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7 螺旋
    接二连三的,虚张声势的袭击让众人的注意力发生了偏移,便就在这个时刻,主导了一系列袭击的巫师终于再次从幕后走上前台。最后一位精英巫师,擅长意识法术的黑桃巫师的声音回响在废墟中,浑浊又邪恶,充满了阴谋感。即便她使用的不是正常的语言,但是,每个人都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全都给我看过来吧!

    我知道,属于“言灵”的神秘,正在展开。虽然并非位于意识态世界中,但是,通过之前的袭击营造的心理氛围,强化了言灵的作用。在正常的情况下,这种富有恶意和暗示意义的语言,资深者都应该明白,绝对不应该遵从,然而,在众多的铺垫下,还是有不少人看向了那双突然在诸人上空睁开的腥红色巨眼。

    “不要看!”这样的呼声,已经太迟了。

    和在“天门”中不同,在脑硬体的控制下,黑桃巫师的言灵对我的效果大降,突然出现的腥红色巨眼,也没有撼动我的心神,但是,只有我一个人不受影响,对于局面于事无补,锉刀小队的人和咲夜,都不由得朝那边抬起视线。在没有充足外力的情况下,伪速掠无法阻止他们,我刚来到咲夜身旁,要将她的脸遮住,但是,腥红色巨眼的光芒,却在这一瞬间绽放。

    血红色的光,宛如化作实质的海潮,以相当于念头转动的速度抵达身旁,晦暗而死气沉沉的灰雾,在这光芒的照映下,仿佛蒸发的血液。这样的景象让我产生一种即视感,但是,来不及去分析。这种即视感到底是从何而来,转眼之间,我身边所有的人都呆滞了,虚张声势的怪物和闪光射击突破了众人的防线,在频发的马赛克现象中,将视野中的一切全部吞没。我根本就顾不上其他人。因为,咲夜的灰丝防线也已经停顿,我们的处境和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怪物即将闯入防御圈中,而闪光射击先一步贯穿灰丝之间的缝隙时,我已经奔驰起来。在一片密集的爆破中,我抓住咲夜,闪开突然在原地产生的马赛克现象,借助源源不绝的爆炸冲击,一边提速。一边带走锉刀小队的诸人。若果换作是其他人,想要凭借一人之力,在这急转之下的局面中,救走自己身边的所有人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马赛克现象频发,怪物如潮水般袭来,更有闪光式的急速覆盖性轰炸,停留在原地根本就是送死的行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如同咲夜这般,能够同时抵御这三种攻击模式的神秘。以之前各人所采取的反应来看。咲夜的能力,在这里也是极为特殊的,然而,即便是如此特殊的咲夜,也落入了巫师们精心策划的陷阱中。

    我并不感到惊讶,因为。这便是“神秘”的危险性,也是这种危险性的极为鲜明的特点,几乎不可想象,会有一种能力可以应对所有由“神秘”构成的危机。就算是义体配合脑硬体的我,也并非全能。经验可以弥补弱点,但是,在获取经验的同时,就必须承受相当的危险。如果不是在“天门”之中有过和黑桃巫师战斗的经验,我也不可能及时反应过来,众人的呆滞,明显是在意识层面上受到影响。

    我有考虑过,巫师在潜伏期间,会利用这种方式发动进攻。但是,在这个非意识态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黑桃巫师的意识法术必然受到更大的限制,威能也会相应缩小到相当的地步。这个推断出错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对方仍旧造成了当前的局面,几乎让所有人的都陷入意识的冲击中,不得不说,挺出人意料的。那高悬于空中的腥红色双眼,以及此时的血色景象,所给我带来的即视感,让我第一时间深信,这种程度的意识冲击能力,并不仅仅是黑桃巫师使用了自己的意识法术,更重要的是,有某种东西强化了这种意识法术的效能。

    即便如此,应该不会所有人都毫无还手之力,意识行走者对意识类神秘有相当强的抗性,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经历过“天门”之中的战斗。龙傲天、丘比和魔法少女们,应该可以应付这种陷阱。至于其他人,即便受到意识上的冲击,但这种影响,也会视个人的能力和力量,而相对减少恢复正常的时间。问题就在于,周围的环境太过恶劣了,先不提马赛克现象这种触之往往就会带来死亡的现象,那些怪物和闪光射击,即便其真正的力量在咲夜看来和它们的声势完全不符,但数量也太多了,在无法闪躲清理的情况下,被击中也难保不会出现伤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一副无比强健的**。就算是再小的伤势,一旦累积起来,也会产生致命的影响。

