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0 交还
    强烈的光芒充斥着高塔内部,让人无法视物,对比起同样难以视物的黑暗,毫无疑问,光芒的刺激性更加强烈。仅仅是呆在这里,就仿佛全身都要被穿透烧融了一般。在黑暗中呆得太久,也会让人产生被黑暗瓦解同化的错觉,但是,来自光芒的压迫性更加强烈,也更加主动。留给我的时间不多,落后的其他竞争者很快就会赶上来,他们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还继续浪费自己的精力,去拉扯他人的后退,而红衣女郎玛丽亚却一直都阻挠我,攻击我,牵扯我,仿佛它之所以诞生,之所以存在于此时此刻,任务就是如此,而并非自己去夺取精神统合装置。

    在肉眼无法视物,连锁判定也大受干扰的情况下,我仅仅是凭着对敌意近身时的本能来维持战局的稳定。我不断速掠,高塔在外壳解体之后,算做是“内部”的区域虽然有了一定程度的扩展,但在无法视物的情况下移动所带给我的广阔感,却远远超出之前从外部目测的范围。我既无法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无法离开这片光芒充斥之地,就连时间也仿佛在一种冥冥力量的作用下,变得毫无存在感。

    太奇怪了,太异常了,若非红衣女郎玛丽亚不时出现在身边发动袭击,提醒着我这里并非只有我一个人,恐怕我也会在这种仿佛无止境的寂静、光芒和平淡中融化吧。或许,会成为促生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祭品的一部分?我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焦躁,在正常情况下,即便是激烈的战斗都不会引发的负面情绪,一点点从内心中,如杂草般露出苗头。不过。现在本来就不能算是正常情况,我对面对的,是一无所知的精神统合装置以意识态呈现的内部环境。

    我不知道自己除了坚持下去,还能做些什么,紧握着人格保存装置,却没有感觉到这枚芯片的内部变化。按理来说,其中应该已经钻入了不少黑烟之脸,若是这种存在是应对天门计划的一环,如今应该会发挥作用,至少也应该产生一些响应才对。我最初的预想,便是依靠芯片和芯片中的黑烟之脸可能会对精神统合装置产生的共鸣,来寻找进一步的线索,然而,事实比我预想的还要平静。落在我手中的这两者简直就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死物。我也不知道高塔外产生了怎样的变化,其他人的进度到底如何了,我对时间的敏感正在流失。我的一切感知和观测,全被这神秘又异常的光芒给遮蔽了——这些光简直就像是精神统合装置的最终防御。

    也有考虑过,“江”会在这种时候出现摘取果实,不过,到底过了多长时间?除了红衣女郎玛丽亚仍旧在契而不舍地追逐着我,似乎再没有其他东西出现在我们之中。我的注意力。已经开始分散,应对红衣女郎的袭击。已经成为机械的本能,而寻找精神统合装置,也渐渐变得不再是第一目的,我有余地去思考更多的东西,但是,让人警惕的是。我竟然不知道,在浪费的时间中,自己到底想了些什么。一些明确的,新近诞生的思绪,还是挺分明的。但是,前一段时间的思考之物,到底去了何方,成为了怎样的形态,该如何才能进行下去,全都变得无比模糊——恍惚,我只能用这个词汇来形容,猛然的回过神来时,自己又和红衣女郎交手了,这样的感觉,其实不是很熟悉吗?就如同,我陷入精神分裂时的症状。

    高塔内部,被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侵蚀的这片空间,让我的精神意识产生了劣化吗?我这么猜测,但是,这个猜测想必不会坚持太久,就会在之后的恍惚中消失吧,然而再产生,再消失。我已经将自身所处的困境,估计得极为严重,所以,不免会觉得,多亏了红衣女郎玛丽亚的纠缠,才让我维系着最后的理智,才能让我从严重的恍惚状态中回过神来。

    也许,对红衣女郎玛丽亚来说,情况也是类似的,如果它不执着于袭击我的话,说不定也会在这片光的世界中融化掉——我的思维发散着,尽管只是猜想,我却不得不相信,事实就是如此,以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红衣女郎玛丽亚身上。

    有了专注的东西,恍惚的频率和程度,也会相应减少吧。但是,所谓的“减少”却要基于可以观测数值的情况,而我自己是无法观测自己恍惚的频率和程度的,所以,仅仅是一种感觉,或许,也是一种错觉。

