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16 观测区
    观测到神秘会给身体造成负荷,正如此时监测纳粹举动的人们,根据承受能力的不同纷纷出现不同程度的晕眩、作呕乃至于昏厥现象。纳粹飞艇构成的球形魔法阵产生了大量复杂运作的资讯,这些资讯并不仅仅是通过视觉对身体产生负面影响,视网膜屏幕中弹出的警告信息显示,整个拉斯维加斯地区都被这个魔法阵释放出来的资讯所干涉,只是不注视的话,这些资讯对个人的干涉渠道就会所减,同一时间内,身体必须承受的负荷也相应下降,但是,无论是否直观观测这些神秘,都避免不了这些额外的复杂资讯的侵扰。

    脑硬体通过观测魔法阵时身体所承受的负荷来估测整个魔法阵的神秘等级,我的义体对负荷的承受能力远超普通人身体的上限,因此进行这样的动作是游刃有余,但是其他的大多数人却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们仅仅能够通过“感觉”的方式来判断这个魔法阵的威胁程度,却无法将之进行更为直观的量化。

    虽然在负责长官的命令下,工作区的计算机已经全力开动,对魔法阵现象进行解析,但这些正常的计算机不可能达到脑硬体的水平。这些计算机的能力上限被限制在科技所能达到的程度,而脑硬体却具备“神秘”性,能够超越这种上限。通过之前和五十一区的接触,我多少了解过他们对“神秘”这个概念的理解——在欧美区有这样一个通用的说法,只要不能用科技重现,无法用科学理论准确描述其运作过程的现象,都是“神秘”现象。科学的上限,便是人类对世界的了解的上限,尽管在遥远的未来。在科学得到大幅度发展之后,更多的“神秘”会变得不再神秘,正如过去几个世纪以来,科学发展几度撕去了那些未知物事的面纱,但是,超越科学上限的“神秘”并不会因此消亡。反而在人类能够接触到的范围内,会呈量级上升。

    正所谓了解得越多,就会发现自己不了解的同样会变得更多。在一张白纸中画出一个圆,科学是圈内,而神秘便是圈外,圆圈越大,圆周边所接触的神秘之处也会越广。不了解,无法解析,不代表无法应用。正如过去的人们不了解风雨雷电和火焰,但却并不妨碍他们使用乃至于制造出相应的现象。他人为之惊恐,称之为“神秘”。

    神秘的力量,在科学无法解析的同时,也永远比科技超前一步,而这个特性,便是神秘力量的魅力所在。

    在欧美区,这种对“神秘”的理解正渐渐变成主流。因为它更加明确清晰,随着科学的发展和深入人心。这种理解也正在朝整个世界扩散开来。对“神秘”敬而远之,只是在传闻中听说,并没有亲自接触过的人们,也往往更容易接受这种定义方式。

    不过,对我来说,他们的理解虽然并不算得上错误。但也并不是十分准确的,更谈不上是唯一正确。我接触过不少神秘,虽然有想过“什么是神秘”,但从来都没有详细论证过这个话题,因为。对一个以“未知”的形态存在,以“未知”的方式运作的现象下结论,去描述,申明其概念,这样的行为让我自己觉得既矛盾又可笑,即便不小心,不由得去猜想过,但事后总觉得是一种对自己的束缚。

    神秘就是神秘,在中央公国的语言中,其文字意义本身的模糊性和超越性,已经足以表明它的特征。神,就是模糊、超越而范概念的“神”,并不单单意指神明;秘,也是模糊、超越而范概念的“秘”,并不单单意指秘密。成长于中央公国的人们,因其独特的文化熏陶,能够感受性地知道这两个字眼组成的词汇有多么广博和深度,这一点是其他外来语种所无法做到的。

    即便用最狭隘的意义去拼凑,神秘的意思,也是“神明的秘密”,代表着超越凡人的极限,以凡人之精神和身躯去界定这样的存在和显现,无疑是极为可笑的。正如欧美地区的名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身为没有任何神秘的科技造物,其存在优先性甚至还在创造者“人类”之下的计算机,却偏偏试图用来解析超越凡人极限的“神秘”,其下场可想而知。就在工作区因为工作人员的超负荷而造成的混乱时,用来接受和分析资讯的超级计算机开始出现故障。故障的蔓延极为迅速,任凭指挥官大叫“快停下来!”也无法阻止这些故障的扩增。大屏幕上被大量的乱码充斥,连拉斯维加斯城的实时影像也被掩盖,随后就是根本让人来不及处理的警告框增递弹出,工作台不时迸起火花,房间内的热度也在迅速攀升,就像是坐在一个被点燃的火药桶中,随时都被会炸飞。

