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26 异样气息
    我再次看到了少年高川幻象,一个眨眼前,他还是个模糊的影子,下一个眨眼,他便坐在了我的身旁,那里原本是咲夜的位置。咲夜并没有被他取代,我和咲夜之间原本已经没有的位置,就这么突然出现了。以机舱内的位置结构来说,这种插入本应是极为突兀而不和谐的,但此时此刻,却让我觉得,那里本该就有这么一个属于少年高川幻象的位置,但是,纵观排头,也仍旧和之前那般对称,没有多伸出去一截。

    如此诡异的景象并没有让我感到惊讶,既然是眼前出现了幻觉,那么多么异常的现象都不足为奇,而且,脑硬体仍旧一如既往地运作着,限制着我的情绪起伏。再说,已经有了之前那么多次幻觉体验,少年高川幻象的再次出现,也并非是不可测之事。他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出现呢?我的身体和精神,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在平静的思绪中,这些问题盘旋着,我却没有再主动去追索答案。

    再眨了一下眼睛,高中生模样的高川幻影,身上的校服已经被那件深红色大衣取代,正是我在意识态世界中那身全副武装的模样,就如同一个即将出征的战士。我凝视着他,就像是在凝视自己,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进入了那个诡异的意识态世界中。面前这个人,既陌生又熟悉,像是自己,又像是他人,像是遥远的双生子,又像是最接近的陌生人。

    他转过头来,在视线交错的一瞬间,我以为他在看我,就如同我们之间,是隔着一面镜子的正体和镜像。只是,无法分清哪个才是正体,哪个才是景象——自己无法确认自己是“真实”的,这真是一种奇异的感觉,当我的意识转动,就能感觉到。他的意识也在转动,如果我愿意,我们的位置随时可以进行调换,而且,没有任何隔阂感。

    “你——”我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察觉,他的目光实际并没有和我对视,而是越过我的脑后,仿佛在我的另一边有什么东西存在。

    下一瞬间。“少年高川在凝视着我另一侧的某人”这样的感觉变得十分强烈,让我不由得转过头追寻着少年高川的目光。就在我似乎看到了,似乎又没有看到,只觉得真的有个人影坐在那里的时候,那让人印象深刻的黑色长发状的轮廓便不存在了。我一阵恍惚,猛然回过神来,一道诧异的目光和我对上了,是格雷格娅。她满腹的迷糊,对我说:“怎么了?高川先生。”

    我很想说些什么。却一下子察觉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对她说,她所在的位置有什么人吗?那一定会让她感到不安吧。而且,在我的认知中,之前看到的景象,不过只是幻觉而已。或者说,我反复告诉自己,那只是幻觉。

    不存在于这里的人,却有着强烈的存在感,只是。随着秒针的走动,那个“不存在于这里的人”所具备的存在感,也迅速消失了。直到这个时候,我再一次产生了那种“醒来”的感觉,仿佛之前的回神,也不过是一种假象,一个浅薄的梦境。

    视网膜屏幕上的自检报告显示,我的身体数值在这个短短的过程中产生了极大的波动。先不说是好是坏,此时此刻已经恢复正常,若非报告明确就呈现在那里,还真的会觉得自己什么变化都没有。我不禁想,如果没有脑硬体,如果不是义体化的话,现在的我大概是一身冷汗吧。

    我和格雷格娅对视着,在她看出个究竟前,我打断了她的话,说到:“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不会是打算在下个城市里把我抛下吧?”格雷格娅着紧地说:“那可不行,高川先生,你答应过我的。”

    “不,不是这事儿。而且,只要你愿意,我自然不会食言。”我平静一笑,说:“只是在回忆过去而已。”少年高川幻象,和我的高中生时代,无论在外表还是气质上,都拥有很多类似的地方,确切来说,完全就是一个优等生模板里刻出来的,若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我在那个年纪的时候,尚没有接触神秘,所以,也没有那种藏匿锋芒般的战斗气息吧。

    不,确切地说,我并没有经历高中,那是上一个高川才有的经历,因为我接替的是大学毕业后的高川,是一个社会人时代的存在。

    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下意识将其他高川的过去,当成了自己的过去呢?这个问题也没有在我的脑海盘旋太久,我察觉到这个现象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些疲惫了,已经不打算再去追究这些既成事实的缘由。或许是因为,最大的原因,其实就位于视网膜屏幕的左下角吧?

