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54 复眼
    使用情绪类型神秘的男子被整个身体都转化为灰丝的咲夜束缚在体内,没有特殊的侦测能力,是无法观测到他此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灰丝的另一种固有能力“资讯入侵”被激活,咲夜发出意愿之后,暂时已经无法控制灰丝的自动运转。这是极富有超级桃乐丝风格特征的力量,无数的灰丝钻进这个男人的肌肤中,从脚底到头皮,密密麻麻的灰丝让他只剩下一个人形。想要穿透灰丝泉流和男人的身体,并了解这些灰丝到底在做什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今,我就算用上连锁判定,也只能确认“男人还活着”这一点。他就像是被麻醉了放上手术台的青蛙,挣扎和痛苦被一种木然所取代,然后,逐渐在精神意识的底层发生改变。

    这种改变,在被激活之前,是无法从外表、思维、情感和行为模式上看出来的。

    “虽然那个家伙的嘴巴一直都有点臭,还不识时务,不过,如果他没有死的话,可以请您把他放出来吗?”另外两名男性神秘组织成员的其中一个发话了,在咲夜展现出令人惊叹的力量后,即便我没有出手,他在面对我的时候,仍旧收起了先前那种目中无人的伪装。

    无论我出手,还是咲夜出手,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们代表着同一个组织“耳语者”。之前使用情绪类神秘的男人却因此借题发挥,无论是故意而为,还是真的觉得我们应该按他的想法做,都是极为无聊的举动,尤其在他以如此毫无还手之力的姿态失败后,更显得他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

    当然。如果他用超绝的实力证明,他一个人就能放倒我们两人,自然不会有人觉得他是个小丑。胜利者不该被指责——如此霸道的结果论,却有很多人都喜欢引用,并以此为博弈中的准绳。在我面前搭话的这名身穿运动装的男人尽管表示希望我能饶过之前使用情绪类神秘的男人,在说话的口吻和姿态中。却清晰让人感到,他同样是这句话的奉行者。

    “他没有死,但需要一点教训。”我用这样的借口掩饰着灰丝正在进行的,不足为他人道的改造,“而且,我的伙伴既然都变成这样了,要变回来也需要一点时间,直到她满意位置。所以,接下来就真的是我出手了。这也许比较和你们的心意?”

    运动装男子听我说到最后,谨慎的脸色有些兴奋起来。

    “也是嘛,总不能老是让女孩子出手呀。您才是头儿呢。”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其实,我也不是自愿来做这种惹人厌恶的事情的,可是谁叫我在抽签中输了呢?大家都对高川先生您领导下的耳语者感到好奇,我也一样,您也知道。像我们这些人,对好奇的东西进行试探的方法只有一个。哎哎!”他戏剧般悲呼一声:“那是多么粗鲁。野蛮的方法,完全不符合我的美学。竟然有很多人都觉得,只要试探出一个组织中最强者的实力,就能大致评估出这个组织的整体实力,这是多么可悲的想法,竟然用一个人代表了一群人。我啊。就是这样老是被人代表。虽然,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强,有了我,和没有我,对于组织来说。就是天和地的差别,但是,我总是被代表的那一个。”

    运动装男人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话语也开始变得凌乱,像是在发泄不满,甚至低声咕哝了一段,听不出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我却直觉感到,战斗在这一刻已经开始了,他的咕哝,就像是开启某种神秘的信号。到底是怎样的神秘,我尚没有观测到,所以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的直觉。但是,那种“这个男人的神秘的确已经在以一种难以被观测到形式运转起来”的感觉,却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强烈。

    运动装男人的声音再次清晰起来:“……虽然强者通常不喜欢和弱者混在一块,但是……”他的笑容变得有些恶意起来,“弱者总喜欢攀附强者,狐假虎威,不是吗?弱者如果站在强者身后,看上去就像是更加强大的强者。我老是被代表,但我一直都觉得,我才是最强的,成为组织代表的那一个。高川先生,我听说,你是耳语者中最强大的人?但是,我却觉得,那个小姑娘才是呢。你得用事实警告我一下,别老是躲在小女孩的身后,装出一副最终头目的样子。很碍眼呀!”

