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25 遥远的双子
    美利坚国土防御战略指挥总部做出了用核武器打击拉斯维加斯的决定,走火和我都对这个决定不以为然,相信其他神秘组织也是如此吧。

    核弹是这个世界的科学所发展出的上限武器,目前再也没有比它更有破坏力的科技造物了。在这个上限,力量的差别仅仅在于量的不同,核反应,质能转换,便是这种破坏力的极限。但是,“神秘”却是超出当前科学上限的现象。

    拉斯维加斯城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一个巨大如城市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伫立在原址上,那是名为中继器连接系统的神秘存在,根据其名称来看待它的机能,大致就像是飞机场这般,通过和位于月球上的纳粹总部的中继器进行对接,将其大部队源源不绝地输送到这个位置。同时,也承担着前进基地的功能,是纳粹位于正常世界的第一个落脚点。就如同五十一区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和正常基地的关系,纳粹月球总部和这个中继器连接系统也存在类似的性质,只是,中继连接系统无论在规模上还是性能上,都不是五十一区的正常基地能够相提并论的。

    想要摧毁这样一个精工细作,充满了神秘性的基地,就算是核弹这样的上限武器,也理所当然的不会有理想中效果。目前来说,我所知道的,摧毁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方法,或者下调一点,干扰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运作的结果,仅仅只有用另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去接触,之后的结果大致会有两个,一个是成功对抗,另一个则是一方将另一方吞噬融合。到底哪一方能够胜出,就只能看各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以及操纵者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控制能力了。

    对于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样的东西,即便是“江”出手,也不是那么轻易可以解决的,现在的“江”虽然通过各种手段。成功在这个世界释放了自己的力量,但是这样的力量也是有限制的,“江”之力的神秘性很高是没错,但在“量”上却相对薄弱,否则“江”也没有必要通过种种绕圈的方式来寻找“人柱”来间接干涉。如果“江”能彻底摆脱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封印,以完全的形态降临,否则,由精神统合装置产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仍旧是这个世界目前来说。最高等的神秘力量之一。

    尽管那些做出决定的人未免不知道这一点,然而,不使用自己能够了解的,自己所能掌握的最强力量,就束手将主导权交给自己所无法理解的“神秘”,自然是很不甘心的吧。虽然和走火一样,我也觉得这个决定不怎么明智,成功了还好。失败的话,必然会产生相当严重的后遗症。不提对环境的破坏,以及恶化的环境对今后防御反击等行动的限制,单纯以政治利益来说,就已经可以想象有多么麻烦了。

    动用核武器是得不偿失的行为,但是,这个决定却让我觉得可以理解。走火那一张严肃的表情。最终恢复平静,也是因为可以理解的缘故吧,正因为理解,所以无法阻止,也正因为理解。所以,这个决定其实早在意料当中,根本不足以浪费情绪。

    “大概会使用多大当量的核弹?”我问道,尽管不是核能专业的学生,但普及知识已经足以让人对核弹到底是怎样一种东西产生大致的概念。

    “能够将拉斯维加斯城毁灭的程度。”走火没有说明具体数值,只是稍微描述了一下威力,或者说,是美利坚国土防御战略总部期望达到的效果。可以稍微想象一下,此时一定有不少专业人员,根据手头已经拥有的情报,来计算最终需要的当量——仅仅是破坏拉斯维加斯城的规模,而不是要彻底摧毁整个拉斯维加斯地区。不过,“神秘”是无法准确估量的,所以,他们最终的计算结果,要不是远大于标准数值,就是远小于标准数值,而远小于标准数值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他们还需要考虑核弹释放后,对五十一区以及附近的军事基地,乃至于未来行动的影响。

    理论上,美利坚国家部门是绝对不允许释放“能够摧毁整个拉斯维加斯”这种程度的核弹的,那已经不仅仅是对自己国土的毁灭,也是一种对整个星球环境的破坏,其他国家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行为,除非整个人类已经被确认走投无路,那么,区区一个,两个,甚至是几十个国家的沦陷,即便其中包括美利坚这样的大国,也不会被允许做出这种玉石俱焚的行为。可以想象,在情况不是最早的时候,哪怕整个美利坚已经陷入国家毁灭的绝望中,一旦他们产生释放所有核弹让其他人也活不下去的决定,立刻就会被瓦解,不仅仅是其他国家的人,美利坚本国的人也会阻止这个决定——毕竟,国家毁灭了,美利坚的人也可以迁移到其他可以生存的地方,国家意识再强,也抵不过人类生存的**,这一点,在过去的无数战争中,已经得到验证。

