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62 重火力
    视网膜屏幕中,“金丝雀”所在的通道防线正在变得混乱。原本僵持的形势就像是一条分明的界限,沿着通道前推又或是后撤,但往往在短短的距离中徘徊不定。虽然在大多数时间中,这条界限往往以后撤居多,但是,就像是背后有一根弹簧支撑,越是向后压,试图推进的一方所承受的阻力就越大。然而,在咲夜引发了“金丝雀”意识深处的隐患后,这根隐形的弹簧一下子变得脆弱,又像是在泾渭分明的场面中投下不分敌我的炸弹,混乱的水花不断溅起,向四周散落,出现更多的涟漪。

    从不断传来的惊恐意外的呼喝声中,可以看出,很多人都认为“金丝雀”不是因为自身的“神秘”爆发了某种后遗症,就是遭到了末日真理教的某种神秘攻击而发了疯。

    “这个家伙意识不清了!”

    “他的能力会让他脑子进水吗?”

    “拦下他!再退后就完蛋了!”

    “现在还有可以使用精神意识类力量的人吗?”

    “我不知道,在高塔的力量被引爆后,不是没有人可以在短时间内使用这类能力了吗?”

    “也许有人不在场。”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阻止那个疯子!干掉他!”

    通道中的战况愈加变得激烈,防线在短短的一段时间中,近乎崩溃般朝核心区入口移动,不过,在快到入口的地方,终于维持下来。五十一区布置在这条通道中的士兵已经全部死光了,神秘组织的成员也被打压得如同火锅上的蚂蚁,团团直转,他们并非不想撤回核心区。只是谁也不想成为断后的人,但是,所有人都一味撤退的话,反而会让自己置身更危险的境地。这些人被迫纠缠于战场中,无法脱身,又过了三分钟。终于有人死亡,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端而已。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代表驻守那处通道的神秘组织的标志,一个紧接着一个消失。

    “金丝雀”的声息也已经无法再从那团团乱的声响中分辨出来了,并非是被其他声音掩盖过去,而是彻底于其中消失。不过,从咲夜处传来的资讯中,“金丝雀”并没有死去。因此,很可能是他的声息被某种神秘力量掩盖了。末日真理教的标识势如破竹地推进,势力联盟成员的标识如雪花一样消融,不过,在其全部消失之前,有几个穿过了通道与核心区的交界处。

    我和身边的人一致望向那个方向,穿透半透明的三维结构图,在高塔与其它元件设备交织而成的充满科幻风格的光景中。一股澎湃的气浪伴随冲击波喷涌出来。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火光、碎片、人体和怪物的残肢……种种被气浪卷出的物件被一一锁定。动态放大缩小,归入视野一角的列表之中。从通道中爆发的冲击,犹如惊涛骇浪般撞击在元件设备上,不少外壳脆弱的元件设备立刻被引爆,又连锁引发了大量的能量外泄现象。红色的、蓝色的、闪电般的、火焰状的,众多光状形态耀得人眼花缭乱。

    核心区外围稍显稀疏的元件设备群。在接临那处通道的位置,片刻间就变成了废墟残骸,即便没有彻底报废的设备,也不断迸溅火花,跃起电弧。一副随时都会爆炸的样子。即便如此,其它未被连锁波及的地方,一如既往地稳定地工作着,而被摧毁的部分,仅仅占据了以高塔为核心的全部元件设备,不到十分之一的数量。

    幸存者被爆炸掀起的冲击气浪推上半空,受到的伤害已经让其无法再调整身体的人,在落下后几乎没一个可以立刻爬起来,不太走运的家伙,更是直接被设备残骸的尖锐处洞穿了身体。能够保持清醒,又有余力保护自己的人,在视网膜屏幕的锁定中只存在三个,也许有更多的,并没有被这股冲击掀飞到我能观测到的位置吧。

    三个“自己人”顺着冲击波的力量落在元件设备顶上,以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包围了通道和核心区的交界处。云海般的气浪席卷过他们的身边,一时间,景状宛如落入灼热的蒸汽中,变得模糊不清。

    通过脑硬体的资料对比,我已经确定了,当初给了被咲夜暗算的男子“金丝雀”称号的男人“迷”,便是这三者的其中一个。和那个时候一样,他的肩膀上,扛着已经昏迷过去的“金丝雀”。如果是他救了“金丝雀”的话,那么,之前失去对“金丝雀”的感应,就不是什么好惊讶的事情了。因为,“迷”的神秘,就在于他的力量会让人无法对他产生准确的感觉。

    另外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都是不认识的家伙,不过,他们身上的衣装都有着明显的组织性制服特征,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出,这两个人所隶属的神秘组织不是同一个。不过,他们此时的敌人是一样的,而且,在进入核心区后,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这边是最先被敌人攻破的防线。无论出于何种理由,都让他们的表情不怎么好看。

