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85 插入
    随着“天门”的展开,巨大的灰雾巨人以及更加强大的液态灰雾巨人也随之抵达了这个意识态世界。不,这个说法也许有些不太恰当,虽然具体的情况尚没有人说明,但是锉刀的疑问却很好地诠释了一种情况的可能性——“这个世界和正常世界接轨了吗?”魔法少女们,尤其是早期的三名魔法少女小圆、晓美和学姐都露出沉重的表情,丘比说:“这是瓦尔普吉斯之夜诞生的样子。”瓦尔普吉斯之夜虽然和正常世界有着相当大的区别,但它和纯粹意识态世界的区别更加明显,以我所经历过的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来说,它是一种更接近物质态的世界,或许也有意识态的成份掺杂其中,构成了一种和过往所见过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截然不同的诡异,但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物质性成份是极高的,它就像是一个拥有自己意识,以异常空间为身体,物质态和意识态的存在作为内脏的生命。

    这个生命在体积和生命层次上,要远超普通人能够进行整体观测的极限,它的形成和活动,对于我们这些行走于神秘中的人来说,大都是陌生的。虽然也可以用神秘学中的经典来解释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一部分神秘,但更多的神秘,却需要更加主观的直觉来判断,甚至于,一部分神秘连深陷其中的人也难以猜测。空间、时间、灵魂、意识、存在性和各种概念,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呈现出一种难以捉摸的混乱。这种混乱并不意味着,它们真的是混乱而不测的,只是,在只能观测其中一部分形态的情况下。那部分形态的复杂已经到了让人感到混乱的地步。

    真正拥有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生存和战斗经验的人,在此时此刻的幸存者中有多少?单纯以比例来说,看起来不在少数,丘比的魔法少女们是应对这种环境的专家,龙傲天和我也亲身经历过。红衣女郎玛丽亚曾经是五十一区的资深研究员,她出现在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绝非是一种偶然。它的存在,本就意味着,五十一区对瓦尔普吉斯之夜拥有一定的了解。于是,和五十一区紧密合作的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会得到部分相关资料。而将当前的意识态世界催熟成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天门计划”,计划本体就出于末日真理教之手,所以,如今侵攻至此处的巫师们,想必早有准备。从旧时代的末日真理教分裂出来的纳粹。是通过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回归的,甚至,在拉斯维加斯城中形成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精神统合装置,有可能就是纳粹们在二战末期故意留下来,充当回归坐标的东西,所以,纳粹们绝对不会对瓦尔普吉斯之夜感到陌生。

    在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清楚瓦尔普吉斯之夜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五十一区在地利上曾经拥有的优势。在这一刻失去了大部分。他们看起来,并没有彻底掌控这个刚成形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甚至于,在他们的计划中,本就打算趁这个时候去掌控它。所有的敌对和合作,都仅仅是为了让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出现的前提。现在的五十一区势力联盟,或许正处于计划开始以来,相对优势最为弱小的时刻。

    拉斯维加斯城中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已经成形。之后众人闯入核心层,放置精神统合装置的纺垂体机器才被夺取。而现在,隐藏于高塔设备之中的精神统合装置所构成的意识态世界通过献祭的方式,被催熟成瓦尔普吉斯之夜,之后各方的行动进展才进入新的阶段。前后两次事件过程的类似。也许并不是巧合。要真正夺取精神统合装置,演变出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大概是必须经历的过程,或者说,是在当前的神秘技术下,所必须经历的一个关键过程。

    我不由得猜测,精神统合装置在源初状态,并不是可以直接取走的东西,而是一种偏向于概念和意识态的存在。即便在这个末日幻境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人格意识活动的结果,它仍旧要转变为以这个世界的角度来说的物质态,才能够被同样以物质态呈现主体的我们这些人类所获取。这不仅仅是因为,末日幻境中的人们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同样的,也受限于末日症候群患者们根深蒂固的意识和物质的认知——于是,末日幻境中的这些行走于神秘中的人,以自己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方式,将无法理解也难以触碰,只因为格式和编码都完全不同的“精神统合装置”进行转码和转换格式,让自己可以去触碰,可以去读取和利用。

    在得到精神统合装置,并观测到精神统合装置的存在后,将之变成自己可以触碰和利用的形态,这也许就是“天门计划”的核心目标。只有让它变得可以利用,之后的各种改造和力量引导,才能够摆上台面。

