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46 境界行走10
    我们进入丑陋男人管理的电梯之后,到底是何时进入了意识态空间呢?也许是在电梯中的照明消失的那一刻吧,之后即便我砍下丑陋男人的脑袋,但以意识态存在的他没有彻底消亡,和在加油站时彻底消灭他的身体,烧成灰烬后埋葬相比,当时的处理并不彻底,其“死而复生”也在预料之中。

    换作是普通人,想必是无心分辨当时的环境有什么不同,从而因为意识态空间和正常世界的交错,而陷入极大的恐惧之中吧。要构成心理上的恐惧,无疑以意识态的形式进行更为容易,想要在正常世界中实现同样诡异的情况,意味着要花上更大的力量去制造一个足够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并且,要对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进行深层控制。我所见识过的神秘超能,在某种程度上,本质都是通过对世界构造数据进行冲击来实现,在这个冲击中,必然会临时产生一个临时的数据混乱区域,这便是统称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区域。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有大有小,在稳固程度上也有不同,正常的世界构造会对遭遇冲击的混乱区域进行修正,因此,要维持一个稳固的,能够根据自己的想法设定的数据对冲空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目前为止,我所见过的最为巩固的数据对冲空间无疑是统治局遗址;最为脆弱狭小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便是个人持有的神秘发挥作用时产生的波动;最混乱而充满腐蚀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江”的力量对这个世界产生干扰时产生的现象;唯一拥有自我意识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瓦尔普吉斯之夜。而在个人神秘施展时所产生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最接近前四者的,一个是获得了部分世界构造资讯的席森神父,另一个就是成为“江”的爪牙。从“高川”体内分离出去的代表恶化因子集体意志的人格“艾鲁卡”。

    以上的例子无论哪一个都有其固定的背景因素,我不觉得那个丑陋男人拥有类似程度的力量。因此,若要解释这个丑陋男人为何可以“死而复生”,意识态的神秘力量便是我认为的最接近真相的因素。

    无论是在加油站,还是在电梯里,“杀死这个男人”这件事。并非真的在正常世界中产生了,仅仅是“意识中的假象”。

    这个丑陋男人大概是五十一区自己培育出来的意识行走者,拥有和龙傲天、丘比、红衣女郎等存在类似的意识属性神秘,也正因为他拥有这样的能力,才敢于放言解决我们带来的“坏东西”——那个红衣女郎。

    五十一区存在这样的人物,可能性并不低,因为,他们藏匿了一枚精神统合装置。而我所知道的意识行走者,丘比也好。龙傲天也好,红衣女郎“玛丽亚”也好,都和精神统合装置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是红衣女郎“玛丽亚”,它曾经可能是精神统合装置的研究员,她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幅模样,自然和精神统合装置脱不了干系。而这种关系,甚至是十分直接的——玛丽亚本身,自愿或被动地成为了五十一区对精神统合装置研究的实验性牺牲品。

    既然精神统合装置能够因缘际会改造出一个红衣女郎。那么,五十一区在获得“玛丽亚”留下的实验数据后。想办法制造出一个拥有类似神秘能力的丑陋男人,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并且,经过反复实验矫正,获得足够的经验和数据后,批量制造更多的拥有相似神秘能力的其他人,也一定会被提上五十一区的工作日程表。

    不过。要达到批量制造意识行走者的水平,应该是极为困难的事情,因为神秘本身就代表着无法理解,而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也必然不仅仅是制造意识行走者这么简单。无法理解、复杂而无法掌控的物事。即便在偶然的情况下触发其一部分能力,得到了一些成果,但要如制造机器一样,批量运用这些偶然得到的经验和数据,无疑也是如同撞大运一样。

    即便诸多线索指向,都在暗示红衣女郎“玛丽亚”和丑陋男人,都是五十一区对精神统合装置进行研究的实验产物,但是,“玛丽亚”和丑陋男人在本质上拥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达到类似成果而进行的实验,在细节必然不会完全相同,其结果自然也不可能完全一样。

    就已经展现过的能力进行对比,红衣女郎“玛丽亚”比丑陋男人更强。

    连面对红衣女郎“玛丽亚”都无法获得碾压性优势的丑陋男人,即便在意识态电梯空间外制造了属于他自己的意识态空间,并将两者相连,也仅仅是经验和技巧上的发挥。一旦碰到“江”的境界线,必然会因为本质力量上的差距,在一瞬间就崩溃,进而被侵蚀。他选择制造意识态空间的位置实在太不巧了,因为,“江”的境界线很明显便是以电梯入口为分界展开的。

