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83 浮现
    视野范围内,到处都是汹涌而来的士兵,以及一排排密集的火力线,子弹在交错,飞弹如同流星般坠落,在呼啸的狂风中,到处都是绽放的火花与闪烁的光柱。每一刻都有成百上千的士兵死去,浓郁的血腥味好似要将空气凝固起来,流淌的鲜血如同无数溪流分支,随着重力落入下方更深层的空间,所发出来的声音,已经不再是滴答滴答,而是哗啦哗啦,当脚落实地的时候,每每踩在血泊中,就像是淌在积水里。这个由平台、走廊和巨大齿轮机械构成的世界,仿佛下着永不停止的血雨。

    这些鲜血仿佛永不凝固,我探手抹去脸上的湿润,整个手掌都变成了红色,而我的深红色大衣此时已经无比鲜艳,就像是刚刚出了染房,色泽湿漉漉的。我不知道自己和锉刀杀死了多少士兵,这些士兵看起来根本没有半点减少,整个战场一如既往稳定地蠕动着,仿佛张开无形的巨嘴,咀嚼着身处其中的人们。除了被开辟出作为安全区的平台,上下左右,都是狂涛一样的,狂热进攻的士兵们,不断试图摧毁由我们这些神秘组织成员构成的堤坝,彻底淹没他们眼中的每一个区域。

    正常人根本无法从这庞大又严酷的战线中存活,密集的弹雨和爆破的碎片,毫不留情地从四面八方追逐着我们,目及所处的士兵们,奋不顾身地扑上来,完全不惜自己也会被这片密集的枪林弹雨埋葬。没有阵型,没有指挥,没有战术,没有协调,没有理智。只是粗暴地用人数堆积而成的战争,然而,无穷无尽的士兵数量,让这种粗暴变成了可怕的力量。

    只有神秘,才能在这样的战争中让自己存活下来,任何以防御为重心的装甲重装。都无法挺过这种契而不舍的攻击,任何体积过大的载具,都会被士兵的身躯淹没。高强度的机动性,以及高强度的防御性,本就是正常社会的科技理论中矛盾的所在。要制造出足够强大的动力,能源装置就不得不拥有沉重的质量和庞大的体积,这是末日幻境中正常社会科技的局限。任何以超微质量的核心产生巨大能源,以最微小的体积,完成最强大的防御性和机动性的设想。全都只存在于无法实践的理论和幻想之中。只有神秘,才能以人们完全无法理解的方式,将这些看似不能实现的结果呈现出来。

    正常社会中目前已知的最强大武器核弹,面对这无穷无尽的兵潮,也只能宣告无解,除非,核弹的数量同样是无穷无尽。面对“无穷大”,任何“有穷”都是被动的。这场战争的胜负本就不取决于我们能够杀死多少士兵,仅仅取决于我们能够撑到什么时候。比我们更早陷入这个战场的其他人。绝对比我和锉刀的消耗更大。第一位在这场不对称战争中燃烧殆尽的同伴出现后,其他人都下意识缩减了自己的出力,然而,因为出力下降而相对上升的压力,却在迫使他们再一次将自己的出力提高到原来的上限。

    我知道,一定不仅仅只有我和锉刀猜测到这个意识态空间的献祭性。其他人也一定注意到了,自己永远处于巅峰状态的异常,然而,这个战场环境所构成的高压,本就是迫使他们不得不接受这种异常。

    这就是献祭。依靠环境内部的高压,让外来者持续性燃烧,直到他们彻底崩解为这个环境的一部分。这个意识态空间大概是不会产生能量对外流动的吧,那么,积蓄在这个内部环境中能量,将不存在下降的可能性。士兵,诞生于此,死亡之后,也只是转变成另一种形态,等待着下一次的构成——也许,这正是士兵无穷无尽的缘由。我们这些人,无法在本质上抹消这个意识态空间的力量,但是,按照丘比的说法,魔法少女是可以的。然而,魔法少女实在太少了,她们的努力只是杯水车薪,而且,由于我们的存在和行动,让她们的作为于事无补。

    即便如此,我们也无法停下手来,只任由魔法少女们独自行动。这无关乎正义或怜悯,仅仅是因为,我们需要完成献祭。

    远方以飞艇为中心构成的庞大飞行舰队正在徐徐逼近,它们的数量从我们抵达之前,就已经在不断增加,席森神父不可能一直将它们阻挡在原地。席森神父的范围性力量,不仅仅在应对这些飞行单位,也同样在协助其他人应对这些不断涌来的士兵。能够做到当前的地步,席森神父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足以令人震惊,在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他如今所做到的事情。然而,我却觉得,飞行单位的逼近并非是因为战场的压力超过了席森神父的力量上限。席森神父仍旧没有出尽全力,只是认为如今的出力,足以支持到“门”的诞生,而飞行单位的逼近节奏,就好似倒计时一般。同样的,我这样的想法,想必其他人也会产生吧。

