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铜雀台,白宣妖后【第三更】
    聂小倩不知所踪,那么,卫子青和燕赤霞,便只能去除掉白宣皇后。

    皇宫之内,妖气冲天,却不见白宣,皇帝说过,白宣妖后会在铜雀台,自然而然的,卫子青和燕赤霞也就能去铜雀台了。

    只是他们也不敢肯定,白宣妖后,现在还在不在那里。

    将燕赤霞救出地下监狱之后,这中间,两人休息了三天的时间,这到不是两人不急,只是燕赤霞的暗疾,修为,在这三天中,依靠丹药,才正好的回复了过来。

    傅清风,知秋一叶的仇,他无法忘记,想要亲自报,卫子青满足他。

    ……

    飞间崛其特起,层楼俨以承天!

    楼宇连阙,飞阁重檐,数百间的殿宇阁楼连群,雕梁画栋,气势恢宏。

    这便是铜雀台。

    高于地基,恢弘而承天。

    看着眼前这连天不绝的飞阁楼宇,卫子青和燕赤霞都忍不住有些震撼了起来。

    “这该死的妖后,这铜雀楼的塔建,到底害死了多少人了!”

    铜雀楼是恢弘,可是这恢弘是用着多少累累白骨搭建起来的,这些,不管是卫子青,还是燕赤霞,他们都能明白。

    “人命,在那一条蛟龙的眼里,不过就是蝼蚁的存在罢了,铜雀台的存在,也不过是给她汇聚天下俊男,供其双修,作为鼎炉,走吧,杀了那条蚯蚓,这才是我们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

    卫子青看着燕赤霞淡淡道。

    “嗯!杀了那妖后,这大宋,也算是能治好了!”

    燕赤霞怒道,反手抓着身后的长剑,这一日,他要杀人,做一个屠夫,拯救这天下苍生,纵然以身舍道!

    卫子青淡然,燕赤霞以为,杀了妖后,就能治好这大宋?拯救天下苍生?

    只是,这一切真的有那么的简单吗?

    白宣乱朝,天下百姓流离失所,十不存一,这大宋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尤其是在自己看到过那个皇帝的时候,这天下若是在交于他,一切,并不会好到哪里去。

    救和没救,其实是没有多大的差距的!

    铜雀台之中,最为中心的一个大殿。

    琉璃鲛绡宝罗帐,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榻上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

    一高贵女子,慵懒的躺在那榻上,高挽鬓发,樱唇朱点,一袭红色纱衣若隐若现的盖在她那娇躯之上,露出的一角,那是一片的雪白细腻,如白玉般晶莹。

    这是一个妖孽,并不是说她是一个妖精,而是指的是她的魅惑,她的姿容是个妖孽!

    这样的女子,本应该是令人敬畏而不敢靠近的,但偏偏的,在这女子的周围,却或坐,或站立着好几个俊美的男子,他们面色苍白,更有甚至,赤果的躺在那地上,粗重的喘吸着。

    而仔细看之下,那女子的脸颊布满着潮红,那微微翘起的一对白腿下,丝丝的晶莹正缓缓流淌而下,散发着淡淡的腥臭之味。

    潮红,腥味,喘息,一切的一切,都无一不在告诉着所有人,这里在发生着什么样的事情。

    几个俊男正温柔的替着这女子按摩着身体,只是这按摩,却有着说不出的*****只因为,他们并不是用手,而是用着他们的舌头,在按摩着这女子的大腿,手臂。

    龙性本yin,她们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些事情,更不用说,这白宣妖后,可是将这群俊男当做那鼎炉,吸收阳气了。

    突然,那闭着眼睛正享受着这一群男鼎炉舔弄的白宣,突然睁开了眼睛,将目光看向了那大门之处。

    于此同时,紧闭着的大门,突然的被撞开,只见一白一灰两男子,正踏步而进。

    “大胆,这里乃是铜雀台,白宣皇后正在就寝,你们竟然敢来打扰白宣皇后,你们找死!”

    看到这两个男子进来,本是正奢靡的几个俊男面首,脸色顿时一怒,怒骂道,更是准备叫人将这两个男子抓下去。

    却哪想,就在这时候,那灰衣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却率先一步举起了手中的长剑,一剑就将这面首给砍死了!

    血,溅射而出!

    染上了这灰衣男子的脸色,让本是彪悍的他,更显狰狞。

    静!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当着白宣皇后的面杀人,还是杀她的男宠。

    可他们不止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满是复杂的神色,那是一种如同看着死人一般的戏虐。

    “滚!”

    灰衣男子暴怒一声,这些男宠很是配合的露出了一条通道,在通道的尽头,正是一张暖榻,而那白宣皇后,正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燕赤霞,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是从哪个阴暗的监狱中逃了出来了,只是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主动来找我了,你这是想哀家了吗?”白宣皇后一手撑着脑袋,舔着红唇魅惑的看着燕赤霞。

    “想……想你佬母的,妖后,老子告诉你,今天老子就是要来为知秋一叶他们,还有着万千的黎民百姓,除掉你这妖后的!”燕赤霞大怒,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这妖后。

    “你觉得,你们那个所谓的英雄回来了,你们就能杀了我不成?”

    白宣妖后戏虐道,却是将目光看向了卫子青:“当年,就是你杀了儿子的吧?”

    “哦?你认识我?”

    卫子青倒是没有想到,这白宣妖后,竟然认识自己,顿时有些疑惑了起来。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好像并没有什么人知道吧?

    这白宣却一下就认出了自己,如何能不让他好奇?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虽说那个废物不过是我众多孩子中最不争气的一个,不过好歹也有我的一丝血脉,我怎么也得给他报仇不是吗?至于怎么认识的,你就没发现,哀家,这是故意在等着你的吗?”

    白宣依旧躺在暖榻上,可是眼睛却充满着戏虐,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卫子青和燕赤霞的眉头顿时一皱,这白宣没说他们还真没有发现,这一说,他们就觉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按道理来说,这白宣的修为,可是到了元婴期的修为了,在加上卫子青曾经杀了她的儿子,如何能察觉不出来,他的实力比她高?

    可是,她的风轻云淡,胸有成竹,这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就好像,她是在故意等着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