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66 灰雾巨人
    锉刀回头就看到了那人被击飞出灰雾的情景,虽然是共同作战的临时同伴,但她明显并不将这种临时同伴的死伤放在心上。“啧啧,是那个家伙。”锉刀平静地说。那人正是被脑硬体取了临时代号“吐血男”的男人,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他重重摔在地上后,远远翻了几个滚,一时间无法重新站起来。看起来,他可没有我们那么幸运,在灰雾中惹了不小的麻烦。而且,至今为止,在灰雾中受到攻击的人,他还是第一个。

    能不能从灰雾中脱离是一回事,是否在灰雾中遇到直接攻击又是另一回事。锉刀和刺青在灰雾中的遭遇和我类似,她们为了脱离那种感觉和身体行动错位的状态,花了比我更多的工夫,没能往灰雾中深入,自然也没有遇到藏匿其中的巫师。在摆脱了那种无法自如控制身体行动的状态后,两人选择了立刻脱离灰雾。在此期间,灰雾没有构成法术进行围攻,对两人来说,是十分幸运的事情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虽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吐血男的下场十分真实地摆在诸人眼前。

    “他可真是不走运。”锉刀的这句话,就是万金油一样的理由。

    “要去救他回来吗?”摔角手问。

    没有人做声,先不管他人是怎样的想法,但我一开始就没有去救助对方的打算。五十一区和神秘组织在这个基地中占据的优势太大了,以至于他们在末日真理教侵攻的情况下,仍旧有余力去谋划其他事情。我敢肯定,末日真理教能够闯入核心区,还打算做更多的事情,必然不单纯是因为我和咲夜引爆了“金丝雀”这个隐患。更多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本就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

    五十一区、席森神父、走火和龙傲天的联合,并不如我预想的那般强势而更有作为,无论他们是故意将自己表现得弱势,还是受到的限制比我想象的更多,真的处于弱势一方。其放任着其他神秘组织的表现都不是被迫的,或者,末日真理教此时表现出来的侵略性和其他神秘组织的貌和神离,本就是他们期望看到的东西。说什么敌人太过强大,以至于被迫固守本地,甚至不惜引发精神统合装置的暴走,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以及在这次事件中,基地系统的破坏以及五十一区特殊士兵队伍的重创。都不过是假象而已。

    比起相信当前他们表现出来的弱势姿态,我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他们为了完成计划而使用的手段。目前缺乏足够的情报,让我无法判断出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既然这次事件的核心是精神统合装置,那么,他们的最终目标。也应该不会脱离这个核心。

    五十一区势力联合对当前趋向劣势的情况无所作为,那么。我又何必浪费这个精力呢?我有足够的耐心,在所有人都暴露出自己的真实目的之后,再寻隙达成自己的目标。如今末日真理教步步紧逼的情况,即便是五十一区势力联的计划一环也没关系,我也同样需要这样的情况演变,做为自己的计划一环。

    没有人上前救护吐血男。他身后的灰雾已经产生法术变化,他艰难地支起半身,瞳孔有些涣散的眸子朝四周眺望,然后,定格在我们所在的方向。他看到我们了。他希望我们能够施以援手,升起希望的瞳孔重新焕发生机,他朝我们大叫:“救我!”但是,每个人都无动于衷的表现让他再一次浮生种种复杂的情绪,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不,他一定什么都明白,这让他感到绝望。在视网膜屏幕中,我观测着他的身体细节的每一丝变化,他的每一次情绪的动荡,就像是放大放缓了好几倍,那些会让每一个正常人动摇的情绪就像是用放大器释放出来一样,但是,对于脑硬体作为第一控制序列的我来说,这些情绪又如何能够动摇一台冰冷机器呢?

    “混蛋!你们都会下地狱,我诅咒你们!”绝望像是黑暗一样吞噬了他,那双眼睛中刚绽放起来的光芒正在迅速黯淡,他破口大骂,用各种粗鄙不堪的,我所听不懂的俚语大声咆哮,我知道他在辱骂我们,用尽了垂死挣扎的力量,将身体从地上拖起来。在他的身后涌动着法术的波动,他一边骂一边吐血,仿佛要将内脏整个儿都呕吐出来,一边下意识转头后望,那铺天盖地的法术如同风暴卷起的乌云,让他睁大了嘴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在攻击性的法术落下之前,他的身体已经受到不可视的减益性法术的影响,本就伤势沉重的他顷刻间摔倒在地,就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绳索绑住,身体不由自主向后滑去。

    “混蛋,我操你全家!法克!法克!法克——”如同回光泛照般,他骂娘的声音比之前更响亮了,法术的接近是如此快速,声调的也直线上升,从尖锐变成沙哑,最终只余下“啊——”的大叫,被如雨般的法术彻底吞没。