    虽然三人从外表来看没有在这场冲击中受到太大的伤害,但是,仍旧显得灰头土脸,有些狼狈。在澎湃的气浪和闪耀的能量光芒中,他们彼此确认了身边都是哪些人,又居高临下,朝我们看了一眼,随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通道与核心区的交界处。

    敌人并没有随着那股强烈的冲击波冲进来,而是在冲击平息后片刻,才从通道中走出来。因为太多东西遮蔽视线,因此,我仅仅是从缝隙和光影中确认了这些末日真理教之人的行动,他们的具体身形却是无法真正确认。不过,在几息之后,一种干枯的色泽将元件废墟覆盖,那不是自然产生的变化,而是某种神秘的作用,它的真正效果是什么。暂时无法判断,但是,在这种色泽覆盖了一片面积之后,在干枯色泽领域的上空,灰雾构成的漩涡一个紧接着一个出现。

    “传送门。”锉刀舔了舔嘴唇:“果然,他们解开了禁制传送门的封印。”

    “来了!”雇佣兵们纷纷抬起枪口。瞄准那些灰色漩涡。

    其余三条通道中的战斗仍旧在持续,我不觉得他们真的无法抽调哪怕是一个人手回到核心区,不过,从视网膜屏幕中反馈来的迹象来看,他们并没有返回的意思。这也意味着,在核心区发生关键性的变化前,就只有“自由人”的我们和锉刀小队、十三名守护者和从溃败防线中撤回的幸存者们来抵抗这些入侵者了。

    灰色漩涡一共出现了五十个,至少代表着五十名正式巫师,除此之外。尚不清楚有多少名精英巫师。如此庞大的战斗力显然不可能一开始就潜伏在这个基地中。巫师有着相当明确的特征,那便是他们的面罩、穿着和语言,穿着可以替换,精英巫师也能使用正常世界通用的语言,但是,无论哪一种巫师,都从来没有出现过摘下面罩的。在已有的情报中,有人判断。面罩本身就是巫师的力量来源,这些巫师本身不能制造和操作灰雾。而是通过那种独特的面罩来进行。而这些面罩却也不是如同枪械这样放在谁手中都能正常使用的道具,它本身也代表着巫师本人的某些特性,是一种“神秘”。因此,在很多时候,没必要通过法术来确认巫师的等级,仅仅通过巫师的面罩。就能判断他们位于哪一个阶层。

    巫师学徒、正式巫师和精英巫师的面罩,在风格上有着相当大的差异,而越是强大的巫师,其面罩的个性风格就愈加浓郁。

    至今为止,有许多神秘组织收集过巫师的面罩进行研究。在所有的实验中。活着的巫师一旦被摘下面罩就会死亡,而死亡巫师的面罩,会失去它本来可能具备的“神秘”。因此,除了超级桃乐丝制造的维尼熊布偶,成功融合了巫师的面罩,成为咲夜变身灰烬使者的“神秘”之外,尚没有听说有任何非末日真理教的其他人或组织成功破解巫师的秘密。

    巫师的面罩一直都被视为他们的身份特征,即便是精英巫师,想要光明正大地在五十一区的基地中行走,没有其它条件的协助也是不可能的。因此,这些开启传送门的巫师,很可能并非一直都位于基地之中,而是在破解了基地本身对“传送门”这样的空间穿梭类神秘的禁制后,直接从基地外进入。

    锉刀的身份,让她获得了比我更多的关于这个基地的情报,她已经肯定了,基地区本来是无法使用传送门这种法术的猜想。那么,让这些巫师得以使用传送门的关键,自然就在于那片干枯的色泽现象了。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何种“神秘”,但是其作用,十之**就是针对破解基地对传送门的封禁。

    这种“神秘”有什么限制暂时无法确定,最糟糕的情况有可能会是,随着这片干枯色泽的扩大,巫师的后援将会源源不断地投入进来。末日真理教打算在这个基地中投入多少兵力?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仅仅在于他们对精神统合装置的争夺心有多强烈。至于现在,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神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限制乃至于破除的方法的,至少,所有呆在核心区的人,都只是在一旁干瞪眼,等待着巫师的降临。

    至少五十名正式巫师,相比起我过去曾经见过的数量,完全可以说是大手笔了。距离传送门最近的三名神秘组织的成员似乎在防备着什么,没有出手攻击这些传送门的迹象。这些传送门并非是完全无懈可击,其本身可以通过强大的力量瓦解,而在正式巫师进入的一瞬间,也是他们无法闪避的时候。

    “他们当然不会毫无防备地打开传送门吧?”锉刀这么说着,将右手抬起来,雇佣兵们已经将身边的重火力架设完毕,“看起来,的确有什么人在牵制那边的朋友。但是,如果真的忽略了我们的话,会让我们很伤心的,不是吗?攻击!”她厉喝一声,将右手挥下。通过遥控机械方式串联起来的重火力阵列,在她的一声令下轰鸣起来。