    ——警告!警告!高川资讯载入程式受到不明干扰。

    ——干扰源确认……乱码……

    ——资讯……乱码……强制突破防火墙……乱码……将对主体人格产生严重影响。

    ——当前资讯载入进度75%。

    ——资讯载入程式主体检测,损坏率百分之十……乱码……干扰……无法修复……

    ——警告!警告!符合预制条件,启动紧急备用防火墙1046,主体人格将受到严重影响……乱码……

    ——启动中……

    不知不觉的时候,现在的我,其实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吗?完全没有注意,一切都太自然而然了,也没有为之痛苦、悲伤和恐惧,就像是自己已经得到了成长,但是,这种情况,可以说成是“成长”的结果吗?

    不过,从我当前情况的角度来说,将自己诞生后不曾有过的“过去”,当成是自己曾经有过的“过去”,已经不再是谎言了。

    “高川先生还这么年轻,就开始回忆过去了吗?”格雷格娅用惊异的目光审视着我。

    “总会有触景生情的时候。”我模糊的应付着,双手搓了搓脸蛋。从口袋中掏出骆驼牌香烟——我不记得这包香烟到底是不是一直都在身上,一直都没有抽完了,而这种突然觉得香烟不应该还在身上,或是不应该还是这副半满的状态的想法,也是突然之间才产生的。

    简直就像是,因为我下意识觉得它就在口袋里。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它便存在了——这也是一种错觉吗?

    “可以抽烟吗?”我对其他人问道。

    “没问题。”其中一个黑西装用硬朗的声音回答,自己也掏出香烟。

    我看向格雷格娅,她不在意地说:“也给我一根吧。”但是,我没有给她,取火点燃香烟后,就将烟盒塞回了口袋中,格雷格娅发出细碎的“切”的一声。说起来,她的年纪其实并不比我小多少。就算要碰碰烟酒也是合法的。

    烟味在鼻腔中蔓延,我又一度有些恍惚,不由得想起锉刀小队的快枪、灰狐和摔角手三人。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他们,虽然一同度过了一段战友的时光,但其实也并不是多么熟悉,而且,比起他们。不应该是锉刀本人更让人印象深刻吗?但我独独第一时间想起了这三人,之后才想起锉刀。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的脑海中冒出这样的想法,但是,到底是怎么个不对劲法,却全然说不上来。只能依稀确认,这种不对劲是在快枪、灰狐和摔角手三人身上产生的,但却没有足够强烈的危险感。仅仅是一种纯粹的不对劲的感觉。

    “不给我介绍一下吗?”这句话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似乎有这个记忆,是在前往拉斯维加斯前发生的事情,锉刀小队刚刚抵达耳语者总部,就决定带上人马参与耳语者对席森神父的搜索和支援。我的脑海中依稀回放着当时的场景。我再一次感到了强烈的不对劲。脑硬体的存在,不应该会出现这种记忆模糊的情况,当时的记录,应该是清晰保存下来了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努力回想着,捕捉着一个个不清晰的片段——锉刀开始为我介绍自己的队员,一一朝他们指去……

    “我很好奇,高川先生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格雷格娅的说话,将我再一次拉回神来,只听她说:“高川先生在高中时就开始接触这些神秘事件了吗?”

    另一边的契卡和两名黑西装也投来感兴趣的目光。

    不知为何,我突然又不在意去追寻那模糊的记忆了。我弹了弹烟灰,说:“是大学之后才接触的,耳语者的前身就是一个大学社团而已。”

    我一点都不介意说出这个真相,尽管,这个真相会让他人产生一种“没有底蕴,没有历史”的脆弱感。契卡和两名黑西装都有着讶异的情绪在波动,不过,格雷格娅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反而陷入自己的遐想中,说到:“真的?那一定是十分精彩的大学生活吧?”似乎很羡慕的样子。

    “嗯,是挺有趣的。”我点点头。

    “如果我当时也在你们大学就好了。”格雷格娅说。

    “在大学也不一定能碰上。”我说,“大学里有这么多人,但加入耳语者的也就那么几个。其实,那种社团在正常人眼中是很不正经的吧。”

    “说的也是,一般人的话,当然会首选热门的社团和符合自己兴趣的,不过,也必须是兴趣比较大众,比较给人一种……哎,反正就是大家都觉得不错的,才会暴露出来。”格雷格娅点点头,说:“其实我的兴趣也比较大众化,从来都没有想过参加什么占星社之类的社团活动。对了,耳语者这个名字一听就觉得不着调,你们在大学的社团真的用这个名字?还真的可以得到组建许可?”