    吐血男要在这种情况下生还,他需要一点奇迹,然而奇迹没有发生,在视网膜屏幕的缓速播放中,他的身体一点点被撕碎,变成火焰,变成冰块,变成一滩浓水,人形轮廓彻底消失。他是聚集地和末日真理教开战以来,第一个在我眼前死掉的神秘组织成员,也是在核心区战斗中,第一个被眼睁睁抛弃的“临时同伴”。其他人大概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下场,心中早已经有所觉悟,所以面对“临时同伴”的,和自己不无关系的悲惨下场,仍旧是那副平静的表情。也许,吐血男的下场,就是自己未来的预兆,不过,显然这并不是动摇的理由。

    于我而言也是如此。

    一轮法术轰炸之后,灰雾的范围又再度扩散了一些,而灰雾的浓度也更加稀薄。先前冲入灰雾中的“临时同伴”们。还剩下劲霸和嬉皮士两人没有出来,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我们都觉得两人凶多吉少了,而接下来的变化似乎也证明了我们的判断。

    沸腾的灰雾在我们的目光中爆发出一个**,就像是从火山口喷出的烟气,直冲核心区的顶端。在因体积迅速扩大而愈加稀疏的灰雾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形。他们就像是镶嵌在毛玻璃中一般,似乎多用力一点就能看清楚,但是,实际上即便视网膜屏幕增加放大倍数,也无法看清他们的模样。他们就如同用铅笔在白纸上描绘的人状影子,分列于不同的位置,将他们彼此用线条连接起来,近似于“大”字。视网膜屏幕中,这个“大”字就像是灰雾的骨骼。撑起一个看起来有些虚浮的灰雾身体——它将会变成一个灰雾巨人,脑硬体的推断,和我的猜测一模一样。

    “变形合体?”摔角手用怪异的语调叫起来:“这可真让人大开眼界,酷毙了。”

    “我可不觉得,这个大家伙可是我们的敌人。”刺青终于开口了,她说话时给人的感觉很一般,并没有沉默时看起来的那么酷,“我不觉得我们可以挡住这个法术。”她顿了顿。加了一句:“如果这个大家伙真的是三名精英巫师加上十四名正式巫师的力量协调统合起来的话。”

    “这就要看他们的配合效率有多高了。一加一可并不总是等于二。”锉刀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说。

    “既然他们用在这个地方,我可不觉得他们的效率不会如我们的期望那般低。这可不是他们临时起意。这些家伙花了那么长时间准备的法术,有可能仅仅是为了对付我们吗?”刺青沉声说着,看向核心区中央的高塔。

    构成“大”的人形,不多不少,正好十七个,光从朦胧的轮廓。无法分辨出哪个是精英巫师,哪个是正式巫师,所以,就算判断精英巫师会在这种组合法术中占据重要位置,击破他就能最大程度干扰法术构成。但要真正做到,并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在已经可以辨析出人形的灰雾中,观测不到可能是劲霸和嬉皮士的存在,这两人已经阵亡的几率,已经足以直接将之当成事实了。

    “就我们这点人来对付这个大家伙?”土豆不确定地说,他的语气很直白,充满了退缩的意思,他就像是在征求我们的意见般。

    “如果他们不打算将我们列为第一攻击目标的话,鬼才会冲上去。”摔角手白了白眼,返身跃向不远处的另一个元件设备,“这种程度的战斗我可参与不了,头儿,我先回去了。”

    “喂,等等我!我也参与不了呀!”土豆一边叫着,动作敏捷得就像是一只被追赶的兔子。

    “我也不奉陪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等大部队的支援比较好。”刺青解释了一句,同样转头就跑。

    转眼间,在喷涌的灰雾正渐渐往预想中的巨大人形转化的时候,最前线也许就只剩下我和锉刀了。至少,在我能够观测的范围内,我们是距离正在成型的灰雾巨人最近的人。

    “高川先生,你觉得如何?”锉刀还是挺轻松地问到,大概是临界兵器给了她足够的信心,不会在面对这样气势磅礴的组合法术时露怯。

    “还是藏起来比较好。”我耸耸肩,扫了一眼飞速撤离的土豆、摔角手和刺青三人,他们前往的方向,都是咲夜和其他雇佣兵所在的地方。咲夜的灰丝并没有将雇佣兵们彻底地不留缝隙地包裹起来,所以,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他们仍旧可以看到那体格几乎顶到了天花板的灰雾巨人,那一脸吃惊的表情,十分清楚地在视网膜屏幕中留影。土豆、摔角手和刺青三人和他们汇合后,一定会组织他们找个地方藏好身形吧,太过显眼的话,谁知道会不会成为灰雾巨人的靶子。

