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95 精神重组2
    龙傲天的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至今为止并没有确切的答案,但是,他是意识行走方面的资深者,这一点毋庸置疑,甚至,他有可能是对抗末日真理教的一方,目前最为强大的意识能力者。尽管在这个意识态战场上,他一直没有远超他人的出彩表现,然而,我从来都不怀疑,借助战场环境的优势,他能展现的力量,是这里所有人中数一数二的。虽然丘比和他于身世和存在性上,拥有某种神秘的相连性,但是,丘比本身似乎并没有战斗能力,比起龙傲天,它的作用,就是“制造魔法少女”,乃至于,制造魔法少女军团。

    两者相比,龙傲天的能力更偏向自身个体,而丘比,无疑是批量制造针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战斗专家。但是,出于他们之间的神秘联系,或许可以视为其本质所导致的综合实力是不相上下的。如果,将魔法少女视为丘比的力量体现的话,那么,几乎可以得出一个让人感到惊讶的结论——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乃至于瓦尔普吉斯之夜中,龙傲天一个人的力量,就相当于整支魔法少女队伍。

    于是,不免让人觉得,一直不出彩,反而在过去的行动中稍显狼狈的龙傲天,其实从来没有使用过全部的力量。他自身的存在,他的行为模式,他的目标,以及他的实力,就像是蒙伤了一层雾气,让人无法看到底部,即便不是深不可测,但也是难以捉摸。

    第一次知道龙傲天的存在,是在锉刀所隶属的雇佣兵组织所举办的全女格斗大赛中。当时,锉刀就已经声明,他们组织并不了解龙傲天。甚至不明确龙傲天本身是否为神秘世界的行走者,尽管在后来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事件中,可以肯定他就是,但是,在这之前,从来都没有相关的明确信息。这种无法得到明确信息的情况。对于本就是欧美区相当知名,且拥有巨大潜力的雇佣兵组织来说,就愈加显得严重。

    龙傲天的低调和神秘,让许多人对之抱有极为强烈的好奇心和试探心,然而,这个男人总能避开这种试探,至今仍旧维持着那什么都不分明的姿态。五十一区势力联合相当看重这个男人的潜在能力和隐藏实力,但要说对他有多少信任,却是很难判断的。不过。席森神父的确在这一次进入天门的突袭中,将人格保存装置交给了他,虽然龙傲天是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唯一进入天门的人选,但是,并不意味着,真的就没有其他人可以进出此处,由此可以断定,龙傲天这个男人。在整个计划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而这个角色,有可能是从先知的预言中,就已经固定下来了。

    这样一个神秘的,在意识环境中,拥有丰富经验和底气的男人,掌控着人格保存装置这样的宝物。无论他打算做什么。都一定是可以在当前胶着的状态下,再一次扭转局面的事情。

    天门后的事态,情况并没有最初在天门之外,众人所猜想的那么直接,最重要的核心“精神统合装置”。仍旧没有彻底显现出来。尽管在门外时,五十一区势力联盟表现得忧心忡忡,仿佛被逼落下风,但实际抵达天门后,才能感受到内底汹涌的暗流——无论暂时的强势,还是暂时的弱势,都没有抵达一锤定音的时刻。某些人,所掌控的某些信息,所隐藏起来的某些暗手,都随时有可能扭转各自的处境。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尽管,我的底力,源于一种对自我人格意志而言,极为危险的因素,并且,总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就完成了。就像是,我的人生,在依循计划的同时,也在更大范围上,走在那些危险因素所制定的道路上,与之相比,超级高川计划就像是嵌套在这个更大的计划中的,一个必要环节的小计划而已。

    我之存在的格局,比我所预想的,还要小,但是,在某种意义上,却也十分关键。我在推动超级高川计划的同时,超级高川计划本身的运转,并没有脱离那藏身于我体内和意志深处的黑手。

    对于我而言,这种计划一环套着一环的处境,简直就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囚牢,让我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回归预想中的道路上,让我感到窒息。但同时,也让我的实力,一直处于无法被严格评估的神秘状态。

    同样处于神秘状态的龙傲天,是否也背负着这种枷锁呢?当他终于走出来,挡在黑桃巫师的身前,仿佛终于要真正走上前台的一刻,究竟是这种枷锁的驱使,还是他终于可以摆脱那可能存在的枷锁了呢?

