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5 应对(祝中秋快乐)
    ps:中秋快乐,这真的是一本可以抱着轻松愉快的心情阅读的轻小说哟……大概。

    在高塔核心区出现马赛克现象的原因,五十一区自己心中有数,这种代表了空间结构动荡的现象,在他们看来是可以接受,并且处于控制范围内的阵痛,事实也是如此,目前为止,虽然马赛克现象大规模产生,却没有给留在这里的诸人带来伤害。但是,“空间结构不稳会导致空间崩溃”这样的认知,在过去一直存在,而且根深蒂固,“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再建设另一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尝试,也一直没有成功的例子”,因此,有人无法接受当前的状况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宁愿冒着生命危险去吃螃蟹——

    “喂,高川,吃螃蟹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锉刀在一旁冷眼旁观时说到,五十一区的对当前的状况解释得十分清楚,对于自己也成为了吃螃蟹的人,而且还是被迫一起吃螃蟹的人,她到底有怎样的想法呢?从她仍旧平静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虽然也有基普这样反应激烈的人,但也同样有许多人和锉刀一样,默不做声地站在一旁,完全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发表自己的意见。

    “吃螃蟹没有生命危险,但还是会有人不满自己充当,或是被充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说:“反过来,经常出现吃河豚中毒死亡的新闻,但尝鲜的人却也同样络绎不绝呢。”

    “……高川,你现在很闲吗?”锉刀反问到,虽然没有开门见山,但她希望我闭嘴的意思。还是十分清晰的。

    “也没了,不过,现在的确是什么都做不了。”我面无表情地说:“在天门里积累了许多压力,一直都没办法释放出来呢。”

    “……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也有这样的一面,你该不会是吃了什么怪东西吧?所以脑袋里长满了寄生虫?”锉刀的语气尖刻起来。

    “别说得那么吓人嘛。锉刀。”我的脑硬体也会长寄生虫的话,倒是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寄生虫可以适应那种环境。的确,正如锉刀所说,过去的我似乎还从来没有这般说过怪话,冷嘲热讽什么的,但我不觉得自己此时的行为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硬要说的话,自从在“天门”中经历了那样的事情,有了那种糟糕的体验。产生了令人矛盾的碰撞后,即便离开意识态世界,仍旧有一股我自己也说不明白的东西,在心中横冲直撞,无法平息下来,那像是力量,但又像是情绪,被脑硬体压制着。却也正在推动着脑硬体快速运转。

    就像是,有什么欲吐不快。却又暂时被堵住出口,亦或着,刻意克制自己。那东西,是感性?是理性?是属于自己的存在?还是不属于自己的存在?因为感觉所带来的答案太过暧昧,所以我自己也不太明白,也有想过。是不是“江”在异动,还是我在天门之中的遭遇,强制破除了深层高川资讯的封印,而发生人格心理上的侵蚀?

    但即便真是如此,除了接受之外。也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这个时候,脑硬体的高速运转,反而更像是由这种感觉带来的副作用,如果脑硬体可以产生情绪的话,大概就是“过度兴奋”吧。在他人看来,我此时的行径有些不对劲,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我自己,无法产生“不对劲”的感觉。因为,由“高川”的因素而产生变化的我,也仍旧是高川。

    “脑子里长寄生虫是不可能的,身体里倒是有一个,而且连我也感到害怕。”我面不改色地说。

    “……这笑话冷得我的鸡皮疙瘩都生出来了。”锉刀的声音就像是泄气的轮胎,一下子就瘪下来,“拜托了,住口吧。”

    “笑话吗?”我自言自语,其实,这话被当作冷笑话,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是怎样的心情。

    “我也没办法,现在我,硬要形容的话——”我平静地和锉刀对视一眼,说:“就像是电脑的硬件资源过剩,恨不得多打开几百个程序,免得浪费的感觉。”

    “给我关掉无所谓的程序应用!”锉刀狠狠说到,“别给我还嘴,你可不是吐槽的角色!”