    我和锉刀自然也不想成为靶子,尽管,我们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认为自己就算正面对抗这个灰雾巨人,也不会轻易死掉。但是,要和这种合体法术硬碰硬,仍旧是一件充满压力的事情。我们也没必要那么做,末日真理教侵攻核心区的最优先目标。不太可能是为了消灭我们这些反抗者。而他们攻击高塔,将那坚硬的乌龟壳敲掉,是许多人乐见其成的事情。

    我和锉刀跳下元件设备,在到处都是辐射光芒的高能废墟中转移,我们的目标是以高塔为中心,与灰雾巨人相对的另一边。这个时候和咲夜他们汇合并不是什么好主意。雇佣兵的战斗力太弱了,仅仅有摔角手可以适应当前的辐射环境,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因为高能辐射的干扰,所有的远程通讯都已经失效,不过,我想土豆、摔角手和刺青三人会处理好接下来的事情。仅有“土豆”和“刺青”不是本队的人,两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同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他们想要打什么坏注意,都只会自讨苦吃。我如此坚信着。因为,我相信咲夜。

    就在我和锉刀沿着既定路线,在元件废墟中奔驰的时候,灰雾巨人已经成形了。虽然身体仅仅是灰雾构成,高达天花板的个头,让这个身体有些稀松,十七名巫师构成的内骨骼,也略嫌松散。整个儿给人的感觉轻飘飘的。不过,庞大的人形物体。仍旧会给人下意识带来更强大的压迫感。这个灰雾巨人只有上半身,下半身仍旧只是一团无形无状的雾气,就如同刚从油灯嘴里钻出来的烟雾精灵。

    无论是高塔还是灰雾巨人,从它们的高度俯瞰下来,这片已经变成废墟的核心区一定就像是泼洒了棋子的棋盘吧,而我们这些“小人儿”。连一个格子都填不满,宛如一脚就可以踩死的虫子。在我们相对的视野中,无论移动得多么快速,这两个醒目的庞然大物,却转移得缓慢而沉重。

    灰雾巨人的头部被塑造出来。椭圆形的脸上,五官都没有齐全,只有如同用更浓郁的墨汁勾勒出来的双眼和唇线。若说有头发,那也是在头顶上如烟雾飘动的一捧灰雾。它给人的感觉是如此怪异,简陋,充满恶意,让人一眼看到,只有一种凌厉的压力,而不会生出半点好感。

    当它转头的时候,那两团漩涡一样的双眼,就像是要吞噬视野范围内的一切,而这个视野范围,也因为没有眼眸,而显得远超正常人的大小。让人恨不得跑得更远,站在更偏僻的地方。我和锉刀都能感受到类似于目光的存在,那是一种极为强烈的,根本就不可能隐藏起来的波动,这种波动好似涟漪一样,无法被元件设备阻挡,碰到障碍物,就会再度分裂成新的涟漪继续朝更远的地方扩散。

    我和锉刀都十分确定。它看到我们了。好消息是,它并不打算绕过高塔攻击我们。

    灰雾巨人沉重地朝高塔直线飘去,途中横穿了不断释放高能现象的能量循环网络,当火花和弧光溅射到它身上的时候,一点声息都没有,就直接沉入灰雾状的身体中,而灰雾巨人的身体,则因此更加凝实。这片裸露在外的,为高塔填充能源,充满了高能危险的能量循环网络,同样成为了滋养灰雾巨人的食物。

    可想而知,只要这些能量循环网络没有停止运作,灰雾巨人就会越来越强大,而击破高塔也就充满了可能性。如果高塔只能依靠材料质地的神秘性来防御,那么,由三名精英巫师和十四名正式巫师构成的组合法术“灰雾巨人”,必然有针对性的法术,破坏这种仅仅是物质上的神秘。没必要怀疑巫师们的实力,末日真理教席卷欧美区的神秘圈子,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了,它们的地位不可动摇,让其他神秘组织感到绝望,不得不考虑撤退到亚洲地区,而如此强大的组织,至今仍旧处于上升期。仅仅是五十一区打造的神秘产物,根本就不可能应付处心积虑的它们,更何况,末日真理教早已经渗透了五十一区,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灰雾巨人和高塔的距离不断缩短,它似乎并非是移动艰难才如此步履缓慢,距离的每一点缩短,都让人感到它的力量正在飞速上涨。这种积蓄力量的感觉,就连正常人也会感觉得到。然后,当它沉甸甸地举起双臂,抓住高塔的时候,整个核心区似乎都震动了一下。

    轰——

    冲击波掀起沙尘巨浪,以两个庞然大物为中心,霎时间席卷了整个核心区。飓风吹得我和锉刀的衣物刷刷作响,不得不抬起手挡住扑面而来的,藏在气浪中的杂物。我挡在锉刀身前,义体被大大小小的碎片打中,如果是一般的魔纹使者的身体,定然会如同被散弹击中一般下场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