    我将陷入呆滞的咲夜和锉刀小队诸人的身体集中在一起,从呆滞的锉刀手中取回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在不断的加速中,以他们为中心绕着圈子,将所有来犯的怪物、闪光和马赛克现象一刀两断。这把临界兵器果然没有辜负我的设想,它那充满神秘的“锋利”性质,连马赛克现象也能斩断。我便依靠高速移动中的斩击,不断将所有可视的,可以感知的威胁剔除,形成一个安全区域。虽然要保护好几个人,但是,将他们的身体堆叠在一起,却需要顾及的范围却并非很大。就算没有范围性的攻击能力,但是,利用速度上的,以及单位攻击力度上的差距,我达成了设想中的效果。

    即便无法突破我的防御圈,但无序的马赛克现象也好,被驱使的怪物也好,被敌人释放的远程闪光攻击也好,都不会因为我的抵抗而放缓。不过,我能清晰感觉到,压力并没有再度增强,这种程度的防守压力,在习惯后就逐渐变得游刃有余了。这个适应过程。对我来说,不过是绕转几圈的时间,而对于外界来说,更是短暂。也就在这个时候,被怪物们的身影填满,在血红色中。愈加显得诡秘阴沉的废墟中,一道刺眼的光柱腾空而起,笔直射向悬浮半空的腥红色巨眼。

    只是一眼就足以确认,那是魔法少女的攻击,在光柱射向腥红色巨眼的同时,也有更密集的力量以光柱的起点向外辐射,将周遭的怪物们贯穿,连同攻击我们的怪物们,也纷纷在这种大范围的攻击中。一个个被洞穿了身躯,随即崩溃成灰雾。

    相比起对怪物们的清理,对腥红色巨眼的攻击却没有那么有效。凝聚而刺眼的能量光柱在碰到腥红色巨眼之前,就被一层半透明的隔膜当了下来。能量碰撞的时候,产生了大片的极光现象,将那一片空间映得色彩斑斓。带状的极光波纹在半空蔓延着,任何抵达那个高度的马赛克现象、怪物和闪光,都宛如被冰封成镜子般。一片片地碎裂了。这种效果可谓是充满了视觉张力,毕竟。能够破坏马赛克现象的力量,可不是轻易就能看到的。

    不过——

    “果然还是达不到临界兵器的水准。”

    尽管同样可以破坏马赛克现象,但是,在我的直觉中,临界兵器在威能全开的情况下,要比这种能量光柱更加强大。只是。如果将比较对象换作由锉刀操纵的临界兵器,威力大概可以持平吧。毕竟,只是二级魔纹使者的话,是无法获得临界兵器的最高使用权限的。而我之所以可以使用,大概是因为这具身体的特殊性。以及,身为“高川”的特殊性在起作用。

    能够轻易防御这种程度的攻击,不得不说,那层半透明隔膜的防御能力,也达到了相应的水准。我不太相信,这种程度的防御力量,来自此时巫师们的法术。他们的残存力量,能够营造由怪物和远程闪光射击构成的攻击浪潮,然后将大部分人拖入意识法术陷阱中,已经是估计中,能够由他们自身力量达到的极限了——这个估值,就算和事实有所出入,但也绝对不可能太大。

    这个腥红色巨眼的出现,以及保护这个腥红色巨眼的隔膜,根本不是正常情况。巫师们到底做了什么?尽管推断过,他们有可能撤退,也有可能再次发动反击,不过,这种反击的力度,有些超乎预想了。

    我注视着那双腥红色的巨眼,最初,我以为那是黑桃巫师的意识法术被增幅后所产生现象,但是,现在却觉得,就像是来自一个正站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无形巨人站在那里,打算对高塔做些什么。不过,无论它在做什么,至少,目前无法通过目测来认知。

    而且,这种即视感——

    是“江”?

    这些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携带了“江”的力量吗?不过,考虑到艾鲁卡已经和巫师们达成合作,也并非不可能,也十分符合“江”要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的做法。末日真理教的行动,已经渗入了“江”的意志。不过,真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没有在一开始,就使出这样的力量,反而在这种几乎已经决定结果的时刻,才祭出这样的杀手锏。

    不过,也不能说,这么做是他们迫不得已,或许,这本就是他们最初的几种选择之一。

    情报实在太少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的机会,但是,其过程,以及想要达到怎样的结果,却并不是我可以轻易看穿的。就算拥有脑硬体,在情报处理速度上拥有一定的优势,但是,情报源的不足,让我始终对敌人的行动宛如雾里看花,往往是过后才能进一步分析。

    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极为被动棘手。巫师们仍旧没有现身,此时也无法找出他们藏身的位置,所以,攻击效用不明的腥红色巨眼,便成了唯一妨碍敌人的方式,尽管魔法少女们的攻击失效了,但并不是真的已经没有办法解决这个未知的威胁。