    “很碍眼”这样的言辞被他咆哮着喊了出来,异状就此而生,通道的金属地面上陡然浮现大量如同“眼睛”一般的黑白色图案,明明是平面图案的感觉,却栩栩如生地眨动着,仿佛画作一下子变活了,连带着,让这片地板也“活”了过来。义体敏锐地感应到脚下的异常动静,在我的思维作出判断前,身体已经跳起来,在这个时候,究竟是本能反射在起作用,还是脑硬体在第一时间控制了义体,已经分辨不出来了。感觉就像是,脑硬体的运作,已经彻底取代了生物**的本能。这种感觉在过去已经多次出现,但都没有这一次这般清晰,让我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已经彻底脱离了原来的生物范畴,彻底失去了“人类”的生命特质。

    敏锐的人都能察觉到自己正在发生改变,但是,有时候,改变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

    当我跳起的一刻,原生大脑运作被排入第二序列,占据第一序列位置的已经只剩下脑硬体。这和最先以原声大脑运作为主,以及其后的两者并行运转都不一样,对我来说,这几乎意味着我的生命形态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而这个结果,一直以来都是我所排斥的,或者说,我早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也告诉自己必须做好准备,还尝试过让自己事先代入这样的生命形态进行活动。看看到底是怎样的感觉,以免在这一天到来时无法适应。说实话,这种尝试的感觉并不好,总让我觉得自己精神分裂——尽管,我早已经有精神分裂的症状,只是它让这种症状变得更加清晰。就好似一个癌症病人无时无刻被病痛提醒着自己换上了绝症。

    即便如此,当这一天,在这个时候,早已预计到的结果出现时,仍旧让我感到如此突然。因为,这个改变的过程,总让我觉得它会无限期持续下去,即便达到终点,也应该是某个对我而言无比关键。无比重要,会给我一种命运转折感觉的时刻。然而,它就这么突然在这个谁也不在意,也并非是什么人生重要时刻的时候完成了。

    脑硬体的运转和义体的运转,就像是原本咬合的齿轮被涂上了一层油,变得前所未有的滑畅。然而,我依靠原生大脑的所思所想,由此而存在的感性和情绪。在这一刻,不再是被压制。而是理所当然地排入了主导义体活动的第二序列。这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在出现的一瞬间,一度让我感到不协调,但是,下一刻,这种不协调的感觉也消失了。

    我无法再对自己的变化产生任何感性因素。只是存储在脑硬体中的记忆资讯,从原生大脑传输到脑硬体中的即时资讯,在脑硬体的运转下,得出“原生大脑会产生那种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之类的感性”的结论。

    一切,在我跃起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世界,正变得井井有条,事物的运转沿着其固有规律,我无法完全解读,但我却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可以做点什么,就如同朝运转良好的精密机器投入一粒沙子,让其在不停止运作的情况下,让它不再得到那么精密的结果。

    连锁判定的范围和观测深度,因此进入一个新的境界,并成为我的另一双眼睛般的存在。它不再需要主动开启,因为,这双眼睛,无时无刻都睁开着。

    脚下产生异变的地面,在我跳起的一瞬间,诸多眼睛涌入我原先的落脚处,构成一只巨大的眼睛。它们汇聚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一个呼吸的时间,我的脚下就出现了一只宽达四米的巨大眼睛状图案。下一秒,眼睛长出锋利尖锐的牙齿,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嘴巴。这只嘴巴向上隆起,追逐着我,试图将我一口吞掉。原本只是图案的嘴巴,变成了“嘴巴”形状的怪物,坚固的金属地面,在这一刻变得好似生物肌体组织一样柔软。

    异变是十分迅捷的,也十分隐蔽,没有足够的敏锐和危机本能,无法事先察觉到异动,而异动产生时,没有足够的速度,则无法躲开。而所谓的“足够”,对一般的魔纹使者来说,去除他们的超能后,仅仅是强化的体质,也无法满足所有三项要求。

    不过,对此时的我而言,异变的产生到实质化,都仿佛慢镜头一样清晰。在脑硬体的控制下,我在半空翻转身体,手中的短刃借助旋转的力量当头劈下。刀刃和嘴巴怪物撞击的时候,传来坚硬的触感,完全就是打在坚硬的金属上。构成嘴巴的这一片金属地面似乎在质地上没有太大变化,可不像它隆起成嘴巴时表现的那么柔软。

    虽然没能破坏嘴巴怪物,但是借助这一击的力量,我向侧边荡开。而这个时候,眼睛状的图案已经不仅仅是在地面上,在我飞跃的路线上,大量的眼睛不断在地面和天花板上滋生出来。而嘴巴怪物,则在拥有眼睛图案的地方飞速移动,就像是这些眼睛所覆盖的地方,变成了支持它高速移动的滑道。

    我在半空没有落脚点,依靠先前一击的反作用力进行移动的速度远远低于嘴巴怪物追逐的速度。这只嘴巴怪物就像是从水潭中扑起来猎食的鳄鱼,再次和我的刀锋相交,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它的牙齿试图咬住刀刃,当我抽回刀刃时,发出剧烈的摩擦声和阵阵火星。我也由此失去了再次于空中偏移的动力,直直向下落去。不过,这只嘴巴怪物才刚刚咬紧牙关,要再次张开可没那么快捷,我团起身体,在落入这张尖齿巨嘴前。一脚踹在它的嘴唇上。