    不过,即便是错觉,也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办法,唯一可以去做的事情。这里除了光和红衣女郎,什么都没有,如果连红衣女郎都消失了,我自己一个人,又能够行动到什么时候呢?我不觉得,自己是可以一直持续这种毫无变化,毫无反馈的行动,即便再机械的运动,也能凭借毅力,有意识地持续到生命尽头的那类人。

    尽管“高川”的燃烧意志从来都没看到过尽头,但是,相对的,我也不觉得,这股意志和动力,可以就这么一直燃烧下去,无穷无尽。

    事情真正变得棘手了,这个精神统合装置,果然不愧是连“江”都想要得到,是可以促使计划完成的关键物品。对于依靠人格意识和精神意志维系存在的“高川”来说,针对人格意识和精神意志产生本质破坏的东西,果然极为危险。

    如果只是某个神秘持有者的意识能力,是不可能在“质”和“量”上达到这种程度的,所以,就不足以扑灭“高川”,但是,在某种意义上,精神统合装置很可能是能够从末日幻境的底层本质,聚合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人格和精神意识的存在,即便此时此刻的精神统合装置没有聚集如此数量等级的力量,但是,在过往为达成天门计划而进行的献祭中,让其聚集起来的力量,绝对不值是几百、几千、几万这个量级。

    这也意味着。每一个进入此地的人,其实面对的,都是超巨量级的精神意识攻击吗?虽然,只是一种相对被动的,范围性扩散的力量,但是。落入其中的我们,就好似被一点点磨碎一样,想要离开都做不到。其他人是否知道这种情况,是否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来应对这种情况,我不得而知,但是,如果,我真的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脱离这个困境的话,希望他们能够凭借自己的早有准备。引发进一步的异变,就是唯一的选择了吧?

    如现在的一成不变,果然才是最糟糕的情况。而不能利用自己的力量来结束这个糟糕的情况,是更加让人感到沮丧和无力,不过,如果真的产生这种负面情绪就糟糕了,所以,我往往会用另一种方式去面对——将他人。即便这个他人是敌人,将他们的准备和后手也考虑其中。承认自己的无力并利用他们的有力,只要做好了这样的觉悟,即便是面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也不会真正陷入束手无策之中。反而,如果自大地认为,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做到,没有人可以做好,那才会面临真正的绝望。

    当然,这种“从另一个角度去想”的方式,或许是一种自我安慰。或许会被人看作是懦弱的表现,但是,唯独我,唯独“高川”,不能因此而产生顾虑,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会“死”。无法让自己保持希望的话,无法让自己走出负面的心态的话,就会“死”。

    这并非生理意义上的“死”,而是人格意识层面上的“死”,因为,无法接受失败和无力,无法转变观念去看待这些失败和无力的话,“高川”早就坚持不下来了。我,高川们,要面对的,可是不知道有多么强大的敌人,超出预想的恶劣境况,宛如玩偶一样轮回了无数次,仍旧无法找到一个确实的,一定能够成功的计划。

    “喂,玛丽亚。”我又一次用速掠逃离了玛丽亚的刀锋,但是,这一次没有远远跑开,而是在一个身位的距离背对着它,对它说:“你知道,在我诞生之前,高川到底失败了多少次,死亡了多次吗?不是倒在快看到目标的一刻,而是,连目标的影子都没能看到,就这么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注定了命运一样,失败了,死掉了。你知道,重复了无数次之后,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吗?”

    我,不想再躲了,也不想再找了。精神统合装置怎样都好,它就算变成了他人的东西,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现在,我就是想让自己重新兴奋起来,一直燃烧着的高川核心意志,在这么久的平稳持续后,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抑着一样,不撩拨一下,就会逐渐黯淡熄灭下去。

    我却能够感受到,在这种压抑下的燃烧,并不完全,仿佛,还有什么东西,隐藏在体内深处,如果,不提高燃点的话,是无法唤醒它的。

    在我说话之后,在我和它的追逐战进行了那么久之后,我的第一次出声,让红衣女郎玛丽亚停下了追击的脚步。它同样背对着我,在这充满光的世界里,它的身姿只是朦朦胧胧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它似乎,恢复了可以沟通的状态,就像是从“恶灵”,变回了普通的“鬼魂”,那穷凶极恶的身姿,重新流露出女性特有的温和。我从来都没有期待过,能够和它这么对上话,可以说,此时的情况,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它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停下来听我说话呢?这其中当然一定是有缘由的,但我,此时此刻,一点都不想去琢磨。