    不明白,我什么都不明白,我所要面对的环境太过复杂,远超我这个刚诞生一个多月的人格,所能把握的程度。我所继承的资讯,相对环境的复杂程度,远远谈不上足够,最关键的,最核心的情报,受限于我的身份,和诞生的缘由,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去摸索和了解。

    太多的未知,引导着我,压迫着我,造就了如今的我。

    不能说落到如今的地步,是心甘情愿,但是,意外的,我的内心深处,却没有太强烈的反感和敌意。也许,是因为,我也是高川吧。

    “高川”,可以在不同时期存在不同的个体,但其终究还是一个整体。

    我所经历的一切,我的诞生、成长和死亡,最终,都会化作“高川”的养分。少年高川幻影说过,“江”不消失,他就不会真正死亡。而我这个独立高川,相对于整体“高川”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已经不再是刚诞生的,那个拼凑起来的,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我的高川了,我的死亡,不会让我的存在被分解得什么都不留下,总会留下一些,只有我这个高川才能留下的东西。

    这么想着。我对龙傲天的猜测,进而诞生的一点点羡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禁锢着我的枷锁重重,明明拥有力量,却连生死似乎都无法把握。但是,我所能做到的,必然是只有我才能做到的。我所没能做到的,相比,另一个我,另一个高川,会为我做到吧。

    我的死亡,并不意味着高川的终结,而是一个新高川的开始。而龙傲天。不管他的秘密是什么,绝对不可能和我一样,他的失败,他的死亡,就意味着龙傲天这个存在的失败和终结。

    我曾经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真正的强者,并非他能够打败多少人和事,而是即便失败了。也总有卷土重来的机会。我现在,第一次开始认同这句话。

    少年高川幻影。和我们这些高川不在一条道路上,但是,为什么虽然不认可,但却没有强烈的阻止想法呢?正是因为,他的选择,的的确确就是另一条道路呀!即便。我们这些高川的计划失败,即便,他的成功,意味着我们的失败。但是,反过来想想。我们的失败,不就意味着他的成功吗?如果我们真的失败了,不就意味着,他更靠近成功吗?

    只要成功,就没有问题,任何计划,都是为了达成同一个目标。每一个高川的选择都不尽相同,也没有关系,人格和性情上存在差异,也没有关系,因为,在最终的那一刻,所有的高川,都会融为一体。没有任何一个高川的存在,是一种浪费,是一种错误。这对于每一个高出来说,不就是最为欣慰的情况吗?

    所以——

    “为什么要恐惧,为什么要烦恼呢?”我喃喃自语,“即便无法信任‘江’也没关系,为什么不信任高川呢?他,也是高川呀!他,就是另一个我呀!”我处心积虑,想要保住当前末日幻境中的咲夜、八景和玛索等人,但是,这个打算,对于每一个高川来说,其实是一样的。虽然在每一个末日幻境的轮回中,她们的人格和性情都不尽相同,但却并不能割裂成独立的存在来看待。我所见到的她们,不过是她们分裂在整个末日幻境机器中的人格碎片映射而已,最终,和“高川”一样,她们也是要回归一体。

    这里的她们,既是她们,但也只是真正的完整的她们的一部分。无论是哪个高川,一定都不会希望最终的她们有所缺失。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少年高川幻影,做出了和其他高川不同的选择,也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吧,虽然,他说过,他信任“江”,所以才作出这个选择。但是,这种信任和羁绊,必定也是在考虑的因素当中——这是我无法理解的,但是,我本来就不那么聪明,也没接触过太多的情报,不理解是理所当然的。所以,这种不理解,其实,是不能作为反对他的理由的。

    我对自己所执行的计划的坚持,也不应该基于“因为不理解他,看起来不靠谱,会让自己变得没有意义,所以要反对他”这样的理由。

    那是一种毫无意义的虚妄。

    既然他也是高川,就必须相信,他的出发点,和最终目标的一致性。

    “所以,为什么要恐惧,为什么要烦恼呢?”我之坚持自己的计划,仅仅是因为,现在存在于这里的,是我,而不是他。我只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去承担自己应当负起的责任而已。我无法说,他的选择是错误,但是反过来,他不也无法证明,我的选择是一种错误。他所指出的,我所存在的问题,仅仅是基于“高川”和“江”的关系性,而并非指责计划本身。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他,一直都在放任我,警告我,给予我力量,站在一旁任由我施为,并非因为他无计可施,或是在对我进行诱导。而是因为,我的存在并不是错误,我的行为和目的,也没有任何可以指责的地方。他的赠与,导致我的异变,也没什么好烦恼的,好后悔的,因为,这本就是必然的结果,我必然需要他的力量,也不应该单纯为了自己的存在,而反对接受这样的力量,以及由其导致的副作用。

