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3 形势
    契卡是我看上的人,我认为她能够弥补耳语者的不足,但是,结果她是否可以适应在我构想中的角色,在没有真正去尝试之前,我也无法给出百分之百的答案。不过,应该可以让她过上比呆在雇佣兵组织里更安稳一些的生活。反正在我们邀请她之前,她也早打算退出雇佣兵的圈子,回老家种田结婚了,所以,也不需要担心她会不会离开那种刺激生活有什么不适应。当然,如果她适应得很顺利的话,说不得也会有许多让人心惊肉跳的体验在等着她呢。神秘的圈子,总是有许多无法预料的麻烦。不过,还是那句自认为的话,我觉得呆在耳语者里,可比呆在锉刀小队中更加契合她在脱离雇佣兵后,对未来生活的展望。

    “未来怎样还难说,至少,先把目前的难关度过再说。”我对契卡说到。

    “现在的状况怎样?不是停火了吗?”契卡正色问到。

    “五十一区的计划执行得很顺利。”锉刀顿了顿,突然勾起一丝别有深意的笑容,补充了一句:“就目前来说是这样。”

    “也就是说,等下子还会有变化?”清洁工追问到。

    “嗯,这个嘛,谁知道呢?不过,就算有变化,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那种,我们也没必要再执行原计划。是这样吧?高川。”锉刀看过来。

    “是的,我会更加慎重的行动。”我回答到,锉刀的眼眉微微一动,似乎在得到了我这个肯定的答案后,才终于真的放下心来。话又说回来,仅凭这样一句话就一副放下心的样子,还真是相信我的信诺呢。不过。我也真的没有要故意做出过激行为,将所有人都拖下水的样子。

    由红衣女郎玛利亚带来的变化,如果不出意外,会让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真正占据优势,如果没有更强的外力去抵消这种优势,单凭我们这些人去正面对抗的话。虽然并非没有成功的可能,但是,就算成功了,也会在各种方面造成剧烈的负面影响,这种负面影响,在耳语者的未来中,并不是没有无视之的可能性,但目前的确并不适合承受这些负面影响所带来的后果。即便不是为了维系和锉刀小队的良好关系,单纯为了咲夜和八景他们着想。也不能用这种生硬直接的方式去夺取精神统合装置。在这之前,那种强夺算是虎口夺食,但是在这之后,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将食物吞进了肚子里,再去做同样的事情,就不再是虎口夺食,而是开膛破肚了——这两者的区别,以及所产生的后果与后继处理的难易。都是不可一概而论的。

    而除了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之外的其他神秘组织,乃至于非五十一区核心的势力联盟。也一定不会做这种“开膛破肚”的事情,将原本还在有序竞争的关系,降低到敌对的冰点。甚至,一旦我们耳语者做了这样的事情,就会被这些欧美区的神秘组织们视为公敌,到了那个时候。锉刀小队也必然会为了端正自己组织的立场而解除盟约,翻脸对立。

    别看锉刀的语气那么轻巧,仿佛无论如何都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但是,要真的误认是如此。可就是身为耳语者副社长的我的失职了。

    再等等看,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就算取得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控制权,也要立刻面临纳粹的打击,还有潜伏在更黑暗的深处的“江”——我可不觉得,获得了“江”的力量的异化右江,在被纳粹连带着纺锤体装置一起捕获后,不会引发更多的异变。反过来说,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这枚精神统合装置,更有可能只是精神统合装置的一部分“碎片”,而另一部分,就是被纳粹回收的,放置在纺锤体装置中的那枚。两者统一,是必然之事,而且迫在眉睫,现在,可不是万事大吉的时候呢——无论是对于我们这些暂时的竞争失败者,还是对于暂时胜利者的五十一区势力联盟来说,都是如此。

    另外,即便这次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的计划宣告失败,我也并非毫无所得。我紧紧捏了一下手心,那里传来硬物的感觉,那正是在“天门”内部夺到的芯片。当我回到正常世界,当正常世界的高塔核心区,被改造成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时候,这枚疑似人格保存装置的芯片也被实质化了,被我从意识态世界中带出来了。虽然有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不过,真的按照预想方式呈现的时候,还真是让人感到惊讶——这意味着,席森神父比我更早获得人格保存装置。

    不管怎样,取得这枚人格保存装置后,在人格保存装置的最低限度获取数量上,我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的任务,也算是没有白来拉斯维加斯一趟。我慎重地,趁锉刀等人交谈的时候,将芯片默默递给咲夜,咲夜自然不会疑惑这枚芯片是什么东西,上一枚人格保存装置,就用在她身上,她也同样默契地,将之用灰丝裹住,收纳入自己的体内。

    “剩下的巫师还有多少?”旁边传来快枪的声音。

    “应该没剩下多少了,从当时的人数来看,最低限度维持那种组合法术的巫师,都进入了意识态世界。”锉刀回答道。

    “也就是说,和我们一样留在外边的没多少个?”快枪点点头,又问到:“那么,进入意识态世界的巫师被全歼了吗?”

