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68 出力
    灰色液态巨人成形之后,留在核心区的人,算上之前我能观测到五十一区和各方神秘组织的成员,大约在五十人左右,这个人数比起巫师一方大有不如,不过,我不觉得隐藏在这个基地中的生还者,就只有那么点人而已。如果说五十一区的高端战斗力就是它目前为止展现的这些,我更宁愿相信,五十一区尚未将自己的实力明朗化,仅仅是依托席森神父、走火和龙傲天等人带来的神秘组织成员进行当前的计划。虽然在人数上,比起侵攻基地的末日真理教以及呆在拉斯维加斯城的纳粹们落于绝对下风,但是,若是统计各自战斗力中真正实力强大的人数,我仍旧相信是不落下风的,若非如此,反击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计划就成了一个笑话。无论五十一区还是各方神秘组织,制定并执行计划的标准,自然是以自己的承受力为依照,他们此时仍旧在观望,潜伏,等待,定然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

    目前来说,末日真理教的侵攻计划可以说已经走入正轨,一百多名巫师所产生的力量,在此时没有人想要正面阻挡。让这些巫师的传送得以进行的干枯色神秘力量正在消退,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还能施展这种力量多少次,不过,在预想中,应该不会太多,甚至不可能使用第二次,除非末日真理教在基地中的其它地方仍有足够潜伏者。尽管不明白,这种干枯色神秘力量的源头是什么,但是,破除这个核心区的封禁必然不是轻松的行为,他们总要消耗一些什么来达成这个目的。这可和巫师们自己施展法术,以及魔纹使者施展超能那么简单的事情。这种强力而大范围的神秘,已经脱离了一般情况下,普通的神秘持有者能够动用的力量。

    无论精英巫师,还是正式巫师,在相对力量上,都仍旧算是“普通”的范畴。区区一百多名巫师。不可能达成“制造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这种程度的目标。如果这一百多名巫师仅仅是各自为战的话,目前进入核心区的幸存者,仍旧有足够的几率将他们逐个击杀或驱逐。灰雾巨人和灰色液态巨人之所以声势赫赫,正因为,这两者在一定程度上,将一百多名巫师的力量拧成了一根绳。凝聚在一起的力量,比一盘散沙的力量更加强大,这本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灰色液态巨人开始迈动脚步,它的人形化比灰雾巨人更加彻底。每一脚落下,有显得格外沉重,沉闷的轰鸣声就如同瀑布在耳边作响。之后,不少液体就会如汗雨般,从它的体表洒落,半空就蒸发成为灰雾,被吸收回巨人的身体中。它便在众目睽睽中,缠绕着一身的灰雾。一步步朝高塔前进,它的步幅是如此之大。尽管动作显得迟钝,但接近高塔的速度仍旧很快,一路上的元件设备和破碎的杂物,在它经过之后就彻底不见踪影,让人怀疑是不是被吸收进了灰雾之中。和灰雾巨人一样,这个灰色液态巨人。同样可以掠夺裸露在外的能量循环网络中的高能为己用,而且,给人的感觉更加粗暴,仅仅是淌过一处脉络,整个能量循环网络就不由得动荡起来。仿佛承受不住压迫而随时都会解体一般,暴溅出更多的火花与能弧。

    此时的核心区,除了灰色液体巨人的脚步声,就是能量冲击和爆裂时产生的巨响,这些声音在近乎封闭的核心区来回反射,让人产生一种力量在积蓄的感觉。

    五秒后,灰色液态巨人挥起拳头,朝近在咫尺的高塔捶下。这个动作因为相对体格的巨大而显得缓慢,但实际上,这个挥拳的过程是十分快速的。我和锉刀都准备好了承受比之前灰雾巨人攻击高塔时更强烈的冲击,情况也一如我们所料,灰色液态巨人的拳头落在高塔身上时,就像是一座高山垮下来般,不仅在视觉上充满了冲击感,其力量对冲时产生的冲击波,就像是一道道可以目视的半透明圆环,在一个呼吸内就释放到核心区的外围。

    这股冲击来得是如此之快,当圆环状现象掠过我们的时候,并没有立刻带来特别巨大的力感,但是,视网膜屏幕却显示,义体受损度在这一瞬间攀升到百分八。锉刀的嘴巴、鼻子和耳朵都渗出血来,在她发出闷哼声前,四周的空气已经在一种沛然的力量下排除一空,几乎听不到她的声音,而身体也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若不是及时调整平衡,说不定会跌上一跤。