    我想,这个丑陋男人现在是否在某个角落痛苦地舔拭伤口呢?就算“江”没有刻意的针对性,但其“病毒般的侵蚀性”一定会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我对这个猜测有着百分八十的把握,没有谁可以小看“江”的力量。它的力量,无论是以怎样的神秘属性体现出来,但是,有一些本质是不变的,那就是“病毒”一样的侵蚀。一旦和它的力量发生碰撞,除了直接的冲击之外,还得承受附带的,也是最为可怕的“恶性感染”,这种感染会沿着任何接触迅速扩散,哪怕这个接触仅仅是一瞬间,仅仅是头发一样的细微。

    更何况,当时丑陋男人的意识态空间和“江”的境界线,应该在位置上重合了。

    如今走在这漫长而看不到尽头的境界线中,汉克小队对这个“自己人”的丑陋男人落井下石般举动倍感憎恶,而这种憎恶正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发酵。但这对我们的处境来说毫无益处,甚至让我直觉感到。正在带来某些负面的影响。这种影响十分细微,就如同灰尘被风扇吸入,覆盖在散热片上,一开始肉眼无法看到,但随着时间的累积,灰尘厚度增加的同时。会让热量不断积蓄,进一步造成更加清晰的影响。

    现在,我们身边的境界线环境,似乎正处于这种不易察觉积累到清晰影响的过程。虽然我觉得,汉克小队异常激动的情绪正在对我们周边的境界线环境产生一系列负面影响,但这仅仅是直觉而已,我没有足够的证据去说服他们。而且,我也明白,一个普通人要控制自己的想法和情绪是何等困难的事情。

    我只希望。在真正预示着我们可以脱离境界线的变化到来之前,此时不断积累的负面影响,不会产生什么妖蛾子。

    那些身穿黑袍的诡异存在出现在我们视野中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然后,突然有一次,其中一个似人非人的家伙朝我们转过头来。在过去,虽然我们无法完全避开它们,但是。即便和它们擦肩而过,它们也仿佛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般。从来出现“转头看”这么清晰的动作。这个突然出现的例外,并没有被精神疲倦的每一个士兵都察觉到,但是,汉克无疑注意到了,他的身体猛然僵硬下来。

    队伍因为我、咲夜和汉克的停顿而停下前进的步伐,变得有些浑浑噩噩。仅仅是靠着惯性前进的士兵花了好一阵工夫,才从这种茫然的状态恢复过来。但是,就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所有注意到前方那个已经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诡异存在的士兵,全身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高川先生!”汉克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枪口已经抬了起来。

    很长时间都没有变化的状况一旦发生变化,戒备就是士兵们的第一选择。在回神了数秒后,汉克小队再一次进入了防御反击的状态。虽然暂时无法确定,状况的变化是好是坏,不过,总比一成不变的单调苍白更让人提神。

    对面仿佛和我们僵持般驻足的诡异存在,已经被它的队伍抛开,但是,似乎因为它就站在那里,便如同河流中的一尊岩石般,陆续将顺着河流漂下的东西拦截下来。在这个境界线里,被这个诡异存在挡下来的,是它的同类——同样身穿黑袍,似人非人的东西,以及仿佛淤泥一样,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的黑影。

    以这名盯着我们看的诡异存在为中心,大量的“淤积物”开始阻塞这条通道。

    “它在做什么!?”士兵吞咽着口水说。

    “它看到我们了。”汉克沉默了片刻,用肯定的语气回答到。

    “高川先生,还要继续这么僵持下去吗?我不怎么喜欢被动。”汉克这么说着,将枪械抬起到齐平肩膀的位置,表示出决然的攻击意向。士兵们就像是得到了信号,释放出巨大的负面情绪。这一次我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些之前一直在沉积的负面情绪爆发出来后,周围的境界线环境好似被搅拌的浑水,变得更加浑浊,许多不好的东西都被水流卷上来。而这个仿佛量变达到质变的浑浊,立刻掀开了交战的序幕。

    枪声鸣响,前方以一群黑袍诡异存在为中心的淤泥黑影似乎来不及反应,很快就被飞射的子弹撕成了碎片,它们表现得比纸张还要脆弱,然而,明明是敌人被打倒,但攻击的士兵们却同步发生了不良反应。

    “不!”一名士兵尖叫起来,他的瞳孔放大,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仿佛被他感染一般,其他士兵也纷纷露出不可置信,惶恐,愤怒,和平时绝对不会在他们脸上看到的怯懦。就连汉克也不例外,虽然表情仍旧僵硬在一个冰冷的神色上,但是,他的身体却在颤抖。

    汉克小队诸人的症状,让我觉得他们看到了幻象。仅仅是在第一次攻击之后,许多士兵就陷入一种濒临休克的状态,连枪都拿不稳了。我无法为他们做点什么,我叫唤他们,但他们似乎听不到我的声音。在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我和咲夜仅仅是戒备着,我不觉得在当时异常的状况下发动攻击是好注意,但汉克的决然,让我也没有阐述自己意见的机会。如果我当时也发起攻击的话,是不是会如汉克小队的人一样陷入幻觉之中呢?