    趁着周遭的怪物们被范围性攻击清扫一空的时机,我将咲夜和锉刀小队诸人带到魔法少女们所在的地方。这个时候,她们已经救助了不少人,在没有受到意识冲击的影响时,她们的能力和品性,还是十分值得信任的。在以“学姐”带头的三名魔法少女再次准备第二次能量聚合攻击时。我阻止了她们:“不用再试了,你们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打穿那层防御。”

    “高川先生……”魔法少女学姐的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她也十分清楚,自己等人的确再做无用功。

    “不能再聚集更大的力量了吗?”我问。

    “很遗憾。我们的组合攻击,目前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其他人的力量勉强加起来,也只是将沙子聚集在一起,没有意义。”魔法少女学姐回答到。

    “高川先生!”身旁传来魔法少女小园的声音,她扛着两个大男人刚刚返回,看到我的时候,脸上露出开心又松了口气的笑容,“高川先生没事,真是太好了。果然还是高川先生现在的样子比较习惯。”她说的。自然是意识态世界里,我的形象和正常状态下的差别。

    “有要并肩作战了呢,高川先生。”蹲坐在小圆头顶上方的丘比,也一副天真和气的口吻说着,脸上带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你们照顾好其他人,我去解决那双眼睛。”我没有废话,直接对这些魔法少女说到。

    “没有问题!”魔法少女晓美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那么,我们再来一次攻击吧!”魔法少女学姐说着。伙同其他两名魔法少女,再次通过她们自称为“魔法”的神秘。将各自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就像是注入了过度的能量一般,学姐以魔法构成的火枪开始膨胀起来,一层层的,充满跳动感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在电光环绕之中。变得宛如火炮一般巨大,已经不是她可以拿着的程度了。不过,她本来就不需要亲手端着这种魔法火枪。

    外形是枪,但体积是炮的武器,悬浮在半空。枪口对准了上方的腥红色双眼。而其他魔法少女,则在努力维持着防御圈,不断将幸存的其他神秘组织的人搬回来。而还有意识,或者已经清醒过来的人们,也已经陆续聚集在一起,做着同样的工作。从数量上看,虽然一开始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真正死掉的人,应该不算太多。咲夜和锉刀,在这个时候,也发出了清醒前的呻吟声,看样子不一会就可以恢复过来,重新加入战斗了。

    “准备好了吗?高川先生!”魔法少女学姐喊道,巨型魔法火枪的枪口,那凝聚在一起的光团,已经浓烈到了一定程度,给人一种再过片刻就会自爆的感觉。我也开始来回奔驰,重新通过伪速掠蓄积加速力量,这个过程十分迅速,因为,身边尽是不停歇的战斗所产生的冲击波。

    “可以了!”我回答的时候,其他人的动作,已经相对变得缓慢。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过了,也曾经交过手,但是,熟悉我的三名魔法少女小圆、晓美和学姐的眼神中,那种对我的高速移动感到惊叹的神情,也半点都没有减少。看来,我的速度给她们造成过的冲击,真的很大,应该是在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留下的后遗症吧。

    “那么——”魔法少女们齐声喊道,声音仿佛被拉长了,而显得格外沉重:“去吧!组合魔法,螺旋的三重奏!”

    这一次,我终于看清楚了,凝聚而成的光柱,并非如同从远处看到的那样,是平整光滑的圆柱状,而是紧密纠缠在一起,因为色泽相同,所以很难辨认出来的螺旋状。而且,当它从枪口射出的同时,就像是一根在飞速自转的锥子。

    就在这根仿佛要通天贯地的光柱腾空而起的同时,我也猛然刹住不断来回冲刺加速的脚步,将不断叠加的力量,凝聚在双腿上,一鼓作气爆发出来,贴着光柱向上跃起。没有意识态世界中,由使魔夸克带来的飞行能力,就只能依靠跳跃了,按照脑硬体的推断,在这股冲力下,抵达和腥红色巨眼一样的高度,还是没问题的。

    关键在于,是否可以突破那层被击中后才会现形的防御层。

    能量光柱无可争议地,最先击中了那层隔膜,充满破坏力的极光现象,再一次于半空中展开。我不知道自己的义体就这么冲入极光中,会遭到怎样的打击,不过,即便确信不会让这具义体的损伤超过百分之五十,也绝对不会刻意去尝试一下。更何况,突破极光,突破防御层的自信,并不来自于这具足够坚硬的**,而在于,我手中这把,拥有极端切割能力的临界兵器。

    我扣下高周波泛域装置的扳机,朝上方挥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