    而且,摧毁整个拉斯维加斯,就仅仅为了摧毁一个纳粹的前进基地,利益上也不相符,更不符合全局战略。美利坚国土防御指挥总部的人再不甘心,也不能自行其是。

    “你们只有二十分钟,我会派专员和你们同行。”走火说,“如果有人在路上妨碍,那你们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足够了。”我点点头。

    走火带我们进入电梯,从上升时间来判断,指挥室所在的位置,位于地面下极深的地方,和当初从湖泊中进入时,整个基地的位置感有相当大的差距。当时五十一区无论地表还是地面,都位于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位置也好,环境也好,和相对应坐标的正常场景必然有一些不同。此时这个基地已经脱离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那么。所有和它相关的因素都会恢复正常,产生一种陌生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我们离开电梯的时候,通道中已经有一批人在等着了,其中不乏全副武装的士兵,不过,两名身穿黑西装的男人。以及呆在两人身边的格雷格娅,才是他们这一行的关键人物。格雷格娅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在之前和末日真理教发生的战斗,并没有波及到被严藏保护起来的她,甚至于,她很可能尚不了解这个基地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变化,也不清楚外界的形势,已经变得何等严重。她自从跟随席森神父进入五十一区的范围后,就一直处于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不过。尽管遭遇了那么多危险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度为之消沉烦闷,此时在某种程度上,也一直是被软禁起来的状况,但她仍旧充满了年轻人的活力,似乎也没有怎么抱怨。

    “嘿,高川先生!咲夜!”格雷格娅看到我们的时候,立刻兴奋地挥舞着双手。她正打算飞奔过来。身旁的两个黑西装立刻想要将她按住,不过。格雷格娅灵敏地一缩身体,轻易就甩开了两个男人下意识的行为。

    “别以为这么容易。”格雷格娅朝两人甩了个鬼脸,两名黑西装脸色不变地看向走火,确认走火的反应后,也就没有理会。

    “高川先生!高川先生!太好了,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吗?”格雷格娅迫不及待地说。显然,虽然没有遭到什么苛刻的对待,甚至于,生活条件有可能比过去更好,但是她仍旧对之前自己的处境感到不满。在知道了自己是一项政府计划中的棋子后。就算软禁生活再怎么舒适,也会感到诸多的不自在和对未来的患得患失吧。

    “是的,你决定了吗?加入耳语者的事情。”我再一次确认到。

    “当然,当然,赶紧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格雷格娅麻雀啄食一样点着头,不过,给人一种“无论怎样都好,先离开再说”的感觉。不过,我却并不在意,无论出去之后,她是否改变主意,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当然,如果她改变主意了,之后她要做什么,会遭遇什么,也都和我没有关系了。

    “寒暄就到这里为止吧。”走火对我们说:“时间不多,这两位先生会带你们一程。”这么说着,朝两名黑西装点点头,稍微年轻一些的黑西装打量了一下我们,对我们说:“走吧,各位先生女士,我可不想飞到半途就被核弹余波轰下来,或者被那些该死的纳粹半路打劫。”

    我再一次向走火告辞,对两名陪同专员表示谢意,便带着咲夜、契卡和格雷格娅,汇同这些人中赶往机库。一路上,黑西装为我们详细解说了离开方式。简单来说,我们将会乘坐直升机,抵达最近的安全城市,之后转乘紧急航班前往美利坚政治中心华盛顿,之后,黑西装去完成他们的任务,而我们则自行乘坐航班回返中央公国。

    尽管纳粹的先锋部队摧毁了拉斯维加斯城,还分散出好几股部队侵袭周边的州城,不过,要说摧毁了一路上所经过州地的所有城市,也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内华达州,也不过就拉斯维加斯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其他的城市虽然人心惶惶,但目前来说,并没有遭到任何破坏。那些城市的人们想要离开,前往更可靠的州地城市去避难,例如政治中心华盛顿,金融中心纽约等这类理应严防死守的城市,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便黑西装们不提点,也可以想象,在拉斯维加斯城遭到攻击之后,这些城市必然会启动紧急战争安全预案,不仅仅是保护城中的人们,也同样是防止扩散性的混乱,其中,禁止大多数人自行其是地外逃,便是其中一个重要目的。

    在城市随时会遭到敌人攻击的情况下,与其任凭民众自行逃难,还不如由政府部门进行战略调度,后者更灵活和有效率,也符合全局战略的运转。即便初期会有一定程度的民声怨沸,但要只要在强硬的管制下进行说服,也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根据黑西装的说法,此时,附近城市的进出渠道都已经被军队接管。除非拥有许可证,否则航班不会对外开放。