    末日真理教和纳粹对整个流程已经研究到何种地步,我暂时不太清楚,不过,以五十一区的所作所为,以及从这些所作所为产生的联想中,我能深切感觉到,五十一区的手段和计划仍旧是极为青涩的,执行过程也是再三思虑,磕磕绊绊,他们有可能有许多方案,但是,采取的却是更为慎重,更有附带效果,但并不是最优效率的方案。五十一区本身可能对计划的完成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因此,至少希望能够完成因这项天门计划而产生的各种副计划。不过,和五十一区合作的走火等人,因为有先知的存在,反而比五十一区更有信心,主动性也更大。

    灰雾巨人的出现,让本打算围攻五十一区势力联盟,迫使其就范的其他人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打算,因为更一致的敌人出现了。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即便撕毁约定,也不可能在末日真理教的压迫下吃独食,即便他们的计划完成。接下来也仍旧要充当带头人去对抗末日真理教的侵蚀,并将各种利益分割给其他神秘组织,以将分裂的力量真正凝聚起来,而这原本就是他们逐渐在试图扮演的角色,对于其他神秘组织来说,除了自己的话语权有可能会缩小之外。参与这次计划的利益份额达不到预期外,并没有本质上的损失。而一旦末日真理教获得了此行的最终胜利,它们绝对不会给其他人好果子吃。

    末日真理教的强势和排外,以及那种极端的理念,是大多数神秘组织,乃至于大部分普通人所无法接受的,因此,它成为了公敌。虽然不被认可,被视为公敌。但是,末日真理教仍旧强大得让人心悸,这其中有各种各样的因素,乃至于这个末日幻境的发展趋势在推动,但是,对于当下的神秘组织来说,也许,精神统合装置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直观存在。更容易让他们视为最关键,至少。也是最关键之一的因素。

    所以,才有了“这次计划完成,就能够获得真正和末日真理教抗衡的基础”这样的说法。单纯以精神统合装置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以及它就整个末日幻境来说也极为特殊的存在性来看,这种说法也并非无的放矢,并非是一种局限认知。尽管。形成这种认知的过程,基于一种迫不得已的狭隘和局限。

    灰雾巨人在现身之后,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便转过身来,俯瞰着我们这些幸存者。它举起手。挥下,整个过程,因为其体格的庞大而稍显笨重,但对我们来说却完全不算得缓慢。速度配合体积,两个灰雾巨人不约而同做出的攻击气势十足,对付我们就如同拍苍蝇一般,一瞬间,令人窒息的压力便从我们头顶上方如同千斤坠一样砸落。

    团聚在一起的人们各显其能,朝四周散退,我抓住锉刀向后跃起,灰雾巨人的手掌便拍在平台上。撞击的力量,让整个平台在颤抖,仿佛差一线就会和周围支撑状的走廊分离,彻底坠落于下方。当然,这仅仅是一种错觉而已,有着“天门”坐落于此处,这个平台拥有超乎表面的巩固性。

    在灰雾巨人的手掌拍落的同时,液态灰雾巨人则趁着其他人四周散开的时机,改变了挥击轨迹,横向一扫,顿时有人不得不与其产生正面的碰撞。冲击卷起的风浪发出雷鸣般的巨响,团团滚滚地辐射散开,但是,在半途就被一股更加巨大的力量阻挡了,甚至被这股力量捏成一团,以更加猛烈的气势席卷回灰雾巨人的身上。这种熟悉的力量,毫无疑问来自席森神父,他的超能在特征上实在是太明显了。席森神父的操作,就像是将冲击波掉转了个头,如同浪潮一般的风,在即将触及灰雾巨人之前,变得更加锐利。

    “风”作为一种气流运动结果,在空气中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是很难用肉眼观测到其实际形态的,然而,席森神父用超能控制的风,因为特性太过极端,从而让旁观者能够隔着老远,就能感知到这些风的状态——与其说是风,不如说是无数的利刃构成了风的轮廓。而且,在我的连锁判定感知中,悬浮在每一道风刃中的杂质,都因为内部循环气流的运动而不断往复震动,高速激射,本身就具备极为可怕的杀伤力。

    这一片风刃构成的气浪,和临界兵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攻击时所产生的效果十分相似。当然,在神秘度上,后者要远远超出前者,究其真正的运作本质,也必然有所不同。不过,在能够理解的范围内,使用高频震荡的原理形成杀伤力的这部分原理却是相同的。不过,既然席森神父所形成的风刃,其杀伤力的构成方式和成份,在我的理解之内,这本就说明了,这种攻击的神秘度之低下。席森神父以超能驱动力量的过程是神秘的,但是,结果并不神秘,而真正抵达灰雾巨人身上的,便是这种神秘度极其低下的东西,所以,当灰雾巨人完全无动于衷的时候,也就完全不出乎我的意料了。

