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22 预言的逻辑
    “如果我说不允许,高川先生,你打算怎么做?”面对我的离去决意,走火反问道。虽然围观的大多数人默不作声,但就如先前出声阻止的那人一样,无不带有反对的意思。走火的反问就语气来说并不具备威胁的味道,不过,其他人应该认为这是拒绝的隐晦表达吧。然而,我不觉得事实就是如此,我和走火在统治局有过一段时间的合作,他比其他人更明白我的实力,在其他人不介意利用“集体的力量”来逼迫一个亚洲区神秘组织的成员就范时,他是绝对不会让事态变得那么不可挽回。

    正因为现在的大局主持者是走火,所以,我才肯定自己的撤离决定不会变成最坏的那种结果。之前所有的铺垫,包括锉刀的引导,以及席森神父的表态,都会让我这边的筹码变得更加庞大而沉重。诚然,排除锉刀小队、席森神父和走火本人,其他神秘组织势力于此时的存留也不乏高手,但是,在我看来,他们却没有决定性的力量,而五十一区的本土力量则在转移中,根本无法腾出手来,这段平静的时间对他们来说,是相当宝贵的,而且,当前的情况,也不允许他们胡乱树敌。

    即便,我们耳语者,是唯一一个来自亚洲区的神秘组织,且只有两人。或者说,正是因为我们是唯一来自亚洲的神秘组织,所以,这样的背景也会被对方置入考量当中。五十一区是国家部门,而其他欧美区的神秘组织,也不是纯粹的神秘组织,在五十一区为主导的情况下,斗争的政治成分占据了绝对的比例。斗争是为政治服务的——只要他们的这种本质没有改变,无论多么壮大。都不可能彻底用力量说话。

    反对者有太多的顾虑,而耳语者却肆无忌惮。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彼此之间的战斗力被相对拉平了。

    因此,我对走火说:“我不喜欢使用暴力。”

    身旁的人也都听得出我的言下之意,不过。反应却并不一致,有人刻骨露出嘲讽之色,有人神情慎重,也有人沉默着隐藏自己的想法。不过,在这里最终拿主意的人还是走火,诸人的目光再次回到这个男人身上。

    “我明白了,我也不喜欢暴力。”走火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沉稳地说:“希望我们下次还有合作的机会。”

    “一定会有的。”我说到,这么说也并非虚心假意。或是找个台阶。从走火能够成为天门计划的主持者就可以看出来,那个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已经具备跨国性质,在纳粹降临的时代,即便耳语者在亚洲,也不可避免要与其继续打交道。毕竟,纳粹可不仅仅是美利坚的敌人。

    “就这样?走火,你真是令人失望。”先前明确表示反对的人带着浓浓的失望说到。不过,有多少是真的这么觉得。又或是一种话术,一种政治利用。就不得而知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单纯为了反对而反对。

    “战斗才刚刚开始,不要着急。”走火说:“跨国合作不可能一次两次交流就能轻易达成,这一点,我们已经有所准备。况且,高川先生他们的确帮了我们大忙。没有他的话,我们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消灭末日真理教的那些人。我想,谁都不想成为那份更大的代价吧?”走火淡淡语气中带着隐隐的警告,那人在对视中冷笑一声。首先挪开视线,不过,其他人并没有几个愿意接过这个话题。

    走火转过头来,对我说:“虽然这一次的合作并不完美,但已经开了个好头,我相信在接下来的国际形势转变中,我们的合作将会更加紧密。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需要所有人一起来维护。”

    我沉默地点点头,我不想在这里说“是的,我们要维护世界稳定”这样的话,并非矫情,也不是觉得假惺惺,只是因为,我的使命本就不是为了维护和挽救这个世界而来。站在这里一度合作的我们,实际立场从一开始就是对立的。即便,暂时有着同一个目标,这种分歧也只会越来越大,我当然不希望过早就被他们这些人注意到。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先知,是否有这么一个,已经预知到了这样的结果。

    走火已经做出明确的答复,矛盾没有扩大化,虽然并不是什么太过出乎意料的事情,但也是最好的预想之一。锉刀明显轻松下来,对走火说:“我会留下来,而且,带着临界兵器。”走火点点头,不少人都相当关注锉刀手中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不过,应该不会在明面上进行抢夺,即便我和咲夜离开,锉刀也不是没有其他的盟友,进一步说,正因为我们耳语者的离开,锉刀的立场会变得更加纯粹,不需要考虑我们,应付起其他的神秘组织来也会更加如鱼得水。