    虽然没有支撑身体的地方,无法发挥出义体全部的力量,但是,嘴巴怪物仍旧被我踹得向后一仰。我趁机落在地上,舍弃短刃,直接捏紧拳头给了它一拳。它的动作很快捷。但似乎打算仗着坚硬的质地,和我硬碰硬,所以在生生挨了这一拳后,在身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身体向后滚去,如同落入水中般,倒入尽是眼睛图案的地面中。这个嘴巴怪物虽然是由地面的金属材质构成的,但在变异后,仍旧没有正常的金属地面那般坚硬。

    我的力量。让召唤出这只嘴巴怪物的男人不由得露出吃惊的神情。无论眼睛图案也好,嘴巴怪物也好,全都是这个男人的神秘产生作用的结果。我一直都很清楚,真正的敌人不是眼前攻击我的这些怪物,而是身为主人的那个男人。和嘴巴怪物的碰撞,让我大致明白了这个男人的神秘到底是什么,而我也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

    我转身奔跑,绕着弧线冲向那个男人。一路上眼睛图案密布,嘴巴怪物不断从地面扑上来。甚至估计好提前量,拦截在我的路线上,正面张开巨嘴迎头就咬。但是,义体和脑硬体的配合,让我总能避开,并在故意与其碰撞的时候。让其变成伪速掠的加速器。每一次碰撞,都让我的速度提升,操纵怪物的男人,很快就无法用眼睛追上我的身影。他皱起眉头,知道这种状况持续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有些犹豫。似乎不确定是不是要拿出另一种绝活,我可不觉得他的神秘在应用时会是如此单调。

    不过,在他犹豫的时间里,我已经毫不犹豫地欺身而上,如同游走于木桩之间的蛇,轻松绕开拦路的嘴巴怪物,在他的视野转过来前,来到了他的身体后侧。其实,本不用那么麻烦,左轮射击,足以对这个男人构成一定的威胁,但是脑硬体的最终判断,仍旧是用拳头说话。**的碰撞,总是比枪械更直接,更让人刻骨铭心。

    在我出拳的同时,身体的移动已经停止,背对着我的男人根本没有移动的机会,但是,从我脚下传来的异动证明巨嘴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尽管身体素质上处于绝对劣势,不过,男人对自己保护,和对危险的敏感,还是挺不错的。在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冒着两败俱伤的可能性继续攻击。被这张坚硬的巨嘴咬中的话,除非身体有相应的强度保护,否则拦腰被咬成两段还是小事,说不定嘴巴怪物还会产生某种异常,让落入口中的猎物再难有翻身的机会。

    不过,我对自己的义体有信心,无论是直接的咬合也好,亦或者巨嘴中还有什么异常也罢,我觉得自己不会一下子就落入重伤的危险。这个男人的神秘,应该还不足以达到这样的水准。然而,被我的拳头打中,可不是轻伤就能解决的问题。

    情况的演变并没有超出脑硬体的推断,巨嘴从下方扑起,一口咬住我的腰际的同时,我的拳头也狠狠砸在这个男人的后脑勺上。他的脑袋就像是摔坏的水瓶一样,嘭地一下红白都溅了出去。

    巨嘴的咬合,只让我产生被板钉紧紧夹住的感觉,但是,那些利齿仅仅是穿透了表层的伪装肌肉而已。义体损伤度百分之五,极其轻微,不过,这个数值还在缓速提高,因为,义体传来了腐蚀的感觉,显然,嘴巴怪物体内的某种因素正在发挥既定作用。

    因为男子的神秘而产生嘴巴怪物与眼睛图案,在男子的头部被我打碎之后,并没有消失,这意味着这个男人没有真正死亡。这没什么好惊讶的,虽然,对于大多数人类来说,脑袋都是最为关键的致命点,但是对于神秘来说,有无数种方法消除对正常人类而言的致命之处。而且,男人可不是魔纹使者,二级魔纹使者只有一个超能,能做的,仅仅是将这一个超能发挥到极深的境界,但是,对于并非因为魔纹而持有神秘的人来说,获得复数神秘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我眼前的这名男子,其不死之身似乎并不是另一种神秘作用的结果。他被我毁掉头脑的身体,迅速被眼睛图案爬满,当眼睛图案游走离开时,身体也不再存在。另一个他,则于另一边布满眼睛图案的位置徐徐从地面升起,身体上同样布满了眼睛图案,直到这些眼睛图案再一次从他的肌肤上游离,他便如同从未受到过攻击一样,站在那处地面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