    “如果纳粹们再来一次如同拉斯维加斯城这样的毁灭性打击呢?”契卡不由得问到。虽然在战时严加控制民众的行动在理论上没有错误,不过,对手的攻击实在太犀利了,毁灭一座城市,也不过是十几、几十分钟的事情。这点时间根本不足以疏散城中的所有民众,普通军队的拦截能力,也如同纸张一样,一戳就破。某种程度上,相对于纳粹展现出来的破坏力,拉斯维加斯地区也好,扩大到整个州地也好,以城市为中心构造的防御机制,根本就谈不上有任何防御能力。

    “拉斯维加斯的毁灭只是特例。”黑西装面无表情地回答到:“如果是相同的攻击模式。第二次再使用也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效果,而且,即便是拉斯维加斯,不也没有全城俱亡吗?”他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但不免会让人感到冰冷,因为,这仅仅是按照推断出来的最好情况来安排计划。

    虽然这么觉得,但我也不会太过深入这个话题。这个国家有这个国家的做法,我这个外人当然不方便评置。也没有干涉的能力。契卡却有些沉默,她的沉默,在我看来,和咲夜的沉默不是那么一回事,她似乎对当前美利坚的计划感到不是很满意,虽然理智上可以理解。但却又那么一点感性感到不舒服。

    “不要想太多了。”我对契卡说到,她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一说,不由得愣了一下。

    “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旁边的格雷格娅惊讶地问到:“拉斯维加斯怎么了?”看来,格雷格娅真的不明白外面的情况,到底发生了怎样惨烈的转变。她比我们更早进入五十一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连纳粹最初的进攻都不太了解吧。

    “拉斯维加斯完蛋了。”契卡对她说,但是,这样的说法,还是无法让她真切理解状况的残酷。

    “总之,等飞到天上,你就明白了。”契卡这么说着,格雷格娅转眼看向我,我也没有做太多的解释,俗话说,百言不如一观,与其花时间为她讲解,还不如让她自己看看,反正,只是顺带而已。

    我们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抵达机库,在基地中有代步车,不过,我们汇合的地方,正好就是机库旁边。之后负责保护的士兵们离去,黑西装和机库工作人员交谈了几句,将许可证明递交之后,工作人员将我们带到一架双螺旋桨的武装运输直升机旁。两名驾驶员已经呆在驾驶室里了,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队五人的士兵在内舱待命,包括两个黑西装、我、咲夜、契卡和格雷格娅,一共就是十二人。

    “上机。”黑西装说着,急步走入舱中,我让其他人尾随其后,自己最后一个上去。

    虽然我、咲夜和格雷格娅三人是第一次乘坐武装直升机,不过,只有格雷格娅一个人兴奋不已,不断左顾右盼。“坐稳了!要出发了!”从扩音器中传来驾驶员的提醒,直升机的舱门渐渐闭拢,从舷窗可以看到机库工作人员伸出大拇指后急忙抛开。就在光线明暗转变的一瞬间,我突然产生一种极为独特的感觉,脑硬体的运作对感性情绪的压抑极为严重,但是,这种说不出的感觉,仍旧十分强烈,迫使我不由得转头朝左侧望去。我十分清楚,这根本就不是无意识的转头,而是觉得那里有什么令人在意的存在。

    然后,我看到了——

    那个少年高川的幻影。

    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个站着的模糊轮廓。但是,再定眼一看,他已经坐在我的身边了。我记得很清楚,坐在自己左手边的人咲夜,但是,此时此时,在我和咲夜之间突然多出了一个位置,便是这个少年高川的幻影坐着。

    我知道这是幻觉,是之前在中继器内发生的一系列攸关人格意识变动的后遗症。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他了,虽然不断告诉自己,这就是个幻觉,但是,这个少年高川幻影的存在感却在不断增强。现在,我又看到他了。

    我又眨了一下眼睛,这一次,他已经不再是一身校服,而是身穿那件深红色的战斗风衣,全副武装的样子,就如同即将出征的战士。

    他的出现,又是以这样的姿态,是在暗示什么吗?被脑硬体压抑情绪的我,冷静地思考着,但是,终究没有一个确信。他的出现,根本无法总结出具体的变化,只能说,可以预测这些变化,绝对不会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下一刻,少年高川幻境已经转过头,和我对上了视线。

    一种古怪的感觉,既像是在一张看不见的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但又并非全然相同。既陌生,又熟悉。也许,可以用“最遥远的双生子,最接近的陌生人”这样的形容来描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