    这些飞艇和战斗机群越是接近我们,所产生的压迫感就越大,然而,却不会让人慌乱,因为,这可能就是改变即将产生的节奏。

    “在它们压制领空之前,应该可以完成吧?”锉刀再次射杀了一大片士兵后,猜测着对我说。

    “希望如此。”我简单又不经意的回答让锉刀耸耸肩,不过,下一刻我就再次带着她继续移动起来,打断了交谈。

    和构成防线的大多数人不同,我们的机动范围可谓是最广的。将战场分割之后,其他人仅仅是守卫自己所在的一部分范围,而我们并没有固定的作战区域。速掠超能的高速,以及飞翔能力,让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抵达更远的地方。因此,我们时常会和其他人擦身而过,也会不时为对方解围,尽管能够活到现在的人,都有一把刷子。单纯以神秘性来说,也并不存在绝对的高下之分,但是,在对这种战场的适应性上,并不是每个人都相同的。有些人的力量,更适宜小规模的战斗。或是,仅仅是在一对一上产生优势,甚至,仅仅具备辅助属性。陷入这种一望无际的人海之中,不适应的人,时常会因为错失脱离机会而身处险境,能够活到现在,自然是没少受到他人的援手。

    而在第一位燃烧殆尽者出现后,这种险情更是频频上演。因此。拥有超强机动性的我和锉刀,没少去支援这些人,甚至,我们的任务,已经默认为救火队员。而这个任务,和我们在高塔核心区时被要求扮演的角色极为相符。仿佛在高塔核心区布置任务时,对方意指的其实是当前的状况,而并非在高塔核心区正常环境下的战斗。

    这里的光和热。似乎在随着战斗时间的延长而增强,金属构成的世界。仿佛在炙热中扭曲。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听到众人的交谈了。每个人都似乎憋着一口气,似乎能够随着压力的剧增,察觉到一种若有若无的开端。战斗仍旧是汹涌而猛烈的,然而,气氛却显得越来越压抑。犹如暴风雨来临之前。

    期间,我们几乎走遍了每一个防区,重新认识了存活下来的这些人们。

    终于,又有三名神秘组织的成员燃烧殆尽,其中一个。就在我和锉刀对其进行增援之后,近在咫尺地化作了一团光热。我无法描述这时自己的心情,战斗的压力,以及事先的心理准备,让我并不是那么激动。我的脑海中有什么在翻滚,但是,却没有形成更具体的思绪。我的情绪难以想象的平稳,连停留片刻的想法都没有,迅刻间斩杀了越过燃烧殆尽者而来的士兵,接替这位死去的战友稳定了这片范围。

    一下子失去三名同伴,之前被开辟并维持下来的“安全区域”,一下子就缩减了五分之一。一时间,仿佛每一处具体防区都出现险情,“安全区域”随时都会进一步所减的样子。

    幸存者,包括我和锉刀在内,只剩下二十二人。

    魔法少女学姐的魔炮再次狂暴地撕裂了一大片人潮,总算是将岌岌可危的防线重新稳定下来。在持续的战斗中,魔法少女们的力量展现出极为显著的针对性,并不仅仅是针对这些异常的军队,而是从中体现出来的,针对这个意识态世界的独特效果。士兵们对这些魔法少女们的攻击性并没有对其他人那么强烈,就像是察觉到被她们杀死的话就会彻底被抹消。魔法少女们所面对的压力,比其他人更小,这种状况最初并不明显,但随着时间流逝,就越发清晰起来。不少人依靠她们的增援,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不过,虽然魔法少女的爆发,暂时稳定了防线,但相对的,也抵消了三名祭品的力量,这意味着,改变的到来也许会更晚一些。很难说,该是埋怨魔法少女们的出手,还是抱以感激的态度。魔法少女们的力量特殊性,对其他人的打算没有增益,反而会拖延时间,但是,没有她们的帮助,也许会有更多人在达成目标前就已经死去。祭品的增加,会让“门”加快降临,但是,没有人希望自己成为祭品,总希望能够比其他人坚持得更久。

    五十一区的天门计划几乎让所有人都处于一个矛盾的形势中,只有强力者才能游刃有余。这又像是再一次的筛选,每一次战斗,幸存者都会比上一次的质量更高。五十一区在召集众人的时候,拿着反击纳粹做为计划目标,认为各个神秘组织将会是反击力量的主体。然而,随着计划的进行,这个主体在数量上正不断缩减,虽然最强大的一批人毫发无损,但以组织层面而言,总体力量却的确是被削弱了。