    因为,我和他。最核心的本质没有区别,都是高川!在这个意义上,我并非被赐予,而是,身为高川的我,本就应该拥有这样的力量。

    高川。其实不存在借用或继承,高川的力量,就是高川的力量。

    我的思维,急剧转动起来,龙傲天的登场,让我在短短的战斗间歇中,走向一个连自己都没有仔细深想过的世界。虽然,同样是在想着和战斗无关的哲学问题,但是。却没有了那种散乱的感觉。当初看似分裂的精神,在这一刻,发生着能够感觉,却无法述说的重组过程,然后——

    变得更加坚硬,更有韧性。

    我感觉到,自己真正的,变强了。不是当初继承魔纹时。那种无根之水的,不属于自己。缘于外物的,暂时的强。而是,一种更为踏实的强。站在这里的,不是临时变身才获得力量的高川,而是,毫无疑问的魔纹使者高川。即便,回到正常世界中,也仍旧是魔纹使者高川,只是,获得了一个义体化的身躯。以及一个拥有制约力的脑硬体而已。

    当我充当着第三者,旁观着龙傲天和黑桃巫师的对峙时,之前的战斗,仿佛已经是很远很远的过去。而当初参与战斗的想法,也似乎成为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选择。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和对方纠缠到底的理由。

    因为,我已经完整。

    在战斗重新开始前,我速掠而去。速掠超能,已经不再存在开启或关闭的说法,它不再像是道具,而是一种本能,就像是跑步的加速和减速,它一直都存在着,只是,我需要多快的问题。我觉得,这本才是魔纹力量的真正形态。

    当我想要离开时,没有人能够追上我,也不存在“挡在路线上”的说法。我是自由的,快速的,要禁锢这种自由和高速,进入天门的这些人中,还没有这样的力量,即便是意识性质的法术和超能,也不足以凌驾于我所拥有的神秘,从而产生绝对性的压制。

    如同乌云一样的黑烟之脸,在魔法少女们攻击时所闪现光芒中投下了的阴影,再一次将我包围。排除龙傲天和黑桃巫师这僵持的一队,由另一位精英巫师率领的巫师众,与魔法少女们,以及数量极其庞大的黑烟之脸,正混战成一团。

    任何随意的攻击,都不会落在空处,站在高塔附近,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战斗的冲击波及,灰雾翻滚的废墟,就像是坐落在即将喷发的火山中。使魔夸克变幻的灰翼将我包裹起来,跃入阴影,闪现于核心战场之外。这里,黑烟之脸的数量,比核心战场处多出了不知道多少倍,几乎密密麻麻地填满了每一处空间,但其个体仍旧脆弱,在我跃出阴影的一刻,便清理出一片立足之地。

    我的心中一片宁静,因为,我知道,我的成败生死,虽然关系着“超级高川计划”的成败,但却不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高川”最终愿望并非只有我才能达成,但也不是说,我的存在无关紧要,或是一种错误。仅仅是——

    当我采取行动的时候,就是“高川”在行动。这是重要的,却不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高川”是独一无二的,但我并不是唯一的高川,也不是唯一在行动着的高川。

    在我看得到和看不到的地方,在我能理解和不能理解的层面,许多高川,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完成高川的职责——他们不管是否处于能够被观测的状态,但是,都是从唯一能在此时此刻,以“活着”的形态而行动的我身上体现出来。

    生于死的界限,在这种行动中,已经被跨越。那就像是,一条汇聚着无数高川资讯的河流。

    而这条河流,便是超级高川的原初形态。

    我开始能够理解,上一个高川留下的,在“现实”和“末日幻境”的分界线上展开的战斗中,那个临时出现的“超级高川”模板——那其实并非它的初步统合,仅仅是第一次呈现,因为,它本就一直以那种方式,潜伏于每一个“活着”的高川的身躯和人格意识深处。

    “超级高川计划”,其实,不是为了制造它,而是,将它从潜伏中唤醒,成为“活着”的高川。脑硬体的作用,它对高川资讯的限制,正是为了,让我以最自然的方式将其唤醒,而不是被迫着融合其中——这两者,必然是有所区别的,如果被迫融合的话,它也许还会继续沉睡下去吧。当我呼唤它,承认它,需要它,并且,打心底要成为它的时刻,自然会确认,那最后进度。如今的我之所以无法确认,仅仅是因为自我人格意识的局限性,认为还没有到需要呼唤它,打心底要成为它的那一刻而已。

    即便如此,它也不会消失,它一直都存在着,等待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