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52 忍者
    女性潜伏者所在的位置被连锁判定牢牢锁定,和我进行直连的咲夜释放出大量的灰丝,在她发动攻击之前就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片刻之后,她的活动空间被彻底压缩在灰丝构成的巨网中,被咲夜一举捕获。能够避开灰丝的神秘有许多,但是,这名女性潜伏者并不拥有这样的神秘,我不觉得她隐藏了许多实力,因为,这个女人也是一位二级魔纹使者。

    魔纹使者会在手腕内侧留下棱形状魔纹,这是十分显眼的标志,通常来说,达到二级魔纹的时候,魔纹使者会获得一种超能,这名女性潜伏者那隐藏形体踪迹的神秘力量,应该就是她的超能。不能完全肯定魔纹使者不会拥有更多的神秘和异常,不过,在我接触过的魔纹使者中,拥有复数神秘的还真没见到过。就连席森神父、走火和锉刀这样的强者,都仅仅是挖掘自身超能的应用而已,也许他们之中有人将除了自身超能外的神秘隐藏起来了,也许是根本就没有,但是,拥有却不使用,在某种意义上,和不存在没什么区别。

    魔纹使者的超能一旦被破解,其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和一个强大的灰石强化者没有太大的区别。严格来说,轻易击败这名女性潜伏者的并非咲夜,而是我和咲夜的联手力量。连锁判定的五十米观测范围,配合仿佛无穷无尽,灵活自如的灰丝,只要不是能够进行非物质状态变化的物事,或者拥有超出灰丝激射的速度,亦或者在强度上足以毁损灰丝,都很难在这种配合下全身而退。

    女性潜伏者被灰丝层层困束,在窒息前挣扎了一番。但最终还是无奈投降。在咲夜解开灰丝之后,她摘下掩饰相貌的黑色面巾,露出那张和女军官同样普通平凡的五官,竟然是一副亚洲人的面孔,而且看起来不像是混血儿。在欧美区的神秘组织中见到一个完全是亚洲人的成员,是十分少见的情况。构成人员的背景越是复杂的神秘组织。其势力范围和组织结构就越是庞大,例如末日真理教、走火隶属的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以及锉刀所在的雇佣兵组织。不过,面前这个女性潜伏者所隶属的组织,应该和这三者都不太一样。

    女性潜伏者的着装有些特殊,并非军队化、现代化和日常化这三种最为常见的风格,而是富有特色的网格内衬配上黑色的古装,袖口和裤脚都用绑带扎实了,显得十分干练。但以全身而言,却又不是完全紧身的款式。遮挡面容的面巾,而且服装也明显是易于黑暗中行动的颜色,加上隐匿形体踪迹的神秘,已经足以体现其行动风格,但是,在脖子上却系着一条红色领巾。这条领巾很长,在这名女性的颈脖上绕了几圈后。一端还落至将近臀部的位置,布料十分轻灵。即便只是微风,也足以将其吹拂起来。

    这样的打扮,让人不由得想起日本特区在并入中央公国前特有的一个充满历史味道的战斗职业——忍者。

    忍者在日本特区的历史上,充当着刺客、杀手、间谍、特工等等充满阴暗面的角色,其行动特征和面前这个女性潜伏者所展现出来的十分相似,不过。在并入中央公国之后,这个职业就只在小说电影等虚构作品中出现了。或许,此时站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位跨入新世纪后再现的忍者?

    对于“高川”来说,亲眼看到一名真正的忍者。还真是一份独特惊奇的体验。毕竟,在过去“高川”的记忆资讯中,还真的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真人的存在。

    当这名忍者打扮的女人用日本特区那浑浊的口音开口说话时,“这个女人是个忍者”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她对咲夜问道:“你怎么发现我的?”

    “感觉。”咲夜只是这么回答到。对方明显不相信,反驳道:“没有谁可以凭借直觉和本能察觉到我的隐身,无论感觉有多么敏锐。”她的口吻十分自信,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波动,仿佛那五官只是雕刻上去的伪物。

    “这是你的超能特征?”咲夜反问,在和席森神父接触后,耳语者就已经获得了许多关于魔纹使者和灰石强化者的资料。毕竟,在上一个高川的时代,在魔法阵、预言和法术之后,魔纹和灰石,是耳语者进一步接触的神秘类型。白井更在席森神父的帮助下,成为了一名灰石强化者。

    除了三级半魔纹使者目前只有席森神父一人达到,所以无法收集到足够情报,也无法准确评估其力量特性之外,一级和二级的魔纹使者,对于耳语者的任何一个成员来说,都不算陌生。

