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58 新朋友
    锉刀对我和咲夜的归来表示出相当的兴奋,尽管她背后的雇佣兵组织在涉及耳语者的事件中采取的处理方式有些暧昧,但他们所释放出来的善意,却是欧美区神秘组织中最多的。而锉刀本人更是对和我们耳语者合作抱持着极为坚定的态度,我想,一把临界兵器或许要为这样坚定的合作添加不少分数,但却不是全部的缘由。无论是什么原因让她始终站在我们这一边,人情也好,信誉也好,人生观的坚持也好,我都是乐见其成的。也许未来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将成为相互厮杀的敌人,但是,我希望那个时候越晚到来越好。

    尽管我们目前为止合作愉快,但是,我对这样的合作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因为,我们始终分属于不同的组织,就连最终目的也有太大的分歧。我曾想过锉刀加入耳语者的可能性,不过,我一点都想不出她加入耳语者的理由。所以,一想到将来的那一天,我就不由得主动在我们两者之间划下了一条隔阂的界限。

    就算我们在拥抱的时候,我仍旧没想过让双方的情谊发酵,变得更加亲密。

    “在你死之前,我是不会死的。”我唯独能对她说的,只有这样的话,虽然在此时的环境氛围下,只是一句笑谈,但是,在我的心中,却是十分认真的。

    ——所以,你千万别死得太早,如果可以,在我杀死你之前,请一直活下去。

    “真是冷漠的家伙。”锉刀无法聆听我最真切的想法,也无法在接触脑硬体控制的义体时察觉这份深藏在冰冷躯壳深处的情感。她虽然说我“冷漠”,但从她的动作和表情来看。也不过是一句玩笑的调侃罢了——因为我一直都不太会看气氛说些动人的话。

    锉刀再次用力拍了拍我的背脊,我们分开之后,一直等待我们叙话完毕的荣格用他那独特的平板无波的声调插入谈话。

    “很抱歉,我无法阻止他们的刁难。”虽然是在表示歉意,但是那平白直叙又细声细气的声线,听不出太多的情感起伏。仍旧是那么令人昏昏欲睡,“不过,我不觉得他们有刁难你的能耐。不过,你们的能力还是让这些人都大吃一惊了。”

    “你们一直在旁观?”我平静地盯着他问道。

    “是的。虽然不清楚五十一区那边如何,但是,我这边的人无法评估出你们的能力上限。不过,这对我们而言并非坏事。”荣格同样平静地和我对视着,“五十一区同意为我们留一个好位置。”

    “怎样的好位置?”我反问。

    “鬼牌应该占据的好位置。”荣格说:“至少我们不会被当作炮灰随意丢出去。”

    “你觉得我们应该感激对方?”我再一次反问。

    “重点不在这里。”荣格仍旧平静地说:“这是一种态度。就算有翻脸的能力,但如果我们不打算直接翻脸。就仍旧要顾虑对方的态度,不是吗?”

    “没错。”我点头,用一种淡漠的语气表述自己的态度,“你说得对。但是,对你想做的事情,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吗?”

    “也许。”荣格不以为意,说:“在机会到来前,谁知道自己的准备有多少有效呢?但是。多做准备总是好的。而且,我不觉得你们会介意。否则,你应该有另一套做法,不是吗?高川先生。”

    “好了,别尽说这些既成事实的无聊事情。”锉刀微微一笑,将我朝另一群人扯去,“我为你介绍未来一段时间的同伴。”

    荣格没有阻止。看着我被锉刀拉开后,走向五十一区代表、席森神父、走火和龙傲天那群人的圈子。我和他的对话并没有清楚描述事情,不够机灵的人听了,铁定一头雾水,但是。我和他都明白自己和对方到底在说什么,锉刀也是明白的。我和荣格有些针锋相对,似乎合作关系出现了一丝裂缝,但实际上,这丝裂缝其实一直都存在,并没有因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变得扩大或缩小。无论我、锉刀还是荣格,都看得一清二楚,我们的合作本就是这样的存在。

    荣格有自己的打算,也不忌讳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但是,他一贯平静无波的态度,让人很难确定,他偶尔表现出来的情绪起伏和说过的话,甚至他那种直白的态度,是不是暗藏了某种陷阱。我觉得他心思深沉,与其说是战士,不如说是管理战士的文职官员——尽管,他本来就拥有政府高级官员身份。比我在这个基地里见到的所有五十一区的官员,例如对面的那位五十一区代表,他更充满了那种在办公桌前筹谋,并善于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问题的味道。

    五十一区的人,充满了军人作风,这和荣格的风格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我想,荣格被安插在五十一区中,一定让五十一区的人感到不舒服吧,但是,让他们更不舒服的,一定还是荣格的处事作风和手腕,就像是心中有一根钉子,虽然平时不碍事,但总觉得会在关键时刻碍手碍脚,却无法用正常的方法将这颗钉子拔出来。

    “他很棘手,不是吗?”锉刀在荣格离开后,收敛起脸上的微笑,对我说:“他是那种在体系中游鱼得水的那类人,和我们不一样。”

    “如果所有人都按规则办事,他当然会很厉害。”我说:“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遵守规则。”

    “不遵守规则的人,会成为公敌。”锉刀十分严肃地说:“你真的打算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上?”