    “那是你对我的了解太少了,总要有人活跃气氛,不是吗?咲夜。”我将目光移开,说到。

    说不定,在强制融合的深层高川资讯中,真有强化说冷笑话和吐槽的选项吧,在过去的某一个高川中,有擅长这两种技能的吧。

    “问我吗?”咲夜的声音有些犹豫,即便没有转头去看,我也知道锉刀在瞪着她。只听到咲夜说:“在我看来,果然还是不符合阿川的风格呢,阿川担任这样的角色,连妈妈都会哭泣哟。”

    喂,为什么妈妈会出现?为什么妈妈会哭泣啊?还有,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话,是灰烬使者状态的咲夜的风格吗?这样的回嘴,最终还是没有从我的嘴巴中说出来,当然,也没有从死板而平淡的表情中流露出来。

    锉刀发出“嗯嗯”的声音用力点头,继而,身旁的锉刀小队其他成员中,传来压抑着的“扑哧扑哧”声音。清洁工和灰狐用力憋着脸部肌肉,一副神经抽搐的样子。

    而在争吵的中心,诘问和解释还在持续着。

    “以前做不到的,不代表现在不可以做到,而且,原本这个基地的异空间,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存在的。从总体结构上来说,它一直都不是完整状态。”五十一区的代表,那个代号为“训导者”的女军官发话了,“我们在构成它的时候,留下了了许多接口,所以,严格来说,现在并不是在异空间中形成异空间,而是将新的异空间结构。通过预先留下的接口,并入原来的异空间结构中。虽然期间不免发生动荡,但请相信我们,不会发生严重的事故。”

    基普的质问没能引起太多人的共鸣,在女军官做出解释后,他发出“切”的一声。总算是一脸不置可否,无法认同的表情,抱着手臂消停下来。

    虽然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确信当前的空间动荡,不会给诸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马赛克现象本身的危险性,却没有人愿意亲身尝试。所以,在其变得频繁和无序的情况下,都提起了精神随时做出应对。因为是十分常见的异常现象。所以,对于长年行走于神秘中的资深者来说,其危险,更大程度上在于突发情况下与其不可避免的接触,以及其所代表的空间崩溃的意义,没有在第一波现象中就被卷入的话,还是可以利用一些方法,来避免自己被接下来的现象卷入其中的。

    在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这边。则是直接由咲夜释放出灰丝,直接将人包围起来。一般来说。能够应付这种由神秘产生的空间结构动荡的,也必然是同样具备同样属性的神秘,但是,因为个人产生的神秘,在质量上,往往低于这种范围性的神秘。因此,原地不动,正面抵抗是最消极,也是不够妥当的做法。但是,咲夜的灰丝。再一次展现其特异的效能,即便我们没有移动脚步,但和马赛克现象正面接触的机会一次也没有。马赛克现象,只出现在灰丝包围圈之外,与其说是运气好,还不如说,感觉上就像是这种现象被来自灰丝的神秘排斥了。

    呆在原地不动的我们,和其他严谨闪躲的人自然产生了鲜明对比,引起他人的注意是不可避免的,虽然没有人说些什么,但是他们的目光,都流露出类似的意思。那是,对力量的警惕,敬佩,和疑虑——“这个女孩到底是……”、“这些人到底……”、“这种力量……”无法用语言清晰表述出来的复杂思绪,正在那些人的目光中闪动。暴露出自己的力量,让自己木秀于林,在很多时候,都是需要极力避免的,尤其是在他人的地盘上活动时,不过,现在也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可以摆明不怀好意的时期已经过去。如今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认可了五十一区天门计划的成功,并基于这一点来修改自己的活动方针。作为合作者,展现自己的力量也没问题。或者说,在这种时候展现自己的力量,反而能够消除对方对“是否有隐藏什么的”的疑虑,获得更大程度上的认可。

    尽管,我也不明白,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到底都拥有怎样的神秘,但是,就连我也不明白的东西,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隐藏实力”吧。虽然此时的“展露隐藏实力”仅仅是其他人的想法,对我来说,却只是一种巧合,但好歹也没有坏处。

    “虽然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是我们就这么站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刚刚加入这一行的契卡还是抱有疑惑,她对我们所拥有的力量不太敏感,而且,周遭众人没有一个如我们这般。从一开始,我们的表现就没有这么强势,因此,她对我们此时表现的游刃有余也就没有太大的信心。

    “应该没关系吧?队长。”清洁工也帮衬道。

    “放心吧,虽然我也有些吃惊,咲夜小姐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但是,我相信高川不会拿我们的小命开玩笑的。”锉刀一脸轻松地说。

    “没关系的。”快枪一脸严肃,毫不松懈地紧盯着灰丝防护圈外的马赛克现象,但还是说:“按照几率来判断,应该不是偶然,那些现象被咲夜女士的力量排斥了。不过,真的很惊人,这么大规模的空间结构不稳现象,可不是随便说要排斥就能排斥的。拥有空间能力的二级魔纹使者大概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我记得队长也是二级魔纹使者吧?换作队长一个人的话,会怎么做?”摔跤手的问题,让其他人的目光都转移到锉刀身上。