    从我们这边到传动门的位置,几乎跨越了一个足球场的长度,但是,对于人类发展到今天的常规性热兵器来说,真的只是极短的距离。灼热的火焰。在空中划过流星般的轨迹,一百多枚火箭弹,以排射的方式在短短的十秒内就倾泻殆尽。爆炸在这些重火力弹药全部升空之前就开始了,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它们撞击目标之前就将其引爆,一团团耀目的焰光,让人觉得天空仿佛突然升起了大量的小太阳,随之而来的,是对普通人而言充满毁灭性的热量、破片和冲击波。

    扭曲而炙热的空气。涂抹上火焰的颜色,不断从爆炸中心向四周扩散,每一枚火箭弹的爆炸,都会将那骇人的声势与光景推上一个巅峰。一团团的爆炸现象聚合在一起,覆盖了整个元件废墟,将那边的物事彻底吞没。即便视网膜屏幕可以忍受释放出来的光和热,也无法在混乱一片的高温和扭曲中,观察到更详细的细节。十秒的火力倾泻。让我们所在的地方变得炙热,发射时的尾焰让温度急剧上升。若非雇佣兵们事先做好了防御措施,此时必然难以承受,因为,除了锉刀之外,小队的成员们仅仅是拥有异常和濒临异常而已,而且。无论灰狐、快枪还是摔角手,其异常让其身体素质,和杀戮手段,相对其它士兵来说更加强大,却也达不到正面抵抗温度极端变化的程度。

    更何况。危险并不仅仅来自于重火力发射时的高温尾焰,十秒的火力覆盖,最终造成了更进一步的爆炸现象,就如同是上百枚火箭弹的威力在持续的爆炸中逐渐叠加,在最后一枚火箭弹爆炸之后,这股蓄积已久的力量便被一次性引爆。

    这些火箭弹,似乎也不像是它外表看起来那样的普通弹药。

    每一枚火箭弹爆炸时所产生的冲击,虽然气浪无法危及我们所在的位置,但其力量足以将破片射入我们这边,雇佣兵们的防御圈在这十秒内,承受了不止一次的破片冲击。应该是来自于五十一区的装置,产生了一个防护性的立场,在灼热和破片的冲击下若隐若现。四周的元件设备外壳,也少不了被打得火星四溅,在视网膜屏幕观测到的地方,不少元件甚至冒起了能量外泄所产生的光弧现象。

    而当这些重火力于十秒内积蓄起来的威力被一次性引爆时,伴随着小型蘑菇云的产生,整个核心区的气压好似在这一瞬间凝固起来,眨眼之间,无比狂暴的冲击席卷了整个核心区,好似每一处空间,都塞满了破坏性的力量,要将这片地区从地图上抹去。扭曲的空气,喷涌的火焰,似乎要吞没一路上覆盖过的所有物事。雇佣兵们不得不紧紧闭上眼睛,被动承受这股夺目的毁灭性力量,唯有我仍旧睁着眼睛,注视着前方,元件设备的身影在汹涌的冲击中,好似被无数的刀子切过,一点点被磨成碎片,又一层层出现融化的迹象,当固定它们的架子被摧毁后,便伴随着冲击波的扩散,不断向外围呼啸而去。

    很快,连高耸于核心区中心的高塔,也被爆炸所产生的各种光热现象淹没了,视网膜屏幕也只能隐约观测到其轮廓,不过,并么有让我感觉到有所损伤。

    如此凶猛壮烈的爆炸冲击,用语言来描述,需要长长一串华丽的词藻,而在完成这些描述的第一句话前,它已经席卷了我们所在的地方。锉刀在爆炸产生的一瞬间,骂了一句“走火!我操你个龟蛋!”便纵身跃入手下们所在的防御圈中。这些看似普通的重火力弹药,所产生的威力完全超乎她的预计,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清楚,防护罩立场是绝对抵挡不住最后这次冲击的。

    能够直面这股冲击的人,在我们这里只有我、咲夜和锉刀三人的神秘,至于在更近距离被卷入的那些人,是否有办法承受更强烈的冲击,就不得而知了,我已经失去了对他们的观测。

    在爆炸冲击抵达身前时,我将身体挡在咲夜身前,尽管,我知道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她绝对不可能在这种程度的冲击中受到伤害。我伸出手,从前方席卷而来的高温气浪,被剖开般从我的身旁两侧呼啸而过。随后,眼前的景物变得更加模糊,不一会就连高塔那巨大的身影,以及近在咫尺的锉刀小队等人也看不到了,在视网膜屏幕中,只剩下一片耀眼的火光。灰丝便在这个时候,从后方将我包围,把我和咲夜裹入一颗巨大的灰茧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