    “锉刀和临界兵器会留下来,所以,我要带走格雷格娅。”我对走火说到。一旁的不少人都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应该是对之前的命运之子计划不够注意的缘故,但也有人知道,格雷格娅是命运之子计划中,最终剩余的三个“命运之子”人选。她的身份有些特殊,不过,我曾经对格雷格娅许诺,只要她在离开统治局后,仍旧希望加入耳语者,我会答应她的申请。作为一个接触过统治局,接触过不止一次的神秘的普通人,她已经具备在神秘圈子中混下去的资格,尽管,以个人战斗力来说,比新人契卡弱了不知道多少,如果不是其“命运之子备选”的身份,大致不会被其他神秘组织看中吧,但在耳语者中,却不乏和她一样的普通人。

    不客气地说,她能加入耳语者,未免不是一种幸运。

    “她已经通过了耳语者的审核,也有这样的意愿。”我对走火说:“身为耳语者的副社长,我不可能置之不理。即便她是你们那个计划的候选之一,但对我们耳语者来说,那样的身份没有任何意义。我也相信,她绝对不会是那个人。”

    其他人在交头接耳中,也开始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命运之子”作为先知的手段。对于拉斯维加斯当前的局势来说,其意义是何等重大已经不必再说。格雷格娅作为三名候选之一,从理论上说,并不能完全撇开她将会成为改变局势的关键之人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过了一把能够使用的临界兵器。

    要带走格雷格娅,和我们耳语者自己离开,并不是等价的事情。即便如此,除了临界兵器之外。我也并非没有其他的筹码。

    “你既然知道她的身份,就不应该说这样的话。”走火仍旧不温不火地说着,不过,从中表现出来的态度却相当明确而强硬,“她的可能性,只有先知才能断言。”

    “是的,先知。”我微笑着,对他说:“别忘了。我们耳语者,也是有先知的。”这样的话。明显让围观的人若有所思,审视我和咲夜的目光产生了细微变化。先知的重要性,对于一个神秘组织来说不言而喻,但是,并不是每个神秘组织都拥有先知。先知、高等级的神秘性战斗力、稳定的地盘,这三者构成了一个完整神秘组织的轮廓。但是,不管神秘性战斗力的等级多高,地盘多大,只要缺少先知,都无法称之为一个完整的神秘组织。反过来说。只要是三个因素齐备,即便成员人数再少,地盘再小,也必须将这样的神秘组织同其他成员多,地盘大,在结构上却不完整的神秘组织区分开来。这是欧美区神秘圈多年交锋的经验之谈,也是他们自己认可的规则。

    因此,拥有先知的耳语者,和没有先知的耳语者,在这些欧美区神秘组织的意识中,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走火的声音沉下来,“你们的先知预言到了当前的情况?”

    “我只是组织的副手,这么重要的行动,当然不可能是自行其是。”我反问道:“你觉得组织的命令,是如何传递给身在这个基地的我呢?我会带走格雷格娅,然后,你们继续你们的事情。我之所以站在这里,当然不是偶然的,被牵着鼻子走进来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正如你们依循先知的预言做出计划,我也如此。”

    不过,在这里我稍微说了点小谎,不过,也许也谈不上是谎言,谁知道八景当时到底预知到了什么呢?她没有阻止我和咲夜进入拉斯维加斯,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解读为,我们需要走上这一趟,至于我们会得到什么,只能说,带走所有可以带走的东西。八景现在让我们离开,也一定不是无的放矢,仅仅出于对形势严重的推断。

    因为她是先知,她是挚友,是另一种形态的至亲之人,是无需怀疑之人,是必须拯救之人,这些标签都决定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轻视她,会尊重她的每一个暗示和命令。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高川先生!”走火的声音提高了一个音调:“你的意思是,你们耳语者的先知,预言了我们的先知?说谎也要有个限度!”