    “没有,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精英巫师,让高川也觉得有些棘手。”锉刀这话刚说完,其他人便朝我看来。

    “剩下的巫师,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人。”我说:“如果离开意识态世界的话,那个精英巫师的能力会有一定程度的削弱。所以,正常来说,以如今聚集在这里的力量,完全可以轻松将他们全部消灭。问题在于,他们在什么地方?”

    “我们不知道。但是,他们应该知道吧?”灰狐朝五十一区势力联盟那边呶呶嘴,荣格正领着一群人和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进行交涉。在经过那场能量循环网络暴走所产生的冲击后,各方神秘组织都损失不小,原本的势力格局再一次被打破,又迅速重组。严格意义上的中立者势力已经彻底消失。活着的人,不是站在五十一区势力联盟那一边,就是汇入荣格领导的势力联盟,虽然两者在人数上的差距,大约是二比一,不过,以荣格为核心的势力群,的确也不是五十一区势力联盟说要怎样就能怎样的。和过去一样,两个势力联盟之间。政治性的沟通、商榷和妥协,仍旧是双方最优先选择的相处方式。

    其实,如果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强硬一点,要动用武力收拾荣格他们的话,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自然就有名头硬干快上,用武力方式将五十一区开膛破肚,将精神统合装置重新多回来的机会。可惜的是。无论五十一区那边,还是荣格这边。都似乎在刻意防止这样的局面出现,言辞中的交锋,虽然没少闪现火花,但也根本没有变成燎原大火的势头。也有在注视那边情况的我,虽然对此也感到惋惜,但也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早在最初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就算对荣格说‘我们全力支持你,干翻那些家伙的屁眼,成为唯一的胜利者吧’这样的话,他也绝对不可能接受呢。”锉刀在一旁说。在我听来,就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于是从侧面旁击的方式劝导我。

    “嗯,那的确符合荣格的风格,他虽然也没少站在第一线上,但本质还是官员领导嘛。”我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轻举妄动的。”

    “哎呀,我又不是那个意思。”锉刀哈哈一笑,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放心吧,我们是盟友,只要是对双方都有利的计划,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没有问题。”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灰雾还在继续弥散,看样子,已经彻底涌入连接外部区域的四条通道中了。如果将灰雾覆盖的范围,视为正常空间转变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范围,按照这个扩散速度,要将整个基地都转变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还需要不少时间。而且,普通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和瓦尔普吉斯之夜还是有许多差别的,尤其在综合性能上,差距简直是不在一个等级。虽然不清楚红衣女郎玛利亚到底在取回项链之后做了什么,但是,在我的感觉中,这个遍布灰雾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和我在拉斯维加斯城中进入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并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无论是可以看到的地方,还是无法看到的地方,都是如此。换句话来说,我不认为,现在这个被灰雾充斥的高塔核心区,已经是瓦尔普吉斯之夜。

    “所以,如果巫师们要趁机撤退,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仅仅是普通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不可能拦住他们的。转化瓦尔普吉斯之夜需要时间,五十一区大概会选择防守吧,只要坚持到瓦尔普吉斯之夜完成,所有呆在这个范围内的敌人,都将彻底陷入地利上的劣势。而且,我也看不出,仅凭那些巫师有成功在瓦尔普吉斯之夜成形前,突破五十一区防守线的可能性。”我对其他人这么说到。

    “是的,仅凭那些剩下的巫师,大概是什么都做不了。”锉刀说:“但是,如果不仅仅是这点人数呢?他们之前可是通过传送门,一下子就输送了近百名巫师过来。虽然说,这种传送一定会存在十分严格的限制,尤其是环境和人手上的要求,不过,要说他们绝对没可能突破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屏障……我倒是觉得,对末日真理教来说,问题仍旧只是决心有多大而已。况且,纳粹也曾经是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会不会有两者再次联合起来的可能性呢?”