    一般而言,魔纹使者不会刻意泄漏自己超能的情报,因为,超能在很多时候,就是魔纹使者唯一也最擅长的神秘,一旦超能的特性被解析从而找到制约方法,在充满针对性的战斗中,自身要面临的危险就会大幅度上升。

    不过,眼前这位女忍者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她点点头说:“我的隐身从来都没被看穿过,它是最彻底的,行迹也好,气味也好,声息也好,光线也好,热度也好,任何会暴露自身的因素都会被隔离,哪怕是野兽一样本能,战士的危机直觉和先知的预言,都无法感应到我的存在。”

    “但是,我的确感觉到了呢。”咲夜仍旧坚持这个说法。不过,她所谓的感觉,只是通过直连从我这里接收过去的资讯影像而已。女忍者的隐身超能正如她自己所言,是近乎完美的,我的确无法直接用肉眼、设备和感觉去确认她的存在,即便她此时站在我们面前,也几乎没有作为生物的特征。没有热量,没有气息,像是石头一样。但是,连锁判定观测的条件并不依赖于这些生物特征,仅仅是“物体的运动”而已。即便目标物体本身不运动。只要它与其它运动的物体产生接触,同样会被侦测到,因为,运动物体和目标物体产生接触后,运动状态就会发生改变,从而形成参照。

    这便是能力中“连锁”二字的意义。

    女忍者的神秘无论将她的生命特征隐藏得多好。但其物质性并没有改变,也并不处于真空环境中,看似透明的空气里,有足够的微尘与其发生碰撞。所以,她无法逃过连锁判定的观测。而既然被连锁判定观测到,就足以证明,她之前所说的“隔离”,其实并不完全,所以。这个隐身超能,仅仅是几乎完美,而并非真正完美。

    女忍者的眼神如同死水潭一般,她面向咲夜,却无法确定她的视线是否真的落在咲夜身上。咲夜的坚持对女忍者而言,也许真的很假,但女忍者并没有因此产生任何情绪波动。

    “你日本特区的人?”我插口问道。日本特区作为亚洲的一部分,在地理位置、历史背景和环境因素上。都是欧美地区的神秘组织进驻亚洲的最佳桥头堡之一,只是。在我和咲夜前往拉斯维加斯之前,已经有许多证据证明,它已经沦为了末日真理教的亚洲攻略前沿阵地。日本特区此时正处于动荡之中,有许多人相信,如果无法在短时间内平息动荡,日本特区将会成为引发亚洲混乱的导火线。

    现在。有这么一个富有十一区特色的,在历史上每每充当传奇性角色的战斗职业,以某个神秘组织成员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不得不让人深思其背后还牵扯了哪些隐秘和阴谋。如果,这名女忍者也是以亚洲区神秘组织的代表身份出场。是否预示着,除了我们耳语者之外,还有更多的亚洲区神秘组织即将浮出水面?

    女忍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看了我一眼,右手一摆,就像是从空气中拉出一张帷幕遮住自己的身形,之后,她便再一次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她正以和来时一样飞快的速度向后退去,不一会就离开了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

    “现在就剩下你们三人了。”我对三名男性拦路者说到。因为,他们看上去并不打算因为其他人的退却就放弃的样子。

    “这个地方还真是藏龙卧虎,随随便便一个女人就让人大吃一惊,不过想要让我们不找麻烦的话,最好还是让我们亲身体会一下你们的强大。”一名日常打扮的男人走出队伍,站在场中对我和咲夜说:“我喜欢和强者做朋友,顺便欺负一下弱者。如果被我打哭了,可别说回家找妈妈,哈哈。”他狂肆地大笑起来,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觉得自己可以掂量我们的实力,而且有信心取得最终胜利。这种不知道还说是狂妄还是自信的情绪,在他的眼中点燃了火花,仿佛灵魂一下子就燃烧起来。和他对视的时候,会有一种烧灼感,一种强大的力量通过一条神秘的路径进入我的意识中,试图在脑硬体的压制下掀起滔天巨浪。

    这并非是压力,而是这个男人正在使用某种神秘,正在干扰我的意识和情绪。如果没有脑硬体的话,在这种神秘力量的驱使下,想必会做出一些不利的情绪化举动,不过,他的神秘没能超过脑硬体所代表的神秘,所以,我仅仅是“知晓”了情绪正蠢蠢欲动,但真正反馈到脑海中的,仍旧是镜子一样的平静。

    面前的男人凝视着我,对我的平静露出玩味的表情,说:“真是不错的自制力,不过,现在你花费了多大的气力来保持平静呢?如果……”他缓缓说着,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站了一个马步,肌肤好似被蒸煮一样,迅速变得通红,甚至给人一种感觉——他的身体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岩浆,他的表情也变得狰狞,如同怒火中烧。

    他仿佛面对一个仇恨的敌人,咬牙切齿地对我说:“如果,你能接住这一拳的话,让你通过也没关系,但是,死了的话就怨自己太弱小吧!”

