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79 熔炼
    如今出现在意识态世界中的二战集团军,也许正是趁着二战那可怕的死亡规模,吸纳了无数的精神意志,才形成了这样庞大的规模和深刻的形态,而作出这样事情的,或许一开始是纳粹,但是,在二战末期夺走了这枚精神统合装置的美利坚,一定在暗中支持五十一区,以同样的方式持续开发着这枚精神统合装置。

    这个战场,就是一个巨大的熔炉,所有来到这个意识态世界的人们,都必须承受这种仿佛永无止境的战斗,在察觉不到自己的损耗,自以为会永远充满力量的情况下,最终燃烧到失去人形,失去人格意志,成为这个世界的光和热。表面上,杀死了无数的敌人,会让这个意识态世界的损耗增加,但是,如果军队的构成和解体,仅仅是能量外在形态的一种自然而然变化呢?这种损耗,一定很小,近乎没有。但是,在这个意识态世界战斗的外来者,其损耗却是在他们没有察觉的时候,一直以最迅猛的方式持续着。

    “我不希望这是真相。”锉刀抽了抽嘴角,勉强地笑了笑,“你现在还有多少力量?高川。”

    “不清楚。”我只能说:“察觉不到力量的减少,仿佛一直处于最好的时候,甚至觉得,还会变得更好。”

    “如果按照那种猜测,状态越好,能使用的力量越大,越是杀得兴起,透支就越是严重,不是吗?”锉刀捏了捏鼻梁,“可是,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停下来,这是战场!高川!这是如同二战一样残酷的战场!我绝对不想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

    虽然猜想的形势不容乐观,但也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五十一区和席森神父等人不可能对真实的情况一无所知,但是他们仍旧选择了依循这样的事态去完成自己的计划,十之**有成功的可能性。毕竟他们计划的背后,有先知的推动。他们早有准备,也许有很大的风险,不过。在他们的判断中,这种风险值得一冒。无论我们耳语者,还是锉刀小队,都并不完全清楚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但却又必须参与进来,所以,即便有什么陷阱,也必须摸索着前进。

    锉刀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在这种缺乏情报的环境下做事,虽然看不分明事情脉络的感觉让人不怎么舒服。好似每前进一步,都有可能陷入危机之中,却无法站立不动或后退,简直就是如履薄冰,但是,她所流露出来的神情,至多也只是凝重而已,就算她如何咒骂。语气如何不善,脸上却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慌急之色。

    我看得出来。就算在失去了魔纹的现在,她也仍旧坚信自己能够渡过这场难关,更不惧怕和这群数量庞大的异常军队作战。这也许是她自身的意志和信条使然,也许是因为我展现出了超凡的实力,而她愿意相信我,无论是什么原因。都让我感到温暖。无论将来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如何,但至少在现在,锉刀是和我并肩作战的同伴,是选择相信并依靠我这个高川的同伴。我无法对她述说任何真实,但是。她的信赖,让我感到自己的存在性和被需求。

    我很感激她,真的,即便,我无法拯救她,即便,也许我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亲手杀死她,但是,我真的很感激她。一旦她身上发生了不幸的事情,我也一定会感到痛苦。我明白什么是感激,什么是痛苦,现在的我并没有脑硬体,充满了人类的感性和认知,知道背叛的意义,也明白无数述说的苦痛——然而,我愿意承受这样的痛苦,如果,真的可以拯救谁的话,如果,真的可以拯救咲夜她们的话。

    无法成为英雄的我,身陷无间地狱,在背叛和痛苦中死去,在感性中不得安宁,在理性中陷入死结,是我甘愿承受的惩罚。每当我想到自己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对死亡步步紧逼的恐惧,似乎变得平淡了。

    我当然想活下去,但是,死亡也并非不可接受的事情。我如今的挣扎,只是为了尽可能绽放属于自己的生命之光,喧嚣着自己的存在而已。

    就如我在夜深人静时,喜欢听的那首歌:

    生命对每个人都不公平也没道理,只能扑向泥泞,迎向那阵骤雨。

    这条街一路泥泞,就像人生,不过是一场即兴。

    整个世界正在对我们挑衅,就算如此还是得无惧前进。

    感性就像是电流,沿着我的每一条神经的流窜。我的手微微发抖,耳中传来越来越响亮的脚步声,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头戴防毒面具,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察觉到走廊上的杀戮,警惕而快速地包围了这片舱室区,再有几分钟,他们就会发现我们的藏身之处吧。然而,我的手之所以颤抖,并不是因为惧怕,我的耳边回荡着深夜中的歌曲,并为之感动。