    充满神秘性的构成和过程,但是。在力量外放时,却不具备太多的神秘,这种情况在神秘的世界里并不少见,这种攻击除非拥有足够高强度的质量,否则很难对神秘性的存在造成根本性的威胁。灰雾巨人的身体被这巨量的风刃刮出一道道伤口,但也仅此而已。无论是雾态,还是液态的身躯,对纯粹的物理攻击都具有强大的适应性。它们身上被切开的部分,甚至谈不上受到伤害,液体和雾气在眨眼间就彻底填补了看似伤口的空缺。

    虽然席森神父的反击声势浩大却几乎没有收获,但是,其他人并不怎么在意,谁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不会认为,席森神父的本事就是如此。这次反击,不过是席森神父对灰雾巨人攻击的余波的废物利用而已。在他争夺到这些微时间中,其他人已经重新稳住脚跟,将蓄力已久的大威力攻击释放了出去。虽然灰雾巨人从出现到发起攻击,无不夺人声势,不过,在场的诸人可没有一个是会在这种声势中失态的二楞子。不需要交流。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本能,让每个人都不约而同选择了更加默契的行动。根据自身的能力,做好了牵制或反击的准备。

    面对灰雾巨人,普通程度的攻击就像是小石块落入池塘里,除了溅起一片涟漪之外没有任何效果。所以,储蓄更大威力的攻击就成为必要。不是每个人的神秘,都能够在瞬间达到最高状态。但是,如果不是同时进行攻击的话,却有可能只是大块的石头逐个落入池塘中的下场。于是,席森神父那看似没什么作用的反击,便成了拖延时间的绝佳做法。

    此时此刻。伴随风刃之后,来自众人的神秘力量,以各种可以观测到,不可观测到,有形和无形的,质量巨大又或是因为凝聚而显得细小的显现方式,为两个灰雾巨人撒去一张巨网。灰雾巨人想要作出更具体的抵抗,但是,它的动作一下子变得僵硬缓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住了,雾状和液态的身躯,也开始从内部呈现一种沸腾的状态,加上眨眼间便轰击到体表的猛烈火力,简直就是内外夹击。无论是直接从它们体内呈现出来的变化,还是外部可见的攻击,都附带有极高的神秘度,灰雾巨人的人形轮廓顿时扭曲起来,一副随时会溃散的样子。当然,结果不可能那么简单,巫师们的组合法术,可不是这么容易被击溃的,那可是上百位巫师的力量凝聚,而我们这里,则只有区区二十二人,也许在单体的能耐质量上更高,但在正常情况下,也不可能对百位巫师的力量形成压倒性的优势。

    除非,一直在隐藏自己真正实力的人,在此时此刻爆发全力。

    不过,既然都已经隐藏到现在,自然不可能就此暴露出杀手锏。不仅我在放水,其他人也在放水。一百多名巫师的力量,的确让人不得不慎重,但是,若只是自保的话,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充满信心。而且,似乎也没有立刻分出胜负的决心。于是,战斗形式演变得更加持久和纠缠看起来已经在所难免。

    两个灰雾巨人在众人的大威力攻击效果削弱后,再一次蠕动着恢复人形,这个过程消耗了它们不少时间。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趁这个时候,取出十几根试管,拔开管口的塞子,倾倒于空气中。黑烟迅速从试管中溢出,又分别凝聚成一团团,翻滚着不时浮现一张愤怒咆哮的脸。

    黑烟之脸——五十一区的实验副产品之一特洛伊病毒的一种成熟形态。我身上也有一些,但我想,此时五十一区势力联盟使用的这些,应该和我得到的不完全相同。被释放的黑烟之脸绕过身体僵硬的灰雾巨人,转眼间就投入天门内部那隐约可以察觉到的黑暗漩涡中。

    “钥匙?还是探路?”锉刀有些诧异,但是,在其他人进一步询问之前,重新恢复行动能力的灰雾巨人已经转身将手插入那团黑暗漩涡,仿佛要将已经进入的黑烟之脸捉出来般。

    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对此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其他人也就默认观察下去,没有阻止灰雾巨人的行动。不过,当灰雾巨人突然一阵颤抖,从黑暗漩涡中拔出的手,失去了一截时,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几个核心人物,都露出讶异的表情。灰雾巨人遭到的攻击,似乎超乎他们的预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