    这样的情况在脑硬体面对一些超出处理极限的神秘时也会产生,只是,自身拥有神秘性的脑硬体的极限,要比这些计算机高太多了。仅仅是观测到纳粹们的魔法阵,就已经濒临毁灭,这样的情况,再一次拉低了我对人类科技极限的印象——五十一区基地的计算机绝对是美利坚国家政府带着针对性目的而建造的,在面对“神秘”时,它的性能即便不是最强,也必然不差太多。而这样的造物,在面对纳粹展现的“神秘’时,仍旧不堪一击,而纳粹此时所展示的“神秘”,也并非是其神秘力量的上限。可想而知,如果只依靠人类当前的科学科技去抵抗由“神秘”带来的世界末日时,又有怎样的希望可言。

    我可以承认,如果给科学发展更多的时间,此时的“神秘”或许就会失去神秘的面纱而显得并不是那么难以抗拒,但关键核心就在这里,这个世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沉默地注视着眼前这纷忙而不得要领的人们,我觉得如果没有脑硬体,此时必然会有诸多感叹吧,但此时此刻。我仅仅是冰冷地旁观着。

    房间中的照明同时熄灭,又造成了一阵惊呼,身旁的各个神秘组织也没有之前那么沉稳了,因为房间中的混乱沉重,仿佛一触即发的气氛,让每个人都感同身受。

    “走火。要离开一下吗?”一名五十一区实力联盟的人低声问道。

    “不,没关系,保护措施足以应付这种程度的安全问题。”身为五十一区基地的代表,却一直默认走火的主导权的“训导者”女军官大声说道。

    她说的话未尝没有道理,作战指挥部不可能因为区区的设备毁坏就失去其安全保障,只是,没有脑硬体的绝对冷静,人类的情绪是很难控制的,该担心的仍旧会担心。会惊吓的也仍旧会惊吓。众人暂时按耐下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无动于衷,而是因为受到人类社会关系和契约的束缚。

    “启动备用系统!关闭敏感器!中断所有的外部连接!”指挥官终于发出命令,他的表情被黑暗中闪烁的电光火花照映得十分阴沉。

    所有屏幕的光芒彻底暗淡,那些刺耳的警报也随之消失,紧接着房间中亮起暗红色的光芒,提醒人们此时尚未度过危机。不过,随着大范围光亮的产生。即便这光是如此暗淡,还充满了警告的锋芒。但多少让众人的情绪平息了一些。

    “真是狼狈。”锉刀低声嘲笑,对身旁刚打了一针镇定剂的清洁工和契卡说:“我就说吧,在这种时候,镇定剂是最好的选择。感觉好一点了吗?”

    “还行。”契卡点点头。

    “妈的,比坐在坦克里被炸上天还要难受。”清洁工咕哝着。

    “你的意思是,昏迷比较好?”同样出身。已经是前辈的摔跤手笑起来,朝工作区躺了一片的工作人员努努嘴,“在铁罐头里被炸上天,没死就已经是最好了。”

    快枪和灰狐闻言相视一笑,似乎有什么未曾说明的隐情。

    “这该死的红光照得人难受。备用照明装置就只有这么一套?”旁边有人咕哝起来。不过,随着大屏幕的重新亮起,整个房间的光线也在渐渐变得正常。

    “那些纳粹到底想要做什么?”荣格在这个时候,突然对走火说,他的语气就像是走火知道其中的秘密似的。其他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走火身上。

    走火同身旁的训导者对视一眼,训导者点点头,他这才说到:“看来也不用保密了,毕竟都到了这一步。你们也清楚,自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各国一直没有放弃过对纳粹残余份子的追捕,也考虑过他们会归来的情况,现在发生的事情,说超出预期是不可能的。针对半个世纪以来收集到的资料进行分析后,加上先知的力量,各国都做了不少准备,现在的行动预案,也已经通过联合国的审批。虽然当前的行动是在美利坚的国土中,以美利坚政府力量为主导,拥有一定的自主权,但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工作,并没有超出预案的限制范围。”

    “联合国?”很多人的脸上浮现恍然的神色,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的凝重和兴奋:“不愧是国际性的大事件呀,还真是令人心惊肉跳。”

    “天门计划的核心,你们所看到的高塔有一个国际通用的称呼——精神量子中继器,俗称灰色中继器。其他国家是否拥有,如果拥有又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些暂且都是各自国家的秘密,不过,五十一区所拥有的这一台灰色中继器是二战结束后,根据纳粹资料的解析,直接在拉斯维加斯找到的。”走火沉静地,说出了不为大多人所知的内幕:“当时在拉斯维加斯的挖掘中,一共发现了两台灰色中继器,一台被搬运到五十一区中,另一台则因为种种因素,留在了拉斯维加斯城里。”

