真的要和他们一起过去吗?不过,不和他们一起走的话,立场会变得有些麻烦吧?”

    的确,虽然汉克等人无法决定我们的去向,但却可以衡量我们的想法。如果要继续单独行动,借口要多少有多少,不过,五十一区的负责人到底会怎么想,就很难确定了。虽然就算和这些士兵一起行动,处理蔓延在各个通道中的怪物,也不可能得到五十一区的信任,不过,这种表达善意的行为,应该也并非完全没有效果,至少可以不被他们列入敌人的第一序列中。另一方面,还有不到六个小时,就是针对纳粹的突击行动的时间,经过这场骤变,五十一区说不定还会趁机将发动时机提前,这种善意所能达到的效果所能持续的时间,实际是十分短暂的。

    不一会,汉克结束资讯处理,走回我们身前,神情凝重地对我们说:“我们找到了引发这场动乱的罪魁祸首其中的一员,上面希望你们能够进行增援。当然,这不是命令。不过,我觉得你们应该也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拥有和你们一样的特殊能力,不是我们这些士兵可以处理的,不过,暂时有人拖住了这个家伙。但是,想要获胜的话,似乎有点困难。”

    “多少人?”我问。我对这个信息的确很感兴趣,应该是另一名精英巫师吧,那么现在和这名精英巫师交战又是哪个神秘组织的人呢?

    “三个。”汉克说着,又低头看了一眼终端,说:“情报似乎有点不准确,现在只有两个了。”他耸耸肩,不太意外地说:“你们这类拥有特殊力量的人总是很难测定战斗力。”

    “交手的另一方是谁?”我追问。

    “走火先生。他的队伍一直都是我们的合作者,不过,他不是最先赶到的,在他抵达前,已经有好几个拥有特殊能力的合作者被敌人杀害了。”汉克回答到。

    虽然他对我的问题总是一副尽可能回答的样子,但是,似乎我不询问的话,他也不会主动将更多信息透露出来。他的许多表现让我觉得他的身份并不仅仅是一只小分队在原长官死亡后。临时升职的指挥官。不过,就算猜测他的真正身份有问题又能怎样呢?如果他真的在五十一区中拥有更高更特殊的身份。嘴巴只会更加严密。

    说到从他人的脑子里挖出秘密,“江”比我更加擅长,如果“江”觉得事关精神统合装置,自然会将秘密通过境界线提取出来,反馈到我这里。我不觉得“江”会百密一疏,它不是人类。不会犯下人类的错误,况且,它的能力比我所能想象的还要强大。

    我不信任“江”,但我信任“江”的特殊性。

    “我们追查的线索引导我们来到这里,在过去之前。我们打算在这里停留一会,也许会找到更多的线索。”我对汉克坦白道。

    汉克有些意外,说:“这里?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不知道,如果你的任务不太急的话,也可以一起来找找看。”我说:“虽然我不能保证是否真的有收获。”

    汉克仔细思索了片刻,用一脸无奈的表情说:“我明白了,也许你是对的,我们应该留下来。我知道,你们这类人通常比普通人更加敏锐,在直觉上。”他在“直觉”这个词汇上加重了语气,似乎在暗示什么。不过,我丝毫不理会他真的想说的是什么。

    汉克开始招呼自己的队员,追悼死者的士兵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整,暂时恢复了一部分元气,动作再次变得干练起来。这些士兵的对手不是人类,而是超乎想象的怪物,损失也十分之大,但是,从表面上看,他们并没有因为惨重的伤亡而有所退缩。他们的伤亡已经十分严重,被我和咲夜救下来只是运气好而已,立刻去支援其他地方,说不定就会全军覆没,但是,对于上司的命令,他们完全没有任何抱怨的意思。在汉克表示,要和我们一起行动后,也没有任何庆幸的表情。他们只是听从命令,毫不犹豫地,利索地行动起来。

    “高川先生,我们从什么地方开始?”汉克问到。

    “就从这里。”我这么说,他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过,当我调动境界线得到的坐标,在金属墙壁上开启通往玛丽亚房间的“门”时,他露出吃惊的表情,不过,不是为“门”本身感到讶异,而是对我可以打开“门”感到惊讶。没有权限的话,是无法打开“门”的,但是,像我们这些外来者,自然是不太可能拥有这条通道的开门权限的。

    “高川先生?”汉克的表情严肃起来,“你入侵了基地系统?”