    “不那么做的话,我们永远都没有机会。”我缓缓点头,看向应该存放着精神统合装置的高塔,说:“我要得到那个东西的所有权。”

    锉刀苦笑起来,沉默了半晌,无奈地说:“好吧,谁叫你们耳语者是我们的雇主呢?在组织的新命令下达前。我们的合作会一直继续下去。”

    “组织的新命令下达后,你们就可以撕毁合作契约?”我反问。

    “不,我的队伍受雇于你们,与组织和你们的合作,是两回事。”锉刀说:“我们的合作契约,除非在时效期内。我和我的队伍都被干掉了,否则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也仅仅是我们这支队伍而言。所以,如果遇到不近人情的雇主……”她耸耸肩,说:“就只能拼命了。虽然有点残酷,但是,这就是雇佣兵。对我来说,这点操守就是雇佣兵的美学。”

    “放心吧,我会尽量不让你轻易丢掉小命。”我能听懂锉刀的意思。但无法完全理解她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坚持。不过,并不反感。倘若将生死问题摆在人生最高的位置上,那么这种美学无疑是愚蠢的,但是,也许对锉刀而言,这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事项。我对这样的她,平静地作出承诺。

    “听起来可不怎么可靠,而且。我也不喜欢将希望放在其他人身上。”锉刀这么说,却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过,留点期待还是挺好的。”

    这个话题就此结束,锉刀将我和咲夜带到五人面前,这些人都代表被荣格拉拢的各个神秘组织。如果只从当前的人数来看,这股力量已经和五十一区、席森神父、走火和龙傲天的联合相当,不过。组织形态的战斗力,并不是以单个人的实力来计算的。面前的五个人分别代表了五个神秘组织,加上我和咲夜代表的耳语者,以及锉刀小队,加上荣格自己的直属力量。对上走火那个欧美地区仅次于末日真理教的神秘组织还不一定能够旗鼓相当。当然,走火隶属的组织并没有在这个基地投入全部的力量,不过,算上一直就和他们有合作的友好组织,其潜在的力量依旧十分庞大,再加上五十一区更是这个基地的主人。被荣格聚集起来的我们这个联合,很明显落于下风。

    和荣格达成合作协议的神秘组织中,锉刀小队并不能完全代表其背后的雇佣兵组织,尽管,在目前看来,这个神秘组织对于锉刀的选择保持默认的态度,但这也难免不是一种随时都有可能置身事外的表现。另外,我们耳语者,以及魔法少女队不是,或者不能完全算是欧美区的神秘组织,丘比以其独特而神秘的背景身份,和荣格达成了比我们耳语者更加亲密的合作关系,但是,它的队伍性质也注定了,和我们一样立场暧昧。

    此时,站在这里身为魔法少女队代表的,正是魔法少女小圆,丘比一如既往蹲坐在她的肩膀上。这个青涩的女高中生看到我和锉刀时,虽然神态有些紧张,但是,眼神中却有一种见到熟人的活跃。尽管,我们两支队伍遭遇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发生什么好事,但是,也并没有发展到无可挽回的敌对,这个女孩似乎总喜欢将这种不确定的关系往好的方面想。

    “高,高川先生,又再次见面了。”魔法少女小圆急匆匆地对我行礼。

    “是的,距离上一次见面不是才过去了一会吗?”我说。她的多礼让人觉得好似很久没见了似的。

    “嘿嘿。”魔法少女小圆捶了捶脑袋,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高川先生,你来晚了呢,每次总是在最后一刻才看到你。”丘比似乎别有它意地寒暄到,“项链没有起作用吗?”

