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不败修仙!
    这个世界并没有出名,可对于卫子青来说,这个世界自己却是很清楚无比的。

    一个小说的世界,这个小说的书名叫做《不败修仙》!

    这个世界的格局说大也大,说小也不小,可在偌大的三千世界,无数的小说世界中,也不过是一个被淹没的存在,虽说是修仙,可是也只能算一般。

    但让卫子青印象深刻的是这本小说的作者:五十块!

    一个动不动就要隔包-皮的的存在。

    当年自己被赶出卫家的时候,黯然了很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中,自己就看了这本书,可是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自己就听到这个作者割包-皮,割了整整五十次。

    而哪怕是到了现在,自己都坚定的认定,五十块这个作者的笔名,绝对是当初取错了,将次不小心打成了快,导致五十次变成了五十块!

    一个没有节操,又非常贱的存在。

    “难道,就因为自己当初对他怨念很大,自己才来了这个世界吗?”卫子青嘴角微微抽搐着,总觉得这一次是这个任意门在玩自己,否则的话,自己看过的小说那么多,怎么就偏偏来到了这个世界了?

    心中吐槽是吐槽,但哪怕是不看系统的提示,对于这世界,卫子青还是无比的清楚地,刚刚那个性格和自己有些相同,又有年轻一些的白衣男子,就是这个世界的猪脚楚墨了!

    十年之前,萧一然以绝顶资质雄起,也就是现在的化名楚墨,他被称之为了楚国第一天才,然而,当在十年一开的登天台之际,却被来自修仙界的天才君无邪一掌拍下登天台,从而失去了修仙资格!

    这一等,他就等了整整十年!

    这十年的时间,他隐藏在中城柳家,被当成上门女婿,受尽屈辱,因为隐忍,被当成了废物,就算是自己的妻子柳清雅也对他不屑一顾,更甚至被自己的小姨子陷害。

    十年中,他隐忍,他潜心修炼,等得便是登天台在开启的时候。

    而如今,距离十年一期的登天台开启,也已经指日可待了。

    “若是论装逼打脸,恐怕我都不急这个楚墨了吧?”

    卫子青笑了笑,可心中却是有些凝重了起来,楚墨的道,乃是杀戮之道,和自己一样,在他的身上隐藏着很多不低于自己的秘密!

    其中便有系统的存在。

    自己的进步,乃是需要穿越于各个世界,但楚墨的存在,需要的却是杀人!

    只要杀人,他就能得到技能点以及属性点,只要有着足够的属性点,他的境界,就会无止境的突破,这点就比自己强上很多了!

    只是,卫子青不明白的是,这一次系统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做什么?

    难道要自己改变这个世界最后的结局吗?

    想到这里卫子青顿时沉默了起来,这个世界最后结局,可不是那么好改变的啊!

    数千年的轮回诞生了一个楚墨,但数千年的恩怨情仇,同样也让他的出现,注定着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他与太古度厄的恩怨,纠缠了数千年。

    数千年之前,他封印了她,数千年之后,他便不得不为自己的因果买单,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从地球从而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缘故。

    正如他自己说的,因果循环,来到这个世界,为的不过是执行千年前他本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因为那是他欠她的!

    “罢了罢了,这一次就当为了自己的私念吧,毕竟在他的身上,有着太多自己的影子,若是能帮,那就尽力所帮吧,更何况,在这个世界,自己并不是没有任何的利益可图,血海心经的存在,对于自己也有着用处!”

    中州修仙界中,有一个没落的门派,名为千机门!

    除了偶尔的几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在这千机门中,拥有着一场令人垂涎的传承。

    也就是所谓的血海心经。

    血海心经在对于实力的增长并没有多大的好处,但其中的一个好处,却足以让所有的人为之疯狂争夺:遮蔽天机,改变命运星河,隐瞒天道,更可涅重生!

    修仙之人,终其一生,为的便是超脱三界,做到以天同寿,可是这是一条逆天之道,想要做到这一步,又谈容易?

    当境界达到一个地步的时候,便会引来天道的惩罚,这便是所谓的天罚。

    天罚之下,九死一生,数千万的修仙者,若有一人能熬过,便是庆幸之事了。

    可是这血海心经却能做到隐瞒天道,完美的度过这天罚,不说涅重生这事,就单单这个,卫子青不管如何也要得到血海刀经了。

    至于说抢夺这楚墨的机缘,这些大不了自己到时候给他留下一个残羹便是,更何况,血海刀经又不是不能传承!

    至于说在那传承之中的另外秘密,卫子青知道,那不是属于自己的,就算在强求,也强求不得的!

    想到这里,卫子青重重的吐了口浊气,缕顺了来这个世界的目的,他的心也终于算是平静了下来,现在直接去中州天机门,卫子青觉得到不需要那么急。

    自己既然想要改变楚墨的结局,那么自然而然的,就要和他接触了,也好,时间不急,自己可以在这个世界慢慢的玩就是了!

    当下直接朝着楚墨离开的方向而去。

    和原著中一样,回来之后的楚墨,果然又遭遇到了柳月儿的美色陷害,更是引起了柳清雅的误会,不过楚墨也没有解释,在他如今的心里,唯有报仇才是他的主调。

    在柳家,他不过是为了报答当初柳清雅父亲的救命之恩,和她成婚,也不过是不得以,十年之期,修仙令要出,自然而他也就选择了离开了。

    离去,遭遇误会,又因为柳月儿的驱使,使得孟天南的在一次的出现为难,更是想要杀了楚墨。

    若是以前,楚墨是决然不会去理会这孟天南的,可是当这孟天南的杀气出现的时候,楚墨终于还是下了狠手,看着那孟天南到死都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楚墨将背后的青剑入鞘,准备执行自己答应北月院长的条件离开这北海区的时候,他的眼睛陡然一缩,猛地朝着身后看去。

    “你是谁?”

    只见站在楚墨的身后,同样站立着一个白衣男子,若不是他那身后的剑是黑色的,简直和楚墨的打扮是一模一样了!

    此人不是卫子青,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