    我是一个精神病人,我的思维和正常有着极大的区别,我的三观不完全正确,甚至和主流价值观背逆,但是,我所感受到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活着的温暖和力量。如果有可能,真不想再回到那个塞入了脑硬体的冰冷躯壳中,只是,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太多的选择。

    “他们来了。”锉刀也聆听到了士兵们的动静,她看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在害怕,于是对我说:“别像只鹌鹑一样躲在角落里,你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高川。”

    “我只是在感动而已。”我认真地对她说。

    锉刀闻言眯起眼睛,嘴角微微抽动,但沉默了半秒后,只是说:“我觉得你在这次事件结束后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我很正常。”我如是说,是的,我很正常。我知道自己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我自己是精神病人,心理和普适性规范有着相当大的区别,但是。这很正常,不是吗?现在的我,不是这样才不正常。

    “每个不正常的人都会这么说。”锉刀就像是电影中,面对精神病人并察觉其不同寻常的橘色,说着让我身临其境的话:“我见过的精神病人,就算正在吃人的脑子。也会说自己很正常。那个家伙曾经是我的客人,最后被我干掉了。我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合作者变得那么危险,听我的,你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我不由得笑起来,我觉得她没听懂我的话,但是,我也无意为她解说,和她辩驳。精神病人说自己很正常时,很多时候并不是为了躲避什么而说假话。而是他们真的那么认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对他们来说,自己的所作所为,本就是一种正常,是自己理所当然并应该的样子。

    一种异态下的正常。

    “我会做的。”我说。

    她端详了我一下,仿佛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平举双臂,将枪口和弓弩对准了舱室大门。下一刻。被桌子顶住的大门被士兵们从外面撞得咣咣作响。桌子不断向后移,很快就让开一条门缝。一枚枚手雷从门缝中抛了进来,锉刀啧了啧声,快速移动到另一张桌子后,她没有理会我,因为。她知道这些东西,不可能对我造成半点威胁。当锉刀藏好身体的同时,手雷炸开了,膨胀的火焰,激射的破片。还有大量的呛人烟雾,种种充满杀伤力和干扰性的东西瞬间充斥在整个舱室中。我早已经穿过破片的轨迹,如同壁虎一样游走到门顶上,当士兵们一鼓作气,破门而入的时候,我的臂刃便刺穿了一马当先者的脑袋。与此同时,舱室通风口被破坏,另一批士兵从那里翻身而入,弥漫在整个舱室中的烟雾隐藏了他的身形,但是,在他和同伴依次进入之后,却被锉刀的子弹和弩箭射翻了身体。

    锉刀并没有受到这些呛人又催泪的烟雾影响,她在之前的战斗中,早已经从死去士兵的身上剥夺了它们的防毒面具,此时戴上战利品,利索地解决掉了这批人马。这些士兵看起来没有我们夺取“喷火”时遇到的那个骷髅驾驶员那般顽强,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当然,也许是因为锉刀这次真的准确打中了对方的要害,而在夺取“喷火”上时,我们只是自以为做到了。

    说实话,根本就没有时间让我们去验证这些士兵的切实情况,我和锉刀的狙击,让士兵们的侵入短暂停滞了那么几秒,随后就是更多的手雷从门外和通风口中跳入舱室。我在这一批手雷爆炸之前,已经推开挡住大门的桌子,随后速掠至锉刀身边,带着她从正门闯了出去。当我重新拉开大门的时候,一直在门外等待手雷爆炸的士兵根本就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我撞入怀中,当作肉盾横冲直撞,他全身的骨骼发出在我听来十分清晰的碎裂声。当我推着他,撞开所有埋伏在门边的士兵时,舱室内响起沉闷的爆破声,紧随而来的火舌冲出门口。

    这些士兵们这一次可真是下足了料,如此猛烈的爆炸,简直就像是要将整个舱室破坏掉一般。被我撞到或杀害的士兵,凡是还呆在门口处的,都在第一时间被爆炸的火焰点燃了身体,并被剧烈的气浪给掀飞起来。

    当他们砸在墙壁上,扑通落地的时候,我已经沿着走廊大开杀戒。我们闯入飞艇中,杀死三队巡逻士兵的作为,引来了三倍多的士兵,列成一队,足以排满这条走廊。不过,我的速度飞快,虽然过道并不宽敞,但是速掠超能和连锁判定,让我可以在其他士兵们作出攻击时,准确判断出交错弹道的空隙,并从中穿出。与此同时,还有余力发动致命的攻击。虽然,这些士兵是异常的,只是拦腰斩断,或是刺穿心脏的话,并不足以让其死亡,但是,被砍掉脑袋的话,还是会在第一时间变成真正的尸体。

