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67 超灰雾巨人
    灰雾巨人的动作并没有明显的推动、拉扯、上拔和下压之类的特征,仅仅是双手与高塔接触,就产生了巨大的冲击。环状的冲击波以两个庞然大物为中心向四周扩散,顿时掀起了一片风暴,废墟中的杂物,无论大小都在不断翻滚的气浪中彼此碰撞,试图摧毁挡在路线上的任何障碍,能量循环网络似乎也因为两个庞然大物的交锋而不再那么稳定,高能的火花和光弧如同电流一样,缠绕在杂物之上,甚至在以彼此接近的杂物为节点,临时构成一片闪耀而危险的网。我和锉刀借之藏身的元件设备,也在这股冲击到来时,变得风暴中的树苗一般脆弱,在它被连根拔起前,锉刀的静止超能已经展开,然而,固定在她身周两米处的物体,仍旧需要承受更远处扑来的杂物接连不断的撞击。

    密集的撞击所产生的力量似乎会在这片静止的立场中堆叠,给锉刀造成巨大的负荷,更何况这些杂物中没少缠绕着能量循环网络释放出来的高能。锉刀有些吃力地皱起眉头,很快就认输了:“高川,受不了了,我要撤了!”

    在我回答之前,锉刀已经收回静止超能,并朝一旁扑开,我比她的速度更快,直接扑在她身上,原本静止在半空的杂物,霎时间发出令人牙酸挤压声,整一块从我的背后穿过,继而又在前方发出更大的碰撞声。我和锉刀并没有因为躲开这些被静止超能积留的杂物而变得安全,在这片波及整个核心区的持续性冲击中,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就连看似和地面固定得牢靠,自身也相当坚硬沉重的元件设备,也无法保证会不会持续性的撞击中被连根拔起。正如我们之前的藏身之处那般。

    顺着冲击波的力量告诉飞行的元件设备,无论是大型的整块,还是小型的碎片,都如同击发的子弹和炮弹一样危险。而这样的高速飞行物体几乎充塞在核心区的每一个位置,离开原来的落脚处后,我和锉刀要面对的。正是这些流星雨一样,因为穿过裸露的能量循环网络而带上高能残留的危险物。它们来得是如此之快,锉刀根本没来得及起身,就在一块脑袋大的浑身放射着蓝色电弧的元件碎片打中她之前,我已经抱住她窜开。当然,锉刀有足够的时间释放静止超能,又或是用临界兵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将它劈成两半,不过,这样一来。又会回到在原来的落脚处被动防御,继而承受不住负荷的结果。

    虽然没有语言交流,但是锉刀在我抓住她的时候,十分默契地停止了释放超能又或是拔刀,完全没有抗拒的动作。我抱着她游走在飞射杂物的缝隙中,脑硬体和连锁判定的配合,第一时间勾勒出这些飞行物的轨迹,严格按照脑硬体的指令行动的义体。犹如最精密的机器,在伪速掠构成的高速状态下。当下这个大多数人都会感到棘手的恶劣环境,完全无法对我们构成危害。

    避开了最初几个太过巨大的飞行物后,我停下脚步,冲击掀起的狂潮已经开始衰落,余下的力量仅仅能让大块的物体满地乱滚。仍旧悬浮在气流中涌来的细小杂物,对普通人的身体来说。仍旧如同散弹一样充满威胁,但对于义体来说,和普通的风沙没有太大的区别。我挡在锉刀身前,抬手挡在脸前,避免仅余的右眼被击中。飓风吹得我和锉刀的衣物刷刷作响。没过一会,就只剩下了一道道因为包裹了杂物而变得可视的气旋。

    灰雾巨人和高塔接触时产生的冲击过后,两者明显僵持起来。我不知道灰雾巨人到底想要如何解决这座高塔,但高塔此时看来仍旧纹丝不动,其表面也没有任何异样的现象。灰雾巨人如同是想要用蛮力解决问题的话,此时它就已经失败了。不过,我觉得灰雾巨人的秘密并不是这种蛮横的力量,况且,它的身体虽然庞大,但却是由灰雾构成的,先天性没有足够的质量感,真正用来动摇高塔防御的力量,或许是通过这个庞大身体才能施展的法术。

    还没有我们观察出更多的东西,突然从其余三个通道中传来巨大而沉闷的声响,又一股冲击从那三个方向涌出来,伴随着强烈的能量放射现象,那是火焰、闪电乃至于一种仿佛穿透了**,直接撼动意识的力量,我和锉刀虽然距离事变的地方有一段距离,但是,余波仍旧让锉刀短暂露出不适的表情。