    “这个嘛……”锉刀用食指和拇指捏着下巴,一脸深思的表情,随后微笑着回答到:“小规模的马赛克现象,用我的现象是可以暂时让它消停,然后趁此机会躲开。不过,那种大规模的……”她朝那片如同城墙一般。隔离了高塔核心区另一端的巨大马赛克现象,语气变得严肃起来,“那是一碰到就会死的东西,从规模来说,没有高川那么快的速度的话,一旦出现在身边。基本上就意味着死定了。所以,以后你们碰到的话,就只能抱怨运气不好了。”

    “说的……也是呢。”灰狐的嘴角有些抽搐,之前基普的反应那么剧烈,正是因为这种巨大马赛克现象的出现,那种现象已经不是普通程度的躲闪和抵抗所能抗拒的了,而且,往往意味着空间结构的动荡已经进入一个微妙的时刻,随时都有可能引发整个空间的崩溃。正是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有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在暗中窥视,无论怎么想,都是十分要命的事情。即便五十一区说“没关系”,也不会真的觉得没有关系。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构造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在以往所经历过的神秘中,也只有统治局遗址中才出现过,这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十分困难的技术。所以,就算五十一区说自己也可以办到。也无法让人就这么轻易地相信。如果失败了怎么办?这样的想法,想必很多人都有,哪怕是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也不是每一个都这么自信吧。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资深者,有过在统治局冒险的经历的话,多少都会明白。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崩溃究竟是多么可怕而无助的危机。说是对五十一区充满信心,所以毫不担心,那一定是骗人的,大多数人的沉默,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就算指责抱怨,也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被扯下水后,却需要继续保持联盟关系,那就只有共同承担这种让人心惊肉跳的危险。

    “这种无可避免,因为同伴或是无关紧要的人固执己见的行为而产生的风险,就算是正常的战斗中也没少碰到过吧?而且,是最难避免的一种。”摔跤手摊开手,一副早就习惯了的表情。

    “无论是正常的战斗,还是异常的战斗,其本质都不会有任何变化。所以,身为雇佣兵的新人才拥有比其他新人更好的适应性。”快枪说:“不要被神秘迷惑住了,新人们,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却受到这么安全的保护,可以尽情吸取教训,这可是很难得的机会哟。清洁工,契卡,你们赶上了一个好时候。神秘无论何时都是诡秘危险的,在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前,无论多强,在危险到来的时候,该死的还是会死,没多少人可以像你们一样,有这么强大的保姆呆在身边。我想,有过这一次的经历,你们多少也可以认知到,神秘的危险程度等级,以及自己可以应付哪种程度的神秘——在这个圈子里,从来都没有对神秘危险程度的详细划分,所以,基本上都是依靠自己的感觉来进行判断。产生伤亡的情况,往往是无法判断神秘的危险程度,被远超自己力所能及范围的神秘波及,没有应对相应危险等级的经验,在这里,将‘神秘’换成‘战争’的话,想必对你们来说,更容易理解吧?”

    “原来如此,虽然这些诡异的东西,真的很让人难以是从,而且,总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感觉,但是,严格说来,也不过是一种情报不明的战斗罢了。”清洁工点点头,“的确,缺乏情报是战斗的大忌,但是,身为雇佣兵,可是没少遇到这种事情。所以,在这个圈子里活动的话,总是要在这种缺乏情报的环境中做事吗?真让人感到不舒服。”

    “在神秘出现的地方,不仅仅是神秘伴随的危险难以确定,而且,也很难在第一时间分出到底是有人在背后控制,亦或着是一种残留的现象。前者虽然危险,但有经验、能力和运气的话,还是有迹可循,后者的话,运气就更加重要了。”灰狐这般说的时候,脸上还残留着回想自己的经历时,那种心有余悸的表情。

    “这么危险的事情,为什么不退出呢?该不会是不允许退出吧?”契卡朝我和锉刀看来。

    “不可否认,也有那种不允许退出的组织,不过,我们耳语者的话,会比较宽松哟。”咲夜代替我说到。

    “其实,更大的原因是,一旦和神秘扯上关系,就算退出组织,也无法避免神秘再一次找上门来。”锉刀从口袋里抽出香烟,点上火,用力吸着,“仅仅是退出组织的话,根本没有意义,但是,想要回到正常的生活,除了一类人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可以办到。”她用锐利的视线扫过清洁工和契卡,重重地说:“死人!”

    “不,我觉得,就算是死人也无法回到正常。”咲夜再一次替我说到。

    她的话,不仅让清洁工和契卡有些惊悚,摔跤手、灰狐和快枪三人,都一脸难看的神情,不过,我觉得后面三者,应该是能够理解才露出这幅表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