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离开之后的发展!
    书房中之内。

    已入中年的宁采臣没有多余的废话,便和卫子青说起了这些年来,大宋一切的事情。

    前因,后果。

    而听着宁采臣的话,卫子青却是陷入了沉默,一双拳头,更是紧紧的握着。

    那是一种愤怒!

    五年的发展,让整个大宋开始走向了和平和昌盛。

    年仅不过十七八岁的当今天子,自然有些意气风发了起来,更在加上他这个年纪,自然就想要选妃,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就连朝野上下,都觉得没有问题。

    可问题,就是从这里出现的,或许应该说是,是从当今圣上将当今皇后收入后宫之后,一切都开始变化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白宣皇后还不是皇后的时候,还算是温柔贤惠,可是因为其样貌绝美的缘故,被圣上恩宠有加,野心也便开始展露了出来。

    毒害后宫佳丽,更是将手伸到了朝野之上。

    毒害忠臣,祸害朝纲,不过短短两年的时间,整个朝野彻底的洗牌,这还不说,这白宣到了最后,更是挟天子以掌朝纲。

    上建酒池肉林,奢靡于朝野上下,聚众-yin秽。

    中立两座青雀台,收集天下俊男藏于其内,供其为面首。

    下更是挖掘隔天河,以断大宋临国的往来,将整个大宋彻底的隔离开来。

    尤其是隔天河的挖掘,这必然需要无比浩大的人力资源,开始的时候,这还好些,只抓一些强壮的壮丁,可是想要在大宋挖掘一条割断各国的隔天河,工程之巨大,自然可想而知。

    无数的壮丁在高强烈的工作下,不断地死亡,人数不断的消减。

    可白宣皇后岂会就这般善罢甘休,壮丁不是没有了吗?

    那就抓,继续抓!

    只要是劳工,全都可以。

    十多年下来,上至于五六十的老叟老妪,下至七八岁的小子小女,全都被朝廷投入到了隔天河的工程中。

    这也才是为什么,卫子青有一来,整个大宋,荒芜人烟,在沟北县遇到的那老妪,更是奉劝卫子青赶紧离开的原因了,因为,要是被朝廷遇见,便只有一个下场了!

    “白宣皇后,没有想到,在我离开之后,竟然出现了一个白宣皇后,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竟然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她不是简单的女人吧?”

    昔日有妲己迷惑纣王,瓦解商殷五百年皇朝,后有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更有武媚娘称帝,可是这些人,如今和这个叫白宣的比起来,都显得那么的不足!

    这种手段,绝对不是普通的女人能做到的!

    “普通的女人?卫大哥,你想多了,那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只数千年的妖精啊!”

    听到卫子青的话,宁采臣苦笑了起来。

    “妖精?你怎么知道?”虽然心中也有些明白,这白宣或许是妖精作祟,可是这宁采臣,怎么会知道?

    “并不是我知道的,而是燕大侠和我说的!”

    原来,当年这白宣乱朝之后,燕赤霞便发现,整个朝野妖气冲天,前去查探,却发现,这妖气,竟然是从皇宫出来的,他和宁采臣说了下之后,便深入皇宫调查。

    “当年,当年一同前往的,还有知秋一叶,傅明月,我本来是想要跟着一起去的,可是燕大侠却不准,因为当年,清风正怀有心如,无奈之下,我们就只能皇城等待着燕大侠等人的消息,可是却哪想,燕大侠等人一去,便不会来了,我们没有办法,只能退回了这金华县,这一等,便是整整十五年的时间啊!”

    宁采臣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卫子青的拳头,紧握着,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掌心。

    燕赤霞等人,自己虽然也已经好几十年不见,可终究,他们也是自己的朋友,现在却沦落到这个下场,生死不知,他如何能不生气。

    “看来,我需要去一趟皇宫了!”

    查询燕赤霞和知秋一叶等人的生死,更要从燕赤霞的口中,看能不能知道聂小倩的消息。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还能知道聂小倩的消息,恐怕除了燕赤霞,谁也不知道了,毕竟当年,也就燕赤霞知道聂小倩转世投胎是在哪里。

    而且发生这白宣乱朝的事情,因为自己的关系,燕赤霞是绝对会去看看聂小倩的安危的。

    不过,这都要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那就是,燕赤霞没有死!

    只是,十五年了,十五年的时间,燕赤霞还活着吗?聂小倩还活着吗?

    卫子青不知道,所以,他要去皇宫!

    查找燕赤霞的消息,更是,想要除掉白宣皇后!

    “卫大哥,虽然不知道这些年你去了哪里,不过,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想要去皇宫吧,能不能……”宁采臣看着卫子青,目光中带着期待。

    十五年前,因为傅清风的原因,自己不能陪着燕赤霞等人,现在这个时候,他想要去,是真的想要去。

    可是,听着宁采臣的话,卫子青却是摇了摇头:“若是只有你一个人,我会带上你,可是,如今,你不在是你一个人,你若是出事了,你对得起她们吗?”

    卫子青没有看宁采臣,却是看向了门口之处。

    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傅清风还有宁心如已经站在那里,正看着卫子青还有宁采臣两人。

    “我……”

    宁采臣看着两人,拳头紧握着。

    他在挣扎着,想要给自己寻找一个借口,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卫大哥没有说错,他不在是一个人了。

    自己若是出事,清风怎么办?

    心如又该怎么办?

    如今的自己,已经三十九岁了,也不在是当初那个才十多岁的书生,他,若是死了,这家,还能不能维持住?

    这一刻,宁采臣动摇了。

    卫子青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宁采臣的肩膀。

    一个有责任的男人,不仅仅只是说有钱没钱,而是,你要懂得,如何的去取舍,如何的去牺牲,而这点,宁采臣懂,所以他知道,他该怎么做了。

    “保重,我们在这里等着你的消息!”

    宁采臣抬着头看着卫子青沙哑道,卫子青点了点头,朝着傅清风示意了下,便离开。

    看着出门的卫子青,宁心如目光流转着,偷偷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