    “不,我们的先知,只是预言了,我将会带回格雷格娅,仅此而已。”我说:“和命运之子计划没有关系。既然我们将会带走格雷格娅,那便证明,她并不是你们计划中的那个人。”

    “这样的反证是不成立的,高川先生。”走后沉声说道,“在事实诞生之前,谁都无法否认格雷格娅的可能性。”

    “先知预言事实,走火,你也说过,先知可以做出决定。”我说。

    “但不是你们耳语者的先知!”一旁终于有人忍不住发话了,“即便是先知,也是不同的,而且,你在这里空口说白话,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我看了这人一眼,便重新转回视线,对走火说:“我们将会带走格雷格娅,这便是我们先知的预言,先知的预言必然会成立,说白了。这和格雷格娅是不是命运之子完全么有关系。但是,既然你们认为,命运之子将会改变接下来的情势,也必定会发生这样的事实,那么,唯一能让两个事实同时成立的情况。就只有一个。很遗憾,即便你们在看重格雷格娅的可能性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她在被先知预言到的时候,围绕她的事实已有定论。你可以怀疑我所说的话,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如果我说的都是实话,那么。坚持我在说谎,并以此做出决定,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而且,更遗憾的是,你无法证明我在说谎,因为,你不可能怀疑自己的先知,既然你们的计划。是根据你们的先知预言来进行,那么。即便我带走格雷格娅,也不会改变什么。我在这里和你所说的,我所要求的,你所同意的,都将成为预言成真的铺垫。”

    是的,先知的预言将会成为事实。因此,实际上,所有的行动,无论愿意或怀疑与否,都只会对这个事实起促进作用。这种客观进程。往往会和人们的主观思考产生矛盾——如果我不这么做,或者我这么做,会不会让预言到的未来产生变数?这是大多数人都会产生的想法,而且,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想法,即便事先告诫过自己,也会习惯性地,本能性的,依循这种主观猜想做出一些决定。但结果只会是,他们的动摇、主观能动和暂时性遗忘,都是推动预言成为事实的一个因素罢了。

    从这个意义来说,也可以认为,无论当时的决定是什么,都不会改变未来,而是,当时的决定,铸就了未来。

    我和走火无言对视了好一会,我觉得,他一定能够明白,带走格雷格娅这件事的重点,其实并不在于我是否说谎了,也并不在于,如果我带走格雷格娅会发生什么。而在于走火自己的决定,以及伴随这个决定,会发生的问题——虽然这些问题,不会防止预言成为事实,但是,却有可能让没有预言到的情况,发生让人难以接受的变化,即便,这种变化,也将是推动预言成真的因素之一。

    结果已经确定,过程却是未知,这才是先知预言给人带来压力的源头。正因为过程未知,所以,才会让人觉得自己做点什么,就可以选择一个比较好的过程,避免最坏的过程。

    “我将会带走格雷格娅。”我再一次强调到,“这将会成为事实。”

    “我明白了。”走火深呼吸了几下,沉着脸对我说:“我会让格雷格娅和你一起离开。”

    听到走火的回答,有人表示震惊,但也有人觉得理所当然。实际上,知道先知的预言究竟意味着什么的人,都能够理解我和走火的言谈中所存在的逻辑,只要“先知的预言将成为事实”这个前提存在,这个逻辑便是完美的,所有相信这个前提存在,并以之进行活动的人,都必然能够明白走火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不过,对此感到震惊的人,也并非是全然不理解其中的奥妙,只是故意忽视这样的奥妙,利用这种在寻常人看来“矛盾,不成立”的逻辑,试图增加自己手中的筹码而已。

    这样的心态,对于能够站在这里交谈的人来说,都是心知肚明,却又不能挑明,必须通过“正确的政治协商流程”来进行的交流。

    明明是神秘组织,却又习惯于,或被迫于使用这种手段,真不知道该说是悲哀还是丑陋。不过,这本身就是他们不纯粹的证明。大概是因为屈从于“越纯粹的东西就越脆弱”这种想法吧,的确,以正常的社会规律,乃至于科学社会观和世界观来说,这样的论调大行其道,然而,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忘记了“神秘”本就是不科学的呢?

    “神秘”不需要屈从于正常认知中的理所当然、客观规律和经验观点。它本就是不可捉摸的可能性,在这种不可捉摸中,“纯粹”和“脆弱”,并不是一定会划上等号的。

    虽然,我的心中产生了这样那样的想法,但是,我并无意去劝导什么或者改变什么。自己所在的组织该是怎样的,人际关系该如何发展,等等,都是他们自己的决定,而且,也必然是根深蒂固,难以动摇的。我没有立场和精力去和他们辩论什么才是正确,什么才是错误。

    “我不希望你还有更多的要求。”走火对我说:“而且,我需要你为我们做最后一件事作为交换。”

    “什么事情?”我没有反对,直接问道。(未完待续。。)