    这些境界线中的诡异存在的反击会直接切入意识之中,这一点并非不能想象。不过,自从进入境界线之后,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前几次进入境界线中,也曾经与这些诡异存在发生冲突,但是,这些诡异的存在仅仅是无法消灭而已,它们会如同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扑来,但我总能避开它们,钻出缝隙。直到它们放弃追逐,而期间,我并没有与它们发生过如此激烈的战斗。

    因此,虽然可以想象它们到底会以怎样的形式展开攻击,也能想象和它们接触,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但是,全都是想象之中的情况。如果没有必要。我当然不会在这种诡异危险的地方,主动去做可能会导致危险剧增的事情。

    然而。汉克小队却这么做了,尽管,起因在很大程度上环境的恶劣所导致的负面情绪积累需要宣泄出来,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他们无法控制的事情,但结果却如预想一样糟糕。

    涉及精神意识的攻击。我无能为力,汉克小队的士兵们似乎疯了,在朝前方被打得破碎的诡异存在和淤泥黑影攻击之后,突然将枪口掉转到自己同伴身前。他们像是看到了什么十恶不赦,又让他们极度恐惧的东西。而这些幻象,取代了同僚的身影。我从这些士兵的眼睛中看到的只有充血的疯狂,他们就像是要将除了自己之外的一切全都毁掉。

    在士兵们自相残杀的境况出现之前,咲夜的灰丝迅速将他们束缚起来。而这些士兵将这种状况当成了另一种攻击,拼命挣扎,随后就是念叨着一些忏悔和绝望的话。汉克的眼睛中满是泪水,但脸色却渐渐平静下来,随后闭上了眼帘,紧接着,他的胸膛毫无来由地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洞穿了,连一点反抗的动作都没有,立刻陷入濒临死亡的状态。

    咲夜的灰丝迅速在汉克胸膛的伤口穿插,将伤口缝合,但是,我和她都已经感觉到了,如果汉克已有死意的话,无论在境界线,还是在正常世界中,他都必将死亡。其他的士兵也有不少突然在身上出现莫名其妙的伤口,就像是被无形的东西攻击了,而我和咲夜并没有察觉到底是什么在伤害他们,也许,伤害他们的就是他们自己。

    在意识态的境界线里,在精神意识的层面上被伤害,除非有龙傲天那样老练,能力和经验都匹配的意识行走者帮忙,否则很难将这些人从死亡线上拖回来。咲夜的灰丝束缚了他们的身体,但也仅仅是延迟了死亡时间而已。

    我和咲夜无法从根本上救治汉克小队的人,他们只能自救,攻击那些已经打散的诡异存在,大概也只会让我们两人承受类似的精神层面上的攻击吧——这样的想法,让我无法挪动脚步,也无法让咲夜主动攻击。我十分明白,在神秘学中也有过许多例子,切入精神意识层面上的攻击,往往会撕裂人们的内心创伤。而对于拥有悲惨经历的人来说,那些伤口就算弥合了,或是被遗忘了,也会被再次撕裂,除非,那些让自己疯狂的东西,真的已经成为毫不在意,无动于衷的过去。

    我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不觉得自己能够做到这种程度,“高川”的核心意志也许十分坚强,但是,面对一次次的失败和痛苦,也无法真的无动于衷。“高川”曾经的失误,怯懦,幼稚和弱小,已经造成了悲伤而无可挽回的结果,“高川”是如此痛苦,愧疚,就如同走在黑暗的迷宫中,拼命地挣扎,如飞蛾扑火一样寻求任何能够挽回自己错误的可能性,即便这些可能性是何等荒谬。

    痛苦和折磨,让“高川”的意志坚定,但是,痛苦和折磨并非不存在,也无法忽视。

    咲夜的境况,也和我大约一般,而我觉得她没有我这么坚强。

    所以,我不敢有所动作,也不敢让咲夜有所动作,生怕自己和她步入汉克小队的下场。然而,在另一方面,我却也同样希望自己能够迈动脚步,直面这种应该是针对精神意识层面的攻击,因为,我想告诉自己,自己可以摆脱这份恐惧。

    矛盾的感觉让我的身体灼热,口干舌燥,汗水一下子就从额头滑了下来,我觉得,自己的双脚就像是灌了大量的铅,肢体被无形的枷锁禁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