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90 黑桃
    巫师们不仅没有构筑全体性的防护罩,也没有预先建立个人性质的防护罩,仅仅是依靠对外的法术杀伤维系阵线的完整。黑烟之脸在攻击到他们之前就已经被消灭,这或许就是因为他们将所有的法术都用在攻击上的缘由。的确,黑烟之脸就个体而言是相当脆弱的,仅仅是依靠数量上的繁殖占据场面上的优势,这是相当被动的方式,但对于拥有强大繁殖能力的它们来说,在这种遍布灰雾的环境中,反而是最有效发挥其能力的方式吧。必须承认,虽然我能轻易斩杀黑烟之脸的个体,但要我一个人要消灭这种数量的黑烟之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这种地利上的优势,对于巫师们来说也是差不多的,因为,他们同样能够用这些灰雾补充自己的法术。

    两者的僵持,在巨大范围的杀伤力呈现之前,必然会一直维持下去。然而,我的强袭却打破了这个平衡。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我从高空坠落,继而穿透黑烟之脸密布的区域,直达巫师们的阵线中。一路上被我斩杀的黑烟之脸,以它们的数量和繁殖能力来说算不了什么创伤,但是,巫师们却无法在这急剧的突袭中及时反应过来,以至于在几乎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我连续斩杀了五名巫师。

    虽然这些巫师在我突袭至面前的过程中,激活了一种针对高速运动的法术,但是,也许是太匆忙,亦或是对我的速掠超能的神秘性产生误判的缘故,这种法术的效果对我的速掠超能的影响并没有他们认为的那么显著。

    随着我深入这些巫师的阵线中,速掠超能形成的高速的确在迅速削减。但是,相对速度的初始差值,仍旧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只能束手待毙。这种杀戮效率换作在义体化的身躯里,使用那种僵硬的伪速掠方式,应该是很难做到的。在高速运动中挥舞刀刃,每一次都从敌人最难防御的方位插入。进而让他们的反抗能力降到最低,才能形如切割黄油一样进行斩杀,而这一点,若没有在高速运动中的一定灵巧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义体的伪速掠,就如同飞行的子弹一样,是最容易被捕捉到的直线,即便身形辗转,也仍旧是锐利却僵硬的直线转折。甚至必须花费一定的精力去处理惯性的影响。即便脑硬体能够有效处理这些数据,调控身体的细节,将这些影响降到最低,甚至让不同方向的力道矢量统合起来,集中于疾驰的方向,进而提高速度,但是,相对于速掠超能这种神秘。仍旧充满了多余的动作。

    义体形态下的伪速掠,在灵活的程度。控制节奏的自如性,以及排除外在力量的影响方面,这些在高速运动战中最为关键的要素,几乎全方面弱于速掠超能。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在长途赶路方面,有可能通过不断叠加的速度。在一段时间后,抵达速掠超能所不能及的地步吧。然而,这种优势对于能够载具的时候,就显得多余。

    我对伪速掠已经十分熟悉了,但是。当我使用速掠超能的时候,即便次数不多,但是,速掠超能的优异,仍旧让我对伪速掠产生一种“鸡肋”的感觉——即便,伪速掠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力量,也无法避免这种感觉随着速掠超能使用次数的增加,而变得越来越强烈。

    不过,无论速掠超能有多么好用,我也不得不按耐那种“贪婪”的念头,因为,我还不想死去,还想再继续做“自己”,不想被其他的高川取代。这个对我而言,能够自我认知到的“我”,还能还想以自己的方式,去完成自己想要去做,也觉得是应该由自己去完成的事情。

    高川,永远都是高川。但是,“我”却是独一无二的。不是吗?不是吗?即便,当我因为魔纹力量而产生改变的时候,当我于意识态世界中的形状,看上去就像是自己真正的形态的时候,所有的自我变化就像是“成长”这么自然,没有异物入侵的隔阂,也没有明显的越过界限的感觉,这种“自然的变化”甚至让我也有时感到迷惑,也许会在将来的我完成改变时,觉得此时自己的想法是那么的幼稚可笑,就如同一个拒绝长大的孩子。但此时此刻,我无法承认,因之改变之后自己,仍旧还是自己。

    那一定还是高川,但一定不是“我”这个高川。这样的想法,在胸口蔓延着。我的思维不断发散,仿佛在和什么交锋,但却不是海洋表面于风暴中那般激荡,而是一团团的漩涡暗流,彼此碰撞,融合,溃散。然而,这种状态却完全无损于我于战斗中的集中力,我就像是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在思考哲学,一个人在思考战斗,两者平行而没有干扰。