    “所以,是将计就计?”有人迅速反应了过来。

    “是的,纳粹会通过灰色中继器返回的几率很大,对于拉斯维加斯城所经受的灾难,一开始就有预计,只是没想到程度比预期的激烈太多。之所以称之为中继器,本就是因为。这些机器本身就承担着‘中继’的特性,彼此之间通过一些神秘渠道有所关联。拉斯维加斯城中的灰色中继器无法取出,它在当时就已经运作起来了,而且,也有战略考量的因素在内,让敌人在预想的地方出现。这样的想法是有意义的。因此,五十一区只能以之为样本,尝试控制自己得到的这台灰色中继器,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五十一区和我们,乃至于末日真理教都做了一些利益交换。”走火如此说到,“这便是天门计划的开始。”

    “原来如此,五十一区一开始就是拉斯维加斯城中那台中继器的监视者,也承担着纳粹归来时。对其情报进行收集的要务。美利坚政府定下的方针政策,从最开始就没有打算能够速战速决,对于五十一区来说,对纳粹的反击还在对纳粹的观测之下。所以,面对拉斯维加斯城的灾难,目前为止的应对都呈现被动性。”锉刀的分析已经足够简单明了。

    走火对她点点头,说:“确认纳粹通过中继器归来,就证明一点。在他们不为人知的基地中,还有一台中继器。既然我们能够构建瓦尔普吉斯之夜。嗯……这个玩意,其实在五十一区叫做‘精神量子领域”,反正都是指代同样的东西。既然我们可以做到,那么,比我们在这个方面的研究更加领先的纳粹自然也可以。拥有瓦尔普吉斯之夜作为基地,正常世界层面的战斗已经失去了决定性的胜利条件。即便在这里击退纳粹,甚至将其彻底歼灭,也是没有太大意义的。真要彻底解决他们,就必须找到他们的主基地,他们以之为根基的瓦尔普吉斯之夜。”

    “是想要通过中继器的神秘关联性为渠道吗?”已经有不少人想到了这一点。

    “没错。”走火肯定地说:“虽然不能带走或摧毁拉斯维加斯城中的中继器。但我们在研究中继器的时候,已经有能力对其动一点手脚。虽然反向追踪的条件有些苛刻,但是,我们的运气似乎一直不错,至今为止,条件正在一步步吻合。”

    “也就是说,在这些纳粹飞艇降临的时候,还没有达成条件?”荣格问道。

    “不,那只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走火说:“但是,仅仅凭借那次降临,并不足以让追踪进行,毕竟,只有一个例子的话,准确性太低了。机会基本上只有一次,如果暴露了,敌人会立刻进行针对性反制,必须承认,我们在这方面的技术有些落后,一旦被他们反向追踪到我们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坐标,半个世纪的努力就会一朝丧尽。”

    “五十一区最核心的任务,不是反击,而在保护自己主基地的同时,锁定敌人的主基地,之后才可以谈论反击计划。”训导者插口道:“在这个方面,敌人的声势越大,对我们就越有利,无论他们打算在拉斯维加斯城做什么,无论那个魔法阵有多么强大,其核心也定然是通过拉斯维加斯城的中继器进行。机会很快就要来了,同志们。”

    “所以,就算这些设备都毁掉了,你们也有更好的替代,是吗?”一人看着重新振作起来的工作区说到。

    “是的,之前运作的机器,并不是我们最好的设备。”走火沉静地说:“要观测神秘,自然需要神秘的支持。那么,斯内普上校,让大家好好看看吧,我们的‘观星者’。”

    原来那个负责工作区运作的面色阴沉的指挥官叫做斯内普,一个神秘学中经常出现的巫师名字,还有一个上校的军衔。而且,没想到,五十一区的神秘性观测装置也叫做“观星者”。“观星者”在咲夜身上也有一部,是从左江根据在统治局得到的资料制造的仿制品,性能自然不能和统治局的正品相提并论,不过,根据使用经验,在正常世界中还是十分好使的。不知道五十一区的“观星者”和我们耳语者的“观星者”有什么区别,但是,既然拥有相同的名字,那么拥有同一个资料源头是极为可能的事情。

    斯内普上校对走火点点头,发出命令:“连接中继器,启动观星者。”

    随着大屏幕上的数据流高速闪现,一些独特的关键词出现在屏幕上,不过,因为欧美区语种特性的缘故,很难如中央公国的语言一样进行联想,真正都是些不知其意的陌生词汇。工作人员开始通报进程:“尝试连接一次,响应停止;再次发送连接信号……已经收到反馈,观星者权限认证,一级安全系统运作确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