    “你不是也说过,我们拥有一些特殊能力吗?”我微笑了一下,说:“我不需要刻意入侵什么,只是力量在本能发挥作用而已。”

    “真是这样吗?”汉克紧盯着我,明摆着不相信我的鬼话。

    不过,在某种意义上,我的解释并没有太大的错误。坐标是在境界线中自然获得的,开门的权限也是如此,而“江”主导了这个过程,但是,“江”对“高川”来说,并不是另一个“个体”那么简单的存在。它和“高川”的联系之紧密。几乎也可以说,是“高川”的一部分,就像是人体内无数病毒、细胞、难以观测但又意义重大的微结构那样,虽然变异了,成为致死性的“癌细胞”,拥有自我意识。其所生成的信息,在干扰着身体结构的稳定,但是,仍旧是组成身体的一部分。

    在这个层面上,“江”的力量就是“高川”的本能。

    当然,当问题牵涉到太过深层的层面时,真相往往不会单纯,但是,我觉得自己的回答。至少是反映了真相的一个片面——“江”对我,对每一个高川来说,都是独立却又统一的复杂存在。

    所以,面对汉克的质疑,我只是明确又肯定地回答:“是的。”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汉克用妥协的语气说。

    “我们进去吧。”我微微一笑,踏入了玛丽亚的房间。

    和在境界线中看到景色不一样,这个房间几乎已经没有了玛丽亚当年的痕迹。应该已经换过许多主人了,只剩下房间的整体结构没有太大的变化。摆设已经焕然一新。现在应该也是有人住在这里的,井井有条得充满了生机。

    “这是谁的房间?”我问汉克。

    “我以为你知道,高川先生。”汉克摇摇头,警惕地环顾四周,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住在这里的应该是我们的人,你想说,这里的主人是制造了这场混乱的内奸?”

    “我不知道,只是线索将我引到这里,但也许是敌人在用障眼法也说不定。”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提醒这个不知道是真不了解,还是假装不了解的汉克长官,“小心点,我感觉,这里会出现一些不好的东西。”

    是的,红衣女郎,就是那个不好的东西。

    “有埋伏?”汉克谨慎地观察四周,他虽然一直表示怀疑,但从来都没有放松警惕。一起进来的还有五名士兵,其余的士兵都守在门外。这个时候,五名士兵已经初步检查了整个房间,暂时确认没有危险性的存在。

    “接下来呢?”汉克问到。

    “不知道,也许你们可以翻箱倒柜,看看有没有藏起来的东西。”我说。

    “连要找什么都不确定吗?”汉克掀了掀嘴唇,但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让士兵们遵照我的话做了。不一会,整个房间就变得一片狼籍,不过,仍旧没有找到任何奇怪的东西。网络系统已经瘫痪,而且,因为基地内所有电脑网络直接使用中央系统,不符合权限的东西都会被检测,无法存档,所以在理论上无法在电脑网络系统中藏匿情报。有记录的纸张逐一翻阅,都是些生活上的琐事,图书夹层也被一一清理。我们并不是专业的侦探,但是,能够想到的地方,可以做到的事情,都全部尝试过,结果也只是一无所获。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做这些事情,我们不是专业的,就算这里真的是敌人曾经藏匿的地点,也很难找到蛛丝马迹。要知道,想在这个基地里隐藏秘密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汉克对我说:“我刚才申请权限,查阅了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个叫做马克思的管理层人员。”

    “他比你的职权大?”我问。

    “不,我们的职权不同,无法进行纵向比较。”汉克回答到。

    “他还活着吗?”我又问。

    “这个问题只能等战斗彻底结束后才能回答。”汉克耸耸肩。

    “这个房间一直都是这个叫做马克思的男人的?”我问。

    “当然不,这个房间已经换过好几个主人了,不过,在目前的记录上是属于马克思的。”汉克回答到。

    “也许以前的主人有问题。”我说。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推断出这个结论的,高川先生。”汉克摇摇头,说:“不过,我的权限无法调查过去的资料。我们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够长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继续自己的任务。先不管这里是不是真的有线索,我们不是专业的调查人员,情况已经证明了,我们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我并不反对他的说法,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就算抛开这些士兵,只有我和咲夜进来,也不会搜索得比现在更加彻底。魔法少女们也许来过这个房间,在这里的某处得到了玛丽亚的项链,但是,她们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玛丽亚的项链,也许就是唯一可以在这个房间找到的线索了。

    即便没有任何收获,但我和咲夜也可以确认,己方的任务在这里就可以告一段落了。玛丽亚的项链到底和精神统合装置有什么联系,不太可能是当下可以立刻找到的秘密,而末日真理教制造的混乱,从汉克的情报来看,似乎也开始走到尽头了。随着精英巫师不断被发现,为了保存战斗力,末日真理教潜伏在这个基地的力量一定会再次收缩起来,除非他们已经找到了精神统合装置的藏匿点,并有信心立刻攻陷那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