    我拔出插入第五名巫师心脏的臂刃,身体在回旋中,依旧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前进。我所穿梭的路径,并非一条直线。速掠超能的优势,便在于大体路线的锁定下,可以自如地改变细节。我的速度再一次下降,更多的巫师已经开始激活防护罩法术,但是,速掠超能所特有的,高速运动中保持极度灵活的特性,让我一直尽可能处于他们的视野死角中,以及他们在即时的人体姿势下,最难进行活动的位置。

    换句话来说,这个时候我就像是突然消失在他们眼中的幽灵,即便他们依靠其他方式将我的位置锁定,也很难及时作出流畅的防御或反击。当然,因为这些巫师使用的是法术,所以,不需要用手脚来攻击我,只需要让法术运作起来就足够了。我已经做好,随时会被法术攻击合围的准备。

    抵达这处废墟的巫师总共才十五名,除去两名精英巫师,正式巫师的数量一下子就被我削减到只剩下七名。这些巫师可不是黑烟之脸这么容易就能补充的,尽管天门之外还有大量巫师存在,但在各方的牵制下,即便能够进入天门。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蜂拥而至,更何况,他们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够进入天门。尽管废墟环境本身并没有让我感觉到明显的威胁,但是要度过天门的黑暗漩涡,就必须拥有一定的,甚至是相对应的神秘防护。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我的突袭,对这些巫师的伤害极为深刻,或许,他们最初也没有想到,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减员至此吧。接下来的攻防理所当然会变得更加艰难,不过,我也并不是只有一个人呀。虽然我最快进入天门,但是,在无法解除高塔防御。见到精神统合装置正体的情况下,想要抢先一步的想法也只能暂时按耐。在最后的强夺到来前,没必要和包括五十一区在内的其他神秘组织翻脸,杀死五名正式巫师,已经足以让我巩固在这次联合阵线中的位置。

    在巫师们纷纷释放防护法术的时候,无形的高速通道再一次变化,不再深入巫师阵列,而是就地回绕。我低伏身体。如同毒蛇一样,贴着地面窜出巫师阵列。期间再次砍伤了一名巫师,差一点就将他下半身给削断了,不过,及时释放的防护罩,保住了他的小命。对普通嗯来说近乎不治的重创,对这些正式巫师而言。应该算不上太严重的伤势。当我越过最外围的巫师时,反击性的法术终于蜂拥而来,原先只存在于巫师阵列中的减速法术,范围再一次扩张到更大的范围。不过,这种范围的扩大。导致减速的效能产生能够清晰感受到的削弱。

    这些巫师大概原本是打算将高速运动的我控制在法术能够追上的范围内,但是,他们明显再一次低估了速掠超能的力量,不,应该说,是速掠超能加上使魔夸克,再加上连锁判定的力量。最初的确有一些直接攻击性的法术追到我的身边,但是,在连锁判定的锁定下,我根本就不需要回头,就能感知到这些法术的攻击路线,以擦肩而过的方式,穿梭于法术之间。使魔夸克更让我如虎添翼,不拘束于地面和重力的我,轻易就脱离了这些正式巫师们的反击范围。

    当我离开法术减速范围时,速度再一次提升,眨眼间就再次钻入密集的黑烟之脸中。在停下脚步之前,又一批黑烟之脸被我斩杀,不过,这个时候,我和巫师阵列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连锁判定所能观测的范围。黑烟之脸将我们彼此隔开,在地面上,用肉眼已经无法看到那边的景象。

    几个呼吸后,我掉转身体,如同漂移一般打了个回旋。停止速掠超能之后,使魔夸克变幻而成的羽翼再一次振动,在我的身周形成一股扩散性的冲击,将十米方圆内虎视眈眈的黑烟之脸扫荡一空。我站稳了脚步,仰头眺望着近在咫尺的高塔。现在,我第一次和放置精神统合装置的高塔如此接近,只要向前再走三四步,伸手就能触摸到这个巍峨的装置。

    近距离观察,更是觉得,这个高塔和拉斯维加斯城内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纺垂体装置,是如此的相似。要说有什么直观上的不同,除了两种设备的外观所体现出来的设计风格之外,高塔的外壳要比纺垂体机器更加严实,没有任何可以观察内部的缝隙和透明部分。最初看到纺垂体装置时,那种“孕育着精神统合装置”的感觉是极为强烈的,然而,面对这座高塔,若非做过之前那般猜想,很难产生这种感觉,反而更像是“束缚着精神统合装置”。

    在黑烟之脸重新填补被我扫荡出来的空档前,突如其来的冲击波再次撕开了我头顶上方的一片范围。那里的灰雾旋转起来,在瞬息间就从一个凝聚的点,扩张成两米直径的漩涡。漩涡周围的灰雾,也由此激荡起来。

