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97 前与后
    高塔的外壳在分解,就如同拼图解体,外壳部分化作一片片的碎片,宛如受到一股内部膨胀的力量,向外徐徐撑开。这个过程的每一个步骤都相当分明,似乎连一微一毫的变化都能观测到,从而产生“慢”的错觉,但实际上,整个过程是十分之快的,就如同爆炸一样。然而,这些外壳碎片并没有彻底向四周远处放射,仅仅在脱离了主体大约十数米外,就被另一种力量禁锢在半空,仍旧维持着高塔的大体轮廓,只是看起来十分松散。层层叠叠的碎片之间的距离有大有小,但是,很少有容纳一个人的身体通过的规模。光芒从高塔内部向外绽放,穿透碎片间隙后,形成一条条宛如利刃一般的形状。

    于是,我们看到的高塔,此时就如同被千万光之利刃由内向外贯穿,从而在这种力量下解体的形状。

    高塔的异变对我来说并不突然,整个废墟在这之前,一直都在充满韵律地呼吸着,而呼吸的变化,便是这次异变的征兆。当然,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感受到这种“呼吸”,至少,我是在重整精神意识之后,以一种超负荷的运作状态,才感受到这个废墟的“活着”。虽说“天门”出现之后,代表着整个意识态世界进入转化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环节,但在进出“天门”的这段时期,整个空间,无论是天门外部,还是天门内部,意识态的特征都尤为显著,甚至让人感受不到瓦尔普吉斯之夜那具备物质态的一面。也许,真的仅仅是有转化为物质态的趋向而已。

    我不太明白意识态世界转化为瓦尔普吉斯之夜到底需要多少个环节,而每一个环节又是以怎样的形态呈现,又各自具备哪些特征。不过。如果在进入超负荷状态后,所感受到的“呼吸”是真切的,并非错觉,那么,至少天门内的这个废墟,拥有了一丝“生命”的特性。就像是,一个正在孕育意识的胚胎。

    或许,天门之后的这个废墟,就应该称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胚胎。如今的异变,也定然意味着,胚胎的成长将进入下一个关键环节。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所有的意识行走者都展开极为激烈的行动,就像是要趁着胚胎在成形或成长的这暧昧的一刻,对其进行塑造。

    虽然我也不太明白。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要定下精神统合装置的归属,进而掌控这个即将成型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如今就是最关键的时刻。如果接下来失败了,那么,要做到相同的事情,必然会更加困难。毕竟,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天门内部,能够参与这场争夺的竞争者。要远比在天门外,以及正常世界中的竞争者更少。而且,一旦在这里写下句号,多少也意味着身为成功者,将基本立于不败之地,丝毫不需要担心事成之后。来自其他势力的冲击。因为,这个位于五十一去基地内部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一旦成型,其带来的影响势必首先席卷整个基地,成功者将能够控制,至少也是干涉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针对任何敌意者进行打击。

    目前,除了“江”之外,我想不出有任何人可以击破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样的东西。即便是席森神父,或是号称瓦尔普吉斯之夜处理专家的魔法少女,也无法做到。瓦尔普吉斯之夜,在“纸,并,强,凶,狂,神,论外”七等级划分中,是位于“神”的阶段。身为论外的“高川”,以及拥有“江”之力的其他人,就单体力量而言,除非超限运转,否则也无法谈得上击破瓦尔普吉斯之夜,仅仅能够保证自己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安然出入而已。这并非是力量上存在“质”的差别,而是在“量”上的差距太大了。

    瓦尔普吉斯之夜,是一种现象,一种有意识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乃至于,可能就是统治局这种特异而庞大的存在的前身。统治局的强大,在其只剩下遗址之后,依旧是最危险最特殊的神秘之地。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潜力由此可以想象。

    天门计划,不正是为了得到这种力量才存在的吗?

    高塔四周的大部分废墟面积,已经彻底被无数黑烟之脸聚集而成的黑暗笼罩。从高塔内部绽放的光芒,却在这片黑暗的包围中,显得无比坚固。黑暗已经在蠢蠢欲动,但在黑暗从四面八方倾泄而来前,各方人马的激战已经达到**。当我从阴影中跳跃至这个唯一光明的范围中,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魔法少女的制造者“丘比”,代表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龙傲天”,以及末日真理教的精英巫师,掌握了意识法术的“黑桃”,正是各自组织发动冲刺的人选。从来都没有展现过攻击力量,仿佛根本就不拥有这种力量的丘比,此时正宛如离弦的箭矢般飞驰着,它没有飞翔能力,却以他人的身体为跳板,动作灵活而迅捷,即便不愿意成为其踏脚石的人试图轰击和闪避,也总是迟上那么险险的一线,被它从间隙中穿梭而去。一次两次,也许可以视为偶然,但是,每一次都是如此惊险,却没有一次将它成功拦截,这本就意味着,“惊险”不过只是假象而已。这种一线之差,便是行动力上的绝对差值——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因为,我一直都是这种行动力上绝对差值的受益者。如今观测着丘比的行动,不免有一种熟悉感。

