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4 数据对冲2
    灰雾是以高塔为中心散播出来的,但是,要说是从高塔中释放出来的,却也不那么准确,即便对于咲夜他们这些没有进入意识态世界的人来说,灰雾也是突然间就出现在这片范围内,只是,灰雾的流动给人一种有源头的感觉。和在“天门”之中的高塔不同,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高塔并没有解体,这也是废墟景象如同“天门”之中的克隆,但却能够意识到并非还留在意识态世界的原因之一,不过,当空气变得沉重起来,对我而言,宛如散发着铅汞般的气味时,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高塔也开始解体了。

    高塔解体的过程和景状与“天门”中没什么不同,没有在意识态世界进入“天门”的人,对这个景象还是颇感惊讶。高塔的外壳出现裂缝,变成砖瓦一样的碎片,随后碎片向外飞溅,然而,却在一定的距离后,受到一种无形的拉扯力,逐渐缓慢并静止下来,维持成一个支离破碎的轮廓。在神秘的世界中,有许多景象比当前的更加壮观诡秘,不过,对于刚刚走进这个世界的新人们来说,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了。清洁工和契卡有些看呆了的样子,高塔的解体过程,在视觉冲击力上,和大楼在爆破中倾毁是截然不同的感受,虽然在现象上可以做出许多看似合理的解释,但却让人直观感受到,那并非是人类所能理解的力量的杰作。

    “和在天门里看到的一模一样。”我说。

    “天门之中?”锉刀的目光扫过来。

    “嗯,你们现在看到的场景,这个废墟也好,灰雾也好,高塔也好,完全就是天门之中景象的翻版。”我稍微解释了一下。锉刀就立刻明白过来了。“就像是按照设计图搭建房子一样吧?”她这么形容。

    “按照设计图搭建的房子,最后的效果,可没有效果图那般无二。如果不是事先察觉到这里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恐怕在变化完成之后,会以为自己还留在天门里。”我说:“所以,在我看来。更像是将天门之中的东西拿出来,又像是将意识态的相关数据信息转化为物质态的编码后,重现于物质态世界中。”

    “……高川,你是喜欢把简单的东西说得复杂,显得高深莫测的类型吧?”锉刀顿了顿,收回视线说到。

    “你是在揶揄吗?还是讽刺?锉刀。”我冷静地反问到。

    “不,只是陈述自己的感觉而已,完全没有嘲讽的意思哦,高川。”锉刀的声音。也相当平静,若是换做在意识态世界的高川形态,在感性作用下,想必会对这样的回答有些不爽吧。

    外壳解体后的高塔,其内部在视觉上呈现出一种橘红色的熔融状态,这样的景象,倒是和天门之中有所区别。虽然看起来似乎温度很高的样子,也像是太过庞大的能量经过压缩。形成了液态,不过。那种高温并没有散布出来,在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的位置上,是丝毫感受不到温度变化的。那仿佛液态的橘红色,就如同一个不断翻滚搅拌的圆球,悬浮在高塔的肚子里,刺眼的光芒。也仅仅集中在其表面上,只要不紧紧盯着看,倒是对肉眼没有太大的影响。呆在高塔四周的每个人,在将注意力放在高塔的变化上时,并没有松懈对周遭的警惕。因为,很难说之前那种异常的感觉,仅仅是由高塔的变化带来的。谁也没有忘记,在这个灰雾散布,视野大范围缩小的废墟里,还潜藏着一批末日真理教的巫师。

    又过了一会,有人突然说到:“高塔里有人?”他的声音轻微,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没有任何隐藏的意思,众人纷纷朝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带头人望去,似乎在征询他们的解答。的确,既然这些景象,都是五十一区的计划顺利执行所导致,那么,存在于高塔中的东西自然也是其中一环。

    “是玛利亚。”我说,我也看到了,那个隐约在橘红色高能圆球中呈现的人形轮廓,虽然仅仅是一个人形,但是无论从已知情报做出判断,还是直觉,都让我十分确定那到底是什么。

    “玛利亚?那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家伙?”锉刀在用词上迟疑了一下,我觉得,她最初想的是“怪物”。

    “嗯,如果我的判断没有出错,她是在天门中最后一步的执行者。”我说。

    “这个景象……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锉刀突然这么反问道。

    “锉刀小姐,是想说献祭吧?”咲夜插口到:“的确,就像是活人献祭一样,在神秘学中,也有人柱之类的说法,这种献祭仪式的被献祭者,往往会获得神一般的神秘力量。这么看来,她将会成为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实际掌控者……之类的存在?”