    而这种伤害不过只是这次冲击的前兆而已,环状现象撞在核心区的墙壁上消失的时候,宛如海啸般的呼啸声这才钻入耳中,随之而来的,是真正如同海啸一样,从前方腾起白茫茫的一片。那白茫的景象扑天盖地,只要在核心区中,根本找不到可以躲开它的缝隙,仅仅是观测到,就足以让心灵感到震撼,更何况,它所带来的压力,犹如实质一样沉重。我在看到这片白茫之色的时候,连脑硬体的分析都不需要,就足以确认,没有一个元件设备可以在这种压力中站住脚跟。之前灰雾巨人和高塔碰撞时产生的冲击,或许还有一些元件设备可以不被拔除,但这一次,没有神秘的帮助,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在这种威力的冲击下留在原地。

    也许,在这一次冲击过后,除了高塔和两个巨人之外,核心区中的物体不会再剩下什么,而没有隐藏身形的人,都会因为失去藏身之处,彻底暴露出来。

    “我操,真他妈的——”锉刀蠕动着嘴巴,声音却微不可闻。虽然早就预想到会产生格外巨大的冲击,但是,也许她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强劲到如此地步。在这个核心区中,我们无处可避,也没有一处可以借力。单纯使用自己的超能和神秘,能够在这种压力下坚持到最后的。即便在这个核心区的幸存者中,我也不觉得会有太多个。锉刀的静止超能也许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但是,必然会元气大伤。而我的义体,虽然不会被这种程度的冲击毁坏,但是。若不做点什么,像是苍蝇一样被扫到外围的墙壁上绝对不是笑话。至于伪速掠,在这种情况下,能够顶风而上的几率低于百分之二十。

    在这种凭借自己的力量只能处于被动的情况下,如果说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借助的力量。那就只剩下——

    我回手抓住锉刀手中的临界兵器,锉刀很快就反应过来,将手中的力量松开。在统治局中的经历已经证明了,锉刀虽然也可以使用临界兵器,但受限于权限等级。她和我使用同一把临界兵器时,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有着质的区别。虽然,在正常的神秘力量战斗中,锉刀所能发挥的百分之二十的临界兵器力量,足以摧腐拉朽,但在这个时候,百分之二十的临界兵器力量并不足持。

    视网膜屏幕屏幕在临界兵器入手的一瞬间,弹出熟悉的对话框:

    ——检测到临界兵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是否启动?

    “启动。”我回答到。

    ——进行统治局安全网络认证……连接失败,无法获取安全名单。

    ——临时安全等级检测……lov.3

    ——武器仓对接。

    ——对接完毕。

    ——记录使用者。

    ——使用者“高川”。

    ——临界兵器相应使用权限解放

    ——极限功率70%。

    在白茫的风暴邻近身前时。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发出犹如千万飞鸟尖锐鸣叫的声响,就连那股充斥在整个核心区的爆鸣声都无法将其抑制。我站在锉刀身前,面对铺天盖地的白茫风暴,用力挥下这把临界兵器。

    声音消失了。

    我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沿着临界兵器的把柄冲入手腕。再沿着手臂进入体内,不过,这种程度的压力,并没有给义体带来损伤。我在挥劈之后,仅仅是将刀锋挡在身前。那白茫的风暴,便如被劈开一般,于我一米的前方朝两侧分开,越过锉刀身后才再次聚拢。我和锉刀虽然仍旧要承受从身周白茫中传来的一种漩涡般的吸力,但却足以站稳身体了。

    蔓延不断的白色,好似牛乳一样从身旁淌过,不时浮现丝丝凌厉的能光,以及各种杂物的轮廓。当它们的路线和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相冲时,就会如同牛油一样被轻易斩断,从我们身侧往远处卷去。

    我们两人,就像是站在海浪下的一个空心气泡之中,无论这股浪潮如何狂暴,都无法摧毁这个看似单薄的气泡。自从统治局归来之后,我终于再一次体会到解放百分之七十的临界兵器力量。解放百分之百威力的临界兵器,到底有多强大?仅凭至今为止的体会,仍旧很难对其进行估测,而据统治局三十三区此时的管理者“莎”说,统治局制造出了比临界兵器更高等级的超限界兵器。我完全无法判断,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兵器,也许持有它,可以接近“神”的等阶也说不定,或许,在这个世界的神秘物品中,它会是仅次于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的宝物。

    比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更加神秘,让人对其力量充满遐想,让我觉得,拿到它,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击败“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样的神秘,和“江”投放于这个世界的不完全力量交锋。

    当我挥舞着百分之七十力量的临界兵器时,这样的想法不仅仅只是原生大脑的遐想,也同样存在于脑硬体的推测中。

    白茫的风暴持续了足足一分钟左右才显出疲态,对于拥有临界兵器,轻易抵抗住了风暴威力的我们来说,这段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临界兵器,对于那些勉强维持的人来说,这一定是极为难熬的一段时间吧。虽然看不到,但我觉得,五十一区和神秘组织此时留在核心区的成员中,一定有人抵挡不住这样的力量,身死当场。