    当然,我可不因此就觉得,确保丘比这种行动能力的神秘,和我所拥有的神秘,会是一种类型。尽管它此时展现的速度和灵活性都非比寻常,然而,我单纯以速度和灵活性进行比较的话,速掠只会更在其上。不过,即便就快速行进能力上,无法与速掠相比,但已经足以让起步距离落后于黑桃巫师和龙傲天两人的丘比,将这个劣势抹消。

    黑桃巫师和龙傲天本就一直在僵持。两名意识能力者,在各自擅长的方面,都无法拥有彻底压倒对方的优势。身为立场对立的竞争者,双方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异变产生,乃至于朝高塔冲刺的过程中。双方的交手,呈现比其他人更加诡异的现象。而且,同为意识性质的力量,在对抗的时候,对彼此的影响可以说是极为彻底的。在缺乏外力协助的情况下,想要在极短时间内脱身而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一次力量碰撞后,一如既往,想要“脱离”的人,被重新“拖回”。冲击所产生的阻力,大大拖延了双方的脚步。就在这种对撞中,丘比已经迎头赶上,它没有选择绕开双方的战场,而选择了直入其中,试图如先前那般穿梭而去。它的选择,谈不上明智或错误,无论是绕开其他两名竞争者所占据的战场。还是直入其中,在此时此刻的处境下。都各有其优劣,并且,无法短时间内无法分辨其各自的份量有多重。如今,拥有数量上的绝对优势的黑烟之脸,已经从四面八方涌来,就宛如包围在高塔四周的黑暗。猛然崩塌,浑浑滚滚倾泄而来,就算其他巫师和魔法少女们放下彼此之间的争斗,优先应付这股席卷而来的洪流,也不可能阻止它们。因为,只要防御力量之间,只要稍微有一丝缝隙,就会被这无孔不入的黑暗侵入。而巫师和魔法少女,是不可能亲密无间,配合默契的,因此,可以预想,他们连片刻的阻挡都无法办到,转眼就会被这片黑暗洪流吞没其中。

    对于丘比、黑桃巫师和龙傲天三人来说,这种无孔不入的,几乎不可能会被拖延脚步的黑暗入侵,同样是他们无法制止的。黑桃巫师和龙傲天的战场,也许会挡住一部分黑暗,但是,在其它方向,黑暗的涌动根本毫无阻力,丘比绕开战场,先不说能否如意,即便绕过去了,在效率上,也不一定能够比那些黑暗吞没高塔更快。

    丘比闯入黑桃巫师和龙傲天的战圈后,立刻被双方的意识力量阻挡,原先快速灵活的移动,就像是突然灌了沉重的水银,因为没有灌满,所以,不仅沉重,而且晃荡,就如同喝醉酒一般,行动轨迹不再如先前那般清晰锐利。它的速度下降得厉害,几乎失去了闯出战圈的势头。有巨大的力量在拖它的后腿,越是向前,这种阻力就越大,而释放这股阻力的两人,连一根指头都没有碰到它的身体上。

    “那些家伙要进入了!”丘比叫起来。它所说的情况,黑桃巫师和龙傲天不可能会忽略,但是,在着之前,即便想要做点什么,但对方一心一意就为了阻挠和攻杀自己的话,自然就腾不出手来,对黑暗侵入的事态做出应对。此时此刻,丘比的提醒,就如同一种信号,黑桃巫师和龙傲天,在这种第三者直接干涉的情况下,同时改变了先前的做法。这种改变是如此默契,而又如此同步,一瞬间,那种直接阻挠彼此行动的力量,全都消失了。

    三个意识行走者,就如同三支箭头,同一时间扑向高塔。当然,黑桃巫师和龙傲天的行动轨迹,并没有丘比的行动轨迹那么清晰。这瞬间,三人各自的举措,被落在其身后的我观测得一清二楚,黑桃巫师和龙傲天于观测中“消失”之前,同时对丘比释放了阻力,一时间,丘比被迫在两人身后,而且,失去了踏脚石的它,已经呈现坠落的势态,不过,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丘比那长长的兔耳朵如同充气般膨胀起来。看上去,就像是在脑袋上,长出了两只比身体巨大两三倍的翅膀。

    就在丘比发生变化的时候,侵入的黑暗,彻底吞没了其他巫师和魔法少女们,最为快速的一部分,就如同从一片黑暗中凸出的箭头。在构成这片黑暗箭头的黑暗之脸,因为数量的相对削减,其个体轮廓又重新暴露出来。那诡异恶毒的表情,伴随着烟气的身体不断变幻,但是,狂热的表情,却随着对高塔的接近,不仅没有片刻消失,反而翻倍叠加起来。