    锉刀紧紧抱住我,闭上了眼睛,这可以让她在我高速移动的时候好受一些。我不断在通道中反射跳跃,每一次和士兵们擦身而过,都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这些士兵真的和驾驶“喷火”的骷髅不太一样,他们会喷血的,就像是活人一样。不过,他们很快就会成为真正的死人。重新回炉。

    我的心情十分安宁,厮杀中,每一次的刀光,都让我感动。杀死敌人,自己便能活下来,这就是战场上的真理。这种想法和感性。让我再一次感受到,自己人格意识的改变。过去的我,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过去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这个高川自诞生开始,就存在于义体之中,脑硬体的冰冷运转,本就是一种常态。很早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一丝感性,那让我感到新奇和快乐,但是,这一丝感性,随着脑硬体的磨合,也在不断消失。感性让我觉得自己是人,但感性的消失。也让我知道,自己在变得非人。而当我承认自己就是非人的时候。却再一次于意识态的境界线中找回了感动,我永远都忘不了,和正常人等量的感性对自己产生的冲击。

    是的,过去的我,不是现在这样的。我的感性、情绪和感动,并不是先天存在。而更像是后天补完,我的人格从最开始就充满了缺陷。于是,现在,伴随魔纹而来的东西,以不容拒绝的强硬。填充着我自诞生起就存在的缺陷。我正在变得“正常”,虽然,这在其他人看来,是更加的“不正常”。只是,这种补完,并不是由自我演化而来的。

    过去的,打满补丁却仍旧不完整的自我。如今的,无法抗拒却相对完整的自我。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呢?

    没有答案。我无法给出答案,也没有选择。我听到从内心深处传来的嚣张嘲笑,却只能低头沉默地前进。

    杀戮,杀戮,穿行,穿行。我闯过转角,冲上楼梯,身后的士兵不断倒地,而更多的士兵如同狂潮一般从前方涌来。我感受不到疲惫,生命在煦烈地燃烧,仿佛随时都会成为一团毫无意识的光热。虽然,在判断中,这个意识态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熔炉,而我们这些闯入者,便是被熔炼的祭品,但是,我仍旧相信,高川的核心意志,是无法被这种程度的神秘融解的,在这无法遏止的熔炼中,只会变得更加晶莹剔透而坚硬。只有弱者的意志,才会被统合,强者的意志,永远都不会放弃和妥协。高川,是要成为超级高川的高川,绝对不会倒在这里。

    “就算变成lcl,就算人格死亡——”我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对着自己的灵魂,发出低沉的吼声:“就算落入地狱的最深处,也会重新爬出来!”

    我压低身体,再一次加速,从混乱的火力线中,从密密麻麻的士兵群中,找到一条笔直畅通的道路,在这条通道消失前,一瞬间钻出。在我的身后,一排士兵仿佛割断的麦子般躺下,而我此时已经跃入阴影中,再一次发动阴影跳跃能力。再出现的时候,眼前是一片宽阔的空间,我和锉刀已经站在飞艇的气囊顶端,俯瞰着意识态空间的风景,以及那已经触目可见的战场核心。

    我们就像是站在移动的堡垒王座上,周围环绕着巨大的护卫者。只是,这些堡垒和护卫者,并不是自己人。锉刀呼吸着狂燥的风,张开了双臂,作出飞翔的姿态,然后,开火。

    不断从更高处跳到飞艇气囊上的士兵,不断从气囊下方攀爬而上的士兵,当他们立足脚跟之前,就被子弹和弩箭射了下去。箭囊中的箭矢,以及左轮中的子弹,都因为这个意识态的世界而变得无穷无尽。甚至,锉刀不知在何时,已经习惯了不需要上弹——这本就不是规则严密的世界,以意识态存在的东西,无论多么真实,也会仍旧受到意识的影响,曾经拥有神秘的人,是不会因为神秘的看似消失,就失去了适应神秘的能力。

    锉刀的适应力,正在让她变得更加强大。

    我的连锁判定观测得十分清楚,不仅仅是数量和上弹问题,当子弹和箭矢射出的时候,正以裂变的方式递增出更多的数量。锉刀每次射出的,已经不是一发子弹,一支弩箭。而且,射击模式,也不再是半自动,她的手指,在扣下后就不再抬起来,仿佛她拿着的,不是一把手枪和弓弩,而是更加狂暴的机枪和连弩。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总算是明白了。”锉刀高声大笑,“这还仅仅是开始,我锉刀的力量,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她一字一句地说着,面对再一次集中而来的火力线,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只是,露出一张狰狞的表情,青色的血管,好似快要爆开一般,在额头上拧了起来。

    喧嚣的风,在她的身边凝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