    “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核心,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人态俱现。这样的说法,或许更加正确,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很信任她呢,还是说,这是对他们来说,最能接受其成为这种存在的人选?”我的脑硬体高速运转着,“但是,命运之子计划呢?玛利亚和那个计划没有关系吧?如果玛利亚成为了瓦尔普吉斯之夜,那么在命运之子计划中幸存的人选,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谁知道呢?五十一区那帮人神神秘秘的,或许,所谓的命运之子,只是一个备胎而已,取了一个吸引人眼球的名字,搞得如此盛大,仅仅是为了转移视线。每个人都将目光放在命运之子身上,以为他们最终会成为人柱的话,这个玛利亚的存在就会被掩饰下去吧?”锉刀这般说着的时候,神态还是十分轻松的,毕竟,已经到了这种时刻,一般来说,也许还会出现一些阻力。但不太可能会出现颠覆性的转折了。不仅仅是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会全力保障这个成果,其他神秘组织,也已经认可了这个事实,就算利益的划分暂时还没有完成,但也一定会以盟友的姿态,尽力协助五十一区将计划进行下去。

    这些神秘组织之间。就算有矛盾和冲突,也一定会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因为,大环境的压迫,让他们不得不尽可能联合起来,以应付共同的敌人——末日真理教,以及回归的纳粹们。

    敌人太过强大,没有人可以单独应对,在立场上也没有首鼠两端。化敌为友的可能性。末日真理教的组织结构和其他神秘组织截然不同,也不拥有类似的社会属性,简直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社会中产生,进而侵蚀这个世界和社会的异类。基本上,就算是经常接触神秘,习惯了诡秘的人们,也很难认同他们。进而融入其中。或者说,一旦加入末日真理教。就相当于否认自己,进而将自己彻底转变为异类。

    的确,末日真理教除了核心的巫师军团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外围组织,这些外围组织中的成员,同样生存在同一个社会体制中。还干得不错,在接触的时候,甚至很难从外表上看出端倪来。不过,他们的本质,和巫师们没有什么差别——在其他人看来。就像是被彻底洗脑的样子,其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完全就是末日真理教的风格,而且,是就算死也不可能再次转变回来的那种。

    被洗脑,否定现在的自己,将自己变成的异类,这三种状态,都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接触神秘,还能够活到现在的人,都必然拥有自己的固执一面,所以,更不可能会去做出这样的行为,无论是被洗脑,还是否定现在的自己,都是最为抗拒,最为敌视的情况。

    所以,末日真理教,和其他正常的神秘组织,绝对是水火不容。也因此,曾经是末日真理教成员的席森神父,能够获得如今的地位,也真是不可思议,也许,不会再有第二个席森神父了,甚至可以想象,即便是现在的席森神父,其实也没有真的被其他人所接受——他如今所拥有的地位,和各个神秘组织建立起来的关系,只是一种假象,是在各种利益牵扯下才勉强维持,甚至还不如我们耳语者。

    “锉刀,你们到底是怎么看待席森神父的呢?”我说:“他是个很厉害的独行者,从来没有组织邀请过他加盟吗?”

    “怎么突然间问这个?”锉刀有些愕然,但迅即又释然地说:“也对,我记得,在统治局里,你们是和席森神父一起行动的呢。怎么?你们曾经邀请过他?”

    “那只是一场交易而已。”我一语带过地回答到,锉刀也并不在意,“嗯”了一声,说:“和你们一样,大概这里的每个组织,和席森神父都有过交易吧,也仅仅是交易而已。虽然他言出必行,看起来十分真诚,也没有欺诈的行为,可以说,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都是极为优秀的交易者,不过,对我们来说,也就是这样了。他是个强大的独行者,但是,毕竟是从末日真理教里出来的。越是强大,越是独行,越是优秀,就越让人生出警惕呢。而且……”

    “而且?”我觉得,锉刀对下面的话有些犹豫。

    “而且,和他合作的时候,就算他尽心尽力,不遗余力的时候,也总有有一种不可捉摸的感觉,让人总是下意识揣测其是否别有用意。当然,也许只是一种源于他出身的偏见,但是,既然这种偏见在过了那么久后还没有消失,那么多人与之接触之后,也没有改观,这已经足以视为某种征兆了。席森神父,是不可信任之人,别看他和五十一区合作愉快,但是,对于走火他们来说,如果不是没有选择的话,是不会放任这种情况下去的。他迟早要被踢走,就像是过去无数次发生过的那样。”锉刀如此说到。

    “那个老男人是这么可怜的家伙吗?简直就像是在学生时代,被同学联合起来排挤利用的感觉。”清洁工发出“啧啧”的声音说。

    “清洁工……也有过学生时代吗?正常学校的女高中生?”契卡的脸色突然僵硬起来,视线落在女雇佣兵身上,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给我闭嘴,如果不想我在你身上挖出第二个屁眼的话!你那是什么表情?”清洁工用力地,有些恼羞成怒。但又带有一些复杂表情地喝道:“我是半路出家的,这一点我从没隐瞒,在简历上写得很清楚吧!”