    “那边的家伙也要退进来了吗?”锉刀冷笑一声。

    从放射的高能现象和尘烟中,一个又一个的人影从通道中冲出来,在他们的身后,一个体积足以充塞整条通道的暗影好似潮水一样追了上来。刚通过通道出口,便如去除了抑制身体的枷锁般,陡然间膨胀起来。之后,我们也看清了那到底是什么,三道浓郁的灰雾仿佛游龙一样昂首盘旋在半空。刚刚退入核心区的人们顷刻间就迎来如雨般的法术,这样的场景与我们所遭遇到的灰雾团如出一辙,只是这三道灰雾在攻击性上更加主动一些。我在想,这三道游龙一样的灰雾是否也会变成新的灰雾巨人?锉刀也在想着同一个问题。不过,在那三道灰雾进一步变化之前,曾经看到过的干枯色泽,再一次在通道出口处的废墟位置蔓延。

    我和锉刀都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但是,那些刚刚退回核心区的人似乎并不了解,他们的目光仍旧放在那三道不断射出巨量法术的灰雾团上。闪避,反击,近距离和远距离的神秘力量彼此交错,核心区的气压变得异常沉重,空气的流动也充满了规律性和针对性,我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这是席森神父的力量。但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又有不少干扰视线的物体,我找不到他的位置。尽管退回核心区的人们一鼓作气展开反击。但他们发挥出来的力量,仍旧无法压倒三道灰雾团,如果他们真有这个本事和心思,早在通道中就能驱散这些巫师,而不是被迫退入核心区——我知道他们或许没有竭尽全力,但是。既然在通道中没有竭尽全力去阻挡巫师,退入核心区后自然也不会那么做。

    很明显,如今的被动情况,十分符合五十一区和神秘组织们各自的预期,他们都在等待着一些状况的达成。

    干枯色迅速覆盖了很大的一片范围,紧接着,核心区上空再一次出现大量的灰雾漩涡。这一次传送而来的巫师足足超过了一百人,传送门的数量就像是遮蔽了核心区的阴云,地面的三分之一都在阴影的笼罩中。正在反击的战士们终于将攻击目标转移到传送门上。一瞬间,就有十多个传送门被击破,他们所动用的力量,可没有锉刀小队的重火力那么爆裂,但效果却同样明显。这让我身边的锉刀恨恨地咬牙,重火力那不分敌我的力量,让她的队伍可是大吃苦头。

    三道灰雾团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援军被对手针对性剿灭。它们翻滚着龙蛇一样的绵长的身躯。无数的法术就好似被身体抖动下来,在以高烈度的覆盖性轰炸封锁五十一区和各个神秘组织的成员时。自身也朝着灰雾漩涡形成的地方席卷而去。很快,三道灰雾团便在众目睽睽中交错、缠绵、延展,彻底将那一片上空遮蔽,所有的传送门,都陷入了三道灰雾团聚集起的扩散性灰雾中。

    五十一区和各个神秘组织的成员,都有不少冲进这结成一片的上空灰雾中。这样的场景是如此熟悉,我和锉刀对视一样,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答案——能够再次撤出灰雾的人,必然不会太多。巫师们正在做的事情,明显和我们当初所遭遇到的一模一样。只是在巫师数量上更加庞大,这也足以证明,这片灰雾团拥有比我们所遭遇到的灰雾团更加强大。原本就节节败退的五十一区和神秘组织,不可能在这些侵入核心区的巫师与他们的援兵汇合后,还能做到比原先更佳的战绩,除非他们真的做到众志成城,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

    一百多名巫师构成的灰雾团,只是想一想,就足以让人感到震惊,仅仅是人数,就已经超过了此时还存活在核心区的五十一区和神秘组织加起来的人手。如果这些巫师们要做的,仍旧是他们已经做过的事情,那么,必然会产生一个更加强大的灰雾巨人。如今正在和高塔对峙的灰雾巨人看起来无法打破高塔防御,但是,这个灰雾巨人仅仅是由十七名巫师构成。一百多名巫师构成的灰雾巨人,不得不让人感到,它定然能够打破这个僵局。

    灰雾团的变化,让没有闯入灰雾之中的人选择了束手旁观,就如同当初的摔角手和土豆一样,他们同样面临着巨量法术的轰击,不得不退出一定的范围外。但他们同样也很快就察觉到,灰雾团的攻击模式已经转为被动。比起摔角手和土豆的组合,这些人无疑在这种情况下更加游刃有余。原本激烈非常的战斗场面迅速冷却下来,那些人终于有精力去观察正在和高塔角力的灰雾巨人了。

    这个灰雾巨人的体积是如此庞大,在和高塔碰撞时,不时产生的冲击波虽然没有第一次来得那么强烈,但也不可能被忽略过去。无论是巨大的阴云状灰雾团,还是巨大的灰雾巨人,都足以让第一次看到它们的人瞠目结舌,我看到这些人议论纷纷,但却无法进行下一步行动。因为,无论哪一边,似乎都不会让他们占上半点便宜。最终,停留在阴云状灰雾团外围的人们选择了各自为战,以各自的组织为核心,如同四溅的水珠,很快就分散进入已经变成废墟的核心区深处。核心区的范围比起此时仍旧存活的人数,仍旧是足够宽敞的,配合神秘,有足够的空间让这些掌握着超凡力量的人们隐藏好自己。