    “没有人喜欢面对无力和失败,但是,不去面对的话,又能怎么办呢?因为,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弃,也不觉得是可以放弃的事情,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再怎么痛苦和难耐,也必须熬过去。无力和失败,看不到达成目标的希望,面对的,是等级上甩了自己不知道多远的敌人,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真的是十分痛苦。但是,即便如此,却不能就这么死掉,甩手不干。因为,如果自己不做的话,又还有谁来替自己去做呢?曾经被寄托在自己身上的思念和期盼,就让它这么随风而逝吗?”我述说着,过去的“高川”的记忆资讯,仿佛从石头缝中渗出来。汇成溪流,淌过我的脑海。现实中的真江已经死了,被托付给高川的亲人一样的女孩们,病痛无法缓解,不得不进行实验性疗法,又在治疗中或崩坏或被改造。想要解救她们,以及更多的病人,明明拥有这种可能性,却一次都没有成功过。被既是姐姐。又是女友的女性托付的愿望,在无数次的失败后仍旧看不到成功的希望,自己想要肩负起的责任,也无法达成。

    “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怎么做都是失败。”我仰起头,希望能够看穿这个末日幻境,看到现实之中等待着的她们,“你能理解吗?这种,不得不承受的托付,不得不去实现的愿望。不得不去完结的事情。”

    “……”背后传来,幽魂一般似有似无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如此飘渺,就像是幻觉一样,但是。我却觉得,真的是红衣女郎的回答。

    “我看到了,在你的房间,你的项链中,所埋藏的东西……那份记忆和寄托……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是对你来说,十分重要的东西吧?无关于天门计划,仅仅是对于你而言……”我从怀中掏出玛丽亚的项链,这并非物质态的实物,但却是,我从境界线中得到的那根项链,打开吊坠,里面仍旧是“玛丽亚”和“亨利”的合影。

    “……”玛丽亚似有似无的声音,在我的耳畔缭绕着。

    曾经夺走了你的东西,为了完成我的计划,虽然不后悔,但是——

    “抱歉。”我没有转身回头,仅仅是用手抓着,向后递去。这根项链一直在意识态的我身上,只是,在正常世界中找到高塔核心区后,就一直将它忘记了,也没有想过,会有如今这样还给原主人的机会,“现在,我不需要它了。”

    我没有感到红衣女郎身体的触感,但是手中一轻,掌心中的项链已经消失了。我的心中,猛然如同放下一块沉重的石头,被这块石头一直压住的火焰,轰然一声窜跃起来。我又听到了,那血脉奔流的轰鸣声,如巨鼓雷动的心跳,在燃烧的尽头,露出了那个深藏着的东西,那像是一对黑色幽深的光芒,就像是,夜晚中,亮起比夜色更黑暗深邃的双眸。

    那是,一个活着的——

    “……”玛丽亚的声音,在一次于我耳边飘渺响起,然后,当我转过头时,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她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我知道她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中,但是,她去了哪里?我不由得产生这样的念头:莫非,是去了精神统合装置那儿吗?她才是,不,应该说,一直都是,这场对精神统合装置的争夺中,真正核心的角色?

    “是吗?从很早以前,在五十一区得到精神统合装置的时候,在对精神统合装置进行研究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了吗?是因为,一场意外促成的?是和我一样,即便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也必须去做的事情?”我对着,已经不知去往何处的红衣女郎,喃喃自述着。

    “所以,那根项链是完成某个关键一步,所必不可少的东西,但是,只有你一个人可以使用,只有你一个人懂得怎么使用。是这样吗?玛丽亚。”我不由得微笑起来,一点都不为将这根项链交还给对方感到惋惜和后悔,因为,总有一些东西,是只属于某个人的。

    我静静呆在原地,等待着,取回自己东西的玛丽亚,去结束这个进退不得的情况。而这个结果,是一开始就在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预料中吗?如果真是这样,黑烟之脸、龙傲天和这枚芯片,又到底算是什么?是必须要这么发展,才能将全部的阻挠排除,让玛丽亚去完成最后的一步吗?

    也许,就是这么回事。也许,在他们的计划中,这么做虽然复杂,但却是最稳妥的,比直接和我达成合作,取走项链,或者,让我真的加入计划去协助他们更加稳妥。因为,事实不是很明显吗?我从来都没有真心想过,将精神统合装置交给其他人。龙傲天和丘比也必然如此吧。

    我摊开手掌,虽然看不到,但是,芯片的确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手掌中。

    它很可能,就是我此行唯一的战利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