    “啊,花季少女,高中女生的清洁工小姐——”灰狐发出轻佻的感叹,突又变得一脸严肃。说到:“糟糕了,队长!有什么力量在攻击我的精神!”

    “那就给我去死!”清洁工一个肘击狠狠打在灰狐的肋骨上。灰狐的脸色灰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这场好戏让其他人都忍俊不禁,就连咲夜的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就像是在忍耐着发笑的样子,不过,面具之下,是否真的是一副真心的笑脸,就不得而知了。至于我我。则在脑硬体的信息反馈中,让义体的面部露出微笑的表情。

    一直沉重的空气,严肃的气氛,在打趣中似乎轻松了一些。其他人可没有这样的心情,不由得朝与周遭气氛有些格格不入的这边扫视过来。不过,就算被这些人盯着,我们也没有任何收敛的打算,那些一脸肃穆凝重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大概可以想象得到。

    “各位,我们可不是敌人哟。”锉刀针对这些视线。一一回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冥冥之中传来奇异的声音,这并不是实质由耳朵听到的声音,而是一种“声音”的感觉,无法形容其音色,这本就是让人警惕的情况。而伴随这个声音而来的,是周遭的空间所发生的一种瞬间的扭曲——灰蒙蒙的,看上去别无他物的地方,陡然间产生了一种马赛克般的现象。这种马赛克现象就算发生在废墟设备上,也没有产生任何物理性的伤害。仿佛仅仅是一种“景色”上的异常。但是,当它出现在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时,仍旧让不少人露出心惊肉跳的表情。虽然在观测上没有发现其带来的损伤,但是,并不意味着,当这种现象作用在自己身上时,同样不会出现任何伤害。

    哪些异常是可以接触的,哪些异常要远远避开,在每个行走于神秘世界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标尺,而这种空间马赛克化的现象,无疑是公认要远远避开的一种。这种现象,无论在神秘学中,还是在实际的神秘情况中,都没少出现过。其中也有无害的,但是,一旦是有害的,往往会无视能力性质和能量差距,给接触者带来难以承受的损伤,乃至于死亡。

    而在此时所出现的马赛克现象,正在变得频繁和无序化。

    “喂!五十一区的,不给一个解释吗?”有人一个翻滚,险险躲开在原来立足之地发生的马赛克现象,有些气恼地朝走火等人叫起来。

    “解释?为什么要解释?你还是新人吗?基普。”走火沉静地反问,两者似乎彼此熟识,“这是空间不稳定时,必然会产生的现象之一,难道你连这个都忘记了吗?那干嘛还不洗干净屁股回老家?”

    “那么,我倒要问问,为什么这个空间会不稳定?你们的计划,不会在这种时候还出差错吧?”被走火称为基普的人,用故意找茬一样的语气反问。

    “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呢?基普。”走火平淡地说:“你以为自己还呆在正常的空间里吗?”

    基普似乎真的被他说中了,一脸愕然的表情。锉刀捏了捏鼻梁,说:“没想到,还真有反应迟钝的家伙存在,明明大家都是资深者了,为什么还这么不敏感?”

    “不,问题是——”基普在惊愕之余,还充满了疑惑:“本来这个基地就建立在异空间中吧,怎么可能在异空间中又形成一个新的异空间?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们应该知道,这么做的话,只会导致空间崩溃吧?现在,这种现象——”他还没有说完,一场更大面积的马赛克现象,在不远处的灰雾中呈现,看上去,就像是形成了一堵连接废墟地面和天花板的墙壁。基普安静下来,随即骂了一句:“真他妈的狗屎!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要把我们都害死在这里吗?这个空间再继续这么动荡下去,整个基地都都会蒸发掉。喂,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够了,基普,安静点。”荣格发话了:“相信走火他们。”

    “这可让我怎么相信啊,谁也没做到过这种事情啊,在异空间中构造新的异空间?”基普的声音弱了一些,但仍旧充满火气,“真是一群疯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