    “是的,一直都是这个名字,不过,当然不可能得到正面许可。”我用平静的目光和格雷格娅对视着,说:“我们大学可是很正常的。”

    格雷格娅呆了呆,下一刻就扑哧一声笑起来。

    “听起来真的很有趣啊,真是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格雷格娅抱怨起来:“为什么我的大学就要那么沉闷呢?光是应付作业和考试就让人头疼了,一点刺激的事情都没有。”

    “现在你也还是大学生,经历也足够刺激了。”我平淡的回复到。

    “哦,说的也是。”格雷格娅似乎被我勾起了那些危险的经历。起伏的情绪再次迎来低潮。关于统治局的记录,让重归平凡生活的她再次勾起探寻神秘的**,但是,因此被迫涉入“命运之子”计划,却也再次给她留下了极为复杂的感受——像是木头傀儡一样被人支来支去,在危险中疲惫不堪。侥幸生存下来,却要目睹身边同病相怜的人一个个死去,就算在进入五十一区基地后,有了一段平静的时光,但也一定可以感觉到那种软禁的气氛。无处不在的压力,朝不保夕的生活,让她的精神状态一直处于某种极限状态——即便她藏得再深,或者说,在催眠自己。但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感觉可是相当敏锐的。

    再次见面后的格雷格娅,尽管十分活跃,但和过去的她所表现出来的性格很不协调。我也不想对她说什么“睡一觉比较好”这样的话,如果休息就能恢复正常的话,她早就不应该是这副样子了。如今的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只有抵达耳语者总部。才能够真正让她放松下来吧。

    “放心吧,一切有我。”我按住她低垂的脑袋。平静地说到。

    “嗯。”她轻声回应着。

    格雷格娅斜着身子依偎在我的肩膀上,我看向两名黑西装,问到:“过去多久了?”虽然,在视网膜屏幕中一直都有计时,但是,之前那种种不对劲。不协调,让人恍恍惚惚的感觉,让我下意识和其他人进行对表。

    “距离上机刚过去十分钟。”年长一些的黑西装目不斜视地回答到:“距离目的地还有两个小时,不过,总算是离开核打击范围了。距离预计核打击时间。还有两分钟左右,如果要看爆炸的话,带上这个比较好。”黑西装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副暂新的墨镜。

    “不,不需要,冲击不会对我们产生影响吗?”我问到,黑西装对我的拒绝也不以为意,将墨镜戴到自己脸上,他的同伴也是同样的动作。

    “会有一点影响,但只要他们不打偏的话,影响不会太大,至少不会让我们坠机,辐射也不会强到让你患上绝症,回去仔细清洗一下就没事了,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比起半个世纪前,我们的核技术已经有了长远的发展,完全没有必要再拿二战时期的例子做比较。”黑西装说到这里,笑了笑,“我们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这么说着,驾驶舱的信号灯亮起,黑西装们立刻有事做了。年轻的那个走到舱室角落,戴上耳机聆听了一阵,又通过麦克风说了几句,朝年长的黑西装递了个颜色。年长的黑西装立刻对我们说:“全员准备迎接冲击,把你们的安全带系好。”

    尽管他没有说出这么做的原因,但其实已经很明显了,美利坚国土防御战略指挥部对拉斯维加斯城范围的核打击马上就要开始了。

    “不,已经开始了。”年轻的黑西装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麻利地系上安全带,对我说:“预计时间,是预计核弹抵达拉斯维加斯的时间。”

    包括契卡在内,黑西装和士兵们一脸严肃的神情。不过,相对于黑西装和士兵们的做法,我却让契卡和格雷格娅解开安全带。

    “你在发什么疯?”黑西装叫起来。

    “我们有自己的更保险的做法。”我回答到。

    契卡和格雷格娅都没有迟疑,在解开安全带之后,咲夜的身上释放出大量的灰丝,将我们耳语者诸人包裹起来。黑西装和士兵们投来审视的目光,在我询问他们要不要一起的时候,他们明确地拒绝了。和他们相反,比起科技造物的安全带,契卡和格雷格娅显然更信任咲夜施展的神秘。

    “我们这里看得到核弹飞过吗?”格雷格娅好奇地问到,不久前,她刚刚俯瞰了已经变成中继连接系统的拉斯维加斯城原址,为那片空间的改变大吃一惊。虽然追逐神秘,但她对代表人类科学破坏力上限的核武器仍旧有着强烈的信心,认为有很大几率可以撕开那片藏匿在灰雾中的敌人阵地。而且,正因为核弹威力巨大,因此,之前仅仅只能从文字和影像资料中了解的场景,将会近距离发生在自己身边,让她有些振奋。

    “很遗憾,核弹的飞行轨道并不从我们这个方向过来。”黑西装明确地表示,“而且,我们也不希望它和我们的飞行路线重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