    纳粹留在拉斯维加斯的飞艇足有十数架,每一艘飞艇中的士兵数量更是没有具体的数据。难道只靠当前幸存的人,每一个去击破一架飞艇吗?而且,如今幸存下来的人中,还有不少是纯粹只拥有辅助力量。最初五十一区所展示给我们这些人看的计划,如今已经变成了笑话。他们当然不会为之负责,因为,这应该本就是他们的计划中所要达成的目的之一。可想而知,一旦五十一区完成天门计划。掌控了精神统合装置,他们自身所储备的力量,就会成为反击纳粹的主体。而没有与之合作的其他神秘组织,在只剩下少数强者之后,也只能以协助的方式进行配合——当然,这要在五十一区的天门计划的确可以达成。而剩下的强者中,没有一锤定音这般能力的角色。

    我可不觉得五十一区的计划会有这么顺利,因为,我自身就是其中一个障碍,并且,将会是最大的障碍之一。

    即便意识态世界的魔纹力量,无法带入正常环境之中,义体和脑硬体也足以让我拥有决定最终胜负的能力。我是如此坚信着。

    我杀戮着,等待着。在越来越密集的攻击火力中穿梭着,注视着又一名神秘组织成员死去,飞艇和战斗机群的阴影,终于如同乌云一般,气势汹汹地要闯入防线之中。防线开始收缩,安全区再一次缩减,只剩下一半的面积。而就在这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中,有某些无法观测到的变化。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就像是从大海的最深处传来的震动,浮于大海表层的我们感受到了这种震动。却无法测知更具体的情况。直到这种震动掀起更大的风浪——我们身边的空间,正在抖动。最初,那光和热让景物变得有些蒸腾模糊,但是,此时的抖动,和那种模糊扭曲的视觉现象有着极为明显的区别。很难用语言描述。然而,当这种抖动产生的时候,每个人都不会将之和原来的现象混做一谈。

    “开始了?”锉刀虽然用疑问的句式,却是极为肯定的语气。我甩掉臂刃上的鲜血,并在战斗的间歇注视着这些溪流一般的血泊。因为飞行部队的进击而产生的压力。突然在这个时候减弱了。这些士兵们、飞艇和战斗机们仍旧一如既往地涌来,但是,却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如果说,他们之前犹如更实质的石头,如今则像是变成了风一样飘忽的存在。

    当我们杀死这些士兵时,也不再感受到之前那般实在的感觉。

    不过,在我的角度所观测到的,更为直观的现象,则来自于平台、走廊和齿轮机械上的鲜血。士兵们被杀死后,尸体并不会保留太长的时间,但是,洒落的鲜血却是不会消失的。在观测到这种现象之后,我便有一种朦胧的意识,认为这些鲜血是某种变化的重要引子。这种想法十分符合神秘学中所列举过的献祭特性,只是,我不能确定,这些鲜血会是哪种变化的引子。而现在,则进一步确认了,这些鲜血,就是“天门”降临的征兆。

    因为,每一个人,包括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席森神父等人,都露出了等若是证据的神情。

    流淌着的鲜血,在我无死角的连锁判定范围内,正在从混乱变成有序。仿佛有一股重力之外的无形力量指挥着,让这些鲜血在流淌中变成一种极度富有脉络感的形状。

    由于这些鲜血所覆盖的面积,远远超出我的连锁判定所能观测到的面积,所以,只能管中窥豹的我,无法确认它于整体上的变化。但是,仅仅由我所能观测到的部分而言,这些鲜血在流淌时构成的脉络,仿佛在描述着什么,却又不同于我所见识过的魔法阵细节。

    或者,用“不规则,不稳定的魔法阵”来形容,是比较恰当的。我能感觉到,它在描述的东西,正随着血液的流淌不断改变。其运动本身,就如同是在念颂着极为古老的咒语,并不是常见的魔法阵那般,仅仅是固定神秘意义的组合。

    当我再一次斩杀临近身旁的士兵时,这名士兵好似风化一样,身体一粒粒地散碎了,全身的鲜血,就像是被剥了壳般,哗啦一下落在地上,又如同拥有生命一般自行蜿蜒而去。之后,被锉刀大规模射杀的,被其他人杀死的士兵们,都呈现出相同的变化。给人的感觉,这些士兵变得如同鸡蛋一样脆弱。

    仿佛永无止境的军队的进击,给予我们的压力,好似雪融一样消失。而那些已经闯入防线,正以居高临下的优势展开覆盖攻击的飞行部队,也让人无法再将之视为当初那些强大无比的空军——它们此时更像是一片立体电影画面,虽然,火力仍旧是有威胁的,质理也仍旧栩栩如生。

    随后,大量的鲜血,在其中一人攻破了飞艇之后,从它的内部涌洒而出。

    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