    “联合起来,然后平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我不觉得纳粹会答应这样的分配方式,这可是纳粹势在必得的东西,因为他们虽然回归了,但还缺少一个立足之地。”快枪插口道:“正常世界里,根本就没有让他们扎根的地方。”

    “那么,末日真理教会不会宁愿放弃这次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也要防止五十一区获得瓦尔普吉斯之夜?”摔角手问到。

    “从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我反而觉得,末日真理教会宁愿五十一区获得瓦尔普吉斯之夜,而阻止那些纳粹得到它。”清洁工也开口了:“纳粹只是过去的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而且,还是相对当前末日真理教的掌控者而言。另一个巨头的力量。我可不觉得,他们会有这么深厚的交情,在分裂之后,还能言归于好,分享彼此的利益。”

    “我也这么觉得,末日真理教有一个就足够了,我想,就连他们自己,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吧。现在的纳粹。根本就不存在和末日真理教相提并论的能量,而且,正是因为,曾经都是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所以才最为了解对方的优点和缺点。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就会趁这种对手衰弱的时候彻底干死,免得他在缓过气来后,反而对自己动手。”

    “一定会对翻脸吗?一点利益的结合性都没有?”契卡反问。

    “当然。”清洁工十分肯定地说:“从末日真理教的行事。就足以看出它们的秉性,过去的末日真理教或许可以有三巨头。但是,现在的末日真理教,绝对不会出现三巨头——除非现在领导末日真理教的玛尔琼斯家走投无路了。现在的末日真理教,可是形势大好,何必要一个对自己虎视眈眈,试图东山再起的伪盟友呢?”

    “站在末日真理教的角度上。就我看来,他们就算没有成功夺取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所有权,但是,能够让拥有瓦尔普吉斯之夜,但尚未熟悉其力量的我们这些人。立刻和纳粹发起一场战争,最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这场行动的损失也是十分值得的。”锉刀说到。

    “嗯,这个可能性很大。也许,末日真理教虽然不打算和纳粹结盟,但通过交易的方式,答应为对方开辟一个进攻渠道,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作为夺取瓦尔普吉斯之夜失败后的一个后继处理方案,也极为合适。”我十分赞同,而且,觉得接下来的发展,很有可能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展开。而且,一旦纳粹行动起来,很大程度上,就以为着异化右江开始行动,也代表着“江”开始行动。如果末日真理教真的打着让我们两败俱伤的主意,恐怕不会这么如意,因为,一旦“江”行动起来,五十一区的我们这些人,能拥有多少反抗之力还是一个问题。

    而就算有末日真理教开辟进攻渠道,纳粹是否会选择这个渠道,还是以之为障眼法,而以自己的方式参与进来,还不能轻易做出判断。如果单纯以纳粹的能力来说,或许还符合锉刀小队等人的“根基不稳,能量不足”的说法,但是,算上“江”的力量,这种判断反而是一种严重的误解,有可能导致大局崩溃。

    说到底,最终的关键,不是末日真理教,也不是五十一区或纳粹,而是“江”。

    在“江”出手之前,一切都悬而未决。

    问题是,我不知道,“江”会在何时出手,而打算以怎样的程度结束这次的事件。

    在那天门中的光之世界里,我已经感受到了,它已经蠢蠢欲动的征兆。原本以为它会立刻出现,从而导致事态急转直下,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一点战斗来临的征兆。

    太平静了。

    就算是末日真理教选择了撤退,也太过平静了。这个正在扩大范围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平静得让我感到呼吸沉重。脑硬体让我没有生出任何负面情绪,但是,这种呼吸沉重的感觉,却的确存在,就仿佛,呼吸到肺里的空气变成了铅汞。

    “铅汞?”我自言自语,突然生出一种微妙的预感,对锉刀等人问道:“你们闻到了吗?铅汞的味道。”

    “铅汞?”有人刻意抽了抽鼻子,说:“没有,不过,空气还真是沉重啊。”

    “戒备!”锉刀沉声喝道,她的身体,已经紧绷起来了,之前那些对话的信息量,已经足以让她产生这么激烈的反应,她迅速冲着正在交涉的两个势力联盟喊道:“荣格!走火!情况不对劲!”

    那边的人似乎愣了一下,但是,无论是否已经在提醒中真的察觉了异常,还是出于锉刀的地位和能力,都让那边的人全都放下手中的活儿,去进一步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锉刀没有说出理由,但是,对其他人来说,也不需要其他理由,感觉不对劲,这就是最好的理由了,更何况,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来自于身为精英人物的锉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