    那磅礴的数量。狂热的气氛,让它们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再度浮现黑桃巫师和龙傲天两人,就挡在这支前锋箭头的行进路线上。他们试图阻止这股黑烟之脸的意图十分明显,然而,在真的出手的一刻,龙傲天猛然调转身体。对高塔方向一无所有的空间,做出抵御的姿态。

    这不是正常的行为,很明显,龙傲天在这一刻,因为某种我无法详知的缘故,没有防御住黑桃巫师的偷袭。这个可怕对手的意识力量,也许仅能影响他一瞬间,但是,在此时此刻。一切运动都格外剧烈快速的环境中,哪怕是一瞬间的错误,都有可能会产生无法弥补的劣势。就在黑烟之脸的先锋部队即将撞上龙傲天的一刻,他那一直都很凝重,但却从来没有慌乱的脸色,仍旧没有什么变化。在这不利的处境下,他的应对,仅仅是弹出一枚芯片——那个看上去像是人格保存装置的东西。当然,鉴于其出现在意识态世界中。是否为正体尚不可知。不过,既然是席森神父特别让龙傲天带进来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没有半点用处。

    甚至,有可能就是五十一区势力联盟除了黑烟之脸外,针对有可能变动的局面,所提前设下的另一个伏笔。身为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代表。龙傲天试图阻挡黑烟之脸,而在失误之后,却又选择释放席森神父给予的芯片,其作为看起来充满矛盾,但是。却一点都不让我感到意外,这本就是他的立场暧昧的证据。

    我有一种直觉,在这个天门中,龙傲天要面对的处境和他所作出的选择,其实都在五十一去势力联盟的预料之中。正因为,已经通过心理、状况估测乃至于先知预言,将他在这一段时间中的“命运”看穿了,所以,他才是会被五十一区势力联盟接纳,并无视其暧昧的立场,以及神秘的背景,在这般关键的时刻放任自流——因为,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他的选择,本就是五十一区势力联盟所期望看到的。

    当芯片从龙傲天的指尖弹出的一刻,黑烟之脸的冲锋速度陡然下降,继而绕过龙傲天的身体,一股脑钻进了这枚疑似人格保存装置的芯片之中。这枚芯片,也在这个过程中,犹如不停被撞针击打,加速朝高塔飞射而去。

    丘比、龙傲天、黑桃巫师和黑烟之脸各自的行动和转折变化,说起来相当复杂,但是,其过程就如同电光火石,几个呼吸中,冲刺、战斗、加速、偷袭、脱离——一系列的动作完成之后,彼此间的境况就变成如上所述。即便如此,在我的观测中,却极有条理,而相对于我的速度,也谈不上快速。

    在离开阴影世界,重现于高塔的光辉中时,我已经展开和他们没什么两样的行动——冲刺,观测,选择时机。我要夺取的,并不仅仅是高塔中的精神统合装置,还有龙傲天手中那枚疑似人格保存装置的芯片。在速掠状态下,无论是黑烟之脸、丘比、龙傲天还是黑桃巫师,其行动都慢如蜗牛,要在他们之前进入分解的高塔,冲入那团光辉的源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对精神统合装置,乃至于禁锢精神统合装置的高塔,以及天门计划都不了解,所以,闯入高塔之中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无法估测。

    被五十一区看管并研究多年才创造出的这个高塔,以及末日真理教别有心思而流出的天门计划,种种矛盾的环环相扣,到底会在这最接近目标的位置上,演化出何种危险的陷阱,是不得不谨慎考虑的事情。我与这里其他的竞争者不太一样,虽然,以“高川”的整体角度来说,死亡并不可怕,但是,身为唯一显现的高川,却也没有太过特殊的力量,可以成功防御任何陷阱。一旦在这里落入陷阱,是否会死亡暂且不提,但极有可能会错失机会。

    相比起一无所知的精神统合装置,已经夺取过,并使用过的人格保存装置,自然是更为安全,也更为容易入手的目标。就计划而言,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的重要性并没有先后之分,因此,虽然闯入此时的高塔中十分容易,但就保险而言,我还是选择了优先夺取疑似人格保存装置的芯片——尽管,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中,这枚芯片是否为正品,暂不可知。

    夺取人格保存装置,虽然会导致进入高塔的时机延迟,但也并不意味着落于人后。和我预想中的一样,黑烟之脸、丘比、龙傲天和黑桃巫师的彼此阻遏,让这场争夺战愈加复杂。对我的目的来说,必要的情势变化,在几个呼吸后的现在,理所当然地降临了。

    芯片飞射而出的同时,我也从众人的后方速掠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