    锉刀也面露忧色,因为。锉刀小队的其他雇佣兵,可是核心区幸存者中最弱小的一批。不过,我却不是十分担心。在身旁的白茫风暴削弱到一定程度时,极端变化的气压也渐渐平稳下来,锉刀沉重的呼吸声传入我的耳中。于是,我对她说:“要相信咲夜。她的力量足以保护他们。”

    “希望如此,也许她可以用那些灰丝制造出一个足够坚韧的皮球。”锉刀揉了揉太阳穴,十分认真地自言自语。

    白茫风暴彻底停息后,核心区的光景一如我们预料的那般,除了中央的高塔和两个庞然巨人之外,周遭一片空荡,只余下被擦得光滑发亮的金属地面。扭曲的元件设备的碎片和其他各种杂物不是堆积在核心区的角落,就是镶嵌在墙壁上,没一个能够保持原本的样子。甚至在这些堆积得如同垃圾场的废料中。可以看到人体的零件和一蓬蓬的血色。而在这一片空旷的地域中,仍旧站立着的并不仅仅是我和锉刀。我在这个基地里认识的人,几乎都活了下来,暴露在彼此的眼中。

    五十一区的长官、席森神父、走火和龙傲天,结集了二十余人,这个势力联盟所余下的人,几乎占据了当前暴露出来的幸存者人数的一半。然后,是荣格的势力联盟。达达、巴赫、魔术师、潘以及我不太熟悉的其他人,一共有十多人。若加上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在人数上并不比五十一区那边逊色。剩下的,则是其他神秘组织的成员,他们本不是一个势力联盟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不得不彼此靠拢。因为。五十一区的势力联盟和荣格的势力联盟,给他们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只有暂时表现出合作的意向,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构成看似势均力敌的第三角。

    我和锉刀两人并没有立刻归入荣格那边,这让我们看起来有些突兀。一时间。核心区的气氛有些僵硬,各个势力联盟的敌意并不凸显,但比起之前,此时的站位更加显得各自的关系和意图泾渭分明。此刻的状况,无疑是出乎很多试图混水摸鱼的人预料的。无法责备,也不需要抗议,这本就是各人心知肚明的结果,沉默只是因为,往时被刻意遮掩的东西,在这个出乎一些人预料的时刻被摆上了台面。谁也不打算在此时就立刻分个胜负,但是,本就不够润滑的合作,现在看起来更加难以运转了。

    零零散散有一些人从核心区角落的垃圾堆中爬出来,没有受伤的少之又少,不过,仅仅是重伤却没有立刻死亡的,也并不多,呈现三角对立的三个势力联盟各自分出人手,召唤和帮助这些逃脱一劫的人。那少部分被风暴吹至角落,却没有受伤的人中,就有一批是我们的人。

    巨大的灰色球体在角落分解,数量庞大的灰丝招荡着,宛如时光倒流般,收入咲夜的体内。一身灰色紧身制服,用罗夏墨迹面具遮住真容的她,在这一刻比任何人都要引人注目,因为在解体的灰球中,不仅有锉刀小队的雇佣兵们,还有土豆、刺青以及另外三名陌生的神秘组织成员。总数十一人的临时避难组,在人数上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势力联盟了。

    不过,几乎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咲夜和雇佣兵们属于哪一方,而剩下的土豆、刺青和其他三人,都分属不同的神秘组织,此时也将归入不同的势力联盟。但是,保护这些人毫发误伤的咲夜,即便只是一个人,也足以在各个势力联盟的心目中充满了分量。

    不过,无论众人打算要怎么做,做些什么,此时显然都不是正确的时机。末日真理教的侵攻并没有停止,继灰雾巨人之后,朝高塔挥起拳头的灰色液态巨人,也和高塔纠缠上了。它没有再一次挥起拳头,让人觉得并非是不想,而是它的拳头被高塔的一种神秘力量粘住了。

    沿着两个巨人的身体,大量的高能现象宛如绳索一样,将它们和高塔困束在一起,不仅仅是两个巨人的身体产生濒临崩溃般的波动,高塔的外壳也开始出现裂纹,不少碎片从上边落下来。在视网膜屏幕中,这些肉眼难以观测到的细节,被清晰地放映出来。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已经接近成功了,这个结果,对我,以及其他别有心思的神秘组织来说,也同样是一个好消息。

    没有人试图上去阻止这两个巨人的行动,因为,它们看上去虽然给人一种强弩之末的感觉,但仍旧不是单一的势力联盟可以毫发无损拿下的。况且,每个人,都在等待着一个转折的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