    当然,如果他们进入我周边五十米的范围内,没有针对性的神秘,想要脱离连锁判定的监测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超出这个距离。我的视网膜屏幕同样无法确认他们的身影。当下,原本聚集起来共同面对末日真理教的人们,终于按照预想般分裂成一片散沙,开始了各施其谋的进程。如果,这就是五十一区、席森神父、走火和龙傲天的势力联盟想要看到的状况,那对他们而言。在此时此刻,在这个核心区中,引导出这样的状况,到底对他们有何种意义呢?我不明白,脑硬体也没有足够的情报作出可信的推断。

    核心区的环境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到来变得稍微亲和一些,高能辐射仍旧让远距离通讯难以维持,如果分开一定的距离,不使用特定神秘的话,想要找回自己的同伴也并非易事。正如我和锉刀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咲夜和锉刀小队其他人的联系,也不清楚他们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明明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却坚持这么做,除了因为人员实力的限制之外,还因为高塔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坐标,无论大家藏身何处,最终仍旧会以这个坐标执行最后的行动,而在那之前。我和锉刀都已经确认了,灰烬使者咲夜拥有保护其他人的力量。但也仅仅是保护的力量。

    有多少神秘组织会在这个时候,作出和我们一样的选择,兵分两路呢?势力联盟从当前的情况来看,除了五十一区、席森神父、走火和龙傲天那一边,其他的都开始有些名存实亡的味道了。因为,单纯以各自神秘组织为核心遁入这片难以通讯的核心区。若没有针对性的神秘,彼此之间的联系将难以维持,更何况,在他们分开之前,还有不少人进入了那片阴云状的灰雾之中。

    我和锉刀没有移动位置。原本以为会有一些人撞入我们两人潜伏的地方,但这样的情况实际却很少,只有两个神秘组织,总共五人闯入了连锁判定的范围,却并没有往我们两人所在的地方深入,仿佛心有灵犀般,在碰面之前就错开了方向。在这片元件废墟中,如果距离不太远,便有机会发现他人的踪迹,不过,真的选择尾行对方的,却连一个都没有。仿佛每个人,每个神秘组织,都打定了主意,在情况发生质变之前,不会与非自己人打交道。

    不仅仅在地面,在上空,没有被阴云状灰雾笼罩的地方,也不时会给人一种奇特的感官,亦或是让人当成错觉的一闪而过的诡异现象。我和锉刀自然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部分人没有进入元件废墟,而是通过独特的神秘潜伏在上空。不过,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超过了连锁判定的观测距离,而用肉眼,是无法看到他们的。只能通过几疑是错觉的感觉,来大致判断这些人的位置。

    从上空俯瞰地面,自然比在地面废墟中隔着障碍物去观察他人来得更加方便,我和锉刀都没有隐藏是身形的能力,也缺乏这方面的准备和技能,因此,我和锉刀毫不怀疑,自己完全落在某些有心人的视线中了。

    当神秘组织们各自散入核心区,进入隐匿状态时,不时有人从阴云状灰雾团中脱离,在察觉局势的变化后,也陆续作出了相应的行动。随着脱离阴云状灰雾团的人数越来越少,间隔时间越来越长,这团覆盖了核心区三分之一面积的巨大灰雾团,终于开始了既定的变化。它在沸腾,剧烈都翻滚,不断往上下膨胀,而在横向面积上则开始快速收缩。和十七名巫师构成灰雾巨人时相比,这片一百多名巫师构成的灰雾团更加浓密,即便面积比十七名巫师构成的灰雾团大上许多,却显得更加浓郁。而在这团灰雾团压缩体积之后,灰色仿佛从雾状变成了更凝实的液态。

    到了这个时候,我和锉刀都不觉得,还会有什么人可以从中脱离出来了。

    灰色的液体构成一个几乎贯穿核心区上下结构的柱状,随后,柱体开始变化,有四肢一样的结构从中分裂出来,比起灰雾巨人,这个已经构成最初形态的灰水巨人在整体轮廓上,更接近人类。不过,当它的头颅被塑造出来时,面目仍旧一如它的同伴那般粗陋,充满了恶意。当诸如十指这样的细节被构造出来时,它开始舒展身体,不时有液态的灰色水质从身躯上滴落,还没接触地面,就化作一蓬雾气。

    “这些巫师似乎很吃力。”锉刀说。

    我也赞同她的观点,这些水质脱离身躯,可不像是正常的状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