    这种现象实在太熟悉了,正是巫师的传送门法术成型时的现象。

    在我斩杀了那么多正式巫师之后,还有胆子一个人跑来送死的,大概除了精英巫师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我这么想着,更远处的高空,再次出现变化,将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大量的灰雾漩涡在我最初坠落的位置逐一成形。和传送门形成时的现象十分相似,但应该不是巫师出入的结果。

    来者,是龙傲天和丘比等人。

    他们比我预计的抵达时间要晚了一些。

    不过,如此大量的转移现象,应该会将巫师们的注意力从我身上转移开吧。

    我不再关注他们,将视线移回巫师的传送门上。果然不出我所料。从这扇传送门之后走出来的,是一名精英巫师——带着极为个性的面罩,脸部沿着五官,勾勒出几朵形如扑克牌黑桃的图案,看上去仿佛再说“我在精英巫师中,是黑桃的王者”。不过,这些图案的意义,也不一定就是如此。我知道对巫师来说,尤其对精英巫师来说。面罩上的图案是拥有特定意义的,乃至于是这个人区别于其他人的本质象征。就如同魔纹产生的超能,在神秘世界的共识中,可以看作为持有者本人的灵魂特征。

    巫师拥有怎样的法术,是怎样的性格,都可能在他们的面罩上体会出来。当然,这需要极为敏锐的直觉、观察力和分析能力,以及对巫师的熟悉。我觉得。席森神父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在我知道关于巫师的这些秘密前,却从来没有这么做过,在知道巫师面罩的说法后,也没有机会去尝试。和我敌对的巫师,总是在这么观察和判断之前,就已经被我杀死了。

    这一次。需要我去这么做吗?来者给我的感觉,挺强的样子。不过,就算根据对方的面具图案提前猜对了这个家伙到底有怎样的能力,有怎样的性格,对战斗又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敌人很强。就会在僵持中摸清对方的这些特点,如果敌人很弱,就根本没必要去做这种多余的事情。

    “真是鸡肋。我竟然也会对这么无趣的事情产生兴趣。”我自言自语着。

    从传送门后出来的黑桃巫师,不仅是一名精英巫师,而且还是一位女性。身材就我此时的身形来对比,足以称得上高大,看起来就像是摔角手的翻版。不过,女性的性征也十分明显,或者说,拥有和其身材比例一致的成熟完美的曲线,从而不会显得身材太过壮硕,而让人误认为是男性。不过,那种有力的,阳刚的,霸道的气息,却是完全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以狂野著称的男人。

    之前说像是摔角手的翻版,也许太过看轻了这名女性精英巫师,应该说,无论哪个方面,身材也好,实力也好,给人的初步感觉也好,都是摔角手的强化版本。

    灰雾漩涡在她出来之后,迅速溃散,并再次形成一股风暴,将重新聚集而来的黑烟之脸吹得东倒西歪。在失去传送门的维系后,这名“黑桃”仍旧站立于高高的上方,并非是悬浮,而是那没有丝毫落脚处的半空,仿佛藏匿着唯有她能够接触到的无形台阶。她便站在台阶上,高傲地垂下眼帘俯瞰着我。

    真的是一副充满感官冲击的强者姿态。

    “你,已经死了。”这名女暴君一样的黑桃巫师,突然用我能理解的方式,如此宣告。

    那语言,无论是用词还是语法结构,都是并非我所熟悉的,当然,也并非全然陌生,因为,这种语言,本来就是巫师们的日常用语,就如同一个封闭社会生态下的方言。唯一的区别,也是最重要的区别,就在于其他巫师们说这种语言时,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完全就是陌生的,无法理解的语句,然而,这名精英巫师如此述说时,却让我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语言,本来就是为了表述意思,当意思得以传达,语言形态究竟如何就不再重要了。我所遇到过的精英巫师中,只有眼前的这一位,是使用他们自己的方言来进行沟通,却能成功沟通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足以证明,她和其他的精英巫师,有着一些独特的区别。而这种独特,或许,就是她之所以强大的地方。

    尽管,我能理解她在说什么,但是,为什么如此述说,我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也许她已经在我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以我所无法观测的方式,发动了极为强力的攻击,然而,我此时真的没有感觉到,自己有被攻击的迹象。

    我没有继续思考,身体的感觉,应该是不会出错的。我所没能观测到的攻击,有可能已经失效。当然,也有可能,是她发动攻击前的故作声势。于是,我展开灰色羽翼,打算一纵而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身体突然不听使唤了。

    羽翼已经振开,但是,僵硬的身体在被拔高之前,被一只手从身后按住。我回过头,看到了,在那黑桃图案后,如同红莲业火一样汹汹燃烧的眼眸。

    唯独只有这只眼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