    “多谢关心。”我平静而淡漠地就说了这么一句。对这个猫和兔子杂交一般的怪异生物可没有对人类那么友善,毕竟,它的来历和目的都太复杂了。

    “嗯,魔法少女们可是打过好几次交道了。高川,我来为你介绍其他四位朋友。”锉刀走到另外三人身旁,转过头来对我说。那四人中,男性和女性正好对半,他们一直都在注视我,虽然有审视的意味,但并不带有恶意,甚至两名女性的视线是十分温和的,就如同真的在看待朋友一般。

    “这位是巴赫。”锉刀朝一名戴眼睛的斯文年轻人指了指。这位欧洲人的代号来自他最喜欢的交响乐大师。他在正常社会中的身份是一名学者,在爱因兰郡的某所大学就任教授,今年二十七岁,刚刚获得了社会学的博士学位,之前已经拥有计算机和哲学类的博士学位。以正常社会的标准来说,是名符其实的天才。他所隶属的神秘组织在正常社会中也同样有一个相当正式的身份——一家挂牌于大学的电子信息研究机构。

    巴赫的眼神在锉刀介绍完毕后变得发亮,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锉刀打断了。锉刀指向另一名男性代表说:“这位是魔术师。”

    魔术师没有半点烟火之气地打了个响指,一朵月季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稍稍欠身,风度翩翩地将月季递给我身旁的咲夜:“美丽的女士。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和这朵月季一样的美好。请允许我将它献给你。”尽管他的语气和动作都十分潇洒,即便台词和行为就像是生搬小说和电影中的情节,却也不显得故作姿态,不过,和他的身材产生对比的时候,不免让人觉得发笑。因为,这名魔术师是一个胖子,束身的魔术师礼服穿在他身上,更凸显他那臃肿身材的份量。

    这个胖子魔术师是亚洲人面孔。但的确算是正统的欧美区神秘组织成员,他的祖上两代前就已经在欧美安家落户,在更早以前是日本籍,那时日本还没有被中央公国吞并,不过至今为止,他的家族一直保留着娶亚洲人为妻的习俗。和巴赫一样,魔术师今年二十七岁,和他的代号“魔术师”相符。他本人在正常社会中的身份,就是一位在全世界巡回表演的街头魔术师。这是一份家族传承职业。游走于世界各地,精进家传魔术,也是家族传统。他所使用的“魔术”,其实就是“神秘”的正常社会伪装,他所代表的神秘组织,便是他的家族。这个家族并没有固定名号。不过,知道这个家族的人,都称之为“御魔一族”。这是一个在神秘学中极富有东方韵味的名号,不过,却已经被欧美区的神秘组织接纳为“本地人”。

    对于魔术师的献花。咲夜并没有拒绝,不过,在拿走了月季的同时,灰色的丝线从她的手腕上跳跃起来。魔术师闪电般缩回手,仍旧是那副平稳客气的笑容,对她说:“不客气。”跳跃起来的灰丝不再向前,而是绕着月季回旋起来,将其缠成一个灰茧,就这么收回了咲夜的体内。我看得十分清楚,在那一瞬间,咲夜的灰丝的确有攻击的迹象。不过,除了魔术师之外,其他人都没表现出已经发现这种迹象的样子,也许真的没察觉,也许是察觉了但不想说出来,因为,这种突然产生冲突的情况,在神秘的世界里屡见不鲜。神秘持有者递交的礼物,并不总是好东西。

    我看了咲夜一眼,她摇摇头,尽管没有直连,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知道,她说的是“没什么”。魔术师的花朵,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我倒是觉得,咲夜之前似乎是想再次尝试灰丝的意识入侵效果。不过,被魔术师十分敏锐地躲开了。

    “太过热情的话,可不是每次都能讨女人喜欢的唷。”锉刀微笑着用这句话缓和了气氛。不过,咲夜的动作和那诡异的装束与气息,仍旧有些夺目。尽管没有说些什么,但其他人都在态度中掺入了些许戒备。

    “让我们继续吧。”锉刀拍了拍一位巧克力色肌肤女性的肩膀,“这位是潘。”

    潘在加入神秘组织之前,曾经在海关缉毒部门工作,其父亲是西班牙人,母亲则来自非洲的一个部落。这些身世资料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东西。她的来历没有两名男性那么独特,所隶属的神秘组织也只是一个在欧美区的神秘圈子很不起眼的小组织,但也正因为微不足道,所以没有被末日真理教当成打击对象而一直存活下来,甚至比一些上档次的神秘组织更加滋润。她和她的同伴和正常社会的接轨比其它神秘组织都要深入,甚至,也可以说,不能算是神秘性质的组织了。虽然拥有一些神秘力量,但是,很多时候,仅仅是以普通的社会人生活者。但是,这样的组织为何参与到这起行动中呢?潘给出的答案是“荣格以正常社会的政府高官身份有拐她们上了贼船”,但其真实性无法证明。

    “最后,这位是达达,一名医生。”锉刀牵着最后一名白人女性的手,在“医生”这个词汇上加重了语气,以表明她的重要性,“她是极为少见的治疗类神秘的持有者。就算在这个地方也没有多少人拥有这样的能力,不过在战斗方面就需要大家的帮忙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