    没有等我作出回应,他的身体已经向后倾斜,作出极为夸张的蓄力姿势。说实话,在他说话和积蓄力量的时间里,足够我使用伪速掠冲到他身边,挥刀砍下六七次了。看他吃力的样子。想必是破坏力相当可怕的招式,我挺有兴趣体会一下,他所自傲的这一拳,到底有怎样的威力。

    我的义体和统治局素体生命的身体一样,是构造体的产物,直到目前为止。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一种力量能够一次性彻底破坏如此坚硬的身体,即便是临界兵器也无法做到。面前这个男人并非魔纹使者,他所使用的神秘通过我所不知道的方式进行推动,但是,力量上应该不会超越二级魔纹使者,否则,应该会在他所隶属的组织中获得更高的地位,乃至于在这次的聚会中,成为和席森神父一样重要的人物。而不会成为这一次试探的先锋人员。

    二级魔纹使者水平的超能,即便是针对物质结构进行破坏的能力,也不足以完全破坏我的义体,所以,我给了这个男人足够的蓄力时间,也不打算闪躲。正如他所说的,我得让这些不怀好意的神秘组织涨涨见识。

    男人的身体散发出可怕的温度,t恤和牛仔裤迅速被熏得焦黄干枯。但是对他的身体却没有造成伤害。初步观测所得到的数据中,他的身体活性正在随着蓄力时间的增加而飞速上升。以锉刀小队的灰石强化者摔角手为参考,在这短短的时间中,他的**在各方面数值上,都已经抵达了三倍于摔角手的程度,可谓是我见到过的最为强大的人类**。

    大约过了三秒,也许他还能积蓄力量更长时间。不过,他已经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了。在我的肉眼视野中,他的身体好似弹片一样弹回来,这个过程是如此快速,以至于肉眼只能捕捉到一帧帧残影。但是转回视网膜屏幕后。慢速播放仍旧成功将其整个动作都捕捉下来,然而,脑硬体得出一个十分确切的结论,在伪速掠能力没有足够的外力转化的情况下,即便现在就启动,我也不可能躲开这一拳。

    男人的身体在出拳的一瞬间释放出大量的蒸汽,就好似身体水分都蒸发了,从而产生了这股可怕的充满破坏性的力量。在脑硬体分析出来的数据中,这一拳的威力,远远超过在和他同等身体素质的情况下,以正常发力方式所能达到威力。

    他瞄准的部位是我的脑袋,对于正常人类来说,即便被这一拳擦到,给自己带来的伤害也是致命性的。如果我此时抬起手,完全来得及挡下,然而,在我有所动作之前,咲夜的灰丝猛然从我的脚下窜起,在我的脸前结成一层又一层的网。

    灰丝的速度,再一次超出之前所观测到的数值,恰时挡在男人的拳头轰击路线上。最外的一层网承受着巨大的冲击力,迅速发生变形,但是,当冲击力传递到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时,便一直被削弱着,而第一层网甚至没有被击穿。咲夜一共在我的面前编织了十三层缓冲网,在男人的拳头接触我的脸部肌肤前,就已经将其动能彻底消耗为零。

    对咲夜来说,这似乎只是举手之劳,完全没有产生损耗。而这些灰丝的质地,再一次于脑硬体评估中调高。能够毫无烟火之气地承受男人的这一拳,已经意味着,咲夜的灰丝在质量上,已经十分接近构造体,或者说,这些灰丝本身就是以某种特殊构造体为材质做成的。这并非毫无可能,既然超级桃乐丝可以为我准备一具构造体材质的义体,自然能够再用类似的材料制作其他的东西。

    男人对自己的这一拳无功而返也同样感到惊诧,或许他觉得,即便我能够接下这一拳,也不应该毫发无损吧,但实际情况是,我甚至都没有任何动作,身旁的咲夜就通过自己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当男人的目光转向咲夜的时候,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愕然,当咲夜的灰丝猛然窜动的时候,他立刻被蛇咬了一口般,极度敏感地向后飞退了好几步。不过,咲夜仅仅是在示威而已,并没有对他进行反击。如果没有必要,咲夜可不是那种喜欢主动攻击他人的类型,即便成为了灰烬使者,这种被动的特质仍旧没有太大的改变。

    男人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露出不太爽利的表情,狠狠瞪了我一眼,似乎对不是我出手应对感到不满:“你就永远都躲在这个小女孩背后喝奶吧!”

    不过,对于他的不满,我无法理解,他的气话,在我看来简直根本就是无理取闹。我不打算进行反驳,因为,那在我看来是毫无意义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